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职工院子弟俏媳妇[年代] > 第105章 落水

第105章 落水

才修好没多久的长长一条河堤,宛如游龙盘踞在岸边。

河堤边风景优美,凉风习习,拂人脸面,好不惬意。

大院里一行妇人笑笑闹闹地踏上长堤,顾樱与明雪走在最前面,周围人很识趣地没有上前打扰两人难得的合体。

顾樱目光望着旁边波光粼粼的水面,闲聊道:“最近你和张阔怎么样?”

明雪一愣,这是她第一次从顾樱口中听到张阔的名字。

这种感觉非常怪异。

旁人不知道,但她心里十分清楚,顾樱上辈子嫁给了张阔,顾樱和张阔是有夫妻缘分的。

明雪没由来想起上一世,她站在人群中远远看了顾樱一眼。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人群中张阔的漂亮妻子是顾樱,以为是张阔发达之后认识的家境良好的姑娘,瞧着张阔对妻子温声细语、体贴入微的模样,她心里很是羡慕。

或许是上辈子看着张阔发迹之后依旧如此体贴妻子,那一幕给了她太大的冲击,重生之后才起了执念,一意孤行嫁给张阔。

可事实呢?

张阔对待她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张阔更多时候对她爱理不理,就算她发疯、无理由地扯皮吵架,张阔也从来不动怒。

说好听点,张阔这人情绪稳定,说难听点,张阔对她根本一点也不在乎!

倒是顾樱,上辈子嫁给了张阔,过上好日子,这辈子又嫁给归希文,也过上了好日子。

重来一世,在明知道结果的情况下,她竟然活得还是不如顾樱,真是讽刺。

明雪皮笑肉不笑地回答:“我们还好,你们呢,你和希文怎么样?”

既然顾樱主动提起张阔,那她礼尚往来,总得提一提归希文。

顾樱一听,笑着摇摇头,“我们不太好。”

明雪脸色微怔,“怎么了呢?”

“你看我们现在聚少离多,相处的日子太少啦,我怀孕的消息都没有告诉他,就是希望能当着他的面亲口告诉他。”顾樱似乎毫不避讳把问题暴露出来。

明雪脸上僵了僵,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冷哼。

聚得多有什么用,她和张阔每天都见面,已经快要到相看两厌的程度,还不如聚少离多呢,起码能保持一点新鲜感。

明雪正愣神的时候,听得旁边顾樱感叹一声:“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们要是能早点这样在一起心平气和地谈谈话,多好啊。”

这话坦然得几乎要让明雪生出不适应,明雪默默抬眸扫了顾樱一眼,瞧见顾樱脸上自然又诚恳的笑容,只得静静地低下脑袋。

呵,谁要和顾樱一起这样心平气和地谈话。

顾樱现在是高高在上的一方,工作满意,家庭和睦,夫妻幸福,老天爷的恩宠仿佛都给了顾樱,顾樱自然能够这样心平气和地谈话。

可她不是啊,她现在依旧只在工厂里做着普普通通的工作,向上爬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她工作能力不出众,想去做生意又没这个胆,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张阔身上,可现在张阔看上也没什么进展了。

家庭方面也一点都不和睦,当初她是不顾父母反对执意要嫁给张阔,自从嫁给张阔之后,和娘家的关系就变僵了,现在因为快两年都没有生出孩子的缘故,受到婆婆嫌弃,和婆家的关系也逐渐在恶化。

至于夫妻关系,恐怕大院里的任何一对小夫妻都比她和张阔要幸福得多。

她现在处处不如意,哪里能够像顾樱这样拥有一副好心态呢?

只有生活幸福的人才能这样随意地施舍善意吧?

明雪脸上的怨恨一瞬即逝,她扬起一张笑脸,回复顾樱:“是啊,早该这样聊聊了。”

不等顾樱接话,她话锋一转,朝着河面指了指,激动道:“你们看,这河里面是不是有野鸭子啊?”

明雪这一声惊得众人纷纷朝着河面望去,顾樱更是好奇地站在长堤边沿仔细在河面搜寻,“哪儿呢?我怎么没瞧见啊?”

“就在河中心,那一团小黑点,看起来在游动,大家看到没?”明雪指着河中央给大家解释。

一时间,几个人挤成一团,纷纷探出身子朝河面望寻。

张冬玲和吴婶落在最后说悄悄话,两人没有跟上大部队,隔了一定的距离站在大堤内侧。

听到明雪的惊呼,两人也都抬起双眼朝着河面望去。刚一抬眼,张冬玲敏锐地察觉到顾樱竟然站在河堤边沿。

张冬玲心里一惊,吓得脸色发白,下意识抓紧吴婶胳膊。

这长堤旁边并没有建围栏,顾樱怎么站在河堤边上啊,这万一掉下去了可怎么办啊!

掉下去当然也不会有性命之危,可现在顾樱还怀着小孩呢,这要是掉下去,小孩保不齐会出现什么问题。

张冬玲心里一惊一跳,抓着吴婶的手格外用力,吴婶也从张冬玲紧张的情绪中察觉到顾樱的情况,两人相视一顾,从对方眼中感受到同样的担忧,立即准备扯开嗓子叫唤顾樱,让她小心一点。

谁知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站在顾樱身后的明雪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脚,一个趔趄,扑向顾樱。

那一刻,张冬玲和吴婶的心立即跳到嗓子眼,顾樱的名字也都卡在两人喉咙之中。

两人眼睛瞪圆,嘴巴大张,吓得动弹不得。

关键周围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一心都放在河面上游动的野鸭。

天杀的,难道归家要个孙子就这么难吗!

眼看明雪就要扑向顾樱,张冬玲心里泛起一股绝望,一口气没缓上来,脚下一软,扑在吴婶身上。

吴婶心里着急,刚把张冬玲扶稳,立即听到堤岸传来一阵惊恐的呼叫。

有人落水了!

场面顿时乱成一团,惊呼的惊呼,奔走的奔走,还有人扯着嗓子四处喊救命。

落水之人的惊叫声刺激到双腿发软的张冬玲,张冬玲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力气,撑着身子急匆匆赶到大堤边。

无论如何,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顾樱掉落下去啊!

张冬玲扒开人群,二话不说就要滚下斜堤,一边往下爬一边叨念:“小樱你别怕,妈这就下来救你!”

张冬玲刚迈开腿,胳膊被人一把抓住,“妈,你不会游泳啊,你下去做什么?”

张冬玲一抬头,瞧见顾樱完好无损地站在她面前,顿时眼眶一红,激动地上下抚摸着顾樱的胳膊,“你、你、你没掉下去?怎么回事?”

“那掉下去的是谁啊?”张冬玲将目光放在河里一脸狼狈求生的人,不可置信:“是明雪?”

明雪是从斜堤下径直滚下去的,斜堤坡度不大,没受什么重伤,只掉下去的时候脑袋稍稍在河堤边沿磕了一下,最后是旁边路过的一位大叔下水将人挠上来,送进医院。

明雪因为不会游泳,在水中受了惊讶,一路上身子抖个不停,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嘴里一直念叨着顾樱的名字。


众人见了,上前拍拍明雪的肩膀,安慰她:“顾樱她没事,明雪啊你别太操心,你自己好好休养哈。”

明雪听了,却抖得更加厉害,嘴里念叨顾樱的名字越发急切。

众人看着被送走的明雪,无不感叹:“哎哟,这孩子心地还挺好,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顾樱的安危。”

顾樱望着明雪被送远的身影,垂着眸子,没吭声。

一旁的张冬玲却像劫后余生,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她拉着顾樱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小樱呐,你以后可不能去这么危险的地方知道不?你知道你刚才站着的位置有多么危险吗?”

“说句不该说的话,幸好这次掉下去的人不是你,要是你掉下去了,我该怎么办哟,我心里要自责死了!”

经过这一次,张冬玲长了记性,回去的时候拉着顾樱走在内侧,坚决不让她沿着河岸走。

明雪在大堤边掉入河里的事情在大院传开了,虽然没受什么大伤,但似乎受了点惊吓,精神状态不太好,要在医院休养两天。

大院里当时在场的一些邻居们自发买了水果,一起去医院里看望明雪。

明雪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看到来探望的人也不打招呼,神情恹恹,直到顾樱走进来,明雪脸上才终于有了一丝情绪上的波动,反应很是激烈。

“顾樱!顾樱!“明雪叫唤她的名字,几乎咬牙切齿。

旁人以为明雪要和顾樱单独谈话,很识趣地给两人提供谈话空间,从病房里退了出去。

等众人一走,明雪脸上的厌恶更加不加掩饰,她冷冷的情绪中带着愤怒,质问顾樱:“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

明雪现在明白了,她一直小看了顾樱!

明明当时她就要撞上顾樱,顾樱竟然在她即将撞上的时候立即闪开了身子!

想到此处,明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顾樱一直都知道!顾樱就是故意的!

顾樱不明所以地在床沿边坐下来,慢条斯理地拿起水果刀给明雪削水果,“明雪啊,你瞎说什么呢,什么是故意的?”

“你别装了顾樱,你就是故意的,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明雪愤怒地质问。

顾樱望着明雪的眼睛,真诚发问:“知道什么?”

“知道、知道……”明雪心虚,没往下说。

顾樱淡淡一笑,“明雪啊,去长堤是你的提议,野鸭子也是你指出来的,你现在说我故意,我故意在哪个地方呢?”

“你……”明雪无可辩驳,心里气急,一把夺过顾樱手上的水果刀,在顾樱面前恶狠狠地挥了两下。

“你别装了,你就是故意的!你一步一步,故意害我落水!”

“我不会游泳,你根本就是在害我性命,你是想我死!顾樱,你好恶毒的心!”

哪有这么巧,她算准了时机才装作故意摔倒,撞向顾樱,顾樱却刚好在那个时机点挪开身子。如果顾樱不是故意的,那就未免太巧合。

况且顾樱站在大堤最边沿的位置上,她当时瞧见顾樱闪开身子,想收力,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顾樱就是故意的,顾樱连位置的选择也充满了心机!

顾樱没有辩解,只小步挪到病房门口,迅速打开病房门,退了出去,回头淡定地唤来医生。

“医生,病人情绪似乎不太稳定。”

等在门口的大院邻居们一听,涌进病房,瞧见明雪手上的刀子,纷纷吓得面如土色:“明雪啊,你别做傻事!”

明雪:?

明雪冷着脸,道:“你们把顾樱叫进来,我还有话要对她说。”

众人一听,哪里敢把顾樱叫进来,只连忙护着顾樱回家。

“疯了疯了,明雪怕是脑子摔出毛病来了,好可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