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眼前人,心上人 > 第55章 喜酒。

第55章 喜酒。

离开林州回到北市,司泊徽在办公室也没怎么工作。

安排的事情让特助全推掉了,特助还有点迷茫,能让司泊徽这样心情沉郁的,好像这么久以来只有他偶像金唯了。

但是最近貌似他们俩挺美满的啊,小舅子都天天来公司找姐夫,这姐夫也是真疼小舅子,连他学校没空调都直接联系司远集团投了一大笔钱,给那校区的所有宿舍全部安上。

这大手笔实在是阔气,也是真的看得出对他偶像的真心。

不过司泊徽自己没说,陆越也不好去越距打听老板的私事,就应了去退掉今天的会议与应酬。

司泊徽在办公室点了根烟,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繁华的北市出神,想这个几乎无解的事情,他是真的一时间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他知道金唯对这个事情有多么难以原谅,知道她有多么抵触父亲和那个插足她家庭的女人,她只是看似柔弱,但是她可以在十几岁时得知这个事情后就毅然决然和亲生父亲断绝关系不再来往,可以一个人在距离家乡的千里之外磕磕绊绊地闯荡。

她小时候多胆小,哪怕现在也非常胆小,可是她一个人就真的在外面闯荡了那么多年。

她比谁都有魄力,所以…

司泊徽知道,她要是得知了真相,她不会容忍自己和插足她家庭的人成为一家人的。

而他就是她被迫也要舍弃的人。

其实也不算被迫,他根本不是受牵连的受害者,他妈妈知道这事,最后管不了就撒手没管了,而他,小姨是因为他才去的学校。

貌似罪魁祸首是他,到头来是他把他心疼了十来年的女孩子逼得一个人孤零零在外面游走。

司泊徽抽了一下午的烟,一边在慢慢逼自己接受这个离谱的事情,一边想怎么挽救。

他小姨,只说了金唯知道,没有说她有没有跟金唯道过歉。

临近傍晚,司泊徽抓了一根救命稻草,打了个电话给傅冰。

彼时傅冰正结束了一场采访准备回台里整理采访稿,在车里看到手机上显示的那个名字,很惊讶。

司泊徽几乎从来没给她打过电话,有事也只是发个微信,再说前一阵两人算是闹掰了。

她不情不愿也有点害怕地点了接通,放到耳边:“干嘛?”

电话里传来淡淡的呼吸声,随之是一记略显沙哑的音色:“我问你,你为什么反对我和金唯在一起?”

“……”

傅冰深呼吸,立刻就回了句:“我不反对了啊,我不是早就没管你们了吗?你还找我麻烦干嘛?”

“冰冰。”

“……”哦,震惊,很久没听到这么温情的称呼了,上次还要揍她呢。

司泊徽:“你告诉我,为什么?”

傅冰眯了眯眼,仔细揣测:“你,干嘛忽然问这个,你是不是…”

“是,你告诉我。”

傅冰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好几秒过去才吱声:“你,你知道了啊。”嚅了嚅唇瓣,她抬起眼看前座的司机,说,“师傅,在这放我下来,谢谢。”

台里跟来的司机应了声好,在市区一个路边把车子停下。

傅冰阖上车门,走上人行道停在一颗银杏树下,对着手机说:“因为,因为金唯她,她爸爸就是我那位继父,她爸爸没离婚就和我妈,也就是你那位小姨在一起,所以金唯很恨她那位出轨的父亲,也恨那位插足了她的家庭梅女士。”

“所以你觉得,我们就不可能了吗?”

“对,因为她不会原谅梅女士的,她连自己的父亲都没有来往了。”傅冰深深吁了口气,“所以你们越早分越简单,在一起久了就感情越来越深了,说实话我是不希望她受伤,已经够对不起她了,也不希望你难过。”

“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这个事情?”

“不告诉你,是因为,因为我觉得这个理由太伤人了,我以为你们那会儿刚在一起,感情没多深,随便用别的理由都行,没必要用到这个理由,如果是因为这个理由分手,对金唯是双重伤害。”

司泊徽握着手机,目光安静地看着办公桌上烟灰缸里烧得快到头的烟。

“当然,那样说没用,我就是应该一早给你摊牌的,长痛不如短痛。”说着,傅冰小心问了句,“是金唯,也知道了吗?她找你了。”

司泊徽的声音透过听筒飘过去,似夹着破晓时分的寒意,不深也不浅,“没有,她还不知道。”

傅冰轻吁口气,心里微松:“那……那你有办法让她不分手吗?”

不知为何,当初司泊徽不知道这事的时候,她巴不得他们马上分手,怕最后他们感情深了分开更痛苦,两个人都受伤害,但是现在…他知道了,她又有点难过于他要被迫分手了。

忽然之间就希望他想办法挺过去,不要和她分手。

“你妈妈,跟她道歉了吗?”司泊徽问。

“道歉了,没用啊。”

司泊徽闭上了眼睛,低下头伸手按了按酸涩的眉心。

傅冰想了想,说:“虽然以前没用,但是等金唯知道了,我可以再次跟她道歉,替我妈跟她道歉,怎么赔礼道歉都行的。”

曾经道的歉在她心底起不到一分作用,现在的怕是只会让她更烦躁,更恨。

她确实恨得理所当然,她受过的苦,全都是他们给的,凭什么要一句话,就让她原谅自己十年里受的苦,原谅原本温馨美好的家庭被解散了。

看司泊徽在电话中依然沉默,傅冰泄了气,靠在银杏树的树干上望着车流,眼神无焦距。

司泊徽须臾后问她:“她怎么不认识你呢?”

“因为早几年我不在北市生活呀,我在我爸那儿,那会儿金唯和他们在一起生活,后来她离开了我才来的。”

“那金唯是怎么知道的?”

“她,”傅冰惆怅道,“我妈和我打电话,被她听到了。梅女士要我来北市,我不来,我一点不想和他们生活,吵了几句就被金唯听到了,我妈后来和我说的,说她也和金唯道过歉了,只是没用。没用也是正常,抢了人家的…家庭,然后去道歉,真是可笑。”

司泊徽沉默没有言语。

傅冰:“我只能想着,事情过去多年了,那个,那个金唯她,也许是我自己想多,或者她已经不像当初那么…”

司泊徽从始至终的静默让傅冰觉得四面楚歌,想了想又扯了一句:“那她能不能,因为你,选择原谅…嗯。”

司泊徽从头到尾,想的任何办法里都没有包括自己。

这一刻他也一样。

她如果因为他,劝自己原谅了所有人,包括处在这个身份里的他,包括因为事件的起因是因为他,他忽然觉得,他的小唯委屈了,在这一刻他甚至,不想要她原谅,不想要她委屈。

他见过太久太久的委屈可怜的金唯了,他看着她在胆小薄弱的十几岁跌跌撞撞一个人在那个大染缸里
闯荡了那么多年,他不愿意再看到还要再次因为同一个事情委屈的金唯了,他不舍得。



挂了电话,司泊徽去接金唯下班。

两人在外面掩人耳目小心地吃了顿饭,而后金唯要去见一个杂志主编谈合作,司泊徽就送她去了。

过后他自己又一个人,回家的路上,穿过喧哗的环城路,看北市满世界的霓虹灯姹紫嫣红地从眼前拂过,司泊徽觉得心有点乱,最后在中途拐道去华满之庭,约了朋友喝酒去。

他路上先给孔律肖打了电话。

孔律肖说:“我没空。”

司泊徽目视前方,淡淡道:“怎么没空了?”

听得出司总貌似心情有些一般,他反问:“怎么了?司总最近不是好像和人女明星进展不错吗?”

“出来喝酒。”

“我真没空,年尾要结婚,我现在,事情有点多。”

“……”

司泊徽不解,“你怎么就要结婚了?你俩才在一起几天?”

孔律肖的女朋友也是览市人,叫为蔚,一个顶级女歌手,人和司泊徽是认识的,两家是世交,加上他女朋友和金唯关系也非常好,所以年前陪金唯回览市的时候,那位天后有应酬,孔律肖怕她在酒局上被人欺负,还专门托了司泊徽去帮忙照应一下。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这就要,结婚了。

孔律肖跟他说:“我结婚证都领了,三个月领的。”

“……”

司泊徽都服气,在一起三个月领结婚证?

不得不说服得他也想学习,他都快一年三个月了,真的想偷偷把金唯拐去登记,这样就不会到时候不要他了。

想到这,他觉得自己真不是人,又有些可怜,自嘲一笑。

挂了电话,打给了另一个。

晏导就不一样,晏导冷峻,虽然颜值秒杀一片圈里的男演员,是导演圈里的新贵与顶流,但是一般女演员靠不近他,所以喝酒也能随喊随到。

和上次一样,晏协刚到就看到司泊徽在喝酒,不过这次包厢里有其他人。

司泊徽来的时候听说有几个他都熟悉的朋友在这喝酒,他就进去了,人当然也巨欢迎他,一来他就成了主角。

这些也都是晏协的熟人,他一进去就先被那群制片人监制问有没有档期什么的。

被围了几分钟,晏协才脱身而出,关心起了把他喊来的司泊徽:“怎么了?司总最近不是忙。”

这话说起来,大家就纷纷聊起他那个绯闻。

其实混圈里的人都知道,艺人的绯闻,传得出来基本就是七七八八了,离事实不远,而司泊徽那天的视频,两人都同车一起去他家了,外人还能相信是去过生日,但是他们这些人可都知道,司泊徽生日时他们一个都没受过邀请,安静得仿佛不是他生日。

那么事实就是只有一个,他和那位女明星,单独过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个三天三夜也就有了有力的证据,成了事实。

“话说,你和金唯是真的吧?”有个娱乐圈的制片人问他,抽着烟笑说,“我看着像真的。”

其他人附和,“应该是真的。”

“司总好眼光,那可是文艺片女王啊,清纯灵动出名,永远仙气飘飘,仙女来着。”

包厢里乐呵声一阵阵。

“金唯性子也好,可低调了,她出道这么多年来,我也就见过一次她的绯闻,就和咱司总。”话说,“你俩玩真的吧?”

司泊徽点点头。

这一直白的点头包括了承认恋情,承认认真的,承认会结婚,这下子包厢算是彻底热闹了。

晏协也看了眼了司泊徽,嘴角牵了牵,端起杯子伸手和他碰了个。

司泊徽仰头灌下酒。

看了看四周,没有孔律肖的声音,晏协问:“律肖没来,有一阵没见他了,整天只在八卦新闻露面。”

司泊徽哼笑了下。

晏协不解。

其他人跟他说:“他整天就陪他家天后到处玩到处浪,得亏他们俩不介意上新闻,不然连在网上看他们都难。”

众人大笑,纷纷说娱乐圈就羡慕孔律肖的潇洒。



金唯谈完工作的时候,出门看到司泊徽给她发了微信,说他在华满之庭,让她忙完就告诉他,他去接她。

金唯忽然觉得等他来接没意思,每次都是他来接,她想自己去找他,还能给司总一个小小的惊喜。

想到这金唯拿手机打了个车去华满之庭。

不是很远。

她和司泊徽来过几次了,这里的工作人员都认识她了。

见到她即使戴着口罩也能认出来,人迎上去和她打招呼:“金小姐晚上好,是来找司总的吗?”

金唯“嗯”了声。

“司总在楼上,您这边请。”

金唯随工作人员一起进电梯。

对方和他说:“司总和几个圈里的人在一起,在顶层的包厢,那边平常人,尤其娱记是上不了的,所以我带您去比较方便。”

“哦”金唯恍然。

电梯到了顶层,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双开的大门口有一个门童守着,见到他们,浅浅地拦了一下,说:“里面很多圈里人,吩咐了不让人进。”

带金唯来的工作人员马上把那个小弟拉开,又拍了拍对方的脑瓜子:“脑子机灵点,这是司总女朋友,得喊夫人,什么不能进,这是外人吗?这是随便进。”

金唯:“……”

她和那个小弟面面相觑。

夫人二字在两人心里都扑通扑通的。

工作人员直接按住把手拧开门,又把金唯请进去。

金唯一进门就听到不少笑声,她脚步微微停滞,下一秒刚要迈开腿继续进去,忽然就听到有男人懒洋洋说了句:“不是说不要来人,怎么又开门。”

说完一群人或认真或漫不经心,都朝门口看去。

金唯弱弱迈着小细步,拐过玄关,出现在厅中。

这包厢一面是吃饭的餐桌一面是偌大的休闲区,面积非常大,柔黄的灯火淋淋洒在酒桌上,一群人神态都挺慵懒惬意。

看到她,所有人眼底的光都停止了流转。

随即也不知道是谁“靠”了一声,惊呼:“金唯啊,这不是,哦是我们司总女朋友啊。”

随即就是一群人的热闹招呼声。

金唯拿着口罩,脸色绯红,和一群人含笑点点头,目光飘到中间的司泊徽身上,他似乎比任何人都惊讶。

男人朝她招手。

金唯走过去。

一群人都戏谑起哄。

“司总的大明星来了。”


“怪我刚刚有眼无珠,还以为是什么人呢来打扰。”

金唯被司泊徽带到身边坐下,他揽着她把她按在身边,怕她紧张害羞,“怎么来了?工作好了不让我去接你。”

“我,我在附近,就,顺路来啦”

“顺什么路,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地方离这多远。”

金唯咬咬唇不说话了。

司泊徽笑了声。

“哎呀,这妥妥来虐狗的。”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有人一下子就忍不住边喝酒边感慨,这夜忽然就不好过了。

“司总什么时候请喝喜酒啊?”

“就是,什么时候啊。”

一群人接连起哄。

金唯低头,羞涩到爆。

司泊徽看了看她,浅浅一笑,说:“快了,马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