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摧眉[女强] > 9、第九章 摧眉

9、第九章 摧眉

飞行器来回都是赢渊开的。

可是帝国人民并不相信男性能驾驶飞行器穿越普雷亚尔最高峰——他们更愿意相信是曾经的天才少女终于战胜了十年前的梦魇,重新拾起了机甲梦想。

人们兴致勃勃、有模有样地讨论着——

一个说:“婚礼前殿下还执着于老式飞行器,一个星期不到,她已经学会snwe五代,直接飞上了普雷亚尔最高峰,这就是王者的实力吗?”

一个说:“应该不止snwe五代。新婚之夜殿下和西蒙出去驾驶的是snwe六代,已知西蒙男模不会驾驶snwe六代,求问,snwe六代是谁驾驶的?”

一个说:“难怪此次新婚之旅殿下拒绝了拍摄,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威熙殿下可能利用婚假之便去某个地方集训了。”

一个说:“离普雷亚尔山最近的是帕特肯地区。如果威熙殿下真的去集训,帕特肯训练场是最有可能的。”

一个说:“噢老天!她十年未接触机甲,竟然直接去帕特肯送死吗?”

-

嬴渊一觉睡醒,精神抖擞,正欲去找威熙进行新一轮训练,侍卫长发来通讯请求。

嬴渊点了拒绝。

空间站构造独特,如果进行通讯,必然会暴露位置。

侍卫长锲而不舍,发来文字:“恕我冒昧,威熙殿下还好吗?”

嬴渊皱眉,回了三个字:她很好。

侍卫长斟字酌句,再次发来消息:“帝国人民挂念她,如果可以,希望殿下能和人们多多交流。”

嬴渊感觉到侍卫长对威熙的态度发生了微妙变化。

“发生什么事了?”他问,同时打开帝国公共信息中心网页。

“您可以上帝国公共信息中心看看。”

嬴渊已经看到。

帝国人民的猜测五花八门,许多人希望威熙今天能上线报平安。

嬴渊关掉光脑,走进训练室。

侍卫长当然不会只给嬴渊发消息。

嬴渊一进去就发现威熙正在浏览帝国公共信息中心的热搜。她只随意刷了两页,见他过来,关掉光脑,“开始吧。”

-

学习,训练,模拟战场,在需要拍照那天出门实战……就这样,两个人度过了一个月的婚假。威熙随手拍的照片定期冲上热搜第一,帝国人民睁大眼睛抠出无数细节,从各种奇异的角度讨论着照片。

他们只为证明一件事——

曾经的机甲天才回来了。

-

婚假结束,昊阿宫门口聚集无数记者和热心民众。大家翘首以盼,只想亲眼证实这一个月在网络上讨论得沸沸扬扬的猜测。

飞行器在昊阿宫门口停下,嬴渊大帝独子一人走下飞行器。

众人面面相觑:威熙殿下呢?

年轻的帝王优雅端重,彬彬有礼,他短暂的挥手示意后,交代了人们迫切欲问的消息:“威熙殿下去帕特肯大学上学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

上学?!

帕特肯大学?

帕特肯大学的男学生不是正在示威游行吗?!

嬴渊走进昊阿宫,守门侍卫关上了大门。

向来温和耐心的赢渊大帝,此次没有回答任何记者追问。

-

年轻的帝王回到寝宫,侍卫长将下月行程传送到他光脑上,少年匆匆扫了一眼,“知道了。”

作为一个新上位的帝王,他需要勤勉、好学、谨慎,尽心尽力展现帝国形象;像新婚之旅那样的任性之举,最好没有第二次。

帝王出宫需要提前报备,要配备军队和仪仗队;所达之处有一定考究,需提前清场,出动安保人员;所见之人亦要经过检查,人数还有一定限制。单人会面会相对简单一些,如果是群众会面,皇室至少要提前一周准备。

嬴汀老夫人理解新婚少年的叛逆,给了他最大限度的放纵。他也需要投桃报李,在这一个月安分守己。

侍卫长猜测他或许心情低落,贴心安慰道:“帕特肯大学距昊阿宫不过半个小时的航程。”如果威熙殿下有心,是可以常回昊阿宫的。

嬴渊垂着眼,神色难辨,“嗯。”他知道她不会来。

-

威熙再次成为网络讨论的中心。

帝国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想从政,那就去帝国大学;如果想从军,那就去帕特肯大学;如果想从商,那就去佩茨弗兹大学;如果只想顺利毕业顺便解决终身大事,那就去帝国大学旁边的米恩大学。

可以说,一个人选择什么大学,已经表明了她的志向。

帕特肯大学因机甲专业闻名帝国,为帝国培养了数不清的将军元帅。威熙去那里读书,野心昭昭。

可是有什么用呢?

全帝国都见证了她和赢渊大帝的婚礼,全帝国人民都知道帝王虚君,不能有权。

从威熙娶了赢渊大帝那刻起,她就注定和实权无缘了。

人们讨论到这里,开始困惑:“是不是我们误会了?威熙殿下从来没有承认她要从军啊?”

“她也没有承认有关这一个月来的任何猜测。”

“是我们敏感了?”

“所以我们口嗨了一个月?”

“那她去帕特肯大学做什么?”

“也许只是想换一个更好的文凭?”

“说到这里,我有一个疑问:帕特肯这么难进,威熙殿下如何进去的?”

“我也有这样的疑问!如果她要换文凭,帝国大学好操作得多,她为什么去了帕特肯?”

“很明显她有这个实力。”

“不是文凭的事情!我就是很疑惑,殿下真的去了帕特肯吗?如果是,怎么通过入学考试的?”

“实力!”

“……感觉怎么想都想不通啊……威熙殿下到底在做什么?”

-

网上的讨论从早上持续到下午,原本正常的讨论在一位叫“马斯”的男性发表长篇大论后走向奇怪的方向。

马斯是帕特肯大学机甲专业四年级学生,也是主张“降低分数线”并进行游行示威的组织者之一。

他用洋洋洒洒几千字的长篇幅质疑了帕特肯大学的公正性。

威熙是他长文中的典型例子。

从威熙前十年在公共场合的表现——对机甲知识一窍不通,对飞行器驾驶生疏,拒绝公开自己的精神力分数;到有预谋的提前一个月为走后门造势,故意模棱两可的暗示自己天赋异禀。

他得出结论:威熙并没有任何机甲天赋,一切都是掩人耳目,目的不过是为了让这个首相大人的独女名正言顺地进入帕特肯大学,又名正言顺地毕业而已。
【请小窝文学 】

马斯愤怒的质问:“男性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得够艰难了,天生的生理差异让我们更难获得成功,我们挤破了头才能在帕特肯大学占一席之地!原本就不多的位子,又要因某个女性高贵的身份让出一席,凭什么?!”

他的发声获得不少男性的支持,拥有“降低分数线”同样诉求的另一位组织者伯特转发了马斯的长文,附言道:“男性应该拥有更多成长空间!如果实行男女同分制,100个入学者只会有10个男性,当特权挤进来时,挤掉的就是我们十个中的一个;可是如果实行男女差分制,100个入学者可能会有40个男性,当特权挤进来,我们仍有39个人!”

要求“降低分数线”的最后一位组织者瑞尔一个小时后也加入了这场讨论:“官方拒绝我们的时候总说‘公平’,入学考试要公平,精神力测试要公平,毕业实战要公平,他们无视男女差异,要我们同女性一样,公平,公平,公平——可是当特权到来时,‘公平’在哪儿?”

如果没有公平可言,特权可以区别对待,男女为什么不可以区别对待?

一些传统的女性读到这些内容,勃然大怒,“不是所有事情强者都要让着弱者的!女性就是有这样的能力可以操控更精密的机甲,爆发更大的威力,导弹会因为你是男性,所以对你区别对待吗?”

思想更为开放的女性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样对男性似乎确实不太公平。他们生理条件比不上我们,却要以同样的标准毕业。我们女性占了生理条件上的便宜。”

思路清醒的人没有落入马斯等人的圈套,冷静回复道:“男女差别对待可以运用到其他事情上,精神力不可以。精神力是推动帝国发展的决定性力量,我们一直追求的都是更强,它和男强女强无关,我们要的一直只是“强”。这关乎帝国未来,不可让步。而你们说的“特权”问题,请一码事归一码事,我也不认同特权。男女同分制是公平的,特权是不公平的,你们为什么要混为一谈?”

网上吵得不可开交。

因为马斯将威熙扯进了帕特肯事件,男女同分制受到更多关注。男女区别对待和特权搅和在一起,加上威熙扑朔迷离的行为、敏感的身份,威熙竟成了帕特肯事件的核心人物。

而这个核心人物,任由网络吵得不可开交,似乎没打算出来回应一句。公信力摇摇欲坠的帕特肯大学也保持了沉默。

人们逐渐意识到不对——威熙殿下去哪儿了?

向来寡言少语,也不爱上网,只会在每年帝国日转发官方国庆消息的姚瑟元帅,悄无声息上传了一张全息图影——帕特肯实战训练场。

“欢迎。”她说。

官方,平静,指向不明。人们忙着追踪威熙的行踪,没有在意。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