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娇养王府痴妾 > 第60章 他愿意

第60章 他愿意

陆神医忽然倒下了,让雪鸬园的几人手忙脚乱。

范子悬年纪小,却也已经学了号脉以及安抚,连忙端来热水给他喝下。

薄时衍让苒松带人来,把陆谦颜给搀扶回客房去先歇着,有什么事情随后再说。

他看上去需要缓一缓。

秀彤暂时也被留在王府里,她儿子放心不下跟着进京了,陈管家安排一座客居小院给他们母子住下。

若有需要,还得传她问话。

红衣美人图被铺散在桌面上,汤幼宁低头打量她。

“这是……我娘?”

她的娘亲,是这般英姿飒爽神采飞扬的女子么?

汤幼宁对母亲这个形象,起初源自于彭氏,后来又看了农庄里的妇人管教孩子,撵着跑。

她以前的世界很小,给一个小玩意就能专注着玩许久,很少去思考旁的事情。

未曾谋面的母亲是什么样……大抵是那种温柔的?

“秀彤会不会认错人了?”汤幼宁扭头看向薄时衍。

薄时衍抬手,轻抚她的头顶,道:“此事没那么简单,不会因为一人指认就盖棺定论,既然有了线索,要查起来很快就能有结果。”

原先要查谚氏,极为困难,因为这是个化名,而且南边范围那么大,不知道她来自于何处。

最重要的是汤文樊已经去世,他身旁的长随即便认得谚氏,却对她的过往一无所知。

都以为谚姨娘是孤苦无依的孤女,被汤文樊给带到京城来了。

现在有了明确的线索,往下细查,已经是轻而易举。

人做过的事情、所到之处,必会留下痕迹。

实在不行,还能回汤家去询问彭氏,想必她与谚氏接触过不少。

秦婆子的思绪也很乱,甚至,她想得更多……

这谚姨娘跟陆神医是什么关系?神医自称在寻找妻子,那……那汤老爷是怎么回事?

他们该不会不清不楚吧?

秦婆子怕影响到汤幼宁的身世,一脸欲言又止。

她想到的,薄时衍也想到了,道:“此事不会外传。”

汤幼宁要成为摄政王府的王妃,不能外泄曲折的身世,成为外人的谈资,可能以讹传讹,最终就变了样。

谚氏是不是陆云苓还不好说,她跟陆谦颜的关系,须得听当事人讲诉。

秦婆子知晓人言可畏,当即保证三缄其口。

这事也就他们几个知道,那秀彤是不知详细内情的。

至于范子悬,他是陆神医的亲传弟子,犹如半子,绝不会胡言乱语。

汤幼宁向来不会被烦恼萦绕于心,但此时发生这么大变故,于她而言,很难平静下来。

“圆圆,随我来。”

薄时衍带她去了锦嵩阁,登高看看风景。

这个阁楼,是王府里最高的建筑,雕楼高宇,视野开阔。

以前薄时衍头疾犯时,就到此来散散心,偶尔也会抚琴。

锦嵩阁有五层之高,汤幼宁还没来过,拾梯而上,难掩好奇地左右观望。

寻常宅邸,超出五层的阁楼并不多,大多是两三层,她只在庙里登上佛塔才能站到那么高。

这会儿,汤幼宁一眼就被那个凌空的观景台给吸引了。

越过红漆木雕栏,居然能俯瞰王府之外的街道。

远远瞧着,一排排低矮的房子变得精致小巧起来,像极了她的木雕小玩具。

人的心情很容易随着周围环境而变动。

进入逼仄窄小的屋子会觉得憋闷,站到高处视野开阔,似乎心境也跟着打开了。

“这里风景真好。”汤幼宁张开双手,笑道:“难怪你那会儿在府中休养,住在锦嵩阁。”

薄时衍从身后,用手臂圈住她的细腰。

把人搂进怀里,让她的后脑勺抵住自己的胸膛,“你也可以搬来这里住着,不过没有地暖。”

冬天住阁楼,只能靠炭盆了。

“不搬了,我可以走过来看风景……”汤幼宁顿了顿,问道:“我可以随便上来么?”

“当然,”薄时衍用自己挺直的鼻尖轻触她脸颊,“这个王府,你想去哪里都行。”

“那王府外面呢?”她歪了歪脑袋:“如果我想出远门?”

“你想去哪?”薄时衍收紧了双臂,钳着这截柔软腰肢,占有欲十足。

汤幼宁被拘得慌,圆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你松开点……”

“我是想着,如果我娘真是陆神医的故人,想去了解一下她。”她回头看他,希望他明白。

那是她娘亲诶,与她幻想过的全然不同,她难免会好奇。

陆神医来自蒲兰谷,他所寻之人,是义妹也是妻子?

汤幼宁不知道其中发生过什么,但毫无疑问,陆云苓也是在蒲兰谷长大的,或许同样懂得医理。

薄时衍发现,他的小呆子果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她学会思考得更长远,有了明确的想要做的事情,并为之主动。

“你可以去,”他低声道:“我陪你一起去。”

要放她自己出远门,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真的么?”汤幼宁得知自己的自由程度有些高兴,不过……“京城里的主母,是不是很少出远门?”

都在操持家务,执掌中馈,府中的商铺庄园、与亲朋好友的礼节往来,贵夫人们的日常,并非无所事事。

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似乎什么都不会?

“没有规定说主母就必须在府里待着,”薄时衍托起她莹润小巧的下巴,道:“一个管家能解决的事情,如若不够,就多请一位。”

“啊?”好像有点道理?

“圆圆,本王不缺管家,你明白么?”

什么样的人能胜任王妃这一职责,从来不是他考虑的范围。

他要的是她这个人。

汤幼宁似懂非懂,低头打量他横在腰间门的臂膀,想起他夜间门饿狼般贪婪的眼神……

“你缺一个肉搏戏的对象。”

“闭嘴。”薄时衍敛下眼眸,在她嘴角处轻咬一口。

说得他好像色i欲熏心,也不想想,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还没开荤呢。

汤幼宁抬手,捧住他的俊颜,把人推开了。

“我等会儿要去看看陆神医,亲肿了不好看……”

薄时衍埋首在她颈畔间门,呼出一口气,“好,不亲了。”

亲多了难受的也是他,简直是自讨苦吃。

汤幼宁拧着眉头道:“陆神医没事吧?他似乎大受打击,会不会影响给你施针?”


她不是在怀疑神医的能力,不过薄时衍这个毒非同小可。

落针时为了保持安静,白霁堂都清空了,可见是不容有丝毫差错的。

而陆神医,青年白头,如此执着地寻找一个人,至情至性,怕是容易受到心绪影响……

汤幼宁有点同情他,又挂心着薄时衍,颇为矛盾。

“无妨,”薄时衍道:“这毒既已经耽误了几年,也不差这几天时间门。”

医师都倒下了,难不成他还能强逼人起来?

付氏不知道雪鸬园发生的事情,不过她时刻关注着薄时衍的第二次施针。

得知陆神医病倒,解毒暂停,她连忙派人送了好些补品过去。

“这几日天冷,陆先生可是染上风寒了?”

付氏忧心忡忡,冲着薄镜城叹气:“你弟弟许多事瞒着我,要不是住在府里,他治病被我知道了,我都不知这头疾是因为中毒!”

这毒是怎么个厉害法,付氏全然不清楚,难免胡思乱想了些。

薄镜城宽慰道:“母亲不必多想,应煊是怕消息外泄,到处沸沸扬扬。”

外界也有小道消息传言摄政王中毒,他头疾犯时,小皇帝指派御医过来,前后有几回。

不过后来看他没事人一样,上朝几乎一天不落,真假参半的消息,彻底迷惑了外人。

没人知道薄时衍的头疾具体是何症状,又有多严重,大多猜测他没有大碍,只除了子嗣方面不行。

付氏无法不多想,“太多人盯着他了,在这京城,哪有南尧省心。”

她心中不安定,道:“我想去庙里请一座观音回来供奉,保佑他解毒顺遂,平平安安,还想替他求一张送子符……”

付氏的愿望很多,薄镜城听了,只能颔首,陪同她一块去庙里。

不管菩萨灵不灵验,求个心安也成。

付氏要带汤幼宁一起去,她既然要被扶做正室,身为妻子,送子符应当由她来求。

年后老爷和老夫人来了,两人速速成礼,早日开枝散叶。

这个节骨眼,汤幼宁其实没什么心情去庙里拜神。

秦婆子开口劝她:“德容夫人相邀,娘子就去吧。”

能有机会与婆婆相处,小辈不好拒绝。

虽说夫人一开始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儿媳,但终究是选择了退让。

对方不是那种多么苛刻的人,秦婆子认为,多接触过后,一定会喜欢乖巧的小娘子。

“那好吧,我给陆神医求个平安符。”汤幼宁点头应下。

秦婆子双手合十:“顺道也求求菩萨,保佑你万事顺遂……”

最近多事之秋,接踵而来太多变故,只希望身子健康,年后安生待嫁。

“那我用纸条写下来吧,”汤幼宁道:“大家的愿望太多了,劳累的菩萨记不住。”

“胡说,菩萨神通广大,有什么记不住的。”秦婆子让她不许说神明的坏话。

汤幼宁欲言又止,这也算诋毁么?

付氏选择的庙宇,是瞿山的白马寺。

这里汤幼宁来过,这会儿的梅花依然热闹,香客如云。

随行人员有夏氏姐妹和薄镜城父女二人,薄时衍要上朝,抽不出空。

大清早,由薄镜城护送一群女眷,来到瞿山。

往上攀登时,薄无双过来牵着汤幼宁的手,奶声奶气道:“汤娘子,你带我一块儿行不行?”

薄镜城无奈阻止,道:“爹爹牵着不好么?别累着汤娘子。”

汤幼宁眨着眼睛望过去,回道:“没关系,我可以牵着她,我不会累。”

“我也不累,我爬山很厉害呢!”无双握起小拳头,一脸跃跃欲试,急于证明自己。

付氏侧目瞧来,微微一笑:“她倒是爱黏着你。”

汤幼宁翘起嘴角解释道:“因为我好看,无双喜欢美人。”

“没错没错,无双以后也要成为大美人的!”

两人坦然率真的对白,叫旁人听了,都忍不住会心一笑,“哪有这样自夸的?”

与简单纯粹之人相处,就是会心生愉悦,全身放松。

付氏大抵知道薄时衍为何如此了,善良柔软的小姑娘,一颗赤子之心,不遮不掩,乖巧老实。

他需要的,从不是巧舌善言的解语花。

在付氏看来,倒是各有各的好,汤幼宁这种,无疑是最省心的,能叫人心里发软。

儿孙自有儿孙福,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她操心太过,容易跟儿子离心。

而且,很多强求都是源于太过贪心,什么都想要。

付氏很快就想开了,二子从离家那时起,就注定不受父母操控。

他们远在南尧,也没想操控他,只希望身边有个知冷热的人帮忙照顾着。

现在人选有了,应煊自己欢喜就成。

夏氏姐妹俩,在后头眼看着付氏对汤幼宁态度上的转变,心里酸溜溜的。

“姨母就是太好说话了……”夏明曼噘嘴嘀咕。

“是因为二表兄坚持要选她。”夏明纯看得明白,姨母不过是顺着二表哥罢了。

夏明曼心里不服气:“她除了模样漂亮,哪点比我们好了?不也是笨笨的?”

那些名门闺秀,心思剔透,个个聪明会说话,才是大户人家的主母人选。

在夏明曼看来,汤幼宁是行大运才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有人喜欢,自然样样都好,”夏明纯斜她一眼,道:“如同你幼时养的小野猫,那么丑你都当宝贝。”

“嗯?”夏明曼不太高兴:“姐姐何故又贬低我的小猫?它哪里丑了!”

“说这些有什么用,”夏明纯不再看汤幼宁,她开始为自己苦恼:“娘亲来信说,想托姨母在京城给我们选夫家。”

做不成薄家的儿媳,她们还是姨表亲,有德容夫人出面,在京城可挑选的人家,比南尧好多了。

南尧就那么几个大户,其中虞家已经几乎没了往来,剩下的,全都比不上。

夏明曼听姐姐这么一说,跟着郁闷起来:“那我们怎么办呢?”

她对未来,完全没有想法,都是娘亲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夏明纯叹气道:“我们应该求菩萨保佑,也撞大运才好呢……”

人家汤幼宁运气好,遇到了二表哥,府里人事简单,管家治理有方,不知道多省心。

其他府上可就复杂多了,那些姨娘承过宠,有了庶子,哪个是安分的?

即便不为自己,为了孩子,她们也要奋起争夺,掐尖攀比。

男子三妻四妾,后院人多,注定不平静,她们可不是摆设。

夏明曼怕自己没能力在京城扎根,“她们心眼多,这里离我们娘
家太远了……”

真的要留下来么?

思来想去,京城还有谁比得上摄政王府?

且不说权势富贵,表兄的容貌能力无可挑剔,还有自家姨母帮着……

“都怪这个汤娘子!”夏明曼咬牙切齿。

“你收敛一点。”夏明纯轻拍她一下。

这么直愣愣的甩眼色,当旁人是瞎子么?

姐妹二人落后一截距离,在小声嘀咕中,登上阶梯来到白马寺。

一行人先去正殿上香,把供品摆上桌,叩拜完一轮之后,才对小沙弥提出来意。

付氏要请一尊菩萨回去,需要诵经请神等仪式。

小沙弥在前头引路,带着他们去了佛堂,人手一个蒲团,排排跪坐,听着周围一圈大师的木鱼声。

香客须得拿出诚意来,才能把菩萨给请回去。

禅师诵经的过程耗时不短,付氏寻思这几个小娘子年纪太小,怕是坐不住。

索性发话,让薄镜城带着她们去后山赏梅。

汤幼宁已经十八岁了,付氏把她留下,跟着定定性子。

她是没所谓,来过一次,已经赏过梅林盛景了,玩心并不重。

薄镜城便带着五岁小闺女和两个小表妹一道退了出去,余下付氏与汤幼宁,听着声声木鱼。

然后……

不到半个时辰,汤幼宁就伴随着富有韵律的声音,小脑袋一点一点,眼睛都睁不开了。

大清早起来坐马车,登山时候爬了台阶,喝过茶水这么一跪坐,安静中阵阵催眠,实在捱不住了。

付氏无奈失笑,伸手一推她,道:“你也出去赏梅吧,待会儿用了斋饭,再去厢房稍作歇息。”

汤幼宁被推醒了,两眼茫然:“啊?”

她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打瞌睡被逮个正着,不由涨红了脸蛋。

就跟学堂里不专心被夫子逮着一般局促,“夫人,我错了……”

小姑娘面如芙蓉,娇俏可人,付氏看了都不忍苛责。

“去吧。”她把人赶出去玩儿。

瞧着十八岁,实际跟十五岁没两样,也是个拘不住的。

汤幼宁只能从佛堂退了出来,循着小道去后山寻找薄镜城几人。

还是那片宽阔的梅林,繁花似锦,簇拥如织。

汤幼宁是好动的性子,一出来就不瞌睡了,嘴里小声道:“方才我犯困了,等会儿给菩萨多嗑个头,给祂赔罪。”

湘巧让她别往心里去,菩萨是极为宽容仁慈的,不会计较这等小事儿。

进入梅林没多久,前方出现了一座小亭子,里头已有人在。

湘巧收了声,没再继续说话,与十澜一左一右,准备带着汤幼宁避开此处。

亭子里那人却是相识的,出声打了招呼:“汤娘子。”

隔着一小段距离,汤幼宁也认出对方,“是虞郎君。”

虞蘅风此人,许久不曾遇到过了,上一次接触,还是因为买卖一幅画。

后来,那画被薄时衍用五百两给‘强买’了回去。

虞蘅风极为惋惜,没能得到那一抹鲜艳明媚的色彩。

这会儿上前询问道:“汤娘子怎会在此?”

汤幼宁慢吞吞回了一句:“我是来礼佛的。”

“心诚则灵,”虞蘅风笑了笑,略为犹豫着问道:“汤娘子还在作画么?”

“对。”她老实一点头。

虞蘅风缓缓抬眼,望着她清澈见底的黑眸,想来,他对她的第一印象荒谬之极。

起初是他以貌取人,先入为主了……

现在,他也不敢开口说要买画,一拱手道:“不知还能否一睹汤娘子的画作?”

本以为软脾气的小娘子不会拒绝,谁知,她摇头道:“不太方便。”

男女大防倒是其次,据她所知,虞家似乎跟薄家不太对付?

再说了,这位虞郎君的姐姐她不喜欢,难免要厌屋及乌了。

虞蘅风闻言,眉间门微蹙,正欲开口劝说,亭子里又来了人。

也是汤幼宁认得的,有过几面之缘的柳琼君。

她忽然想起,好像乐萝说这两人定亲了。

柳琼君与虞蘅风约了在白马寺见面,两家走礼已经差不多了,婚期定在明年三月。

大堰的婚俗是成亲前一个月不相见,其余时候,倒是可以相约游玩。

柳琼君不喜虞蘅风的冷淡,这次故意迟到了两刻钟,晾一晾他。

没成想到了亭子一看,当即心中不悦:“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汤幼宁见她脸色不善,本就没什么交情,都懒得理会,“湘巧,我们走。”

“汤姨娘如此不知礼数,倒叫我大开眼界。”柳琼君话中带刺。

虞蘅风面容板正,道:“柳小姐的问话也没怎么客气,何必纠正旁人。”

“什么?”柳琼君没想到他居然帮着对方说话。

本就不高兴,更加火上浇油了,她抿着嘴角冷哼:“虞公子可知自己是什么立场?”

虞蘅风淡淡回道:“柳小姐迟到了。”

……后面的话汤幼宁没有继续听下去,他们似乎吵起来了?

她走远了,把这两人给甩在身后。

“想不到会撞见这种事……”湘巧摇头道。

看来虞家和柳家的结亲,未必是好事。

“跟我们没关系。”汤幼宁半点心神都懒得分出去。

她们在梅林里走了没多久,找着薄镜城几人,会合后一道回去佛堂。

正好付氏请好了菩萨,赶上午时的斋饭。

他们没打算在白马寺留宿,饭后稍作歇息就得回府。

时间门略紧了些,因为瞿山距离京城不算太近。

白马寺的素斋,一如既往的备受好评,付氏要不是挂心薄时衍的身体,都想在这里多逗留几日了。

眼下却是走不开身,只能以后有机会再来。

用完餐,几日去了厢房午歇。

湘巧刚把炭盆给搬进来,暖暖屋子,外头薄时衍就到了。

他下朝后处理完公务,特意赶来接他们一程。

汤幼宁愣愣的看着他,道:“夫人说歇一个时辰就要回去了。”

他没必要来的,有大哥随行呢。

薄时衍是骑马来的,手上凉飕飕的,解下斗篷往炭盆旁边一坐,“本王有空。”

湘巧笑着下去,给端一杯热茶进来。

汤幼宁伸手接过,递给他,问道:“今日陆神医可好?”

薄时衍捧过热茶,让湘巧几个先下去。


等到关上门了,才道:“他挺好的,已经给你想好了解蛊的法子。”

汤幼宁微微怔住,还以为陆神医会先问清楚她娘亲的事情,没想到的?”

薄时衍暖了手,就丢开茶杯,把她拉到跟前来。

“圆圆别怕,凡事有我。”

陆谦颜率先找了他,说是汤幼宁圆房后可能会诱发春毒状态,最迅速的解决方法是在他身上暂时种下子蛊。

解去她的余毒之后,再把子蛊挖出来。

过程麻烦不说,还有一定的风险,陆谦颜问薄时衍怕不怕。

若是他不愿意,也可以用药物解决,不过汤幼宁要吃些苦头。

薄时衍愿意,陆云苓死于情人蛊,他的圆圆也受到了影响,他不能允许它对她继续造成一丝一毫的侵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