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给宿敌写了封情书后 > 第46章 第 46 章

第46章 第 46 章

宋皎闻言,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沈涟:“你这想法也太禽兽了。”

宋皎不解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沈涟轻叹一声,转身看向他。

“在此之前,你有见过漆灯关注过谁吗?”

宋皎略一思忖:“没有。”

沈漆灯今年十七岁,正是最年轻气盛的时候。清光峰其他与他同龄的弟子都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兴趣,功法、剑招、甚至是夕照峰结的杏子……无论什么事物,都能吸引这些少年人,让他们为之好奇、为之兴奋,拼尽全力地去接触更多。

然而沈漆灯却截然不同。

他似乎对任何东西都提不起兴趣。也许是他的人生太顺利了,他轻易便得到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穷尽一生都无法得到的东西,因此他过早地对身边的一切感到无趣,即便身在其中,也有一种游离在外的边缘感。

宋皎有时候也会疑惑,像沈涟这么会享受的人,是怎么养出漆灯这种儿子的?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对父子在某些方面的确非常相像。

一样的随心所欲,一样的心无所系。

所以在发现沈漆灯替唐峭要谈风月的时候,宋皎其实是非常震惊的。

难以想象,他的徒弟居然会为了另一个人,做这种在他看来极其无聊的事情……

“我也没有。”沈涟拿起桌案上的折扇,把玩两下又放了回去,“所以我才会对那个孩子感兴趣。”

“那个孩子”指的自然是唐峭。

宋皎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想看看,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沈涟微微一笑:“没错。”

“即便如此,你也做得有点夸张了。”宋皎皱眉,似乎不太赞同,“如果漆灯对她的关注只是一时新鲜,你这样明晃晃地邀请她,日后让他们如何相处?”

“这点你不用担心,只是一次生辰而已,不会影响什么。”沈涟神色平和,“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

宋皎:“什么?”

“他对唐峭的关注,可不是一时新鲜。”似乎想到了什么,沈涟笑了笑,声音渐低,“或许应该说是执着么?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啊……”

沈涟的生辰宴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那些中毒的宾客仍然留在府上,宋皎赶着回天枢,于是没有在沈家多做停留,天刚亮便带着沈漆灯与唐峭离开了。

除了这两个逃过一劫的幸运儿,他还带了宴席上的毒酒、荆小玉散落的碎片、以及替换龙角的那颗夜明珠。

其实这些东西沈家自己就能分析,但涉及观月人,宋皎还是想谨慎一点。

路途遥远,待他们回到天枢,已是午时。

宋皎带着唐峭二人,直奔临渊峰。

早在路上,阳真掌教便已收到宋皎的传音,此时所有峰主都已到齐,众人坐在临渊峰的主殿之内,看着宋皎走了进来。

唐峭和沈漆灯被安排在殿外等候,掌教一旦传召他们,便可立即进去。

阳真掌教坐在主位上,神色沉稳而端肃:“清光峰主,先坐。”

宋皎颔首行礼,走到空位前坐下。

阳真掌教:“关于千年龙角被盗一事,我已告知在座诸位。按理说,这本该由沈家自己负责,与天枢无关,但——”

他微微停顿,望向宋皎。

宋皎起身,直截了当道:“观月人,在沈府现身了。”

此话一出,在座几位峰主无不惊讶。

“观月人?”时晴峰主轻蹙秀眉,“你是指数十年前搅得整个修真界不得安宁的观月人?”

宋皎:“正是。”

回雁峰主:“他不是早就消失了吗?怎么会突然现身?”

“他的目标是那对龙角。”宋皎道,“但我怀疑,近期我们惨死在外的那五名夜行使,也与他有关。”

时晴峰主:“你是说,那五名夜行使是被他杀死的?”

“很有可能。”宋皎平静道,“昨晚我与他交锋过,他的剑招走势十分独特,和那五名夜行使所受的剑伤有几分相似。”

回雁峰主闻言,不由叹了口气:“如果能比对一下就好了。”

一直没有出声的玄镜真人突然开口:“现在不能吗?”

回雁峰主摇头:“那五名夜行使已经入殓了。”

夕照峰主幽幽举手:“其实,也可以把他们再挖出来……”

“积点德吧你!”回雁峰主瞪了她一眼,夕照峰主脖子一缩,立马不吱声了。

“那其他人呢?”时晴峰主不死心,“有没有其他夜行使也受过类似的剑伤,叫过来让宋皎辨认一下也行啊。”

“其他人……”回雁峰主想了想,忽然一拍桌案,“还真有一个。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叫他过来。”

片刻后,崔黎来到临渊峰主殿。

他看着殿门外的二人,面露迟疑:“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宽阔恢弘的殿门之外,唐峭正在盘膝打坐,沈漆灯则靠着柱子转剑,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这两人是把掌教的主殿当成他们自家门口了吗?

唐峭睁开眼睛:“看不出来吗?我在打坐。”

沈漆灯懒洋洋地点头:“我在看她打坐。”

崔黎:“……”

他看了一眼庄严深邃的大殿,略一思索,斟酌道:“你们可知道峰主急召我来,所为何事?”

唐峭:“应该是为了荆小玉的事吧。”

听到这个名字,崔黎的神色微微一变。

“她又出现了?”

“嗯。”唐峭应声,抬眸扫了他一眼,“你给她送过帕子?”

崔黎一愣:“什么?”

唐峭:“她说她还欠你一条帕子。”

崔黎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这时,他身上的玉牌再次发出清脆声响。他垂眸看了一眼,低声道:“我先进去了。”

崔黎大步走进大殿,殿门外重新恢复寂静。

沈漆灯看向唐峭,似笑非笑道:“你连荆小玉的话都记得?”

唐峭闭上眼睛:“我记性好。”

“有多好?”沈漆灯漫不经心地问,“任何事都能记得?”

“任何事不至于……”唐峭顿了顿,直截了当道,“你想问什么?”

沈漆灯轻挑了下眉,站直身体,视线定在她安静垂下的长睫上。

“我想问……”

话音未落,大殿里突然传出一声传唤。

“漆灯。你们进来。”

沈漆灯眼中闪过一丝遗憾,接着对唐峭笑了一下:“走吧。”

二人进入大殿时,宋皎已经结束了比对。

司空缙看到唐峭进来,眉梢微扬,神色有些惊讶。

唐峭没有传信给他,他只知道沈家龙角失窃,却不知道唐峭也与此事有关。

哦,还有姓沈那小子……

司空缙收回视线,继续听众人讨论结果。

根据崔黎身上残留的伤疤,加上回雁峰主之前的研究,基本可以肯定那五名夜行使确是死于观月人之手。

时晴峰主提出疑问:“可观月人为什么要杀害夜行使?”

“没有为什么。”回雁峰主神情冷静,“观月人做事不讲缘由。”

司空缙喝了口酒,叹气道:“那可是个搅屎棍。”

玄镜真人微微蹙眉:“你们说的‘观月人’,究竟是什么人?”

众人被他这么一问,这才想起,观月人出现的那几年,玄镜真人正好在闭关,因此他并不了解此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号。

阳真掌教端坐于主位之上,沉声道:“我来说吧。”

关于观月人的事迹,可以用“混乱”来形容。

数十年,修真界突然出现一个无名无姓的剑修,他白衣覆面,经常现于月夜之中,久而久之,便被修士们称为“观月人”。

观月人神出鬼没,剑法奇高无比,凡是与他交手之人,最终都会死在他的剑下。

因他剑法高超,很多人欲与他结交,更有甚者想拉拢他为己所用,然而这些人的结果都是被观月人杀死,无一幸免。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遇上了观月人,最后多半会死。

因为他的存在,当时很多人走夜路都害怕,更有甚者,看到月亮都会心慌。

然而观月人的“混乱”就在于,他做事根本没有逻辑、也没有原则。他会为路边的村妇簪花,也会为凋零的落叶杀人。他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事端中心,他所到之处,人人都不得安宁。

“他在剑法上的造诣极高,少有人能与之抗衡。”阳真掌教如此说道。

回雁峰主:“当时他名声极大,很多剑修为了躲开他,不惜自封灵脉,隐居山林。结果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

玄镜真人蹙眉:“他为什么会消失?”

回雁峰主摇头:“没有人知道。”

众人听完,又是一阵静默。

虽然不知道观月人再次现身的目的是什么,但从他过往的事迹来看,绝对不是好事。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了。”阳真掌教满脸肃容,“宋皎,此次交锋,还有其他发现吗?”

宋皎颔首,取出碎片、毒酒和夜明珠。

夕照峰主的眼神顿时直了:“那好像是千面的碎片!”

“千面?”时晴峰主微微凝眸,“我怎么听说千面是人皮的质地……”

“戴在脸上是人皮的质地,但若是被打中,就会变成像这样的碎片。”夕照峰主一脸惋惜,旁人很少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这可是个好东西,不但可以假扮成任何人的样子,还能替穿戴之人挡下一次伤害……”

她说完,又忙不迭望向宋皎。

“你们是从哪儿找到这些碎片的?是观月人使用的吗?”

宋皎侧身,目光指向唐峭二人:“具体情况,还是让他们两人来说吧。”

这场议事进行得格外漫长。在唐峭的补充下,众人对这次事件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也对她更多了一层赞赏。

能在那样的场合下毫发无伤,无论最后有没有守住龙角,都非常优秀。

议事结束后,众人相继离开。

唐峭和沈漆灯也往回走。临渊峰上雾气缭绕,二人一前一后,在雾中一步步走下石阶。

路上很安静。

唐峭突然停步:“你之前想问什么?”

“嗯?”沈漆灯也停了下来。

“在进殿之前,你说想问我一个问题。”唐峭转身,抬眸看向他,“那个时候,你想问什么?”

他们站在不同的两层石阶上,沈漆灯在上面,她在下面,她抬起眼睫,正好对上沈漆灯的视线。

“我想问什么?”

沈漆灯看着她,轻眨了下眼睛,脸上流露出思考的神情。

唐峭耐心地等他回答。

“我想问……”沈漆灯抵着下巴,沉吟许久,“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唐峭当然记得。

她平静道:“谁先找到弱点,就可以要求对方做一件事?”

“对,就是这个。”沈漆灯笑了。

他先一步找到了唐峭的弱点,依照赌约,现在他可以对唐峭做一件事。

任何事都可以。

唐峭对此并不意外。

虽然沈漆灯没有再提起那只香囊,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放弃赌约。

平心而论,如果赢的人是唐峭,她也不会放弃赌约。

因为他们的好胜心都一样强。

唐峭神色不变,平静地问:“你想做什么?”

沈漆灯专注地看着她,目光在她的脸上无声流连。

她脸上的每一处都充满了吸引力。

但最吸引他的,果然还是……

沈漆灯的视线渐渐下移,落到唐峭柔软的嘴唇上。

他微微俯身,轻声道:“我想……”

“唐峭!”

石阶上方突然响起司空缙的喊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