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摧眉[女强] > 8、第八章 摧眉

8、第八章 摧眉

威熙删除了自己的闯关记录。一直未说话的少年看到她的行为,顿了顿,“你不用……”他没有那么脆弱。

却见威熙利落打开系统,钻进机甲,“我重新试试。”这款最经典的机甲变化不大,她应该能通关才对。

会错意的嬴渊面上一臊,手指误触上最新款机甲的开启程序,整个人被裹了进去。不出意外,三秒后他被弹出来。

真是糟糕透了。

-

“过来。”类人机甲突然移到他面前,驾驶舱打开,威熙看了他一眼。

嬴渊默默走了进去。

“天赋是天赋,努力是努力。”威熙戴上精神力连接器,“明知没有天赋,却仍然乐意努力的,才叫热爱。”

嬴渊身体一震。

威熙早已过了相信鸡汤的年纪,但她身边的人才十六岁,从小养在昊阿宫,这东西对他应该很有用。

看少年的反应,确实有用。

“别说话,别问问题,你先看一遍。”机甲启动,系统发出一声冰冷的机械声。嬴渊注意到机械声响起时,威熙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那个样子,是极深极深热爱着什么的人得到他热爱的那样东西时会露出的表情——享受,喜悦,欲望勃勃——美得令人心窒。

闪避,进攻,四类武器并发;回旋,隐匿,找准时机突击……每一下操作都又狠又快,每一次精神力的延伸都恰如其分。你无法想象一个人的神经丝能丰富发达到这样的地步,万箭齐发,每一箭都扎在敌方武器的中心,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没有影响到她半分操作,她情绪平稳得像一个程序。

是能放进教科书的典范。

嬴渊乖乖看着,星云瑰丽浩大,无数星辰在其间闪烁,砰然炸起的炸弹在左右两边发出巨大声响,黑压压的敌人四方浩荡。她再次左右精神力同用,操纵八方,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突围。

这要怎么比呢?

精神力学说建立在人类大脑的生物基础上。男女大脑构造有异,无数女性科学家研究透了女性的大脑构造,精神力学说在女性的大脑特性上再次往前迈了一步——女性拥有丰富的神经丝,可以操控更精细化的发射武器;她们能同时使用双侧脑回路,男性只能使用单侧;在需要更敏感的情绪感知时,男性的大脑激素会自动阻止男性情绪发散而女性不会;女性精神力持久、适应性强、消耗少……在许多能力上,男性望尘莫及。

威熙让他看着,即便他看懂了她是如何操作,他也学不会。他是男性,在生理条件上已经输给了她。

天赋。

生理条件。

他没有任何资本和她一较高下。

威熙并没有料到让他近距离观看会形成新一轮打击——心高气傲又天真无比的少年曾经以为只要给他机会,他也能成为帝国的荣耀。他隐隐觉醒的男性意识让他蠢蠢欲动——他不想做花瓶,他也热爱机甲,枷锁褪下,他也能和优秀的女性比肩。

此刻,轰地一下,幻想城堡倒塌,一地废墟。

这太伤人了。

-

两个小时后,威熙一次通关,系统大屏上出现令人艳羡的战绩。

赢渊看着通关格一路绿色直通到顶,“祝贺你。”真心实意,也难掩落寞。

“我十年前就会类人机甲。”

赢渊侧目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她不是炫耀十二岁就会操控机甲,但他此刻自尊心摇摇欲坠,第一想到的只能是这个。

“我第一次精神力连接的时候也只有三秒。”

赢渊抿唇。他半垂着眼,眉目堂堂,英挺的鼻子令人羡慕。

“训练了半个月,打通了第一关。”

赢渊挺直了背。他今天第一次,打通了三关。

威熙看到了他的小动作,心里好笑。年轻人的胜负心真是……

威熙没有说的是,那个时候机甲装置里没有后座力阻隔器,每次大爆炸,疼痛都是切肤的,脑袋像要跟着爆炸,眼前一片通红。

她也不是在虚拟系统作战,元帅将她丢在帕特肯训练场,危险、受伤、敌人都是真实的。一不小心或许就是尸骨无存。

这些是不必说的。小孩子哄好了就行。

他胸膛鼓了鼓,似有话说,又不知道想到什么,话被咽了回去。

威熙看在眼里,没有询问,转了话题:“我们去休息区吃饭。”

“好。”

-

两个人进入休息区,食物从外面传送进来,威熙打开光脑,有一下没一下浏览着资讯,同时和威黛文字聊天。

嬴渊默默吃了一会儿,最终盯着她道:“我会像你一样强吗?”这实在太冒犯一位优秀的女性了,他不确定她会不会生气。

威熙将食物放进口中,手指在光脑上写字,鼻腔“唔”了一声,“当然不会。”打击毫不留情。

“对不起。”

威熙抽空瞧他一眼,语气没有变化,“没有人能和我一样强。我排第一,你只能第二。”

少年的眼睛一下子迸发出万丈光彩,奄哒哒的小树苗仿佛一下子吸饱了水,瞬间嫩葱葱的,“你觉得我能第二?”

威熙先回了威黛的消息,然后才又看向他,少年目光灼灼,满腔激情快从头顶迸出来了。

“得第二会让你高兴?”

“如果第一是你的话。”

威熙一愣。

说话的少年自己也是一愣。

下一刻,他耳朵通红,忙不迭解释:“……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太强了……”他目光窘迫,眼皮抖动,正心慌意乱地搜寻更得体的解释。在瓦弗波德帝国,如果女性没有暗示,男性说了暧昧的话,这个男性的形象会瞬间一落千丈,她们会不自觉地将他与俱乐部的男模联系起来,从而打心眼里瞧不起这样的男性。

嬴渊作为帝国象征,言谈举止一直是帝国典范。他可以死板,但绝对不能轻浮。

这句话并没有多轻浮,但于克己复礼的帝王来说,已经是出格。

威熙摆摆手,目光落回光脑上,“快吃吧。”

少年热热的耳朵直到吃完饭还尚有余温。

-

休息结束,威熙继续学习,古井无波的机械女声再次环绕空间站;嬴渊重振旗鼓,看着高空中威熙通关的成绩柱,总有一天,这里会亮起第二根通顶的绿柱。

两个人在空间站疯狂学习训练,时间眨眼就是三天。如果不是收到侍卫长的照片提醒,两个人不知道还要高强度训练多久。

威熙和嬴渊同时收到了侍卫长的讯息——这个老人生怕他们忘记。

威熙一看时间,不敢相信竟然已经过了三天;嬴渊在她身旁打了一个哈欠,威熙眼神送过来时,他将第二个哈欠咽了下去,“我可以。”

天赋、生理条件比不过,勤奋当然不能被比下去。


【请小窝文学 】“走吧。”威熙打开空间站的门。

“去哪儿?”

“拍照。”

snwe六代飞行器停在空间站门口,威熙正欲上去,一双手拦在她面前。六代旁边,停着snwe五代。

他看着她,微微抿唇,“能让我驾驶吗?”

他开飞行器的机会也很少。大部分时间待在昊阿宫,少部分时间外出访问,外出的时候也有专人驾驶。

威熙了解那种跃跃欲试的痒意——训练了三天,他急于向她展示训练成果。

“行。”

少年意外的没有登上snwe六代,侧身上了snwe五代,他坐在驾驶位,扭过头看着威熙,“snwe六代我不是很会。”

威熙猜也是。本来发行的时间就短,他平时没机会驾驶,后来又送给了嬴汀夫人。五代就五代吧。

“去普雷亚尔最高峰。”

少年戴连接器的手一顿。真是毫不留情的考验。

“好。”

他接受。

-

普雷亚尔是瓦弗波德星最雄伟的山脉,绵延起伏了瓦弗波德星整个西面,那里终年积雪,少有人烟,只有在靠近帕特肯地区的边缘,才有十几座人烟稀少的村落。

此刻是冬天,普雷亚尔山上更是狂风怒号,大雪纷飞,人若是下了飞行器连眼睛也睁不开。

他们穿过浓烟滚滚的云层,掠过由普雷亚尔的地势气候形成的独特风漩涡,好几次躲过突如其来的雪崩,一路向上,直冲云霄,抵达普雷亚尔山脉最高峰——也是帝国的最高峰。

snwe五代停在山顶空旷的雪地上,外面风雪交加,什么也看不到,鹅毛大雪不过十分钟就将飞行器埋在雪地里。

在这里拍照吗?

威熙调出普雷亚尔山天气监测数据看了看,“等半个小时。”

“嗯。”

“飞得不错。”她半躺在离他一米的舱位上,半空中的光脑闪现密密麻麻的文字——这一路上不管遇到多惊险的情况,她看小说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屏幕。

她漫不经心的态度,嬴渊以为是他又一次误会了,她并没有想要考验他。飞行器行至中途,他已经没有期待她会评价。

惊喜突如其来,少年一下子没有回应。

威熙的目光移到他身上,“左侧器身有一块地方应该刮掉了皮,你赔我一个新的。”

少年胸膛起伏了一下,“好。”

-

半个小时后,风雪俱停,灰蒙的云层散开,太阳高悬东方,照得普雷亚尔山脉群峰闪耀,层层叠叠的山脊金光粼粼。

少年尚未出舱,已经为眼前所见失了言语。

威熙关掉光脑,穿上特殊材质剪裁的恒温服,率先跳下机舱。

山顶的微风拂过她额头、脸颊、肩膀,从四肢及手指间穿过,太阳直射双眼,广阔的景色变成白光一片。

她不用看,已经将这里的景色永刻心中。

东方,是烟波浩渺的佩茨弗兹海,绵长的海岸线蜿蜒了瓦弗波德星整个东部;

北方,是一望无垠的布莱克沼泽和格润草原,春天会有上万架飞行器盘旋此处,人们自发组织的飞行器大赛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一项文化;

南方,是普雷亚尔山脉和佩茨弗兹海的交界处,万丈断崖接海而起,险峻冷冽,人站在那里,仿佛凝视着深渊;

中部,是瓦弗波德帝国。它被佩茨弗兹海、普雷亚尔山脉、布拉伏崖、布莱克沼泽和格润草原环绕着,村庄城镇紧密相连,鳞次栉比;无数的空间站、信号塔闪烁着绿光;到了晚上,城市的灯光和它们交相辉映,远远看去,仿佛星辰跌落,散下满天星雨。帝国之钟矗立在帝国中心,高耸入云,在城市的最上空发出耀眼的白光。

这是瓦弗波德的全景。站在普雷亚尔山脉最高峰,拥有最广阔的视角,可以最大限度看到帝国之景——不全,但是能想象。

她多少次做梦梦到这里。

嬴渊走向雪地边缘,目光深深,凝睇着远方。他是瓦弗波德的帝王,然而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瓦弗波德的样子。他的国家,他的子民,山河远阔,浩浩汤汤。

威熙朝空中丢了一颗摄影球,摄影球自动追踪到威熙和嬴渊,自动下降到最佳拍摄角度,静静悬浮空中。

威熙走到嬴渊身边,拍拍他,“拍照了。”

少年回过头,瞳孔深深,和威熙对视。摄影球“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两个人转过身,面对群山,身后是苍茫的瓦弗波德,“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好了。”威熙收回摄影球,直接将摄影球上的照片传输给侍卫长,连自己的光脑也没连,“回去了。”

“可以再待一会儿吗?”

“随你。”威熙进了飞行器,闭眼躺下。

-

威熙一觉睡醒,舱外已日薄西山。飞行器停在普雷亚尔雪地上,还没有起航。威熙打了一个呵欠——年轻人就是能折腾,竟然可以待一天。

她敲敲舱门,雪地上站着的少年回过头。纯白一片中,少年一身黑衣,肩平胸阔,长身玉立,还怪好看的。

“回了。”

“嗯。”

-

两个人回到首相府的空间站,威熙因为睡了一觉,精神抖擞,感觉能再来一个三天三夜。在雪地上站了一天的少年就没那么精神了,神情恹恹,眼下青黑。

威熙径直走向知识库,开启语音;两分钟后,远处机甲作战模拟系统发出启动声。威熙回头,少年已经钻进类人机甲舱。

威熙打开光脑,远程操作了暂停。机甲舱打开,嬴渊目露困惑,“怎么了?”

“你不休息吗?”

嬴渊摇头。

出去一趟,倒是更倔强了。倔得愚蠢。

“如果你想要我教你的话,休息好了再来。”威熙目光平静,“我不想教一个反应迟钝的蠢人。”

对方表情一呆,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威熙的意思,随即眼睛一亮,再次像奄哒哒的小树苗吸饱水一样,“您说的是真的吗?”竟用上了敬语。

“是的,弟弟。”威熙竟也觉得顺耳。毕竟她的年纪也能担一个“您”。

“谢谢姐姐。”

威熙一顿,回过头看着他。

他眯眼一笑:“谢谢姐姐。”竟又说了一遍。

这是他第一次笑,也是他第一次对她有所称呼。笑容明媚干净,眼睛清如泉水。

在瓦弗波德帝国,姐弟恋是常态,“姐姐”这个称呼很是普遍。大部分男性称呼夫主都是“姐姐”。

她和嬴渊大帝正处在一段婚姻之中,她比他大六岁,他不能像其他人一样直呼她姓名,也不能尊称“殿下”,“姐姐”确实是可以选择的称呼。

【请小窝文学 】
嬴渊见她久久不说话,以为她不喜欢这个称呼,凝眉抿了一下唇,“我……”

威熙点了一下头,应下这个称呼,“睡醒了找我。”转身打开光脑,开启语音,继续恶补落下的知识。

此刻两个人都不知道的是,威熙随手拍的两张照片,已经挂在帝国公共信息中心热搜上一整天。

-

热门第一依旧是那位发明出“飞行器之夜”,写成人-小说的男性作家:“陛下看起来好疲惫呀,这几天一定被调-教得很辛苦……”

帝国姑娘们聚集在评论下——

“调-教的内容,希望你拿出专业水准进行描述……”

“在哪个网站?催更了……”

“你今天不动笔,我就在这儿坐下了。”

另外一些对嬴渊大帝不甚感冒的人,有了其他角度的发现——

“这好像是普雷亚尔山脉呢……”

“今天这天气,飞行器谁开的?”

“殿下不是只愿意驾驶十年前的那个嘛?那个老古董是绝对飞不上普雷亚尔的。”

“是陛下吗?”

“得了吧,不可能是陛下。”

“陛下有美貌就够了。”

帝国姑娘们渐渐意识到什么——

“是我想的那样吗?(手抖)”

“除此之外,还有第二种可能嘛?”

“卧槽,我开始哭了……”

半夜,当威熙沉浸在机甲知识的海洋中时,“威熙殿下”热搜爆了。

欢迎你,瓦弗波德的威熙。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