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侯府庶女只想吃瓜 > 第92章 邵子悦的瓜

第92章 邵子悦的瓜

虽然说是全家人的聚餐,但是还会会有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来不了,本来,简若宜、简若宓也该来的,只是简若宜刚刚分娩没几个月,又在孕中被小妾毒害,所以她坐了个双月子,这个时候还没完呢,也就来不了了。

而简若宓倒是很想来,可很不巧,几天前郎中说她有孕了,才一个月,自然也不好挪动了。

于是剩下的,简若宁、简若鸢、邵子悦、简若容就坐在了一起,虽然前两个还没出阁,后两个已经出阁了,但是都是同一个年纪的女孩儿,还是在自己家,也就没分那么细。

这要是没有对比,简若宁可能还没那么快发现,但是邵子悦和简若容的精神状态真的是一看就知道不一样,一个是精神饱满红光满面,另一个像是很疲惫,然后强装笑意,一个是真笑,一个是假笑。

是以,邵子悦的不高兴,很容易就被简若宁发现了。然后紧接着就是简若鸢。

简若鸢悄悄地问简若宁:“邵姐姐怎么闷闷不乐的啊?我看她都没吃几口。”

简若宁接到吃瓜任务之后,也在猜,邵子悦是因为什么不高兴的,只是她也很久没跟邵子悦一起了,也不清楚她的具体动向。

去年,邵子悦就已经嫁作他人妇了,自她成婚后,就基本上不怎么露面了,上次邵子悦来宣平侯府,好像还是在过年,过来拜年的,不过时间门也很短,没坐多长时间门,就又回去了。

邵子悦嫁的也不是什么顶好的人家,毕竟邵家除了她父亲这一支,都落魄了不少,虽然还有之前的香火情在,但是离邵阁老去世都二十多年了,这点子香火情,又能做什么呢?

别人家里的话事人都已经换了一茬了,还记不记得当年的情分还两说呢,邵家不行了,家里的女儿自然难找到什么好人家。

因是宣平侯府的外孙女,再加上邵博裕也的确于几年前升官了,算是邵家唯一一个有出息的,所以邵子悦还算是勉强的,嫁给了武昌伯褚家的嫡次子褚广。

武昌伯褚家在京城中算是不错的人家了,家底殷实,武昌伯也正是当打之年,在京任三品武将。

要说在京城,这品级也算是不错了,只是武将的官职相比文官来说,可能稍微不值钱一点。大昭建国之初,就是打出来的天下,开国皇帝也不是什么世家子,就是普通的庶民。

所以这也就造就了开国皇帝自己就是当将军的,给武将的职位都很高,什么正一品的兵马大元帅啊、镇国大将军啊,威武大将军啊,大昭有一堆这样子的称号,听着特别的厉害。

大昭刚刚建立的时候,这些人手里都有着兵马,天下草寇也还不少,皇帝需要这群人巩固自己的政权,自然无比尊贵,可后来,天下太平了,不打仗了,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手里都有兵了。

皇帝就开始逐渐的卸兵权了,宣平侯府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及时转型,这才没有被随便找个什么罪发落了,保住了自家的荣华。

而文官的话,大昭反而很是吝啬,像是正一品的太师太傅之类的,真的很少有人能有这样的位置,更多是象征性的,等到快去世或者已经去世了之后的追封。

正二品,基本上就是文官的巅峰了,内阁首辅以及统领百官的吏部尚书,就是正二品的。所以如今邵博裕的四品和武昌伯的三品,还算是相匹配。

只是家底就相差的比较大了,邵子悦的嫁妆,肯定是比不上简若宜以及简若宓的。如今的邵家,也是比不上武昌伯府的。

只是简若宁也只知道大概的情况,像是武昌伯府的具体细节什么的,她是完全不知道的,譬如说武昌伯夫人怎么样,邵子悦的长嫂,未来的武昌伯夫人怎么样,又或者还有没有小姑子之类的。

更甚于说是褚广这个人怎么样,简若宁也是不知道的,她甚至都没见过褚广这个人,当初邵子悦大婚的时候,简若宁虽然说是也去了,但是却没见着新郎官,只因为邵子悦是送嫁,不是迎娶,所以新郎官并没有来接亲。

如今,看着邵子悦疲惫的样子,简若宁猜想,她的婚后生活,大概率是不大如意的。

简若宁还在这儿观察邵子悦呢,另一边的简若容就已经开始分析上了:“看邵姐姐这个气色,定然是晚上没睡好,即使是用了粉也没盖住。”

简若鸢:“对啊,对啊,都显得人不好看了呢。”

简若宁也参与了讨论:“邵姐姐这是遇上什么事了吗?”只不过她是将话题往‘为什么’上边引,争取发动群众力量,吃到瓜。

简若容:“会不会是她婆婆不好啊?”简若容最近就还挺困惑婆婆这个事情的。

简若宁:“会不会是因为小姑子给她使绊子?”简若宁发挥想象,觉得刁蛮的小姑子也是很难缠的。

简若鸢:“会不会是姐夫不好?,瞒着姐姐要纳妾?”简若鸢在北地可见不少人因为这个闹脾气的。

邵子悦在旁边听着她们三个人在这边讨论,越说越离谱,忍不住开口制止:“喂,你们三个不要当我不存在啊!”

简若宁她们三个其实也没想瞒着邵子悦,听到她说话,齐齐的转头问道:“那邵姐姐你是因为什么不高兴啊?”

邵子悦也没想瞒着,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还不是我那嫂子,非要送什么名贵的玉素梅给我婆婆,还拉着我一起,算是给我婆婆的生辰礼,千辛万苦弄来了之后,竟然叫底下人给弄坏了,这下子我还得重新找生辰礼,可我婆婆的生辰礼就在后天,这让我到那儿去找好的啊。”

简若容听见邵子悦的话,有些不大明白:“玉素梅是什么啊?一种梅花?可是这都三月里了,哪儿还有梅花啊?”

简若鸢倒是听过,解释道:“哎呀,堂姐,玉素梅不是梅花,是兰花,是春兰,三四月开花的,一株价值千金呢。”

简若宁被这个价格惊到了:“这么名贵?”她要不改行,不卖香了,去卖花吧,这看着比卖香料要简单多了。

邵子悦对着简若鸢投去肯定的目光:“还是鸢妹妹知道的多,你们两个,一个一个的,只知道呆在家里,都呆成傻子了。唉,我这可怎么办啊?我上哪儿再去找一个符合婆婆喜好的生辰礼啊?愁啊。”

简若宁:“你婆婆平日里还喜欢什么啊?”这送礼得投人所好,才能事半功倍。

邵子悦认真想了想:“第一喜欢花草,第二喜欢收集画作,除此之外,再没别的了。可这一时之间门,我没了玉素梅,又上哪儿去找画作啊,这画作,是那么好找的吗?”

她婆婆真的还蛮简单的,就喜欢这个两样,其他的都不在意。

若说是是花草,简若宁倒是想到了商姨娘,她也喜欢花花草草的,只是她那里的花草都不甚名贵,最贵的也不过是自己送的一些花花草草。

只是若是她送的太名贵了,商姨娘反倒是会拒绝:

“这么名贵的花草,养着它,我会天天想着万一养不好,养死了怎么办,这不仅是辜负你的一片心意,更是浪费钱,我还会觉得可惜了这么好的花,我会天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还不如就养些寻常花草,好养活,不管是施肥还是不施肥,浇水还是不浇水,都能活,就像是杂草一
样,到哪儿都能长,也省心,没那么多的事情。”

而画作,她倒是也喜欢画画,虽然说简若宁觉得自己的画挺能拿得出手的,可是这,一般都是名画,她又不出名,还是女子,这画作,就算是送过去了,只怕拉不了好感分。

其他两个人也都是摇了摇头,简若容表示:“你要是要药草,我可以去江家药圃给你薅一株回来,可是这花草,我的确无能为力。”

简若鸢:“别看我啊,你们也知道,我小地方来的,没那么厚的家底啊。”

最后三个人齐齐看向简若宁,简若宁没办法了,只好说:“我娘院子里栽了一些花,只不过都是些寻常的花朵,若是你要送,咱们得想些个别的办法,像是插花,弄点新意才好。

而画作,我倒是平日里无聊打发时间门画了不少,可那些都不是名家之作,只怕你婆婆看不上呢。”

这下邵子悦可算是抓着救命稻草了:“还是妹妹你机灵,插花,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至于画作,我婆婆画作可奇怪了呢,她只自己看得过去的,若是自己看不过去,就算是名家之作,她也是不屑一顾的。”

就这样,吃完饭之后,简若宁就带着三个人去了商姨娘的云英阁,这一下子又这么多姑娘来云英阁,商姨娘也是有点惊讶,不过听说只是来选些花做插花,大方道:

“这院子里的花,你们随便摘。”然后还让丫鬟端来了小点心和茶水。

四个人就开始研究开了究竟怎么插,才算是比较贴合生辰礼这个方式,可是四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都觉得自己的作品最好。到最后,邵子悦手里有了四瓶插好的花。

而等到邵子悦到简若宁的书房挑画的时候,她着实震惊了:“好妹妹,我竟不知你还有这本事呢?”

简若容在旁边帮腔:“若宁最擅画了,上女先生的课的时候,就数她学的最快。”

邵子悦在一堆的书画中找了一幅《寒菊》图,菊花一直是长寿之花,对于喜欢花草的人,相对于松鹤延年、仙桃累累之类的画,可能还是菊花比较合适。

只是邵子悦仔细瞧了瞧:“宁妹妹,你这画怎么没用印?你可有印吗?”

简若宁之前没印,这画也不会流传出去,自然也就没用印,不过如今,她想到了前些天卫衡送她的那个印,从书房抽屉里取出来,然后用上印尼,在画上印了个宁字。

“若是你婆婆问,就说这是偶然收到的,画师号清宁。”

“行。”邵子悦十分理解,就算是才女,她们所著之诗的手稿也是不能轻易外传的,传出去的,那都是别人抄录过的。

而画作虽不同,也是一样的,只是画作不能抄录,所以就有很多女画师,自称号,这样也就避免了一些麻烦。

邵子悦将插花和画都搬了回去,其实这个时候她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总比她连礼物都没有强一些。

可谁能想到,这插花和画居然入了武昌伯夫人的眼了,武昌伯夫人姓周,周夫人本来也没怎么期待生辰,每年都是一样的,她还要自己给自己操办,办一场下来,都要累死了。

其他人也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这名贵花草,她也有不少了,而画作,也是十幅画中有一幅入眼的就不错了。

所以当大儿媳送她名贵的玉素梅的时候,她也只不过是微笑表示她喜欢。而当二儿媳拿出插花的时候,她才觉得有点意思。

邵子悦见婆婆喜欢,也放心了,就算是寒菊图不入她的眼,也算是可以交差了。可没想到等她拿出寒菊图的时候,婆婆很是激动,止不住的点头,还说觉得这才是好画作。

见婆婆极为喜欢,问了好些关于清宁的事情,邵子悦觉得自己真得好好感谢一下宁妹妹。

等又过了两天,邵子悦特意到宣平侯府谢简若宁,第一句话却不是感谢,而是:“宁妹妹,长嫂她算计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