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我的男友非人类[快穿] > 第94章 魇 [含17W营养液

第94章 魇 [含17W营养液

怪物不能主观杀人,赏南不知道那些人死了没有,不过14没有出声,应该就还是没断气。

那些人看见了傅芜生,就跟疯了一样,他们是自愿摔下去的。自己找死的话,就无人能救了。

脸上的伤口缓慢地开始将疼痛蔓延开,他以为傅芜生最近忙,就不会常出现,结果对方其实一直在自己身边。

[14:梦魇嘛,当然无处不在。]

[14:那些人没死,别担心,顶多只是伤残,就算当时有人阻拦,他们也不会听劝,怪不了傅老师。]

[14:你还好吗?我比较关心你。]

“我挺好的,”赏南压下帽檐,“傅老师都能向前看,我也能。”更何况,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只是受了些不小的影响。

[14:好的,那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黑化值-10。]

赏南和周立一起往停车场走,黑化值的降低让他心情好了些,“最近降得好快。”

[14:傅老师庄重正直,只有当他把你当成自己人之后,他才会慢慢地开始正视这个时代的一切,他是为你留下来的,你越脆弱,他就会越想留在这个时代。不过不是因为这个时代有多令他觉得美好,他放心不下你而已。]

[14:傅老师一百多年前强撑一口气活着,也是因为想给戏班的老人和自己的徒弟们遮风挡雨,想保护的人都离开以后,梦魇和黑化值就一起诞生了。]

[14:你是这个时代不被梦魇玩笑般毁掉的唯一指望。]

回到酒店,周立给赏南脸上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依旧气愤不已,“要是留疤……”

“算了,我先给莉莉姐报告一声。”

赏南今天没镜头,周立给全莉莉打报告的时候他去了洗了个澡,他人刚推开浴室的门,水就同时从花洒中喷了出来。

赏南呆了几秒钟,退后两步,关上门,再推开门,冷水已经慢慢变热,袅袅热气从水流中升起。

除了傅芜生,不会有别的可能性了。

14之前说过梦魇无处不在。

被帮助的时候,赏南觉得很暖心,很感动,现在……他觉得有点细思极恐。

全莉莉的怒骂从听筒中都能刺痛周立的耳膜,“脸怎么伤到了?本来演技就只能是个勉强,靠实力可吃不饱饭的。”

“不重不重,不小心被划到的,莉莉姐,等会我把那些媒体都发给你,赏南要起诉他们。”

全莉莉沉吟了几秒钟,她是经纪人,考虑得不会只是出口恶气,她还要考虑赏南在起诉了这么多媒体之后还能不能在圈内混。

“冲进葬礼确实恶劣,我来安排,”全莉莉说答应完之后又说,“知道是谁招来的他们吗?”

“不知道,一点头绪都没有,只有几个导演知道,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和赏南去殡仪馆了。”

“把房间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摄像头,”全莉莉对这些事情驾轻就熟,“平时还是要多点防备心,类似的事情再出现一次,我应该会给赏南准备个助理2.0,如果他表现得比你好,我就让他接替你的位置,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周立?”

周立紧张得磕磕巴巴,“明……明白。”

“我先去给公关那边打电话,免得等会出现一些对赏南不太有利的热搜,你好好想想这段时间有没有接触到什么奇怪的人,挂了。”

赏南从洗手间出来,他自己给脸上贴了张防水的创可贴,秀色可餐的眉眼被水润过一遍后越发的精致绝伦。

看见周立一脸挫败,赏南过去弯下腰仔细打量着他的脸,“怎么了?全莉莉骂你了?”

他出现得太突然,周立被吓得摔在沙发上,“没骂我,说再有下次换了我。”他说完后,从沙发上跳起来,“我去房间搬设备来搞地毯式搜索,你自己玩儿吧。”自由自在这么久,加上赏南也比较好说话,周立都快忘了自己打工人的身份,全莉莉的这一顿敲打,直接让他醍醐灌顶谨精神抖擞,同时屁滚尿流。

赏南把房间让给周立操作,他在阳台的躺椅上躺下,听歌,看剧本。

剧本刚翻开,他放在茶几上的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行本地陌生号码。

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赏南有些犹疑地接了电话,“您好?”

“赏南?”

傅芜生的声音,声线偏低,听着像马上要站上某项重要会议的严肃感。

听见傅芜生声音的赏南,像是心脏陷入一片柔软温暖的云彩当中,他被这种温柔包裹得有些想哭。

手机里静悄悄的,傅芜生的声音再次响起,“最迟后天,我就回来了。”

“后天我杀青。”赏南从躺椅上直起身,“你特意回来的?”

傅芜生说:“剧组应该会给你准备杀青饭,我也正好还有一些戏份没有拍完。”他说完之后,停顿了会儿,赏南明显感觉到自己脸上的伤口处被什么东西轻轻碰了一下,可他身旁明明空无一物,只有手机里传出来的说话声,“伤口别沾水。”

“我知道,”赏南欲言又止,“傅老师,我有个问题想问您。”

电话没挂断,傅芜生也没说话,赏南知道对方在等待着自己的提问,他不太能摸得准傅芜生的心思,“我今天和周立一起去参加我奶奶的葬礼,在殡仪馆的时候,有很多狗仔闯了进来,但是没过多久,他们突然喊着你的名字追了出去,再之后,他们都滚下了百步梯,他们滚下去的时候,很激动很开心,傅老师,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上次在车里,我在梦里看见了您,也看见了您露出…那副样子,傅老师,您不是人类,是不是?”赏南觉得自己的演技进步了,他甚至发出了轻微的颤音,也幸好傅芜生没与他面对面,不然又要向上次一样,他是演员,傅芜生是观众。

良久过去,赏南听见傅芜生回答,“是。”

赏南垂着头,“我知道了,我等您回来。”

上次在车内确定关系,傅芜生看起来好像回答了赏南,但其实根本没给赏南一个肯定的答案,他看似沉着冷静,实则一开始就逃避了赏南的问题。

已经死了的人永远都比不上鲜活的人类,赏南觉得傅芜生一定是这样想的,就像孟冬的心中所想。傅芜生让赏南看见了他的过往,却没告诉赏南那是不是真实存在过的,但赏南只要不害怕,那就够了。

现在赏南什么都知道了,也确定了,他没有退缩,哪怕明知傅芜生不是人类。

“傅老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赏南在电话这头扬起嘴角,但语气无辜懵懂,“我最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是您做的吗?”

赏南等了很久,中途甚至换了个姿势坐着,才等到傅芜生的回答。

“不是。”



电话挂了,赏南拿着手机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傅老师不承认?”不太符合傅芜生的人设,但符合梦魇的行事作风。

[14:傅老师只是害羞吧。]


“能有路人说说看法吗?粉丝闭嘴。”赏南自动屏蔽了14。傅芜生是个具有牺牲奉献精神的人,起码他活着的时候,拥有一切许多人类都没有的美好品质,作为系统的14会根据这些罕见品质给傅芜生打非常高的分值,一定程度上会影响14的判断力。

和傅芜生通完话之后,赏南心情好了许多,直到周立捏着一个指甲大的微型摄像头从房间里跑出来,“在你床底下找到的。”

.

床底下能拍到什么?

赏南捏着那摄像头,回过头,“能查酒店走廊的监控吗?看看谁进过我们房间。”

周立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查不到,他们一般是冒充保洁人员进房间,或者躲在垃圾桶里,或者直接给保洁钱,私生的可能性不大,一般私生都不会把摄像头放在什么都拍不到的床底下,放在浴室和床正对面以及窗帘上方的比较多。”

“……”

“联系今天闯入葬礼的狗仔,是一些为了热度流量的无良媒体人或者你对家的可能性更大。”周立蹲下来,皱着眉,“叶满干的?”

赏南想了想,缓缓摇头,“我和他都吵吵闹闹好几年了,他干不出这么恶心人的事儿,而且还是违法的事情,他没这么大胆子。”

叶满只敢动动嘴皮子,再不济演戏的时候找机会动个手,触及底线的时候他估计没胆量去做,加上还有经纪人盯着。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周立想到刚刚全莉莉对自己说的话,“但我希望是最后一次。”

赏南没回答,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几乎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哪怕他认为自己应该有一定的私人空间。

[14:会是最后一次的,以后傅老师会守着你。]

赏南一怔,却是缓缓看向了蹲在自己旁边的周立,愁眉苦脸的周立懊恼又愤怒,他斥责着这种永远扫不尽的恶心行径,并发誓以后自己会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守护着赏南,保证此类事情不再发生,浑然不觉以后他的位置真的有了被代替的可能性。不过周立的工作会被保住,因为只有赏南知道梦魇的存在。

.

赏南的镜头所剩不多,最后一个镜头是李岩最后一次回修车厂,李岩同意了公司将他调去国外分公司,那边需要人手。

其实也是变相的发配,他升了职,新的上司视他做眼中钉肉中刺。刚成立的公司什么都没有,他去了完全就是给贫瘠的土地开荒

李岩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绯城。

但他觉得自己等不到孟冬了,他已经等了孟冬十二年,今年他三十岁,孟冬四十七岁。

这些年,李强柱也洗心革面了,不再喝酒不再打人,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身体不再像从前,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他还需要人养老。

李岩每个月都能收到家里的嘘寒问暖,逢年过节收到他们亲手做的小菜和红包,因为李强柱知道他用这些小恩小惠可以从李岩手中换来更大的实惠。

助理买好了机票,离开的时候就在下周,趁周末,李岩最后一次回修车厂。

过了十来年,修车厂好些地方都垮掉了,不过李岩找人把那些坏掉的地方都补修了起来,看起来还和从前一样。

这些年,向李岩表白的人不少,表白的人也越来越优秀,他的同事,他的工作伙伴,一些富有的二代,他们都比孟冬优秀,但孟冬不可代替,他们都比不上孟冬。

李岩永远记得自己和孟冬在这里度过的两年时间,孟冬没穿上衣埋头工作,孟冬蹲在水管底下洗头,孟冬拎着菜从巷子口出现,孟冬拖着伤腿送自己进考场……

是孟冬让他去追求更好的人生,但没有孟冬,他人生就算不上好,仅仅只能说还能勉强活着。

推开锈迹斑斑的门,上次来的时候,刚下过雨,屋子里进了水,李岩独自收拾了几个小时才收拾干净,本以为这段时间一定积了不少的灰尘,但一推门看见的却是一尘不染的茶几和窗户,冰箱不知道什么时候插上了电,发出嗡嗡的声音。餐桌上放着两个超市的购物袋,一个袋子里装的是生活用品,一个袋子里是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李岩的瞳孔明显在慢慢扩大,他在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最后虚脱一样坐在沙发上,身后的太阳在慢慢落下,李岩一直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遗憾满慢慢变成圆满。

这是《绯城之恋》的最后一个镜头,电影没有告诉观众孟冬到底回来没有,但是工作中的冰箱,被打扫干净的房屋,桌子上的蔬菜,都将观众拉回到了最初李岩上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李岩每天放学推门看见的也是这样一幕。

孟冬没有出现,哪怕说李岩看见的其实是他自己的幻觉也是有一定可能性的。

赏南杀青了,剧组提前给他准备了鲜花和香槟,张星火对赏南这段时间的表现异常满意,所以毫不吝啬,手一挥订了最好的酒店给赏南准备杀青宴。毕竟是主角,主角的待遇当然要好一些。

赏南抱着花和不少人拍了照片,阿张和小刘分别和他单独合照后还要拍一个三人合照,拍完,阿张抬头问赏南,“傅老师说会回来的,这都快天黑了,还没见着他人,他跟你说了吗?”

“说过,你们也知道?”

“餐厅要提前预定,张导问了许助理,许助理说的,张导说傅老师太严肃,他不太习惯和傅老师私底下沟通。”

赏南没想到张星火五十来岁的人居然会紧张于和一个后辈私下相处。

不过赏南重新一想,傅芜生都一百多岁了,和三十多岁的人类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属于晚辈的应该是张星火才是。

“赏南老师晚上一定要喝几杯,”小刘嘿嘿笑着,“张星火说之后他拍电影,要是有合适的角色,他还想找你。”

周立比赏南表现得受宠若惊多了,圈内都知道张星火的角色有多难拿到,每次剧本刚出来,就有不少的人去联系张星火,简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也都知道张星火挑选演员的苛刻,他不会为了任何一个演员修改剧本,只会为了剧本换掉演员,换多少个都可以,他都不嫌麻烦。

张星火的名字就代表了口碑和奖项,代表了实力被认可,哪怕倒贴钱,也会有人争先恐后地来抢,即使没多少个镜头。

“嘘,别说出去,他不让我给你说,怕你得意忘形就不好好演戏了。”小刘接着说道。

赏南很配合地点点头,“我先去卸妆换衣服,等会见。”

剧组送给赏南的是粉色的玫瑰,他在去化妆间的路上百无聊赖地数了数,十八朵,要发要发,是个好寓意。

推开化妆间的门,周立打开灯,他比赏南先一步看见桌子上的花,用纯白色的网纱纸包裹的紫色铃兰花,大小适宜,简洁大方,秀丽纯美。

“我靠,谁偷偷送的?”周立弯腰把花拿在手里,“粉丝也进不来啊…..不过比剧组买的要好看。”

化妆师从帘子后面走出来,“哦,周助理说这个花啊,这是许助理之前送过来的,赏南老师在拍戏,她把花送到之后就走了,说还有事,我也觉得很好看,许助理真有眼光。”

赏南想
:有眼光的可能不是许助理。

.

杀青宴,剧组三分之二的人都去了,虽然花的是《绯城之恋》的经费,但张星火仍旧肉痛得嘴角抽搐,尤其是小刘说要再加几瓶酒的时候。

也只有小刘敢这么挑战张星火的底线了,听阿张提过一嘴,小刘是张星火的某个亲戚,但父母都不在了,算是张星火一手拉扯大的。

赏南这一桌坐着好几个演员,都是年轻的,年纪大的好些没来,他们要保持身材,要健康,不吃夜宵,也不熬夜。

“快乐难道都是年轻人的?”赏南抿了一口杯子中的白葡萄酒,果香的味道最突出,其次是薄荷和橡木,葡萄酒滑入唇齿中各处角落,味道居然有些熟悉,他看了看不远处酒瓶上弯弯曲曲的字体,“我没喝过,但为什么感觉我好像喝过。”赏南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想要得到答案,所以14才不会出声回答赏南。

“赏南老师,来来来,”小刘从自己那一桌一路摸过来,在赏南和隔壁位置中间加了把椅子,”喝一杯喝一杯。”剧组的年轻人多,但小刘只和阿张关系好,和其他人相处,总是不太自在,要么他们会因为他和张星火的关系看不惯他,要么是讨好他。

“我酒量不是很好。”赏南缓缓道,但还是和小刘碰了下杯子,喝了一大口,酒劲上来的比较慢,他往嘴里喂了一块五分熟的牛肉。

阿张也来了,他搭住周立,“傅老师怎么还没来?他放大家鸽子,真不厚道。”

傅芜生是不是真的放了大家鸽子也无从得知,反正没人敢打电话去催他就是了。

或许是白葡萄酒的度数太高,赏南有些晕乎地从周立口袋里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我问问。”他语气淡定。

没人感到意外,赏南和傅芜生的关系不错,平时拍戏的时候,大家都能看得出来。而周立就更加不意外了,他和赏南都去过傅老师房间做过客,他们是好朋友,打个电话问问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电话很快被接通,阿张小刘周立一块凑到手机边上,阿张按了免提方便听得更加清楚,赏南的脸被酒精熏得酒红,加上凑过来的这三个都喝了酒,他头更晕了。

“傅老师,您到酒店了吗?”

傅芜生那边很安静,“你问的是那个酒店?”他声音很有磁性,平时就是这样,只是此时的磁性带着些若有似无的小钩子,冰冷的金属质地好像在慢慢的融化。

三人不约而同地抬手搓了搓发麻的耳朵。

“我的杀青宴,您什么时候来?”赏南的表达比上一次清晰了一些。

傅芜生回答得不紧不慢,“我已经在路上,大概十分钟。”

那很快了啊,小刘想,又想要不要点几瓶更好的酒,不知道傅芜生能不能瞧得上他之前点的那些。

正准备坐回去,傅芜生接着说:

“想我了?”

一起和赏南听电话的三人眼睛齐刷刷地瞪大,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没听错吧?“想我了”!!!这三个字……没听错吧?!

他们咽了咽口水,共同联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但这个可能性好像也太不可能了些。

无人说话,他们准备先看看赏南的反应,说不定这就是傅老师和好朋友的相处模式呢。

周立的手心都冒出了汗,小腿连着大腿一块抖了起来,按都按不下去。

赏南点了点头,“想您了。”

这这这这这绝对不是好朋友的对话,如果说这是好朋友,那赏南和傅老师之间一定有一个人在玩“好朋友之间就算亲嘴嘴也没关系”的诡计。

偌大包房内喧闹未停,热闹非凡,还有人k起了歌,只有这四人所在的位置,安静地彼此都能听见任意一人的呼吸声,周立的腿也抖得更厉害了,如果赏南和傅老师的关系如他所想,那全莉莉不会开了他,全莉莉会杀死他。

这样严肃到危及生命的大事,怎能草率地下判断,周立决定再等等。

很快,他们一起等到了傅芜生的回答。

“嗯,乖,等我。”傅芜生的嗓音本来是偏冷的,可这样冷淡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莫名地撩人心弦。

电话挂断,

无人说话。

赏南在吃东西,白葡萄酒太烈。

阿张和小刘对视一眼,眼神出奇的一致,而周立则是心如死灰,想到了前段时间他做的有关赏南和傅老师恋情曝光的噩梦,心里一直重复着五个字:噩梦成真了……噩梦成真了……噩梦成真了……

最后还是阿张先说话,他捶了周立一拳,“行啊,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我啊。”

不如不说。

小刘清清嗓子,直起了腰,装作不经意地问:“真的假的?”

不如不装。

这可是能将微博给爆了的恋情,上回不算,上回那是狗仔偷拍,除了一张照片,正主双双站出来否认,傅芜生甚至注册了微博否认,加上《绯城之恋》的宣传,大众立刻就认为这是宣传组在给电影预热,视线很快就被转移到电影上去了。

可如果真正的恋情爆出去,一个是粉丝堪比战斗机的流量,一个是手握多个奖项国民度上至八十下至八岁的影帝,场面实在是无法想象出来有多惨烈。

“难怪傅老师上次澄清的时候说自己正打算结束单身,”小刘举着酒杯若有所思,“那时候电影才开拍没几天吧,他就看上赏南了。”但是平时拍戏的时候完完全全看不出来,连阿张小刘这种天天混迹娱乐圈看假夫妻假情侣的都没看出来。

阿张一针见血,“我现在觉得,傅老师上次的发文不是澄清,有点像官宣。”

他说完后,和小刘对上视线,两人一脸的“你懂我懂,懂的都懂”。

赏南一颗一颗吃完了盘子里的芸豆,有些噎得慌,但手边只有酒,他只能又喝了一口,完全咽下去之后,他扭头看着周立,“全莉莉如果开了你,我再自己掏钱请你回来。”

周立一怔,一字一句回味过来了赏南刚刚说的话,顿时感动得恨不得给赏南一个大大的拥抱,只是场合不合适,他怕被人拍到后发到网上,并写配文“赏南与自己的狗熊助理似有一腿”,所以周立只能和赏南碰了碰杯,“你和傅老师,多久了?”

“没多久,一个月都不到。”

“我每天都和你在一起,但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才是令周立感到郁闷的,作为赏南的贴身助理,赏南谈恋爱都这么久了,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他也太失职了。

阿张和小刘两人激烈讨论着,热议着,复盘着拍摄过程中的一点一滴,一丝一缕,企图从中找到赏南和傅芜生从互相看上到最后在一起的蛛丝马迹。

可惜一无所获,傅芜生是个敬业的演员,他从不借着拍戏满足自己的私心。

“你觉得是傅老师先喜欢赏南,还是赏南先喜欢傅老师的?”

“不好说,如果傅老师再年轻个十岁,我觉得很大可能是赏南先喜欢傅老师,可傅老师今年都三十多了,赏南才二十岁出头,再过几年,傅老师
都成老头了。”

“但傅老师看起来很年轻。”

“你不觉得赏南看起来更年轻吗?”

“你怎么回事?一直踩傅老师?”阿张皱眉。

小刘用自己的酒杯碰了碰阿张的,“实不相瞒,我两年前就是赏南最大的粉丝站副站长了。”

阿张:“……实不相瞒,我觉得你和傅老师差不多的深藏不露。”

阿张:“你不怕我告诉张星火?”

小刘:“你暗恋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会的,来,走一个。”

“……”

.

傅芜生很准时,十分钟刚过,他就和许圆一起到了,他来了之后,视线第一秒就锁定了在角落里和周立把各种酒兑在一起喝的赏南,只是他没有直接过去找他,而是先去了张星火所在的那一桌。

和他们寒暄了几句,傅芜生才去找赏南。

张星火看着傅芜生离开的背影,抹了把头上的汗,“幸好赏南和傅老师关系好,不然傅老师铁定要和我们坐一桌,那我酒都没法喝了。”

不在工作时间的张星火,一点国际大导演的威严和气势都没有。

小刘从柜子里取了很多小酒杯,一杯只有一口的量,在桌子上摆了二十多只小杯子,他们点了好些酒和饮料,每只杯子装的都不一样,将每只杯子装满以后轮流喝,玩得相当无聊。

虽然无聊,却能从他们四个人的脸上看出开心。

一点形象都没有。

许圆看了看周遭,收回视线,“幸好都是自己人,不然要是被拍到……”

那那些人可能会说赏南是个玩咖或者说他愚弄三个酒店服务生之类的。

赏南运气不错,他有系统,系统会告诉他哪杯是饮料,哪杯是酒,他喝到的大部分都是饮料,为了掩饰,才会偶尔喝一杯酒,而其他三人,除了小刘还算清醒正常,阿张和周立已经趴在了桌子上,只知道抓着杯子往嘴里倒。

许圆从一旁搬了一把椅子放在赏南旁边的位置,椅子一放下,赏南就察觉到身畔来了人,看见傅芜生之时,赏南脸上还挂着赢了后得意洋洋的笑,看见傅芜生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咽下嘴里的饮料,局促地叫了声“傅老师”。

很奇怪,像做了什么错事之后面对老师的感觉,是傅芜生静静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太凶了的缘故,赏南想。

看见傅芜生,小刘拖着阿张离开了现场,周立完全已经倒下了,他眼神迷蒙,甚至看不清来的人是谁。

许圆拍了拍周立的肩膀,“周立,赏南拜托我送你回酒店,走吧。”

身板只有周立一半的许圆,轻轻松松地将周立搀扶了起来,晃都没晃一下,周立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的意思,他以为自己还在睡觉,他在做梦呢,梦见自己走在回酒店的那条路上。

转眼间,身边就没人了,赏南看了看四周,本来在这张饭桌周围的人都去了别处。

他还在看着,脸颊就猝不及防被捏住,他的脸被强迫性地扭了回来,微微张开嘴,满身的酒气熏得傅芜生蹙了蹙眉,“怎么喝这么多?”

赏南正想开口解释,傅芜生的唇就覆了过来,他开始得太突然,赏南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当然,身体准备也没有,唇上的微热先是只在唇上辗转,不过几秒钟,就侵入到了口齿间。

就在刚刚,傅芜生为着他一身的浓浓酒气而蹙眉,赏南还以为傅芜生嫌弃呢,原来是他多想了。

傅芜生的亲吻和他本人的性格一样,一步步地完成,一寸寸地掠夺,最后做一个庄重的收尾,咬在舌尖的那一口,让赏南疼得差点叫出声来,可身体却下意识地拱向傅芜生怀中。

这对赏南而言无异于是非常羞耻的事情,此时,傅芜生已经放开了他,赏南满眼含泪,“傅老师,周围这么多……”

他的声音在看见空无一人的包房的时候猛然消失,空荡荡的房间,别说人了,连之前的音乐声都没有了,饭桌碗筷都还在,但人只剩下了赏南和傅芜生。

傅芜生看见赏南愣住,凑近吻了吻赏南的鬓角,“回酒店之后,去我房间?”

看见赏南眼神犹豫,傅芜生轻叹口气,似乎决定还是放过赏南吧,于是他说:“那我去你房间?”

赏南:“……”

见面吻只是为了和赏南打个招呼,赏南很快从魇中出来了,他回过神时,几个小演员正满脸通红地站在傅芜生面前给他敬酒。

傅芜生虽然都一一接受了他们的敬酒,但都只是抿了口,神色疏离冷淡。

赏南用还在隐隐作痛的舌尖抵了抵腮帮子,本来已经褪得差不多的疼痛登时又变得剧烈了起来,虽然只是瞬间,但他也立刻痛呼出声。

那几人已经离开,傅芜生回过头看着赏南,估计是喝了酒,年轻人的演技更差了,冷静淡定里的委屈都快溢了出来。

“走吧,回酒店。”傅芜生站起来。

赏南走在傅芜生的身后,和对方只间隔了几步的距离,怕被认出来,他戴着口罩和帽子,帽檐压得很低。

酒店走廊着铺着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家酒店消费颇高,来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注意在所难免,时不时路过的工作人员并未给这包裹严实的两个男人太多关注,只是会在路过后在心底赞叹一下两人的仪态和气质,不太像普通的有钱人。

等到了电梯,傅芜生让赏南先进去,赏南一进去就按了负一楼,他按过之后才反应过来,扭头问傅芜生,“我们有车吗?”

“我开了车。”傅芜生按了关门键。

喝了太多酒的赏南迟钝地点点头。

电梯开始下行,赏南往后退了一步,还没等靠上什么,就被傅芜生拉了一把,赏南直接就借势把傅芜生的身体当作倚靠。

从监控里看,也只是两个乘客站得比较近而已,很难引起注意。

电梯内有循环播放的几个广告,进来的时候,第一个广告是卖不含甲醛的墙漆,第二个广告是卖杀菌洗衣液,播放到第三个广告,赏南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但他没开口说话,抬起头便看见了广告屏上的自己。

拍的是洗碗机广告,正在做菜的是女主,也就是男主的老婆,赏南正是男主的扮演者。

老婆做好了菜,喂给老公一口,赏南做出夸张的表情,并且将桌子上的饭菜一扫而光。

赏南和傅芜生都知道这只是广告效果,那一桌子菜都是道具,但赏南仍旧觉得羞耻得不行,他酒劲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偏偏傅芜生看得很认真。

老婆戴上手套准备洗碗,身为老公的赏南从她身后走过去,从背后环抱住老婆,在她脸颊上印下响亮的一个吻,然后跳了一段只有现在的赏南会尴尬的舞,洗碗机跳了出来,做了一大段品牌功能介绍之后,洗碗机开始工作了,老婆露出惊喜的笑容,踮起脚尖也亲了赏南的脸颊一下,这个吻同样很响亮。

广告的一开始,傅芜生看得还津津有味,在两个吻播放之后
,赏南发现,傅芜生嘴角噙着的笑已然消失,唇线绷直,眉心不明显地蹙着,眸色沉冷如雪夜。

赏南有些不太自在,伸手在屏幕上划了几下,“我们,看下一个,这个广告不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