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权倾裙下 > 第32章 第32章 美妾

第32章 第32章 美妾

赵嫣捂着肚子,小声说了句什么。

闻人蔺耳力极佳,明明听见了,却装作无动于衷。

赵嫣只好又稍稍提高一丝音调,重复道:“我小日子将至,不太方便。”

闻人蔺看着她佯作镇定的眸子,半晌点点头。

“本王也并非不通情理之人,没有强迫殿下的嗜好。既如此,便换个条件。”

他一副有商有量的模样,想了想道,“正巧本王身边缺个贴身女婢服侍,殿下可愿屈尊补上?”

让堂堂长风公主扮成婢女服侍,闻人蔺怎么敢?

然而和“演示”《玄女经》九势相比,这个要求反倒能接受些……

或许,闻人蔺一开始的目的就不在《玄女经》上。

见赵嫣眼眸滴溜溜转动,抿唇不语,闻人蔺收了描妆的笔,淡然撩帘道:“来人,送殿下……”

“就扮一天。”赵嫣忙拉住了他的袖边,能屈能伸。

两害取其轻,即便明知是闻人蔺挖好的坑,她也得咬牙往下跳。

闻人蔺乜眼看她,伴随着车轮辘辘,极浅的阳光在他眸底轻轻摇晃。

“……送殿下冰鉴降暑。”

他含着浅笑,低沉而清晰地将后半句话补完。

“……”

马车停下,两名侍从捧了沉重的铜制冰鉴进来,又默不作声地躬身退下。

车帷重新遮挡,赵嫣的手从闻人蔺袖边滑落,颓然地坠在身侧。

又中计了。

赵嫣索性转过头不去看他,只拧着眉,泄愤似的揭开冒着丝丝凉气的冰鉴,将凝了白霜的冰镇葡萄一颗一颗往嘴里塞。

“这时候少贪凉,若是再腹痛,本王可不管。”

闻人蔺抬扇覆住她意图继续的指尖,示意道,“将衣裳换了。”

赵嫣诧异:“在这?”

闻人蔺好整以待:“车内又无旁人。”

赵嫣倾听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热闹吆喝,为难道:“可车帷摇晃,难免走光。且我的真实样貌不能为人所知,若上车时是太子,下车时是女子,宫人们见了该如何想?势必也会给太傅惹来麻烦。”

见闻人蔺不语,她掩饰似的挑开车帷一角朝外望去,远远瞧见前方安平寺的七级宝塔耸立,便知此处离毗邻京城北门的大宁街不远。

“久闻大宁街多食肆酒楼,热闹非凡,不如悄声去那儿寻个落脚之处,我再换回女子妆扮伴随左右。”

赵嫣眨了眨眼睫,放软语气道,“可好,太傅?”

说罢惟恐闻人蔺反对似的,从车窗探身命令:“让他们继续前行,孤改道去大宁街。”

因太子年纪尚小,她未束全发,后脑处柔黑的头发垂落腰际,勾勒出袅袅纤细的轮廓。

闻人蔺眸色平静,若有若无地笑着,倒也没阻止。

他撩开车帷朝侍从吩咐了一句什么,马车慢慢停下,然后脱离冗长的队伍,只带着副将和数名亲卫、暗卫朝大宁街行去。

归海楼是大宁街最大的酒楼,建于云霄桥边,龙水渠畔,四方之客往来不绝,凭栏远眺能将京师盛景尽收眼底。

刚赛过龙舟,高楼上还挤着不少看客。其中四楼阑干处斜倚着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公子,一袭华服美冠,身边簇拥着四五名花枝招展的姬妾,俨然是谁家出游的富家子弟。

公子张嘴衔去姬妾喂来的干果,兴味索然地哼了声:“还以为今日盛景,必是美人如云,可惜在此看了一个下午,所见不过凡桃俗李。”

喂干果的小妾不过十七八岁,闻言噘嘴啐道:“员外都有我们了,怎还想着拈花惹草!”

“天下唯美人与美食不可负。你们?终究是差点意思啊。”

华服公子笑着捏捏美妾的粉腮,刚转身,便脚下生根似的呆住了。

楼上一名少女挽着杏色披帛缓缓下楼,绯色的裙摆随着步伐葳蕤轻绽,恍若一幅会动的美人图。那张脸更不用说,花容月貌如明珠遗世,明丽的海棠花钿非是画在眉间,而是别出心裁地落在眼尾处,美而不俗。

更难得的是,少女气质矜贵出尘,不似寻常女子含胸低顺,连蹙眉整理披帛的动作都显得天然娇憨。

华服公子咽了咽嗓子,不自觉向前一步。他满院的美人,和眼前之人一比,全如泥塑般失了颜色。

姬妾们知他痴病犯了,一气之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就这么一岔神的功夫,那少女穿过堂厅过道,朝另一侧的阑干处行去。

那里负手站了一名身量颀长高大的男子,光一个背影已是不凡,待他转过半张冷白的俊脸来,方才咬牙切齿的姬妾们也看得呆了。

天上仙人也不过如此了。

男子抬指,替少女捋了捋耳边的碎发,随即揽着她的纤腰往自己身边一带,姿势亲昵俨然不是兄妹之流。

一时间公子和姬妾们齐齐倒吸一口气,心有戚戚焉:可惜可惜,原是个有主的。

只有赵嫣知晓,看似亲密搭在自己腰间的那只大手禁锢得多严实。

偏生闻人蔺脸上一派风轻云淡,温和端方,拾起一旁亲卫递来的帷帽轻轻往赵嫣头上一戴,低沉道:“殿下这张脸,还真是招摇。”

赵嫣抬手理了理被风吹拂在脸上的垂纱,不甘示弱道:“彼此彼此。”

“本王久侯殿下更衣,有些口渴。”

见赵嫣无动于衷,他睨过眸来,“既是扮做女婢,这点小事总不用人教吧。”

……行,为了线索,就忍他这一日。

赵嫣提起一旁食案上的凉茶,沏了一杯,单手递到闻人蔺面前。

闻人蔺不动,她便又耐着性子往他唇边送了送,咬咬牙笑道:“郎君,请饮茶。”

听到“郎君”二字,闻人蔺流露一丝讶异。

让她扮女婢,她却自己抬了身份,唤起了“郎君”,小算盘打得精细。闻人蔺并未纠正她,单手收了折扇,方就着她的手将唇凑了过来。

赵嫣只觉茶盏一重,不得不将另一只手也托上来。夕阳下闻人蔺的薄唇抿在杯盏杯沿,眼睫享受般半垂着,落下两弧暗色的阴影……

一点也不像令朝堂闻风丧胆的肃王。

然而当他抬起漆色的眼眸,期间的深暗戏谑又让赵嫣看得牙痒痒。

她收起了杯盏,眸光一瞥,指着楼下买花的小姑娘道:“郎君,我想要买花。”

闻人蔺眼尾挑了挑,看她又要作什么妖。

赵嫣撩开帷帽垂纱一角,露出那只眼尾点缀海棠妆的明亮眼睛来,笑得无比灿烂:“郎君,陪我去买花可好?”

倒忘了,她是能将太子赵衍模仿得活灵活现的人,扮个恃宠生骄的女子自然也不在话下。

闻人蔺兴致渐浓,依言道:“走吧。”

夫唱妇随,身后阑干处又是一片心碎的声音。


卖花的是个十二三岁的豆蔻少女,长相平平,鼻尖和脸颊上散落着几点雀斑,粗布衣裙打了补丁,却收拾得水灵干净,想必也是个受爷娘疼爱的穷苦孩子。

此时日头西斜,她篮中的香包只卖出了零星几只,花也还剩大半,即便不断用水珠润泽也难掩蔫态。

天色已晚,这花若是再卖不完,她便只能空手回去了——近来城里城外频繁有豆蔻少女与孩童失踪,爹娘不许她天黑后还在外边逗留。

见到一对年轻的璧人上前,她眼睛亮了亮,忙打起精神清脆问道:“贵客要买花吗?这位姊姊一看就知是个大美人,贵客买朵花送她吧!”

“要哪个?”闻人蔺朝身侧问。

民间的植物没有经历花匠修剪,旁逸斜出的枝条反而有种天然野性的美,赵嫣正俯身为难挑选,便见闻人蔺淡淡道:“都买了。”

话音刚落,王府的亲卫便不知从何处窜出,取了一颗小碎银在买花少女手中,再悄无声息退下。

小姑娘喜上眉梢,诚实道:“这花不值这么多钱的,这花篮是我阿爹用柳条编织的,也送给姊姊好了!还有这些香包,也都是阿娘亲手做的……”

小姑娘一股脑将所有的物品都交给了赵嫣,这才将那几钱碎银小心揣入荷包中,欢喜地跑远了。

今日真是好运,遇着大方的贵客了!

她将装有碎银和零星铜板的荷包捂在胸口,比得到了全京城最甜最甜的糖果还开心:有了这些钱,阿娘这个月的汤药钱就有着落了!

小姑娘穿过川流不息的人群,越跑越快,恨不能脚下生风立刻跑回家中报喜,全然不觉拐角处几双阴鸷的眼睛正盯着她。

短促的惊呼被死死捂进嘴里,淹没于京城热闹的欢笑声中。

一辆堆满菜叶的牛车驶过,停在拐角。待车轮再次滚动时,那处已没了卖花小姑娘的身影,只余一只陈旧褪色的旧荷包坠落在地,任往来鞋底踢踏踩践。

……

闻人蔺买下整篮花,可不是为了博小公主欢心。

他单纯只是觉得在这等小事上浪费时间,是件不值当的事。

但赵嫣很开心,在华阳行宫时她便酷爱游走于山林野漱间,归来时必带一大捧各色野花插满殿中花瓶。

自从成为“太子”后,她便不能做这等事了,如同一个得体精致的傀儡木偶,摆在不属于她的位置上。

此时暮色四合,天边残阳还未湮灭,大宁街的灯笼已然亮起。赵嫣就挽着花篮立于云霄桥边,站在这天上人间交映的瑰丽中,回眸时风撩动她浅色的披帛,满袖生香。

她腕上戴着茉莉花手串,低头嗅了嗅,嘴角悄悄漾开笑来,恍惚间让人想起她原只是个矜贵无忧的二八少女。

那一两银子,花得也值。

闻人蔺负在身后的指节,不自觉抚了抚食指上的嵌玉指环。

“王……主子。”

蔡田大步上前,临到头改了称呼,压低声音道,“那边已有动静。”

闻人蔺略一抬手,示意赵嫣过来。

“要去玉泉宫了吗?”

赵嫣看了眼倒映着夕阳与灯火的粼粼渠水,不舍道,“未到关城门的时辰,我还想再逛会儿。”

闻人蔺看着她的眼睛,如同望进她的灵魂深处,攫取了她所有隐秘的想法。

他缓缓开口:“不管殿下此行在盘算什么,别挡本王的道。”

最后一缕余光收拢,夜风自相对的两人间穿过。

赵嫣脊背蓦地一寒,迟疑地抬眼,闻人蔺面色不辨喜怒,语气也算得上温柔:“自己去玩,两刻钟后启程。”

说罢他将亲卫留下,负手转身朝酒楼行去。

人潮涌动,他挺拔的背影很快隐入晦暗中,孤高难近,而又坚不可摧。

“姑娘与那郎君,还未成亲吧?我见你还梳着少女的髻呢。”

一个银铃般带笑的声音从一侧传来,赵嫣扭头一看,却是先前在酒楼上见着的几名姬妾之一。

“奴叫兰香,是陈员外府上的四姨娘。喏,那位便是员外大人。”

兰香朝楼上努努嘴,赵嫣顺势望去,只见那名美冠华服的年轻男子正殷切地同她招手。

心下了然:这名女子,恐是那陈员外派来投石问路的。

赵嫣道:“虽未成亲,但我已是郎君的人,差不多。”

兰香了然:“你们不常出门吧?奴时常随员外出门应酬,游遍京城,却从不知谁家有姑娘这般的人物。”

听兰香似对京城大小事宜了如指掌,赵嫣来了兴致。

“是呢,因我体弱多病,养在深闺中无人识得,近来身子好些了才出门走走。”

赵嫣不动声色地问,“兰香姊姊可知京城内外,有何玩耍之处?”

兰香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奉命来套话,反被赵嫣套了回来,掩唇笑道:“那可多了!大宁街七夕的花灯,兴宁街的四海美食,昌平街的瓦肆杂耍……对了,还有城东的圣灵寺,风景独美不说,求姻缘最是灵验。”

赵嫣想起了柳姬圈注过的那张舆图,问道:“那京郊西北处呢?我方才登楼远眺,只见那边林木掩映,隐隐露出古宅一角,别有一番探幽之趣。”

兰香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忙道:“姑娘快打住,那边可去不得!”

“为何?”

“那边有座锦云山庄,曾出过命案,自此以后便阴森森的。”

兰香打了个哆嗦,神神秘秘道,“前些月吧,那庄子开始闹鬼,凡是接近之人尽数无端消失,无一例外。听闻夜里还能听见鬼哭狼嚎,鬼火闪烁,可怕得紧!”

“何时开始闹鬼的?”

“就开春那会儿,具体何时奴也不知。近来城中少女孩童无故失踪,有人说是给山上怨鬼吃了,便是官府的人都不敢靠近,遑论姑娘您!”

赵嫣心下一沉,面上却做出惊恐的神情:“竟是如此可怖!还好兰香姊姊提醒了我。”

“嗨,也没什么。”

兰香瞥了眼楼上抓耳挠腮的陈员外,想起正事,“我们姊妹几个,想请姑娘上楼小酌一杯,就当结交个朋友,不知姑娘可赏脸?”

赵嫣为难道:“多谢姊姊好意。只是我家郎君让我在此处等他,不可走远,他素有官威,容不得旁人忤逆,还是不给姊姊添麻烦了。”

兰香一听那俊俏郎君是当官的,便知自家员外惹不起,只好作罢。

她兴冲冲接了赵嫣致歉的一束芍药花,回楼上复命去了。

四楼雅间,闻人蔺从轩窗望去,朝着那翘首等候美人的陈员外一指,吩咐道:“去将此人揍一顿,丢远些。”

说罢拂袖落下窗扇,接过蔡田递来的密文抖开。

晚风拂去一日的燥热,京城夜景在橙黄暖灯的浸润下,逐渐温柔起来。

赵嫣梳理着方才得来的消息,挽着花篮缓步上了
如飞虹跨水的云霄桥,站在石桥最高处俯瞰下头静谧的渠水。

此处,便是沈惊鸣坠水而亡的地方。

虽然孤星该查的都已查过,可她还是想来亲自看看,沈惊鸣和程寄行之死,到底是不是传闻中的“意外”。

错过了此次机会,她恐再难出宫查探。

赵嫣不想让自己后悔,这也是她想方设法要在大宁街下车的主要原由。

桥洞下陆续有小船载着出游的年轻男女经过,船夫在船尾摇浆,小厮在船头撑篙。

不及一丈长的船篙撑到水底,又缓缓抽-出,水面哗啦荡开波纹。

赵嫣看了眼长篙上的湿痕,估算出此地水深不过六尺左右,大概在一个成人的肩膀处。

“这么浅的水,能淹死一个成年男子吗?”她不禁喃喃。

“不能。”

身边蓦地传来一个熟悉朗润的嗓音,“除非酒醉跌落,无意识溺水。”

赵嫣一怔,循声望去,不由微微睁大双眸。

周及?

她险些惊叫出声,还好及时咬住了唇,只凌乱地想: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风悄然掠过,撩起赵嫣的帷帽垂纱,那张残留着诧异的姝丽容颜一晃而过。

她手挽花篮,绯色裙裳蹁跹,似曾相识。周及恍惚间仿佛又想起了行宫中那个令人头疼的少女,亦是时常捧着大束山花,逃课归来。

周及略微侧首,疑惑道:“长风殿下?”

他不是脸盲的吗?这会儿怎么认出自己来了!

是因为她换回了女孩儿打扮的缘故吗?

赵嫣心乱如麻,抬手按住不断鼓动的轻纱,装作听不懂的模样疏离道:“站于桥上,的确易被长风侵扰。”

声音不像。

周及眼中的疑惑消散,又恢复了往常那般清冷自持的模样,后退一步拢袖惭愧道:“姑娘很像在下的一个故人,一时错认,多有冒犯。”

长风公主应该在千里之外的华阳行宫,又怎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京城民间呢?

他于心中耻笑自己的病越发严重,竟到了这般地步。

在华阳时亦是如此,长风公主无意间知晓他识人困难,便常让宫婢时兰扮成她的模样坐在堂中听课,自己则偷溜出去玩。周及直到几天后才发现换了人,至此下定决心要改掉这个毛病。

他下定决心要做某事时,纵是不休不眠亦要攻破。是以他不骄不躁,跟了长风公主六七日,看着她偷食翻墙、泛舟采莲,盯久了,自然寻到了区分她的最好方法——

人群中穿嫣红罗裙最灵动好看的那个少女,定然是长风公主。

自此之后,周及再未看走眼。

今天认错了人,他的确始料未及。他想要确认,又觉惭颜失礼,索性往旁边挪了一步,隔出合乎礼节的距离,一袭竹青襕衫仿若要乘风飞去。

酒楼四层阑干处,闲杂人等已清理干净。

闻人蔺负手而立,目光穿透靡丽的京城光海,落在石桥上伫立攀谈的两人身上。

他将写满字的纸笺置于油灯处焚烧,手一松,任凭纸灰黑蝶般随风飘散,消失在喧闹的灯火中。

楼下,桥上行人渐疏。

赵嫣也没想到偌大一个京城,她竟能随随便便就遇见熟人。想要先行避开,又有些舍不得方才的话题。

她清了清嗓子,含混试探:“公子在此处,也是等人吗?”

周及目不斜视,平静道:“不是。”

“那为何……”

“在下的师弟,溺毙于此。是故每逢休沐闲暇之际,在下便会来此驻足。”

原来如此,也是为沈惊鸣而来。

“公子的师弟,是醉酒落水的吗?”

赵嫣意识到自己即将接触到什么重要线索,连声音都小心起来。

“也不是。师弟千杯不醉,从不酩酊,且自幼习得凫水。”

周及适时止住了话题,再一拢袖道,“叨扰姑娘雅兴,失礼了。”

赵嫣知晓周及并非交浅言深之人,问多了反而惹他猜疑,遂敛衽回礼。

再直起身时,一只温凉的大手熟稔搭上了她的腰肢,不轻不重地虚扣着。

赵嫣蓦地警觉,刚要曲肘回击,就听闻人蔺低沉闲散的嗓音传来:“周侍讲与本王的美妾,在聊些什么?”

美……美妾?

赵嫣悻悻放下胳膊:行吧,肃王说什么就是什么。

闻人蔺今日没有佩戴那枚特制的玄铁戒,是以周及清冷观察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方辨认出来这股凌寒压迫独属于肃王殿下。

可是,肃王身边何时有女人了?他不是一直将女子视为弱点累赘,从不沉湎其中的吗?

周及不懂,也无心揣测。

“见过肃王。”

周及行礼,不卑不亢,“不知是王爷所爱,无心冒犯,还请海涵。”

周及的出现实属意外,赵嫣惟恐闻人蔺多想,便出言解释道:“我与……这位公子萍水相逢,不过聊了句天气家常。”

“萍水相逢也是缘,说不定还能他乡遇故知。周侍讲何不留下来共饮一杯?”

闻人蔺望着臂弯中的少女,沉沉目光仿若穿透薄纱而来,慢条斯理笑道,“就让本王的……烟烟,为周侍讲斟酒举觯如何?”

赵嫣险些咬着舌头。

闻人蔺知道她不敢暴露身份,他故意的!

自己兢兢业业的,何时惹着他了?

赵嫣倔劲一上来,偏不如他意。

她手一握眸一抬,笑得要多顺乖巧有多乖巧:“好呀,我很乐、意。”

闻人蔺睨眼,眸色微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