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二次初恋 > 第64章 2nd64

第64章 2nd64

丁潇潇没有猜错。

透过他黝暗无波的瞳眸,她看出了陆南舒对她的执着。

无力靠到座椅上,丁潇潇低落道:“我真是看不透你,有时候总觉得你很爱我,有时候我又觉得……我在你心里什么也不是。”

就像此刻,她明显感受到陆南舒对她的在意,可只要联系到先前发出的事,她又不敢确认这份在意几分真,几分假。更怕随着她点头重新接纳,这份爱意又会消失无踪。

“你想说就说吧。”丁潇潇累了。

想起刚刚赵芬妮那番话,她有些刁难道:“不如你先和我讲讲,你和陆家的关系。”

她很清楚,陆南舒排斥这个话题,果然,一提陆家,陆南舒眸色转冷。

注意到丁潇潇的表情,他微微眯眸,“你不用激我,闹到现在的局面,就算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

他和陆家还能是什么关系呢?当然是——

“仇人。”

从丁潇潇的语气中,陆南舒判断出赵芬妮和她说了什么,闭了闭眸不准备再隐瞒,“我妈是被陆家人逼死的。”

五岁之前,陆南舒和南素素一直住在陆宅。

陆瑾盛很忙,他是几个孩子中最得宠也最聪明的那个,尽管他违背陆老爷子的意愿,娶了一个普通女人为妻,但不得不承认,只有他有能力做大盛世。

“表面上,陆家人对我们很好,但只要陆瑾盛离家出差,陆家人就会变脸虐待我们。”

针对、殴打、欺辱,是南素素每天都要经历的事。陆老爷子冷眼旁观,年幼的陆南舒什么都不懂,南素素默默忍受这一切,直到他五岁那年,陆瑾盛发现南素素出轨。

怎么发现的呢?是陆瑾盛当场抓获。

两人在酒店相遇,他在走廊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南素素,愤怒质问下南素素晕倒,送去医院却发现她又有了身孕,而她怀孕的这个期间,陆瑾盛一直在外出差。

所以,孩子不是他的。

“当时,是陆修德最先跳出来指责出轨,可陆家翻遍酒店监控也没能找到奸夫,再加上陆瑾盛查出更多的开房记录,我妈情绪崩溃,开始自虐精神失常。”

起初,南素素还会极力反驳自己什么也没做,她希望陆瑾盛相信她,但又什么原因也不肯说。后来,她被关在房间经常大哭大笑,说恨陆家所有人,会打陆瑾盛泄愤,还挑衅承认自己的放.荡出轨。

一个惠风和畅的白天,趁着陆瑾盛外出无人看守,南素素偷藏水果刀割腕自杀。

之后没多久,有人偷偷给陆瑾盛传递消息,说南素素在陆宅一直被欺辱,过得并不好。说到这里,陆南舒语气一顿,想到什么弯唇笑了,“陆宅没人敢和他说实话,陆瑾盛只好来问我。”

“他问我,那几位叔伯对妈妈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怪异行为。”

“我说,我曾看到过他们把妈妈压入泳池,但妈妈说叔叔是在教她憋气游泳。”那个时候,他只有两岁,南素素说什么就信什么,她让他保密他便不说,直到随着他成长,逐渐意识到那些场景的不对劲儿,但已经太晚。

丁潇潇心中掀起波涛,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

看出她的畏惧,陆南舒笑了声,像是在平静讲述别人的故事,还抽空关心她的情绪,“还要继续听吗?”

指甲掐入掌心,丁潇潇对上陆南舒的眼睛,忽然意识到,这是多年来她距离陆南舒最近的时候,也是她第一次接近最真实的他。这个时候,就算她怕了也不忍心拒绝,所以面上不露声色,只是嗯了声:“听。”

陆南舒笑了声,靠到椅背上悠悠继续,“事情暴露后,陆瑾盛与陆家闹翻,陆修德几人咬死南素素出轨一事,陆彬文还说,因为他长期不在陆宅,南素素试图勾.引他们几兄弟,他将人按入泳池,是为了让她清醒涨涨教训。”

不然的话,她为何什么也不敢告诉陆瑾盛呢?

陆瑾盛信了。

此后,他带陆南舒长期定居国外,面对陆老爷子的示弱不予理会。直到陆老爷子以死相逼,陆瑾盛才将陆南舒送回国内上高中。

“我回陆家,不是为了抢权,而是为了毁了陆家。”就算南素素出轨证据确凿,陆瑾盛却还是爱她。

他恨透了陆家人,认为是他们造成了他婚姻的惨剧,午夜梦回,他细想南素素在陆宅的那五年,多番调查始终找不到她的出轨对象,便让陆南舒暗中调查。

而只有他回陆家取得陆老爷子的信任,这些事情才能进展顺利。

丁潇潇意识到什么,不敢置信道:“所以……你高中就在调查这些事?”

这样一来,他年少时不符合同龄的成熟理智便有了理由,难怪会说出丁潇潇幼稚可笑这种话。这样看来,打从一开始,他就明白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陆南舒不否认,“这也是我一直拒绝你的原因。”

一次一次,面对丁潇潇的告白示爱,他是真的不喜欢吗?并不是,而是他身处在黑暗中,根本没资格谈情说爱。

那为什么后来松口同意了呢?

是因为感情的不可控。

他可以隐藏情绪喜好,却管不住自己的心跳脉搏,无法让自己不喜欢丁潇潇。在这个时候,他的点头同意是理智的崩溃,也是对丁潇潇的珍重接纳。

按照原计划,他需要出国上大学,却因丁潇潇一句话再次崩了理智,只因她说:“陆南舒,我不好容易才缠上你,我好怕、好怕你离开后,很快会忘了我。”

当时的陆南舒没给她回应,时隔多年后,他将自己整个人摊给她看,望着她吐字清晰,“你以为,只有你会害怕吗?”

陆南舒也会怕。

他怕丁潇潇小孩子心性,怕她吃不得异地的苦忘了他,更怕她转身投入他人的怀抱。所以,他改变了计划,决心留在国内上大学,因此触怒了陆瑾盛,要求他们分手。

“那个时候,陆瑾盛找人监视我,在我手机里装监听器,拿你和你的家人威胁我,潇潇,我没有办法。”他心中藏了太多的事,不愿告诉丁潇潇只能自己抗,造成这一系列的误会也是他的果。

他们似乎,一直都在错误的时间相遇,再错过。

就像当时林洲告诉她的,陆南舒不是不想接她电话,也不是不想去见她,而是他羽翼未丰无法与陆瑾盛对抗,他那个时候太弱小了,对丁潇潇表现出的丝毫亲昵在意,都会成为悬在她头上的刀。

“我能想出唯一的办法,就是服软分手……求陆瑾盛放过你。”但是,是假分手。

陆南舒那么骄傲,为了留住丁潇潇,只能示弱显露出自己的无用,希望她能等等他,留给他成长与陆瑾盛对抗的时间。可惜,林洲去晚了,年少的他终也斗不过陆瑾盛,迟迟得不到回应的丁潇潇情绪崩溃,先一步来找他分手。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呢?”丁潇潇忍到眼睛发疼。

年少时的分手,始终是她心里的伤痕,她看着他声音发颤,“我不想分手的。”

“陆南舒
,我真的没想分手。”她跑去找他,不是为了分手,而是想求一句肯定。只要陆南舒肯对她说一句表露爱意的话,只需要一句肯定,无论再难她都能挺下去。

“那时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留了空白余地给你,分手二字说出之前,我一直在等你解释。”

“可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丁潇潇情绪有些失控,捂住脸颊哽咽着,“就因为我先提了分手,就因为是我先辜负了你,你就对我失望心存怨恨……不肯解释一句吗?”

“你有你的骄傲,难道我就没有自尊吗?”

可她不是无坚不摧的神,猜不透他的想法看不穿人心,迟迟得不到回应,她会痛会惧。

陆南舒沉默了瞬,轻声询问:“你当时没有发现吗?”

丁潇潇抬着泪眸看他,听到他缓慢吐字,“我身后有人。”

在他不远处,陆瑾盛的保镖一直在监控他,他的一举一动最后都会落入陆瑾盛的耳目。不然的话,陆瑾盛怎会放他独自回锦绣荣城呢?

他想解释的,但他没办法开口。

当时只要他的一句肯定,丁潇潇就能看到光,同时所有的准备也会功亏一篑,他们将再次被陆瑾盛拿捏。陆南舒可以做好失去一切的准备,但丁潇潇真的能眼看着家人,受她连累被打压吗?

她不能。

他们必定走向陌路。

所以他能说出口的,只有那句威胁恳求,“分手后,我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

所以,不要分手,他不会同意分手。

丁潇潇被眼泪糊了满脸,根本没看出当时周围的不对劲儿,把这当成陆南舒的默许。如今细想,在她哭着离开时,不远处确实有人影站着。

“我承认,对于你提出的分手,我有过怨恨不甘,但我没想过放手,更没想过伤害你。”五年的不打扰,是他给自己成长的机会,他将自己困在国外,不敢来见她,却也深受梦魇纠缠。

“现在,你也知道陆家是什么模样了。”

他以为,五年足够他结束这一切,重现站在丁潇潇面前,可随着他深入陆家,发现陆家远比他想象的复杂。陆南舒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陆家那群人,五年时间,只让他探出陆家的冰山一角。

这也是重逢后,他对丁潇潇冷淡排斥的原因。

在错误的时间里,他们又相遇了。

就算陆南舒现在羽翼丰满,依旧无法给她足够安定干净的爱,随着他在陆家地位的提升,周遭暗流涌动变得更为危险。他没有办法,只能减少与丁潇潇的接触,佯装厌恶不喜。

原本,一切都有条不紊进行着,直到丁潇潇领着程临撞入他的眼中,说她有了新男友。

陆南舒承认,他是个自私小人,做不到亲眼看着心爱的女孩儿,奔入其他男人的怀抱。多年噩梦成真,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以为只要自己小心些,将丁潇潇捂紧藏起来,就能平安无事。

可随着与陆彬文的见面,陆南舒才猛地清醒,这个办法行不通。所以,他加快了计划进度,从陆彬文手中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同时也逼急了他。

“潇潇,陆彬文是陆家最没脑子的人,那天的绑架只是他明面上的试探,暗处还有更危险的人蛰伏。”

“所以,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他在电话里的那些狠话,所表露出对丁潇潇的不在意,都是为了做给暗处的人看。

如果他不这样做,这样的绑架只会接二连发出。他们抓住了他的软肋,不会放过他,也不会放过丁潇潇。

丁潇潇当然明白。

从一开始,她就知陆南舒的所作所为有苦衷,但理解并不代表接受原谅,早在林洲生日派对那晚,她就告诉过他,比起装作不在意的保护,她更需要坚定重视的爱。

“为什么之前不解释呢?”丁潇潇问他,“从我们重新在一起到现在,你感受到我的情绪知道我的不安,你明明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解释,为什么都不肯说。”

陆南舒看着她,漂亮的凤眸清晰映入她的面容,“那我现在说了,你怕吗?”

丁潇潇怔住,说不出不怕。

换位想一下,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些话他该如何说出口。他又该怎么说?

他要说:潇潇,陆家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罪人,你必须跟紧我又要和我保持距离,不然陆家的人会害你。

他要说:潇潇,南素素是被陆家人害死的,我要收集证据毁了陆家,所以我随时会有危险,但你不要害怕。

在他次次抛下丁潇潇离开时,他是不是还要说:潇潇,有人正在跟踪我们,被他们拍到我们在一起的照片,对你不利甚至会连累你的家人,所以我要抛下你离开,你不要害怕不要担心?

他这么说了,她就真的能安心不害怕吗?

就像赵芬妮之前推测的,比起单亲普通家庭的她,身处在赫赫耀光陆家的他,才更为自卑不自信。他不说,是不想将自己的伤口摊开给丁潇潇看,更怕她退缩畏惧他。

但是现在想想,有什么区别呢?

他依旧将丁潇潇推远了。

“……”

从甜水店出来,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薄暮冥冥,清澈的河面渡入暗光,挂在屋檐的灯笼初初亮起,世界陷入光与暗的交界线。

丁潇潇拒绝了陆南舒的同行,一个人沿着河岸走了很久,回头,甜水店已经模糊不清,她也看不清陆南舒有没有离开。

交谈的最后,是丁潇潇拎着包站起身,她说:“我已经听你解释了,我理解你的做法但不会认可,所以陆南舒,你的这些迟来解释,并不能改变什么。”

她没那么好哄,她也有她的自尊脾气,有些伤害已经造成,并不是几句话就能抵消。

何况,他说什么她就要信什么吗?

“我知道。”陆南舒像是猜到了她不会接受。

将真实的他剖给丁潇潇看后,他像是撕掉了沉重的伪装,弯唇露出笑容,“所以,这次换我来追你。”

而他追求的第一步,是要先将陆家的烂摊子处理好。

目光落在幽静的河面,陆南舒的侧颜笼罩落日的光,长睫覆染余晖金光。在丁潇潇踏出店门,他说:“这一切很快就能结束了。”

丁潇潇看怔。

不想让自己处于下风,她离开时放了句狠话,“你不可能追到我。”

“大概吧。”

陆南舒并没有表现的很自信,手指摩擦指骨上的戒指,是之前丁潇潇送他的那一枚。他平静道:“那我争取活久一点。”

在他死前,他已经做好与丁潇潇纠缠一辈子的打算。

不死不休,不愿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