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七零之娇气美人穿成对照组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很快,两人便出门了。

不过因为今天早上时间耽搁了,没能蹭到采购的车,他们只能纯靠双腿往最近的镇上走。

这会已经是九点多,太阳算不上烈,但气温去不算低。

鹿芝芝走了一会就有些受不了了,又热又累,额头上已经开始出汗了。

她太不喜欢身上黏黏糊糊的感觉,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不明天早上再去干这事。

为了姚云,她可真是付出了太多!

叶峥时刻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见鹿芝芝脚步越来越慢,几乎是没有思考,便蹲在了鹿芝芝身前。

鹿芝芝脚步被挡住,一愣:“你干嘛。”

“背你。”

鹿芝芝闻言有些犹豫,倒不是觉得叶峥背不动她,只是现在才走了一半都不到,叶峥要是背她的话,岂不是还要背一半以上的路程。

好吧,鹿芝芝得承认她有点不舍得让叶峥这么累。

就在她犹豫着,打算说让自己歇一会再走一段路的时候,身后居然响起了一阵赶牛车的声音。

“两个后生,你们是去镇上不,去的话我们顺路捎你们一程。”

鹿芝芝转身,便看到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坐在牛车前头,身后的板车上还拉着几个人。

看样子应该是附近的村民顺便也要去镇上。

虽然牛车很慢,但四脚的怎么也比两脚快,于是鹿芝芝眼睛一亮,立刻点头。

“谢谢爷爷!”

说完便一边感慨着这年头好心人真多,然后一边拉着叶峥上了后面的板车,刚好板车上还有两个位置,正好坐下他们俩。

上了板车后,板车上其余的几位都好奇的看着鹿芝芝和叶峥,从鹿芝芝的相貌和打扮来看,他们便猜到两人不可能是附近的住民,想来应该是部队那边的亲戚或者什么的。

本以为看起来跟城里干部家庭出来的女儿似的鹿芝芝会很不好相处,但让那些村民没想到的是,鹿芝芝很健谈,一上车便笑眯眯的和他们聊天说话,成功的打破了班车上其余人的尴尬。

“婶婶,你们这些东西是要去镇上供销社去换吗?”

鹿芝芝的视线在板车中间的几个篮子上好奇的停住。

那些篮子里有鸡蛋,也有蔬菜,还有些自己织的土布,土布下面好像还埋了点什么东西,看不见,但鹿芝芝猜测应该也是准备卖的东西。

他们那边也有当地人会将自己家里的东西带到镇上的供销社去换钱,所以鹿芝芝以为他们这里的人也是。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听到她的问话,那几个村民表情瞬间有些不自然,但又很快笑着点头。

“是啊是啊,是拿去供销社换。”

“家里东西攒着拿去换点钱,不然家用也不够。”

鹿芝芝心中有片刻狐疑,刚刚大家的不自然没有骗过她的眼。

不过她也并不打算追根问底,毕竟她和这群人只是萍水相逢。

之后像是害怕被鹿芝芝继续追问似的,那几位很快将话题扯开,问起了关于鹿芝芝和叶峥的事情。

鹿芝芝也大概说了下他们是来探亲的,其余的便没有透露。

好在牛车的速度其实比看起来更快,所以在闲聊中,很快便到达了镇上。

鹿芝芝和叶峥跳下车,在好心的赶车大叔离开之前,快速的交了一毛钱的车费给那位大叔,然后就跑开了。

那位大叔在后面一个劲的叫他们,鹿芝芝也装作听不见。

好不容易等跑出有段距离了,鹿芝芝才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微微喘着气。

转身看向牛车那边,见那位大叔最后追不上他们,只能无可奈何的架着牛车去了另一个方向,鹿芝芝不由得露出笑容,一脸得意。

“还好我跑得够快!”

叶峥忍俊不禁,没拆穿那位大叔没跟过来不是因为她跑得快,而是这会街上人太多这个事实。

短暂的喘了口气之后,鹿芝芝便直接和叶峥往搭班车的地方走去。

不过走着走着,鹿芝芝的视线落在街道旁边的某家店面的时候,脚步忽然一顿。

“咦,供销社不是在这边吗?”

叶峥嗯了一声,表情看上去竟然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然而鹿芝芝却忍不住再次往身后看了一眼,她明明看到那位赶车的大叔,还有车上的那几位村民都是往和供销社相反的方向去的啊。

难道他们是打算去那边逛逛,然后再来供销社换东西吗?

鹿芝芝觉得奇怪,转身一看,便看到叶峥那并不怎么意外的表情。

她忍不住纳闷道:“为什么你看上去好像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叶峥从来不瞒她,只是有些事情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鹿芝芝,毕竟相处这么久,叶峥也知道鹿芝芝只是看着乖巧,但其实胆子很大,是个披着小白兔外表的小狐狸。

他害怕自己将猜测告诉了鹿芝芝,会引得她闹着要去看。

但他又不想骗鹿芝芝,因此好一会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快告诉我嘛,告诉我好不好。”

鹿芝芝见他这样,哪里还能忍得住,趁路人不注意,直接伸手勾了勾他的手摇啊摇,软着嗓子撒娇。

叶峥怎么可能拒绝这样的她,最终只能谨慎的望了望四周,随后压低声音道:“他们应该不是去供销社换东西。”

鹿芝芝刚想问不去供销社换东西那去哪里换,下一秒,叶峥便说出了那个她并不怎么熟悉的名词。

“黑市。”

黑市?

鹿芝芝绞尽脑汁想了想,在她那对这个时代贫瘠的印象中捞了半天,才意识到这是个什么地方。

她微微瞪大眼睛,一脸惊奇。

“所以其实这个东西是一直悄悄存在的吗?”

叶峥点头。

虽然现在政策是不允许自由买卖的,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许多人嫌弃供销社那里换东西价钱低,也有些人觉得供销社里的东西不够好,所以其实私底下的交易并不少,只是很隐蔽,并不能出现在明面上而已。

就像叶峥所知道的,他们大队便有几户人家一直都靠着这个渠道和镇上的住户进行买卖,不过他们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合作,都可以用“亲戚”来打掩护了。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担心被发现,所以哪怕是供销社那边出价更低,他们也不愿意舍身犯险。

而鹿芝芝却因为这个消息而大为震撼。

没有出乎叶峥的意料,几乎是下一秒,他便听到鹿芝芝用好奇的语气说道:“我们可以去看看吗?说不定卖的东西有我们从来没见过的呢!”

鹿芝芝敢这么大胆,除了她担子一直比较大之外,还有就是看刚刚那几个村民的样子,也不像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交易了,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还敢顺路将他们俩给
【请小窝文学 】带到镇上的,第一次干这事的人绝对没这胆子。

叶峥第一反应自然是拒绝的。

他并不熟悉这边的情况,甚至连这镇上也只来过两次,第一次是那天被鹿谦修从火车站接回来路过镇上,他简单介绍了一下镇上的那些店。

第二次就是前两天他和鹿芝芝来镇上坐班车去市里。

这两次经历并不足以让叶峥放心的带着鹿芝芝去那种地方。

大概是看出了叶峥在这种事情上有着他自己的坚持,并不会像往常一样纵容她,所以最终鹿芝芝也只能失望的叹了口气。

“那好吧,先去市里吧。”

虽然这样说了,但鹿芝芝的视线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望向了牛车消失的方向。

不过眼下她也知道先去巫市大学那边最重要,所以最终还是跟叶峥上了班车。

而此刻的家属院宋家。

在名额的事情搞定之后,姚云便回到宋家。

她在客厅坐了许久,整个人呆呆的看着正前方,视线放空,完全一副仍然处于不敢相信的模样。

她的名额写上去了,她马上就能上大学了!

她终于彻底的摆脱了农村,摆脱了日复一日繁重的农活,可以再次回到城里!

不仅如此,她还能成为一名大学生,有着广阔无垠的未来。

姚云激动地想了许久,甚至连她以后毕业要去哪个单位上班的事情都想好了。

不过激动之后,她很快意识到还有别的事情,那就是巫市大学那边还得有个考试让她去参加,她得好好准备一下。

而且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她还要跟父母和家里其他人通告这个好消息。

哦,除了家人之外,她想了想,还决定给另一个人寄一封信。

那个人不是别人,自然是江玲。

其实要说这次她能够得到上大学的推荐名额,江玲算是对她帮助最大的那个人。

毕竟如果不是江玲告诉她鹿芝芝那名额是从她二伯这边弄到的话,恐怕到现在姚云也不会想到让她小姨去问情况,自然就不会有现在她能够得到名额的好结局。

所以姚云确实是应该感谢江玲的。

但是。

想到曾经在乡下的时候,尤其是之前的时间里,江玲和她的关系并不好,还有她嫁到叶家去之后,一直在暗暗地炫耀叶嵘对她多好,她在叶家的日子过得多滋润等等,更是让姚云对江玲看不上眼。

哪怕是这一个月江玲和她关系看似缓和了不少,但其实姚云内心也不见得有多喜欢她,不然的话那天也不会在鹿芝芝面前那么痛快的将江玲给捅出来。

所以在大学名额弄到手的第一时间,她便想到要告诉江玲。

毕竟是自己的“恩人”,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她心里都会过意不去的。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江玲知道她考上大学之后会是什么表情呢?

姚云想到江玲会露出的各种羡慕嫉妒,甚至是悔恨的表情,便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

不就是一个乡下叶家,还有个没本事的叶嵘吗,和上大学成为大学生,有着各种美好的前途比来,那点东西算得了什么?

而且到时候江玲知道了,知青点的其他人肯定也会知道——她姚云成功的成为了大学生,永远不会再回到农村了!

一想到其他知青的各色表情,姚云写信的速度都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于是还没到中午,她便将信写好,然后又不顾烈日直接跑到了镇上,将这几封信分别寄了出去。

她现在就只等着大家收到这封信时候的反应了。

而文工团这边,姚云的亲小姨陆红梅也没有放过这么一个炫耀的好机会。

她中午特意回去了一趟,在得到姚云那肯定的回复之后,下午便急匆匆的跑到了文工团,将她外甥女上大学的名额已经确定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之前几天大家都出于好奇和取经的心态,不断的找她问这事,但陆红梅因为心里有鬼,所以一直都没有正面回复,都是用时机还没成熟,还不确定等等来搪塞过去。

渐渐地,大家在背地里便不由得有了话说,无非是说陆红梅太小气,不愿意传授他们经验,还有的当然也猜测陆红梅她外甥女上大学的事情是不是假的,不然的话为什么一向爱出风头的陆红梅在这种事情上却始终支支吾吾不敢开口的。

那几天可以说是陆红梅最煎熬的时候。

好在今天,一切都尘埃落定,她再也不用背负着“虚假的风头”,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迎接大家羡慕的眼光了!

她一去,就顶着笑得乐开了花似的脸,主动找了几个之前最关心她是如何弄到名额的人,告诉她们:“我外甥女的名额定下来了,过两天就能去上大学了。”

那几个人一愣,随后惊讶道:“真的呀!”

“红梅,恭喜你啊,不过现在你总算是能够告诉我们,这名额你是怎么弄到了的吧?”

“是啊是啊,说说吧,我家那个小子年纪也差不多了,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也想给他弄个机会去读大学。”

大家的视线都热切地望着她,让陆红梅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正好此刻苏婳没在,陆红梅便直接吹嘘起来,说什么是她爱人宋东那边走的关系,不过这份关系也有她在出力的缘故。

陆红梅也不会傻到直接说是她和她外甥女上门求了鹿芝芝和苏婳他们,对方才松口将名额转让给她们的,而且姚云还额外给了六百块的转让费呢。

这要是说出去了,那多丢脸啊。

所以她只能往宋东身上引,反正这个团里也没几个人的丈夫比宋东强。

大家一听这名额是靠宋东那边的关系,顿时偃旗息鼓了。

他们都知道陆红梅的丈夫是个副团,而他们虽然作为陆红梅文工团的同事,但是嫁的比陆红梅好的人其实并不多,所以一听到这里,其实就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弄到名额了。

“哎,还是红梅你好啊,嫁了个好男人。”

“是啊,宋团长也是厉害,能够拿到这样的名额,肯定是上头看重他。”

“指不定过几天宋团长就不是宋团长了,到时候红梅你的福分还在后头呢。”

陆红梅被大家的吹捧听得心花怒放,下巴高高的扬起。

虽然这几天宋东还是没有跟她道歉服软,但不得不说,这群人说的也对,宋东是个有出息的,他前段时间一直都在出任务,指不定过段时间就升级了呢。

算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晚上她还是回去主动和他说句话吧,至少让他有个台阶下。

因为姚云上大学的事情,陆红梅在文工团可以说是出尽风头,哪怕是苏婳来的时候她已经及时的打断了和大家的对话,但也管不住其余人对这事的议论。

苏婳无意间听到了几声,却没有站出来说出事实,揭穿陆红梅。
【请小窝文学 】

她只是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这么贪慕虚荣,连几天的时间都等不到,就迫不及待的将这事说出来。

就为了得到几句大家的羡慕吗?

可是,如果最后事情出现变故,她有没有想过,此刻的她有多得意,之后的她便会有多丢脸呢?

不过苏婳并不打算管这事,她甚至还有些期待看到到时候陆红梅的表情,一定特别有意思。

想到这里,苏婳顿时无奈扶额。

她好像也被芝芝那丫头给带偏了。

......

而中午的时候,鹿芝芝和叶峥早就到了巫市大学这边。

正好中午没啥人,教务处这边的办公人员也都在午休,所以鹿芝芝很轻松的便将那封信从门底下塞了进去。

至于是什么信?

哦,也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正是之前姚云给她送去的“举报信”。

至于举报信的内容嘛,自然是姚云怎么写的,那鹿芝芝也就按照她所写的那样写咯。

反正一句话,还是要学会礼尚往来嘛。

不过投递了举报信还不算,毕竟这样一封举报信其实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姚云的名额会被撸掉。

至于为什么鹿芝芝会在前几天被巫市大学教务处办公人员廖伟几句话便说的偃旗息鼓,决定接受她不能去上大学的事实,其实也跟她自己本身有关。

本来她可以像她之前对廖伟说的那样,继续去上头举报他的,但是这事的难易程度和耗费的时间精力绝对不低。

更别提这个年头像是廖伟这样对各种事宜推三阻四,不愿惹麻烦的人更是比比皆是。

所以一层一层往上举报的话,也不知道得到猴年马月才能把这事给彻底解决。

指不定一个推一个的,等到过年这事都还不一定能够完整的解决。

而且她本来始终都觉得靠自己本事考上的大学更有价值,只是之前二伯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机会,她不好浪费这个机会。

所以姚云这么做,其实从某个方面来说,也算是彻底的帮她做了决定。

当然啦,她做出这么卑劣的行为来,鹿芝芝自然也不可能真的让她得到上大学的机会。

在将举报信塞到门缝里之后,鹿芝芝便拉着叶峥离开了,不过他们没有走远,依旧在巫市大学附近。

去附近的国营饭店吃了点东西,等到差不多学校里的教职工都上班了,他们俩便又往教务处走。

一进门,廖伟便看到他们俩,表情顿时耷拉了下来。

“你们来啦。”

周围的同事好奇的看着鹿芝芝和叶峥,还问廖伟他们俩是谁。

廖伟哪里敢让大家和鹿芝芝还有叶峥两人多说话啊,他现在还有把柄在鹿芝芝手上呢,就怕她一个没崩住将事情说出来,到时候办公室里的人知道了,一准会在背后偷偷搞事情。

所以他赶紧对同事说来了朋友,他出去一会,接着便将鹿芝芝和叶峥一块叫了出去。

鹿芝芝还有事情没有让里廖伟帮忙,这会自然也不会和他撕破脸,乖乖地跟着他出去了。

廖伟带着他们俩来到了旁边僻静一点的希望,才看向鹿芝芝。

“姑奶奶,你怎么又来了,你之前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好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前几天鹿芝芝让他帮的忙其实很简单,就是将部队的推荐名额给打回去,并且没有说明该名额是继续给原先的鹿芝芝还是可以给其他人。

廖伟也不懂鹿芝芝到底是什么意思,按理说她都拿到他的把柄了,难道不应该是想尽办法的让他去把别人举报她的事情给处理好,然后让她继续上大学吗?

想不通,廖伟最后只能老实的按照鹿芝芝的叮嘱做事。

而此刻,鹿芝芝却很无辜的眨眨眼,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

“廖伟同志,你在说什么,我不想怎么样啊,只是想着都过来了,顺便找你聊聊天而已。”

聊天?

他和她才见过两面,有什么可聊的!

廖伟心里愤懑不平,但嘴上却不敢说啥。

谁叫他那天蠢,把那封举报信拿给鹿芝芝了呢,现在那信还在她手上,他可不敢轻举妄动。

逗了廖伟一句,鹿芝芝才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我之前那个名额你们这边接收到了吗,应该是换了新的推荐人。”

廖伟立刻摇头:“还没还没,不过下午应该会到。”

下午才到,看来她还没有错过时机。

就是那封举报信好像投递的时间早了点。

不过也没关系,总好过姚云那边的审核直接被通过了好。

“哦,这样啊。”

鹿芝芝意味不明的点了点头,接着在廖伟疑惑的视线中,对他道:“廖伟同志,是不是不管谁写举报信的话,对方的名额都会受影响?”

“这个.......”

廖伟眼神飘忽。

其实一般当然是要派人去核实的,但是他们谁都不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

比方说就鹿芝芝这次的事情吧,举报信里的大部分情况都是鹿芝芝老家那边的,要去核实鹿芝芝本人在老家的情况是否和信中一致的话,他们这边就必须派人去她老家那边走一趟。

可是路途这么远,而且人生地不熟的,谁会愿意去呢?

所以每次遇到这种事情,大家都会相当有默契的直接将事情压下去,反正这年头大家都对“举报”两个字有着深深的恐惧,即使是受害者也不敢真的把事情闹大。

毕竟没谁能够保证自己,或者是自己的亲人真的完全身正不怕影子斜,不会被查出点别的什么。

“咳咳,反正正常情况来说,是会受影响的。”

鹿芝芝眯了眯眼,追问道:“所以说有不正常的情况咯?”

廖伟摊手:“除非有的人什么也不在乎,豁出去了呗。”

要彻查的话势必会闹得很大的,而且时间也会拖很久,一般人是不敢耗的。

但是鹿芝芝却觉得,看姚云那样子,她为了上大学的名额都能跪下了,恐怕还真的能豁出去。

所以哪怕是写了举报信也不一定百分百能够阻止她彻底拿到名额。

还好她还留了后手。

“原来是这样,”鹿芝芝点头,然后笑着对廖伟道了句谢:“多谢廖同志帮忙解答疑惑了,我没有别的事情了,你先去忙吧。”

廖伟:“?”

最后廖伟不是很确定的再次看了鹿芝芝几眼,在确定她真的没什么要吩咐自己的,便立马撒丫子跑了。

而随后鹿芝芝和叶峥也转身往部队走。

叶峥刚刚听出鹿芝芝是打算有
【请小窝文学 】后续动作的,但是此刻却并没有见到她对廖伟说什么,心下不由得好奇。

鹿芝芝见状神秘一笑:“现在还不到时候,得等姚云知道自己被举报了才行。”

“那如果她不甘心呢?”叶峥问。

“要的就是她不甘心,到时候她肯定会好奇我是怎么解决举报信的事情的,那我就好心告诉她呀。”

叶峥心思一动,倒是终于明白过来鹿芝芝打的算盘了。

她这是要彻底的让姚云身上背上罪名。

不过这也是她应得的。

之后鹿芝芝和叶峥便坐车回到了镇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见到了熟悉的镇子,鹿芝芝的心思又动了起来。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