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那个幸运女神就是逊啦![基建] >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捉虫)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捉虫)

“……真的很不好意思,刚才正在调试,没顾得上招待领主大人和几位客人。”

五分钟后,机械组共用工作间内。

填星怀里抱着方才那颗“人头”,十分歉意地看着几人,面前的桌子上,还贴心地摆上了几杯水。

“没、没事。”安可希暗自质疑了下对方的重点,视线扫过那颗人头,又飞快收回目光,又缓了一会儿,方开口道,“所以,这个就是你说的……成品?”

“嗯!”填星毫不犹豫地点头,脸颊因为兴奋而微微发红,“领主姐姐你要仔细看看吗?这个很轻的!”

说完还兴致勃勃地将怀里的人头递出来,看得安可希就是呼吸一滞。

“不不不,不用了!”她连忙摆手,顿了顿,又道,“你之前说的和人偶结合……就这么个结合法?”

结合出了个人头气球?

“嗯嗯!”填星将人头又收回去,开始认真地给对面几人演示,“为了减轻重量,只保留了人偶的智能核心所在部位,也就是头颅。同时将下巴部位卸掉,做出了一个凹槽,用以携带指引符文石。脑袋表面则安装了微型采光板以及定位工具,确保了续航能力和准确度。在到达了指定坐标后,头颅里的机械装置就会自动启动,进而触发指引符文……”

填星说着,将人头脑袋一侧的眼睛取了下来,伸手进去拨弄了一下。下一秒,就见人偶啪地张开嘴巴,长长的舌头伸了出来,正好垂到指引符文上。

“就像这样,利用舌头,将核心的力量导出,就能顺利触发符文了!”

演示完毕,填星微微举高的人偶脑袋,开心且期待地看向面前众人:“领主,您觉得这个,怎么样?”

安可希:“……”

安可希望了眼那个舌头都快垂到脖颈的人头脑袋,一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也不知两个机械师是怎么想的,选的还是那种最为阴森的伊藤润一快乐偶……看着更像人头气球了好吗。

“抱歉,请容我多嘴询问一句。”就在此时,却听一旁的骁勇法师开了口,尽管声音也透着几分紧绷,问的倒是正经问题,“这个女鬼……我是说,机器,是如何实现飞行功能的呢?”

……女鬼,他说了女鬼。

旁边两个领主皆是一僵,好在这两个字吐字很轻,填星也似没有听到,反而将手中的人偶脑袋翻过来,饶有兴致地介绍:“就是这里,安装了螺旋桨,不过是黑色的,可能不太好看出来……另外,脖子下面也有装小型推进器。”

“原来如此。”骁勇法师勉强扯了扯嘴角,“可那样的话,头发的存在,不会干扰到螺旋桨运行吗?”

“这点我其实也有担心过。”填星皱了皱脸,“可如果将头发全部去掉的话,整个脑袋就会变得光秃秃的,太吓人了。所以就还是保留了头发,不过后面可能会根据测试结果,适当剪短。”

秃头吓人……意思是现在就不吓人了吗?

安可希张了张嘴,想想还是没多说什么。垂眸喝水的瞬间,却见一本本子忽然递到自己眼皮子底下,几乎是同一时间,耳边响起来自kp的真情实感的询问:

“你家这个,异想的啊?”

【这位机械师先生,是异想派的吗?】

安可希:“……”

当然不是!虽然这个飞行机器是有点离谱,但她可以保证,自家机械师绝对是纯正的真知……等等。

安可希动作微顿,忽似想起什么,眉心微微一动。

“填星啊。”她看向正小心摆弄人头脑袋的机械师,试探地开口,“最近,补月是不是来找过你?”

“嗯!”回应她的,是填星一个欢快的点头,“正好轮到他当领主的随侍,我就邀请他过来看看我的新工具箱。正好看到没做完的半成品,他就给我提点了两句。”

填星眼睛微眯,露出感激的笑容:“我本来都没什么思路了,幸亏他来了……帮不少忙呢!”

……我就知道。

安可希闭了闭眼,不忍直视地拍了下额头。

补月,异想派机械师,以幻梦女神为信仰。因为这个流派的机械师往往脑洞大开又行事荒诞,安可希担心目前的领地不够他祸祸,因此至今仍放在后宫里,没有放出。

不过为了让他解闷,安可希时不时就会带一些机械配件和工具给他,让他自由发挥。又正好她最近正在为对付安领地做准备,需要额外准备些工具,填星和傲天忙不过来,补月那里,却正好有类似的设计,安可希就将这事委托给了他,顺带将这几天的随侍位,也指给了他。

这样一来,补月就可以随时进出领地,有什么问题,也能随时沟通。

……另一方面,对于迟迟不给后宫投影发签证这事,安可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所以现在的随侍位基本只会给后宫投影,而且对他们的行动,也从来不加限制,愿意缩房间就缩房间,愿意在领地到处跑就到处跑,她从来不管。

而补月,显然就属于社牛哄哄,特别乐意在领地里到处参观的那一类。

……谁能想到,对方即使没有实体,也能搞出这种奇怪的东西呢?

异想派机械师,恐怖如斯。

安可希暗叹口气,又看了眼那颗人头,想想还是试探着开口:“那什么,填星啊,我记得你之前给我看的设计图,不是这个样子的……”

“哦,那个是内部构造的设计图。”填星不假思索,拍了拍手里的脑袋,“对应的机械装置,全部装到里面了。”

安可希:“……”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其实可以把这个脑袋弄开,抛掉外壳,只保留里面的装置和核心呢?”安可希循循善诱。

不想填星闻言却是一愣,旋即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不要吧,那岂不是需要把这个脑袋劈开吗?”

“那也太恐怖了!”

……所以你是真的不觉得放个人头在外面飞有什么问题是吗?

对不起补月,是我错怪你了。

“既然这样……那、那要不,就直接飞着试试吧。”安可希默了一会儿,想想现在可能也没多少时间够他们另外折腾,终究还是认了,“我去把灵感术士接出来,方便盯位置……”

“你认真的?”kp诧异看了过来,“会被人看到的吧?”

安可希此时所在的位置是十一区,而安的位置是在第九区,也就是说,为了完成传送,那颗魔头人偶的脑袋需要一路飞跨三个区。天知道这一路上会路过多少领地……

这要是吓到人怎么办?

“……仔细看看,这脑袋也没很大嘛。”安可希开始试图自我催眠,“天空那么大,还有云,这么小小一个,谁看得见啊。”

“而且这种时候,大家一般都躲在领地里,哪怕在外面,也都是要忙自己的事……”

所以,就算放出去飞,被看到的概率应该也不大……吧?

事实证明,大死了好吗。


【不好意思请问下,有领主会叫吓着吗?我家培植师上去挖土回来,非说看到了一颗飘着的人头,给孩子吓得,现在还懵着,给我也整蒙了。】

【哈?这是中幻觉了吧。你哪个区的,搞不好是最近有魇灾。】

【十一区,没听说有魇灾啊。】

【!我也十一区的!那个类似人头的东西我也看到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看错了!】

【……我十区的,我家管水的也说看到了一颗飞行的人头,我还以为他是为了偷懒乱说的。】

【应该都是看错了吧,可能是某种飞行怪物路过,正好长得比较像人头。】

【不不不,那个我也看到了!我的监测机器人加装了摄像功能,那人头飞过时正好有拍到!不是别的,就是人头!头发还飘飘的!】

【……妈诶,这也太吓人了吧。】

【这算什么,人头气球???】

【说起来,人头气球,算不算是天灾的一种?我记得漫画里的人头气球,是真的导致世界末日了对吧。】

【好像是,最后人类全灭了。】

【我懂了,估计是要加新模式的天灾了!人头气球模式!那个飞着的气球,估计是试运行什么的,这样就说得通了!】

【救命,好有道理的样子。】

【所以这个天灾还是个……联动款?】

【那这个算魇灾还是普通天灾啊?有没有大佬先预测一波,看看该怎么防?】

【绝了!交易板已经有人开栏卖《人头气球》的故事梗概和防守思路了!要不要这么迅速!】

“……”

默默合上手里的领主手册,安可希深吸口气,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感到自己的脚趾逐渐放松下来。

居然能从一颗飞行的人头直接一路歪到版本更新,这种开脑洞的方式她是真没想到。只能说,不愧是玩家,思维模式都不一样了。

……往好的方面想,总比制造恐慌要好。虽然现在好像也差不多。

因为不知道安的领主是否也在潜水窥伺,安可希也没敢直接在交流区戳破那是个飞行机器的事实,毕竟飞行轨迹太明显了——好在不管怎样,他们现在总算已经完成了转移,那颗飞翔的人头也已经被收了回来,短期内应该不会再露面了。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有规律的敲门声,安可希说了声请进,下一秒,便见房门打开,露出站在门口的人。

雪白的长发柔顺垂在身后,露出挂着略有些尖的耳朵,从耳尖到耳垂,皆装饰着银色的圆环。

身上是再简单不过的白色长袍,衣摆微微拖在地上,露出赤|裸的双脚,过分宽大的袖口随着动作堆叠在肘部,露出苍白却有力的小臂。

“见过领主大人。”刚被接出后宫的灵感术士微微倾身,一手按在胸口,另一手手杖柱地。手杖的顶端毛绒绒的,仿佛一个供小鸟栖息的巢。

“外面的情况,卑职已经观察过了,目标领地就在距我们大约两公里外的地方,同样正用灵视之眼观察着我们。看对方的反应,应当还没有发现卑职。”

“那就好。”安可希抿了抿唇,“那就劳烦你继续盯着了。”

“能为领主效劳,是卑职的荣幸。”灵感术士垂着眼帘,嘴角似是抬了下,又很快压了下去,跟着又是一礼,低头退了出去。

“你家灵感术士好礼貌啊。”一直坐在旁边吃果子的kp感叹出声,好奇看了过来,“他叫什么?”

“灵儿。”安可希咕哝了句,注意到kp的眼神,神情明显有些挂不住,“这么看我干嘛,我又不是随时都能想到好名字!我抽到他的时候都凌晨三点,很困了!”

kp:“……”

kp:“老实说,我本来只是觉得他很有礼貌。现在再看,我觉得他简直菩萨。”

拍了拍手,她拖着椅子,直接挪到了安可希的旁边:“已经确认安的位置了。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办?带着一帮投影直接打过去?”

安可希:“……”

“绑架人的地方,自然也有防止人逃出去的手段。我们对里面情况的了解还很有限,贸然出手并不讨好。”

安可希顿了下,手指轻轻敲打起放在桌上的水笔:“按照他们的秉性,不可能对同区的领地视而不见。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等他们先动手。”

“钓鱼吗?”kp嘶了一声,“可对方有个精神治疗师啊。要是能做到里应外合还好说,就怕被绑架后直接催眠,那不就等于又送一个人头吗?”

“关于这点,我也有在考虑。”安可希垂下眼睫,顺手将桌上的一大堆文具轻轻拨到一边,“其实在你过来之前,我从谢熔金领地的投影那里,又确认了一些细节,并针对性地做了些准备……只希望能有效果吧。”

……?

kp不掩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被安可希拨到一边的一大堆文具,试探着凑近些许:“不介意的话,详细说说?”

回应她的,是安可希手中水笔,被轻轻按动的声音。

当天下午,领地内的传送板便被再次启动。谢熔金那边的灵感术士王铁根儿被送了过来,与安可希的灵儿一起,对外部进行着全天候的观察。

而正如安可希所言,安果然是没按捺住——

两天后,净雨传来消息,说地表的采水设备都被人破坏了。同一时间,负责监视外面情况的灵感术士则突然生病,头痛欲裂,眼睛都变得通红。

本该在外面巡视的灵视之眼也飞了回来,缩在灵儿的手杖顶端,一双小翅膀紧紧抱着自己,安可希过去时,仍在不断颤抖。

“……应该是灵视之眼受到攻击后导致的负面反应?”治疗师白鹄在短暂的检查后,迅速做出诊断,“这两天的云层这么厚,都藏不住你的灵视之眼,你真该好好反思下了。”

躺在床上的灵感术士红着眼看她一眼,张口似要反驳什么,余光瞥见守在床边的安可希,又默默将话咽了回去,只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

“哼。”白鹄瞥他一眼,一声冷笑,“很好,还有心思秀演技,看来是死不了了。”

灵儿:“……”

“行了,你也少说两句吧。明明就很担心。”安可希轻轻推了下白鹄的胳膊,旋即深吸口气,站起身来,“那灵儿这边,就交给你了。”

“……”白鹄动作顿了下,闭了闭眼,“送死也不用这么积极。”

“这叫钓鱼,谢谢。”安可希看他一眼,“现在鱼要咬钩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后续行动的注意事项,我都挂在休息室里的布告栏里了,息流那里也有备份,有不懂的可以问他。还有,无论如何,鱼人那边的治疗不要放下。”

说完,又见她掏出通讯器,调到公用频道,迅速地告知了下自己的动向——跟着就毫不犹豫地转身,快速朝门边走去。

躺在床上的灵感术士下意识坐起了身,治疗师则根本没有回头。只在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方无声握紧了手里的药瓶


五分钟后,安可希回到了领地办公室,挎上早就准备好的机械箱,又在kp无言的注视中,转身离开。

十分钟后,安可希已经走在了前往升降梯的走廊上。贼能打蹲在走道口,也不知是碰巧路过还是早就等在这儿,看到安可希后却没说什么,只灿烂地笑着,冲她挥了挥手。

紧绷的肌肉微微放松,安可希勉强抬起嘴角,也冲他挥了挥手,旋即快步走过。

没有注意到身后贼能打始终望向自己背影的视线,以及瞬敛的笑意。

一十分钟后,安可希站在了升降梯前。电梯门打开,露出明灯不掩焦急的脸。

在看到等在外面的安可希后,他明显一怔,旋即闭眼长出口气,咕哝了含糊不清的话语,似乎在说什么“赶上了”,在对上安可希的目光后,却又一下板起面孔,张了张嘴又闭上,过了会儿,方略有些别扭地移开目光,喃喃出声:

“虫胶的提取,我已经有思路了。以后不用人帮忙,应该也行。”

“不信的话,等你回来了,我拿给你看。”

安可希:“……”

“好啊。”提了下挎在肩上的机械工具箱,安可希眉眼微弯,露出笑容,“别让我等太久。我是说等我回来后。”

“……”明灯似是又咕哝句什么,安可希依旧没听清。不过听着,似乎不是好话。

——又数秒后。

安可希坐上了前往地表的升降梯。

两小时后。

正心神不宁切着菜的息流忽听通讯设备响起,心头登时一震,忙不迭地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赶紧拿起了搁在旁边的通讯器。

通讯器里传出的,却是幽老师的声音:

“铁柱先生侦查过了。地表没有领主的踪迹。”

“看来计划的第一步很成功,我们可以开始准备下一步了。”

“……”

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几下,息流握着通讯器,闭眼深吸口气,又吸口气,才总算有了再次开口的勇气。

“在下明白了。”他对着通讯器道,“在下现在就去联系开劈女士和耳朵女士。贼能打那边,还请幽老师通知下……”

“那什么,我在呢。”话音未落,却听通讯器里又传出一个声音,“友情提示下,这里是公共频道——对了,趁着人多,我顺便再问一句。”

“那个领主带回来的小姑娘,有人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我刚本来想趁着领主不在,去摸一摸鱼人,那边的治疗师却告诉我,他刚才在找那妹子,却哪儿哪儿都半天不见人——我确认过了,领主办公室和卧室里也没有。”

息流:“……”

心头涌起不详的预感,他缓缓转头,只见厨房的小冰箱上,正贴着他手抄的后续行动指南。

【第一条:请务必照看好小耳朵,并配合小耳朵,完成对鱼人和探索者们的治疗。】

息流:“…………”

完蛋。

另一边。

大约又十个小时后。

“哔哔哔哔”的刺耳声音,突兀地在房间里响起。

薄薄的毛巾被蠕动着,一只手挣扎着从里面伸出,胡乱在枕边拍打几下,总算抓住了那个乱响的该死玩意儿——一个方方的闹钟。

下一秒,便见被子掀起。安可希睡眼惺忪地坐起身,眯着眼盯着闹钟看了会儿,又仰头倒了下去。

“才六点。”她咕哝着,抱紧了怀里的被子,“还有时间……”

等等,不对。

忽似想起什么,她又猛地坐了起来:“要死,今天有早读!”

方才还睡眼惺忪的人,忽然就跟打了鸡血一般,起身飞快地穿衣洗漱——好在她目前住的宿舍有独卫,虽然盥洗室非常小,但总比去外面挤公用盥洗室来得好。

而且她的宿舍本身就很小……四人宿舍,上床下桌,大约十平米左右。这样的配置,能有独卫就不错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宿舍另外三张床都空着。两张床铺上只有冷硬的木板,连个床单都没有,似是无人用过,最靠里的一张床上,是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显然床铺的主人已经离开很久了。

安可希一边埋怨着室友的不讲义气,起床居然不叫自己,一边哐哐哐地用力刷牙,哗一下吐掉口中泡沫,连洗面奶都顾不上用,直接清水扑脸了事。

……哦,不对,她忘了。她们学校本来就不让用洗面奶来着。

洗面奶、化妆品、手机……很多东西,都不能用。因此这些东西对她们这种住宿生而言,约等同于不存在。

快速洗漱完毕,安可希又匆匆冲到桌前,准备理书包——桌上摊着好几本初中教材和本子,旁边则是一个笔盒。她连看都没看,一股脑儿塞进包里,转身就往外跑,路过宿管室时,没忘领走自己的那份早餐面包,顺便和里面的宿管阿姨打声招呼。

宿管阿姨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坐在窗户后面冲她挥手打招呼。直到安可希人都冲出门了,那抹笑容还一直挂在脸上。

离开宿舍,下一个目标就是教学楼。需要穿过小半个校园。安可希蹦跳着走在水泥铺成的地面上,抬头看了看天空,又不由蹙了蹙眉:

不知是不是因为季节变换,最近的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厚重的云层压得很低,给人一种闷闷的感觉。

好在她们学校的绿化做得不错,随处可见不知名字的灌木,长得生机勃勃,看着叫人高兴。安可希路过一株时,没忍住从上面摘了个水嘟嘟的小圆果子,习惯性地想要放进嘴里,一旁工作的园丁却猛地冲了过来,冲着她扬起手臂:“你哪个班的?怎么什么都吃——当心我去找你老师!”

安可希吓了一跳,赶紧丢下果子跑了,一路跑回自己的教室,方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啪地卸下身上书包,转头正见室友从旁边路过,立刻抓住机会开始抱怨:

“谢熔金!你太过分了吧,明明知道今天就有早读,居然不叫我!”

正忙着还作业的谢熔金转过头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她,似乎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几秒后,却又如梦初醒般哦了一声,有些歉意地靠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今天要早起过来抄作业,起太早了,怕吵着你——话说你作业做了吗?”

安可希:“……”

安可希:“什么,昨天居然有作业?”

“所以你还真没做啊。”谢熔金诶了一声,将自己的作业本塞了过来,“那你快抄吧,等等就早读了……诶呀都什么时候了,别吃了!”

“不是,我这早饭……”安可希一边避开谢熔金的手,一边抓紧时间往嘴里送面包,目光无意间扫过四周,各式各样的声音,如同潮水般涌进耳朵里——

黑板前,卫生委员正用粉笔写着今天值日生的名字;讲台边上,课代表正拍着一叠本子,不住催促着没交作业的人。

前方,三个女生正凑在一起嘻嘻哈哈,不远处则是和自
己一样正在抄作业的人,四个人围成一圈,盯着一本本子抄。

再往侧面看,视线越过谢熔金,正见一个身影正趴在桌上睡觉,再往后,则能看到后门处,一个小个子的女生正往里面探头探脑,两手空空,连书包都没带,对上安可希的目光,还很开心地冲她招了招手。

安可希不明所以,下意识抬手也挥了挥手,很快便收回目光,将注意力转移到谢熔金的作业本上。

“昨天布置的啥……三角函数?”她咕哝着,翻开自己的本子,“咦,我的本上怎么连题都没有……”

“说明你昨天连布置作业都没听呗。”谢熔金以身体挡着她的桌子,看上去十分紧张,“你快别废话了,赶紧抄吧。课代表再催了……”

“行行行,马上马上。”安可希叼着面包开始划线,“总之谢谢你啊。”

“真想谢我的话,不如今晚帮我做值日。”谢熔金鼓着脸颊,往身后黑板上一指,只见值日生里,赫然有她的名字,“说好了啊,今天放学后你不准走——”

“……”安可希动作蓦地一顿。

……随着谢熔金的话语,心头似是有什么逐渐浮起。冥冥之中,她分明听到“啪”的一声,似是有谁远远地冲自己打了个响指。

紧跟着,便是一声模糊却熟悉的男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那,基于您的猜测,不妨定下这样的规则。”

——“‘下课’,或是‘放学’……”

——“当听到类似的词时,您真正的记忆就会回来。”

“……!”

又是“啪”的一下

自动铅的铅芯倏然断裂,未完成的直线骤然变得扭曲。安可希蓦地瞪大双眼,片刻后,又蓦地抬头,再次环视过眼前的一切,

——即使努力克制,仍掩不住眼底的强烈震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