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七零之娇气美人穿成对照组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很快,她便将刚才在鹿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宋东,宋东一听,人都傻了,过了好一会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你说什么,你去找苏婳他们要名额,陆红梅,你脑子没问题吧?”

宋东难以置信的瞪着她。

陆红梅本来就因为在鹿家受了委屈而生气,结果这会宋东也这样说她,直接气得站起来对宋东又打又骂。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以宋东被挠了好几道疤痕为结束,而陆红梅则是坐在沙发上跟姚云一块抹眼泪,一边末一边痛骂宋东的不是,什么结婚前说要如何如何,结果现在又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

都说女人的眼泪也是武器,宋东深以为然,并且对此他还束手无策,最终只能搓了搓头发,无奈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红梅从眼角偷瞄他一眼,见宋东一副妥协的模样,心里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宋东虽然不懂风情,但是好歹对她不错,至少大事小事一旦她真的要犟的话,宋东最后都会败下阵来的。

于是陆红梅便软了软语气,对他推心置腹。

“我还不是看小云在乡下太可怜了,你是没见过小云以前在城里的样子,白白净净的,多好一姑娘啊,而且学习成绩也好,她老师还一直说她以后继续上大学的话会有大出息呢,但是谁让她运气差呢,你看看,去乡下待了几年,现在成什么样了,我看了都心痛!”

陆红梅的表情是一脸心疼。

但是宋东看了姚云一眼,心里忍不住狐疑。

成什么样了?

虽然说肤色是黑了点,但是人也挺健康的啊,也没多瘦,可见乡下虽然干活风吹日晒的,但是吃的也没说少啊。

“总之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上大学的机会就在咱们身边,那我不得替她想想办法啊,她可是我亲外甥女!”

宋东有点烦:“可那名额又不是咱们的,你能想什么办法!”

他这个时候也才是后知后觉的想到了,难怪前段时间陆红梅硬是要让他去问鹿建军那名额的事情呢,敢情那个是她就在打这主意了。

想到这里,宋东心里顿时有些心虚和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这会鹿建军知道了这事不,但是他当时确实没有别的想法。

哎。

“所以我今天不是去问了一下吗,结果苏婳直接把我给赶出来了,还让我滚,还有我手上的伤也是她弄得!”

陆红梅气得咬牙:“你说苏婳这人怎么这么过分,咱们好歹是邻居,她就算是再不乐意也不能这样吧!”

宋东板着脸看着她,没说话。

按照他的想法,如果这名额是在他手上,结果别人厚着脸皮来问他要的话,他恐怕也是直接把人给轰出去。

这可不是什么借个碗借双筷子什么的,这可是上大学的名额啊,多珍贵的东西,但凡脑子没问题的人都不会让给别人的。

“行了行了,我去给你擦点药,至于其他的就别想了。”

宋东知道这个时候跟陆红梅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所以只能赶紧打岔。

但他却远远低估了陆红梅对这件事情的执着。

其实上大学这事如果她之前没有告诉别人的话,那这事没有结果,她和苏婳闹僵了就闹僵了,再也不会惦记着这事,大不了让姚云再回去就是了。

但这事坏就坏在刚刚的时候她文工团里玩的好的那个人过来了,并且把下午文工团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陆红梅这才知道,下午她没忍住,把她外甥女姚云是来上大学的事情告诉了所有人。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文工团里的人都知道她给她外甥女弄到了上大学的名额,大家都在羡慕她,觉得她厉害!

陆红梅本来就是个爱面子的人,现在更是跟被赶鸭子上架似的,完全没办法把这事就此放下了。

反正她和苏婳都已经这样撕破面子了,她要是没能成功的把名额拿到手的话,那到时候在团里,苏婳肯定会找尽各种机会羞辱她,让她没丢脸的!

好在名额是在鹿建军的手上,而她男人宋东和鹿建军的关系好,而且两人一起工作的时间多,让宋东去鹿建军那边说,说不定胜算还大些。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她必须让宋东帮自己!

“宋东,你跟我上楼,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之后,宋东便被陆红梅拉上楼,并且在上楼的时候,陆红梅还告诉姚云,让她晚上在楼下睡。

楼下有个小房间,有床能睡人,只是没有楼上宽敞而已。

姚云不知道为什么小姨忽然要让她住楼下,但眼下她上大学的事情还得靠小姨,因此只能乖乖的点头了。

这天晚上,宋东从一开始的拒不帮忙,到最后勉强松口,然后终于答应了下来。

......

而同一天晚上,鹿家,苏婳和鹿建军在卧室里,也说起了这事。

这会苏婳的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不过想到陆红梅,还是忍不住冷声道:“你说她到底是哪里来的脸啊,竟然觉得我会把这名额让给她外甥女?”

鹿建军也不能理解,不过他没有议论女同志的习惯,因此只静静的听苏婳说。

苏婳唠叨完一通之后,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对鹿建军道:“我觉得陆红梅这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她肯定不敢在我面前来逼逼叨,倒是有可能让宋东来找你,你信不信?”

鹿建军皱了皱眉,神色略显迟疑。

他在别的事情上都很警觉,但是这种事情上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心还是比较大的。

他觉得下午苏婳既然都已经拒绝了,那这事就算过去了,应该不会有啥后续了。

但苏婳是谁啊,她虽然不像陆红梅那样时常把她当做对手一样观察,但在一个团里相处了这么久,彼此间是什么样的人,那也算是清楚的。

她料定陆红梅不会就此罢休,肯定还有别的主意。

“反正你给我记着,不管是宋东还是宋西来问你,推荐名额这事,你必须得给我守住了!”

鹿建军被媳妇这样叮嘱,险些失笑。

“再好的朋友也没有自家人亲,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那最好。”

苏婳哼了声,之后两口子便也睡觉了。

而大概唯一没有对推荐名额这事担心的,就是心大的鹿芝芝了。

反正她从今天下午二伯母苏婳强势的反应来看,陆红梅和姚云想要得到这名额,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天晚上,她睡得是最好的。

......

第二天早上,鹿芝芝和窗外的第一缕阳光一起苏醒。

而转身看向身旁叶峥睡得地方,果不其然,早就不见了人影。

她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便下楼。


【请小窝文学 】楼的时候看了一眼客厅墙上的挂钟,发现时间才七点半,不早不晚,刚刚好。

“起来了,快过来吃饭了,我还正准备叫你呢。”

苏婳听到动静,笑着从厨房走出来。

鹿芝芝送上一个大大的笑容。

“早上好,二伯母!”

新的一天从看到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开始,苏婳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了。

“快来,给你蒸了蛋!”

鹿芝芝闻言肚子直接咕咕叫了起来,赶紧往厨房走。

不过当发现叶峥没有在厨房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二伯母,叶峥呢?”

她之前还以为叶峥在厨房帮忙呢,所以才没有担心。

苏婳解释道:“小叶跟你二伯还有谦修哥一块出去了,六点多出去的,可能要回来了。”

鹿芝芝闻言哦了一声,便不管了。

反正有她二伯和谦修哥跟着,那肯定是不会有事的。

苏婳八点就要出门去文工团,所以时间不算很多了,在叫鹿芝芝坐下之后便跟她一块吃起了早饭。

“对了芝芝,昨天那事你不用担心,名额是定下来的了,甭管别人怎么闹腾,那都是白费劲!”

苏婳再三告诉鹿芝芝,试图让她安心。

鹿芝芝很捧脸的点头,“嗯嗯,二伯母,我才不担心呢!”

苏婳见状才松了口气,她昨天是真的害怕陆红梅那事把鹿芝芝的心态给影响到了。

不过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她昨晚还让鹿建军今天再去问问进度,看看那边准备好什么时候让鹿芝芝去参加考试。

只要考试的时间定下来了,那就是彻底的尘埃落定,只需要去参加考试等结果就行了。

苏婳和鹿芝芝吃了几口的时候,三个男同志这才回来。

三人不知道去哪跑了那么久,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是汗,但是脸上的表情却都一副酣畅爽快的样子,可见今天这晨练三人都还挺满意。

不知道别人满不满意,总之鹿建军是挺满意的。

他昨天看叶峥的身板就觉得他体能恐怕不错,结果今天早上有意带他多跑几圈,没想到他还全程都能跟上,甚至状态比鹿谦修还稍微好一些。

后来鹿建军还心血来潮的带着叶峥打了一套拳,没想到叶峥的学习得也很快,他自然更是满意。

鹿建军之前也带过许多兵,像是叶峥这样的,放在他手底下的团里,那也算得上是相当好的苗子了。

可惜他不是自己手里的兵。

但这也不妨碍鹿建军对叶峥的印象变得更好。

本来在此之前,他只打算给叶峥找个过得去的工作,只要能够离鹿芝芝的大学比较近就行。

但是今天这一出之后,他觉得这样对叶峥仿佛有点暴殄天物,浪费人才了。

看来关于叶峥的事情,他还得好好想想。

三个男人快速的去冲了个澡换好衣服,也跟着来吃饭。

因为几人都急着上班,餐桌上也没有说其他的,只交代了鹿芝芝和叶峥两个人上午自己在家看着打发时间,反正中午苏婳会回来。

很快,几个上班的人便离开了,而鹿谦修到底是新兵,这两天也都是特意请了假才能回家的,所以今天出去之后又得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了。

“小丫头,你可一定得给我好好考,我可不想下次回来的时候看不见你。”

鹿谦修到底没忍住,趁着鹿芝芝体谅他要去部队心软的时候,再次狠狠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鹿芝芝:“.......”

白了他一眼,那点留恋瞬间消失。

二哥果然还是那么幼稚!

鹿谦修见状哈哈大笑,一路被苏婳骂一路跑了。

鹿建军也在身后无奈的摇头,一家三口便离开了。

而他们走了,鹿芝芝和叶峥也没打算出门,直接转身,刚想将门一关回去,却没想到忽然听到从隔壁传来一道声音。

“鹿同志,叶同志!”

鹿芝芝和叶峥顺势往声音传来处一看。

哟嚯,叫他们的人竟然是姚云。

两家的院子就隔了一道矮墙,鹿芝芝站在墙边都能探出大半个脑袋,自然两边交流的话完全无压力。

姚云刚刚其实一直都在墙边,只是听到苏婳的声音不敢冒出头来,这会听见苏婳他们走了,才敢站直身子,急忙叫住了鹿芝芝和叶峥。

见鹿芝芝和叶峥两人停下了脚步,她心下稍定,接着不浪费时间快速开口。

“我知道昨天的事情对你们来说可能有些突兀,但其实我这次来,也就是为了上大学的名额来的。”

“可能鹿同志你不知道,但是叶同志应该知道,我来到你们这里已经三年了,我从十七岁刚刚高中毕业就下乡,到现在二十岁,我基本上没有一刻不在想念读书的日子,而且我也非常期待去上大学,可以说能够支撑我活下去的目标就是为了以后能回城,能上大学。”

“我......”

鹿芝芝本来还以为姚云叫住他们是要说点别的,比如道歉什么的,没想到她说了一通居然是在卖惨。

而且卖惨的关键原因,也还是为了那个名额。

鹿芝芝大为震撼,并且深感佩服。

不愧是陆红梅的外甥女啊,这脑回路简直和她一模一样。

她难道真的觉得自己看起来这么像活菩萨,会白白的把她二伯好不容易得来的推荐名额让给她,想什么呢!

“等一下。”

鹿芝芝不想再听她的各种“惨状”了,直接打断姚云的话。

“姚知青,对于你的遭遇我深感同情,可是有一个问题我很费解,既然你这么想上大学,那为什么前面那三年没有去呢,非要等到现在?难道是三年之期已到,你要盛装归来?”

这个梗姚云当然不懂,但她也意识到应该不是什么好话,表情僵了僵。

但她听得懂鹿芝芝的前面几句话,问她为什么前面三年没有去上大学。

她倒是想,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啊!

而鹿芝芝也没有等她回答,而是疑惑的继续问道:“姚知青,你该不会是听到我要来上大学的消息,才想起你也有个上大学的梦,然后这么巧的跟了过来吧,那咱们确实很有缘啊。”

鹿芝芝故作感慨的笑了笑,但其实心里却布满狐疑。

她能去上大学的事情也是出发的前几天才传出去的,这事因为鹿斌那大嗓门的关系,大队上不少人后来都知道了。

但是他们只知道这事,却不知道自己靠的是谁的关系,又是要去哪里参加考试,这些信息外面的人通通不清楚。

而姚云,她是怎么知道她二伯这边有名额,而且还偏偏这么巧和他们差不多时间出发的呢?
【请小窝文学 】

总不可能真的是巧合吧?

再说了,如果是她小姨提前写信告诉她的,那为什么姚云一路上会那么避他们不及呢?

没错,后来鹿芝芝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之前她在路上遇到姚云的时候姚云的神色,结合上昨天的事情,她才可以肯定姚云才不是因为看到她害羞避开了目光呢,那明明就是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甚至是想把他们给甩在身后。

而知道二伯详细情况的人,叶峥他们大队那边的人,也就只有叶家人了。

姚云是知青,江玲也是知青,鹿芝芝不往江玲身上猜都没办法。

姚云也不傻,听出了鹿芝芝话里的打探,心下有些犹豫。

按照正常情况来看,她其实是不应该把这事告诉鹿芝芝的,毕竟江玲当时告诉她这事的时候也有意识的避开了人群,可见她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鹿芝芝二伯的事情是她告诉她的。

但是姚云对江玲心里的那点感激,却根本比不上她此刻想要让鹿芝芝心软的决心。

说不定鹿芝芝见她把江玲都给交代出去了,态度会有所缓和呢?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有可能是朋友吗?

她知道江玲对鹿芝芝是很不满的,那同样的,鹿芝芝和江玲的关系肯定也不会好。

两妯娌相看两相厌的话,她在鹿芝芝面前交代一些江玲的事情,鹿芝芝的态度肯定就会不一样了。

所以想了想,她便直接开口。

“其实不是的,这事是我听江玲说的。”

“是她来告诉我你得到了一个大学推荐名额,可以去上大学的事情,也是她告诉我你二伯在巫市这边的部队.......还有,她平时经常在我们身边说你在家的事情.......”

鹿芝芝:哇哦,真的是好惊讶哦。

她面无表情的听着。

不过之前江玲在家里都已经闹出了那么多的骚操作,所以听到这些,鹿芝芝的心里已经翻不起什么波澜了。

只是有点惊讶,原来她在外面的名声竟然那么不好吗?

可是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看来叶峥和叶爸爸叶妈妈他们都把这些事情隐藏的很好,很关心她啊。

想到这里,鹿芝芝心里忍不住有些感动。

转身看了叶峥一眼,却看到叶峥紧抿着嘴唇,表情冷如寒冰,眼里却怒火沸腾。

之前鹿芝芝的名声被外面的人各种乱传,起初叶峥还不知道,后来还是黑子无意间说漏了嘴他才知道的。

他很生气,想过和大家解释,但是黑子却跟他说解释也没啥用,毕竟现在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了,而且鹿芝芝也确实是没有上过一天工,没有干过一天活,大家早就相信了。

与其费劲心思的解释,还不如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懒得管这些碎嘴的人。

而叶峥听了之后,也知道是这个道理,再加上那段时间鹿芝芝正在复习,所以他最终也没有将这事说出来。

而他一直以为的是,大家是因为看到鹿芝芝没有去干活,没怎么出门的事情,才在外面传她的懒婆娘等等词的。

可现在姚云却告诉她,最先说起这话的竟然是江铃!

江铃,又是江铃!

叶峥此时的愤怒可想而知。

姚云还在继续说:“......我知道你其实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不可能是江铃说的那样,所以我从来没有在外面说过你的闲话。”

“而且......如果你之后要去和江铃对峙的话,我也会选择站出来,站在你这一边的。”

这站边她觉得已经够明显了,鹿芝芝应该能够感受到她的诚意了吧。

鹿芝芝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姚云,心里感慨,这女人也是够狠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闺蜜都能背叛。

不过这种情况,她也很难用闺蜜来形容姚云和江玲了,说不定两个人只是塑料姐妹呢。

但迎着姚云期待的目光,鹿芝芝却直接摊手。

“可是姚知青,有些话其实江玲说的没错,我确实很懒,而且我心地也并不善良,你站出来为我说话,是想站出来撒谎吗?”

姚云瞪大眼睛,愣愣的看着鹿芝芝。

她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有人能这么不要脸的承认自己懒,不善良?

她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吗?

“所以一个心地并不善良的人,你觉得我会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将名额让给你吗?”

鹿芝芝从姚云口中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之后,便不打算和她多废话了。

简单一句话,便成功的让姚云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所以她刚刚当着鹿芝芝的面说了这么多好话,又卖了江玲那么多的秘密,鹿芝芝全程都只是在戏弄自己?

“走啦,咱们回家,虽然我现在已经复习的很好了,但既然还有时间,那还是再去复习一下吧,争取考试一次过!”

鹿芝芝故意当着姚云的面说了这样一番话,接着便拉着叶峥进屋了。

她没转身,但猜也猜得到姚云这会肯定都快气死了,哈哈。

而进到屋内,鹿芝芝的心情完全没受影响,还好心情的哼着歌,反倒是叶峥,脸上还是一阵冷意。

鹿芝芝当然知道他在气什么,无奈的抬起手,用两只手指往叶峥的嘴角处戳了戳。

“笑一个嘛,你板着脸的样子一点也不好看。”

说着手上用力,就这么牵着叶峥的嘴角,强行让他笑了起来。

叶峥被她弄得是彻底气不下去了。

但是心里却已经暗暗做好决定,等回去之后,这次的事情他一定会好好和叶嵘两口子算账的。

他之前已经见过太多乡下的妇女因为名声各种问题而遭遇苦难的了,也就是鹿芝芝心大,才没被影响到,换个性子更弱的人,不知道被外面的传言给逼成什么样了。

他微微垂下眼睑,遮住眼底的一片狠戾,然后伸手将鹿芝芝的手捉住拿了下来,无奈道。

“嗯,我不生气了,现在时间还早,上去再看会书吧。”

鹿芝芝闻言夸张的叹了口气。

“哎,你们真是太不相信我了,我一定能通过的。”

不过虽然这样说,脚步却还是老实的上楼,翻了本书出来看。

之前本来她都不打算再看书了,免得影响自己的心情,徒增紧张。

但是知道姚云也在盯着这个名额之后,忽然觉得有竞争有动力了。

当然,这个动力并不是说她一定要考过,而是,她一定要考好,要考得很好,才能让姚云和她小姨打脸!

......

而姚云这边再次卖惨失败,心中越发的着急,但好在眼下还有一个期盼,那就是她小姨夫。

早上小姨夫出门之后,她
【请小窝文学 】小姨陆红梅告诉她,现在还有希望,小姨夫宋东今天就会去找鹿建军谈这事,而且凭借他们俩的交情,没有苏婳那个搅和的人在旁边,拿到名额的几率会很大。

虽然小姨一副很笃定的样子,但是姚云经历了两次被拒绝的情况,心里其实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相信她小姨了。

她决定自己还得想办法才行,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

所以早上趁陆红梅出门的时候,她找她拿了钥匙,还顺便问了她要怎么去巫市大学。

她决定要自己出击!

......

中午,鹿建军和宋东结束了工作,像平常一样一块结伴吃饭。

因为他们俩的家属都有工作,所以哪怕是他们俩回家属院那边并不算很远,但为了减轻家属的负担,中午也都是直接在部队吃。

两人其实都已经知道了昨天那名额闹出来的事情,但鹿建军还是那个想法,既然都已经说清楚拒绝了,这事在他这就差不多翻篇了。

他相信按照宋东以往的性格,也不会再多说什么的。

两人打好饭找了张桌子坐下,鹿建军正准备吃,却注意到对面宋东似乎有话想说的样子,欲言又止。

他动作一顿,不知为何,昨晚苏婳说的话就这么响在了耳边。

她说宋东可能会找他开口。

鹿建军心里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是此刻看着宋东犹豫不决的表情,却有些迟疑了。

果然,下一刻,宋东便开口了。

“老鹿啊,你说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这一晃得有二十年了,是吧。”

他和鹿建军是在新兵入伍的时候就认识的,后来两人就一直很有缘,分宿舍,做任务,甚至是升迁等经历都极度的相似,这可是多少人都碰不到的缘分。

所以他们俩这二十年的交情那可是实打实的,不是亲兄弟,却也都胜似亲兄弟了。

不过男人之间很少说这些矫情的话,只会在对方需要帮忙的时候伸出援手就行。

此刻,宋东却忽然开口说这样的话,鹿建军心里多少有些叹息了。

“嗯,一转眼二十年了。”

宋东也觉得这事是真不好开口,可是谁让他昨晚上鬼迷心窍,一个没忍住就答应了下来。

男子汉大丈夫,也不可能说话不算话,所以他再怎么觉得尴尬,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口了。

反正他也没跟陆红梅承诺他一定能够把这事搞定,只要跟鹿建军提一嘴完成任务就行。

相信鹿建军也能理解他的难处的。

这么想了之后,宋东心里便好受多了,接着便开门见山道:“哎,既然咱们都这么多年的兄弟了,那我也不兜圈子了,还不是我媳妇陆红梅,她愣是要让我来问问你,那个推荐名额的事情,到底还有没有转手的余地啊。”

“我其实都跟她说过了,这名额是你自己靠本事拿到的,你要给那肯定也是给自己家的人啊,怎么可能留给别人啊,但是她飞不死心,这不,我被她缠得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来问问了。”

宋东说着,也是一脸的无奈,甚至有些烦躁。

他将所有的原因都归结在了陆红梅的头上,也对鹿建军说出了自己的无可奈何,认为同是已婚男人,鹿建军应该懂得他的处境。

可是鹿建军却没说话,只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这样的眼神看着,宋东莫名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老鹿?”

宋东忍不住开口打破沉默。

鹿建军也收敛了表情,放下了筷子,然后认真的看着宋东,说道:“宋东,这事既然你已经清楚了,那想必你也该知道我的答案了。”

“但我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我不反对你和你爱人的关系好,但有的时候,一些明知道结果的问题,或许你可以不用那么顺着她。”

“有的时候,过度的顺从有可能给你自己,甚至是给她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鹿建军刚刚是纠结了一会,才选择将这话说出来的。

虽然宋东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料,真的跟他开口提这事了,但他还是在乎和宋东这么多年的情份,所以才开口劝他不要太顺着他媳妇陆红梅。

假如今天换了别的人听到这话,怕是心里已经记恨上了宋东,哪怕他嘴上说着自己是被媳妇逼着来问名额这事的,但人心隔肚皮,别人会不会信呢,怕不是还会想着宋东这人虚伪,打着他媳妇的名义,其实自己心里也是想要这个名额的。

如此一来,在别人眼里宋东恐怕就成了个表里不一的人了。

宋东被他这样说了一句之后,脸色稍稍有些不好看。

他当然知道鹿建军是不可能答应的,所以才用开玩笑的语气问出这话的。

他想的是玩笑话问了,那鹿建军也笑着拒绝就是了,这事就这样了解了,而他也能回家交差。

但他没想到的是,鹿建军拒绝就拒绝,竟然还给自己上了一课。

他们俩一个是正团,一个是副团,但因为关系好,所以私底下相处的时候上下级关系很薄弱,根本看不出来。

但此刻,鹿建军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宋东便清晰的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威严,像是在教育下级似的。

这让宋东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难受,甚至是难堪。

团长,副团长,这其实是压在宋东心里最深处的刺。

“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你自己好好想想,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不要再被你爱人牵着鼻子走了,免得给你自己带来麻烦。”

鹿建军看出来了宋东的情绪,但还是坚持说完了这句话。

他听不听,信不信,那是宋东自己的事情,但是他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该叮嘱还是会叮嘱。

这顿饭最后吃的并不如从前轻快,但宋东到底也不是毛头小子,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就和鹿建军翻脸或者是吵起来,最后还是笑着说了句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接着两人便没再说什么,各自回到岗位上了。

而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陆红梅早早的下了班就在家里等宋东,见他到家后第一句话便是问鹿建军答应了没有。

宋东下午想了很多,他也承认鹿建军说的是对的,但是心里那点别扭还是暂时梗在心里,可能过几天就好了。

但当他说出鹿建军没答应的时候,陆红梅的一句话又成功的把他心里的疙瘩给挑起来了。

因为陆红梅说:“你怎么这么没用,连这点小事都办不成,你不是说鹿建军是你最好的兄弟吗,为什么他都能拿到名额你就拿不到,而且人家都升正团了就你还是个副团,宋东你个没用的,我嫁给你真是瞎了眼了!”

陆红梅今天在文工团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一整天都是忐忑着的,简直如履薄冰。

因为昨天她那朋友大嘴巴的事情,她今天一去就被团里不少人问起了她外甥女
【请小窝文学 】姚云上大学的事情,大家都想向她取经求经验,问她那名额怎么弄到手的。

什么夸她的啊,拍马屁的啊,各种套近乎的,可以说陆红梅在团里这么多年,就属今天的待遇是最好的。

可是今天这些优待都是建立在姚云能去上大学的基础之上的。

如果姚云根本没有拿到推荐名额,没能去上大学,那团里的那些人知道了,到时候会怎么看自己!

他们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个骗子,肯定会在背地里各种嘲讽和奚落自己!

这怎么能让陆红梅甘心!

所以白天她艰难的稳住了团里好奇的群众们,通通用一句“等她考上了再说”来暂时稳住大家。

可是这考试不可能考一辈子,最多一个月,姚云就要离开,她那大队长只给她开了一个月的探亲假,如果这一个月里她没能把事情好好的解决,那她这些年辛苦经营的名声和形象,就全毁了!

所以她相当在意今天宋东带回来的结果,再回来的路上都在祈祷宋东一定要成功。

只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宋东竟然告诉她他没能让鹿建军松口。

一气之下,陆红梅便说出了那样一番话。

而宋东,则是在听到陆红梅那样说他之后,先是站在原地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了她许久,接着在陆红梅心下有些发虚的时候,忽然咬牙暴怒一吼。

“鹿建军,鹿建军,你要是真觉得鹿建军那么好,你直接去嫁给他啊!”

“是,我是没本事,我升不了正团,我拿不到推荐名额,我这辈子只能跟在他屁.股后头打下手,我永远比不上鹿建军,你满意了吗!”

宋东震声吼完,气得面红脖子粗,最后狠狠的瞪了陆红梅一眼,接着便摔门而出了。

而留下陆红梅被吼得呆愣在原地,好半晌才从惧怕中回过神,捂着胸口发颤。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宋东生这么大的气。

不过缓和了一会之后,她被吼的愤怒也逐渐升起。

宋东什么意思,本来就是他自己无能,结果还朝她发火?

怎么,她说的哪一句不是实话吗!

他有本事摔门出去,有本事一辈子别回来!

这天是宋东和陆红梅结婚以来发生了最大争执的一天,就连隔壁苏婳他们都听到了。

不过很可惜,苏婳对此并不同情,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她早就知道像陆红梅和宋东那样的相处模式,早晚会出问题的。

别看陆红梅在外头经常说她家老宋哪里好哪里好的,但是她住的和宋家就这么近,宋东在家的待遇是什么样的,她再清楚不过了。

经常是回到家里之后吃冷菜冷饭,衣服自己洗,家里活什么的陆红梅也鲜少干,都是等着宋东回来做。

陆红梅在家只喜欢装饰屋子,买了不少家具和饰品的,如果不是那些东西都是外头正经售卖的,放在之前怕是还要被扣上资本主义的帽子。

她在家里懒得动,宋东也纵容,虽然嘴上会说几句,但哪次不是最终老实的去干活了。

人家都说夫妻之间是相互扶持相互理解的,哪怕是她认为很娇气的鹿芝芝,对叶峥其实也是关心的。

但陆红梅,啧,恐怕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了。

而鹿建军回来的稍微晚一点,临近下班的时候又被师长叫去说了点事情,告诉他接下来有个机密任务要交给他去处理,如果这次他任务顺利完成,并且完成得很出色的话,又能增添一笔精彩的履历不说,他下半年要调走,这边师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

其中隐晦的提拔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因此鹿建军回家的时候虽然晚了,但是步伐却是格外轻快的。

这事暂时还未定,而且任务具体是什么他也还不清楚,所以他没有告诉任何,哪怕是苏婳。

回到家之后,苏婳将隔壁吵架的事情告诉了他,她都不用问便知道鹿建军肯定是守住了名额,没有开口让给宋东他们。

“好样的,奖励你多吃一个馒头!”

苏婳将热好的馒头夹给他,看的鹿建军哭笑不得。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名额是芝芝的,不会被任何拿走。”

反正名额现在是在鹿建军头上的,只要他不乱开口,那就没问题。

现在连他最要好的兄弟宋东都没能把名额拿走,那苏婳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放心了放心了,我还不相信你嘛。”

鹿建军默默地啃着馒头,心说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不过这话说出来苏婳指定得生气,他也不敢开口。

于是就这样,苏婳和鹿建军都以为鹿芝芝的名额稳了,等明天鹿建军拜托人去问问考试安排就行了。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巫市大学招生办那边却传来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