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结婚对象他诡计多端 > 第四十八章(答案)

第四十八章(答案)

贺桥醒来时,天色依然泛着雾蒙蒙的灰,时候尚早。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忽然睡着的,通宵后的短暂睡眠反而令大脑更迟钝,少了平日里的清醒与冷静。

略显茫然的目光中,有种真实柔软的清澈。

池雪焰一直凝视着他,因而蓦地想起了婚礼后同居的第二天早晨,贺桥睡到中午才走出房间,那时坐在沙发里看书的他,莫名被这个眼神取悦了,将手中风格冷峻的侦探丢到了一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在等待身边人醒来的时间里,他想到了许多事。

池雪焰本来想对贺桥提起,大屏幕上两条并列的飞行记录。

因为他打游戏的技术好得超出了他的预料。

至少,池雪焰觉得自己是没办法这么轻易做到的。

他能在反复练习中取得更好更快的成绩,不断创下新的记录,却难以百分百复刻之前的某条飞行记录,连分秒数都完全一致。

记录了全部本地数据的通关排行榜里,并没有显示出多次尝试的痕迹。

在动作受限的前提下,贺桥只试了几次就做到了,丝毫没有惊动怀里睡着的人。

睡醒后的他也依然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尽管身上应该已经感到了僵硬和酸痛。

所以最后,池雪焰没有开口,而是主动从沙发上起身,顺便朝仍未回过神来的贺桥伸出手。

游戏房里的榻榻米沙发很舒服,倚靠的怀抱也很温暖,但他更想去床上好好睡一觉。

今天才刚开始,他不想在难熬的困倦中吃蛋糕与守岁。

穿过淡蓝的晨曦,都没睡够的两个人总算回到空了一整晚的房间,倒头栽进深酒红的大床里。

没有暧昧的精力和空闲,只有同时到来的沉沉睡眠。

徜徉在香甜轻盈的美梦中,再次醒来时,已过正午。

两人洗漱完毕下楼,候在餐厅里的阿姨立刻走进厨房忙碌,没人介意他们睡懒觉,盛小月的声音里含着浓浓的笑意。

“你们俩打游戏居然一直打到了睡着。”她好像在认真考虑,“是不是该在游戏房里放张床?”

贺淮礼的思路比她缜密:“还是在卧室里放个游戏机更合适。”

“对哦,游戏房离你们俩的房间那么近,都这么懒,是不是一玩起来就不想动了?”

贺桥显然不太想理会父母的调侃,毫不掩饰自己转移话题的意图,送上今天最标准的祝福:“除夕快乐。”

池雪焰的眼眸里随之染上笑意,也学他说:“除夕快乐。”

是他想象过的,平常而完美的除夕。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早早备好的春联、福字与窗花放了满桌,今天终于等到集体回家过年的年轻人们来贴。

吃过了盛小月特意叫阿姨做的长寿面,池雪焰与贺桥一起挑选春联,在偌大华美的屋子里寻找自己最喜欢的位置张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今天盛小月不用手机拍照了,她让管家拿来专门的摄像机,从屋里往外拍三个正在窗前忙碌的人。

她眼中最幸福的场景,要用最清晰的方式记录下来,未来再拿出来,是珍贵的家庭录影。

这个角度,可以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看见站在屋外的他们。

阳光静静地洒满颜色张扬的发梢,池雪焰手里拿着胶带,正在指挥贺桥将福字贴到最中央的位置。

一旁的贺霄拿着一副春联,没有动作,目光定定地落在那个摇晃着的福字上面。

手拿福字的贺桥在说话,玻璃隔音极佳,听不见交谈的声音。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站在家里的盛小月这样想,眉梢眼角因而漾开笑意。

她决定为这个洋溢着幸福的长镜头加一些浪漫的元素,加一个能增添悠长韵味的空镜。

所以她移动了相机,去拍玻璃窗外的冬日繁花,给它们一个灿烂静谧的特写。

在盛小月移开视线的同时,屋外的贺霄却怔怔地望向了对屋外风景浑然不觉的她。

那是一个很难用语言描述清楚的复杂眼神。

池雪焰想,在遥远的故事里,从天堂忽然掉落到地狱的“贺桥”,应该也常常用这样的目光凝望着父母。

凝望着对幸福表象下的深渊一无所知的家人。

所以之前的贺桥说得很对,这的确是再公平不过的以牙还牙。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叫人永生难忘的噩梦,常常在风轻云淡的好天气中到来。

贺霄早已对弟弟这段时间在事业上的出色表现心生怀疑,但他们平日都忙于工作,少有见面的时候。

在难得团聚的这一天,他用寻常的口吻关心此前个性简单的弟弟:“你最近变化很大。”

贺霄以为会得到一个跟池雪焰有关的答案,因为那是贺桥人生中唯一的变数。

语调中可能洋溢着单方面的迷恋与痴迷,抑或是被操纵却不自知的愚蠢,就像过去的许多年那样。

可他听见一句语气平淡,甚至称得上漠然的回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陌生的语气,陌生的句子,和陌生的含义。

当贺霄仍在试图理解这句话的时候,看见一言不发的池雪焰忽然笑了起来。

他笑着伸出手,帮贺桥扶正了微有偏移的大红色福字,确定了最合适的位置。

接下来如惊雷乍响的叙述中,这个一举一动都恣肆随性的红发青年脸上,一直维持着浓郁的笑容。

他是置身于这个家庭之外的局外人,却好像早已得知了真相,正用略带讥讽的目光望着他。

然后与另一个外来者一起,在贺家的玻璃窗上,亲手贴下象征团圆的福字。

贺霄成了第三个知道这个世界是本的人。

他隐藏在内心的黑暗被仓皇揭开。

他听见了这个世界原有的结局,尝到了痛苦滋味的无辜者意外死亡。

他发现了这个神情平静的贺桥,不可能是曾经的那个弟弟。

混乱的思绪陡然间成了荒芜的海。

在一片空白中,贺霄看见
盛小月拿着相机过来,炫耀似地递到他们面前:“我是不是拍得很好看?”

贺桥用家人最熟悉的语气,驾轻就熟地哄她:“好看,花园打理得很漂亮。怎么没拍爸?”

一生都活在幸福中的她语气轻快:“下一个轮到他,他在厨房里忙嘛,要专门跑过去拍他,就拍不到你们了。”

曾经从小食店开始白手起家的贺淮礼,当然是会做饭的,手艺很好,只是这些年没有太多时间亲自下厨,不知道有没有退步。

在母亲温柔的絮语中,池雪焰凝视着她,然后轻声问:“妈,福字这样贴可以吗?”

他的目光里没有了看向贺霄时的嘲弄,只有纯粹的笑意。

听见这个称呼,盛小月先是愣住,在反应过来之后,漂亮的眼睛蓦地亮了。

“很好看!”她反反复复地说,“特别好看。”

她一下子忘了录像这回事,将相机一把塞进贺桥手里,兴奋地快步奔向厨房:“淮礼!你刚才听见了吗!”

隔得那么远的贺淮礼自然是听不见的。

可盛小月才管不了那么多,一路笑意翩跹,又忘记要按住眼角防止长皱纹,只顾着要第一时间跟丈夫说这件事。

就像很多年前,第一次听见没有血缘关系的长子叫她妈妈时,那样开心。

池雪焰站在贺桥身边,静静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宽敞的家里,然后与他一道去拿新的福字,走向另一扇窗。

他们都没有再去看第三个人的表情。

这大概是他们一起犯下的,唯一一件真正像是反派做出的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贺霄会彻彻底底地感受到“贺桥”本该在未来尝到的痛苦。

就像那两条一模一样的飞行记录。

或许更甚。

因为面目全非的“家人”成了两个,除了伪装成那个深受父母宠爱的次子的穿书者贺桥,还有本就不属于这个家庭的池雪焰。

他们怀有莫测的目的,日渐亲近着对此一无所知的父母。

这个家里响起的笑声越盛,对贺霄而言,就是越深重的噩梦。

道理永远是苍白的,几乎人人都听过道理,却没能因此得到一个完美无瑕的世界。

无数次劝说与开解,都比不上一次亲身体验。

体验被关进黑色的、孤独的囚笼。

除非贺霄一点也不在乎至亲的心情,将这个秘密直接公之于众,那这次报复便是失败的。

但他没有。

在年夜饭的餐桌上,难得下厨的贺淮礼烧了几道菜,笑着问长子,跟小时候的味道相比怎么样。

与家人坐在一起的贺霄有短暂的出神,似乎在回想那种深埋在记忆中的久远味道。

然后他点点头,笑着回答:与那时一样好。

他什么也没有说,假装着一切如常。

他做了与深爱父母的“贺桥”一样的选择。

不想让他们伤心,不愿听他们追问曾经那个熟悉的儿子去哪了,只能独自保守这个黑色的秘密。

这一刻的池雪焰坐在对面,听着贺淮礼与贺霄的交谈,看着盛小月笑盈盈地给每个人夹菜,直到被贺桥无奈地叫停。

池雪焰的碗已经快装满了。

她把每道菜里看上去最好吃的那一块,都给了他。

因为今天不止是除夕,还是他的生日。

池雪焰想,没有人会讨厌一个这样的母亲,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

她像最温柔的太阳,天真烂漫,又毫无保留。

不管贺霄有多偏执,也做不到恨她。

正是这种能驱走一切阴霾的完美,让他对旧日的想念变得更加不合时宜。

可那个远远没有这么完美的亲生母亲,只能永远地停留在黯淡困苦的旧日。

他不能恨为家人劳碌了一生的贺淮礼,不能恨明亮温暖待他极好的盛小月,也始终不曾吐露自己日渐沉郁的内心。

菜式丰盛的年夜饭桌上,正中央的位置被腾出来,放上了一个大蛋糕。

两个记忆清澈的重生体。

没有了过分正式的领带,可池雪焰总想抓住一些什么。

很寻常的甜味,但也足够特别。

连不爱吃奶油的贺桥,都吃掉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片。

旧的日子逝去,新的一年肇始。

上天待他们慷慨,实现了这些愿望。

在这个漫长又短暂的瞬息,在过去与未来交织的此今,单薄的句子显得太词不达意。

第二次接吻的好学生也不再生疏。

其中一个人保留了前世的绝大部分记忆,并将它当成了一本,将自己视作无需去恨的局外人。

电视机里放着称不上有多精彩的春节晚会,不过声音很热闹。

没有了夏日的海水、草坪与玫瑰,但有冬夜的焰火、花园与家人。

到处是草木繁花的后院里不适合放大型烟火,烟花棒又有些幼稚,所以贺桥提前安排了会在零点准时燃放的烟花,只要抬头就能看见最盛大的花朵。

而他继承了小配角“贺桥”的全部记忆,所以最清楚这个人物的往事,也最熟悉“贺桥”爱过的人,包括池雪焰的吃饭口味,与盛小月喜欢的粉玫瑰。

能保护好自己所爱的人,能让生命中不再出现遗憾。

因为他觉得,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愿望,或许早已实现了。

贺桥则继续不加掩饰地转移话题:“该看晚会了。”

洁净如宝石的深邃夜空里,骤然绽开了烟花雨。

“因为这是最正常的生日。”他回答道,“要从一而终。”

推理过程中很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将简单的问题想得太过复杂。

人无法凭空构想一种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原委,只能从已有的生活经验中发现尽可能贴近的解释。

而今夜没有雨,只有身边人认真的提问。

远远传来烟花爆竹声的夜空时不时被点亮,寒冷的晚风吹拂面颊,而他们穿得足够温暖。

他想,他应该猜到了穿书者贺桥的来历。

大学时严肃古板的老教授曾训过他:“池雪焰,你就知道乱来!到底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贺桥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时,敞开的家门里几乎同时传来电视机中响彻的钟声。

它能解释贺桥身上几乎全部的矛盾与未知。

贺桥开口说春节快乐之前,池雪焰的视线从璀璨夺目的夜空中移开,望进爱人目光纯粹的眼眸深处时,轻轻踮起了脚。

爱意揭开前,一个人死于意外,另一个人只剩等待。

大朵大朵的烟花如梦似幻,倒映在彼此的眼底。


蛋糕表面裱的奶油花,是很好猜到的玫瑰形状。

一朵黄花只是异国作家写下的一篇,爱情喜剧只是很适合配爆米花的一部电影,贺桥也只是忽然来到这个世界的贺桥。

小径分岔的花园里,有两条方向截然不同的路可以选。

所以,重生体在新的世界里再次相遇。

对于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却无能为力的游魂来说,铭记这样悲伤的死因,则是件太过残忍的事。

贺桥将他被风吹散的围巾重新拢好。

做事一丝不苟的爱人果然将蛋糕分得很漂亮,每一朵奶油花都保持着盛开的模样。

他随口罗列过的除夕流程,已近尾声。

那天他用很认真的语气说:“有,比如放弃在这个世界上乱来。”

在闭上眼睛的那个瞬间,池雪焰并没有对着蜡烛许愿,他什么也没有想。

池雪焰安静了一会儿,才告诉他:“我是在假装许愿。”

活在现实中的池雪焰不会那么做。

差点看困。

所以他下意识地伸出手臂,勾在了贺桥的颈间,与此同时,一股温柔又难以抗拒的力道辗转过秾艳的发梢,将他更深地纳入这个怀抱。

迟来的,真正的吻。

这个答案同样可以成立,很多看起来值得深究的谜题,背后的原因常常是出人意料的简单。

当池雪焰重新想起一朵黄花与爱情喜剧时,某个答案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脑海里。

在这个辞旧迎新的夜晚。

不再是提前约好的当众拥吻。

“池雪焰”已经完成了救赎,现在,“贺桥”的报复也彻底结束了。

要是人生能重来一次,他想变得成熟、理智、强大。

周身便响起祝他生日快乐的热烈声音。

池雪焰其实想过要珍藏这个未知,因为不存在一个能验证推理结果准确与否的上帝。

灯光熄灭,烛光摇曳,朦胧隐约的光线将池雪焰的神情衬得很温柔。

池雪焰穿着白色的大衣,微仰着脸,凝视遥远的天际线,似乎又在走神。

池雪焰难得认真地看了一会儿无聊的节目。

可命运总爱捉弄人,轻而易举地将暗中期盼的永恒,变作了不可挽回的分离。

他不再关心这件事。

当然,尽管池雪焰看过许多侦探与悬疑电影,可难免有出错的时候。

得知了这一切,又真切尝到了那种痛苦的贺霄会后悔吗?

他是穿越到书中的外来者,本性善良,所以主动提出帮大反派改变命运,也的确想利用书中信息发展事业造福大众,这些行为都与灵魂深处潜藏的某种遗憾无关。

“一会儿回到屋子里,你要吃汤圆吗?还是继续吃蛋糕?”

蜡烛是不会主动帮人实现心愿的,但爱着自己的人会。

还剩下烟花和零点。

零点到了。

或许一切正像是贺桥最开始时说的那样简单。

这是个稀松平常的选择,无论相信哪个答案,都不妨碍欣赏道路前方的满目繁花。

他会怎么面对这张在今天忽然倾覆下来的,更阴暗的蛛网?

内容庞杂琐碎,总有在他看来不重要的、对自己的理想毫无作用的部分,会被草草翻过,比如主角们的爱恨纠葛。

至于大反派被一笔带过的死亡结局,或许是作者懒得详细描写,又或许是真的舍不得细写他的离去。

而随之消失的另一个灵魂,大概也有着相似又不同的祈求。

喜剧电影中的男主角会望着曾经一同看过的电视剧嚎啕大哭,声泪俱下地呼唤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恋人。

他选择用吻回答。

对于一个失去了一切,在人间孤零零等待的人来说,放弃自己仅剩的生命,好像是唯一能做的事。

那些或对或错的线索静静地存在着,直到它们从浩如烟海的日常琐事中被单独挑选出来,在主观意图的支配下,形成某种脉络明确的叙事。

越积越厚的蛛网里,幸福地含着金汤匙出生、天真地崇拜着兄长的“贺桥”成了无辜的受害者,无端的恨意落在了他身上。

在铺满恨意的歧路上越走越远的两个人,悄无声息地爱上了彼此,或许这段爱能改变他们接下来的人生,重新回到有光亮的地方。

关于贺桥的来历,关于那些有时过于详尽、有时又过分简略的记忆,也关于“贺桥”死后才上演的新闻报道、才出现的“池雪焰”的结局,却能被现在的贺桥知晓。

贺桥没有要来可以帮爱人完成的愿望,却听到一个奇怪的回答。

他应该只会安静地坐在沙发里,对着闪烁的荧幕光久久出神,电视里播放着新闻或是别的什么画面,延绵不绝的声画像空气一样麻木地流走。

是贺桥提前订好的生日蛋糕,符合池雪焰的想法,不需要有任何新意的生日流程,与最普通的奶油蛋糕。

睡到自然醒,玩手机,吃年夜饭,分蛋糕,看电视,放烟花,过了零点睡觉。

在呼吸彻底消失前,池雪焰大概会想:要是人生能重来一次就好了。

同在一间屋子里,再也看不见彼此。

他不想选汤圆,不想选蛋糕,也不想选那句在零点到来时最顺理成章的新春祝语。

曾经没有拥抱的资格,后来没有拥抱的机会。

池雪焰不知道。

反正性格与能力其实是种超脱了记忆的本能,他适应“贺桥”的生活时十分得心应手。

不爱玩游戏与游戏技术极佳,也并非不能共存,他可能就是单纯的很聪明,无论是在游戏还是事业中。

贺桥兑现承诺,替他切了蛋糕。

其中最好看的那一朵奶油玫瑰,理所当然地分给了池雪焰。

他笑着问:“为什么要假装许愿?”

这是池雪焰最终得出的推理结果,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奇幻气息,但带着未来记忆出现的贺桥,本就已经是个神秘的奇迹。

深知他口味的盛小月忍不住又笑着打趣他。

所以池雪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轻轻地吹熄了蜡烛。

然后,在接下来的某一天,他忽然决定好了自己的结局。

虽然他遗失了关于自身的记忆,但他可能去过不止一个世界,所以没准早就习惯了这种一片空白的感觉,不觉得有所缺失。

如今,那个贺桥已经消失了,即便不消失,也会在未来死去。

被烟花照亮脸颊的瞬间,池雪焰想好了问题的答案。

在并肩而立的等待中,他问池雪焰:“你许了什么生日愿望?”

整个冬天都没有下过一场雪。


淅淅沥沥的雨水结束后,明天仍是蔚蓝美丽的碧空。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他带着池雪焰走进花园。

溺水的人没有理智,在本能的挣扎中,反而会将想要救他的人一并拉下水,沉进不能呼吸的沼泽。

大家等待着他许下心愿。

就像晴朗的夜晚里忽然落下一场雨,坐在窗边的人听着雨滴拍打玻璃的声音,是要选择感到潮湿的烦闷,还是选择感到催眠的惬意。

写满遗憾不甘的灵魂按约定回到了家,却无法被所爱的人知晓,也不能拥抱他。

仿佛所有的雪花,都已在他身边。

他不会再做错的事,只专心去爱对的人。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醋。溜&039;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