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摧眉[女强] > 4、第四章 摧眉

4、第四章 摧眉

威熙从寝宫出来时,明显感觉到守门的侍卫俱松了一口气。

其中一个甚至不等她询问,主动向她传送了一份文件。

“这是帝国优质俱乐部名单。”侍卫微微鞠躬,“皇室和四大家族的姑娘们爱去的是前三家。”

另一个侍卫反应过来,接道:“今夜是许拉斯的表演日,您现在过去,正好才刚刚开始。”

威熙接收了文件,飞行器自动读取了文件中各俱乐部的位置,她的光脑也同步展示了各俱乐部的装饰风格、享乐特色以及明星男模,真是省了她很多麻烦。

威熙漫不经心看着俱乐部的介绍,“今夜能把这些逛完吗?”

两个侍卫一愣。

给她文件的侍卫率先误会,微微颔首,眼观鼻,鼻观心,“这取决于您。”

另一个侍卫悄悄红了耳朵。

-

威熙到达第一家俱乐部的时候,舞池内的夫人姑娘们齐声欢呼,舞台上的节目介绍人停下正在进行的介绍,笑盈盈道:“欢迎您,威熙殿下。”

威熙并不知道,今夜帝国所有的俱乐部都在等待她的到来。

未等她反应,一群姑娘已经推着她走进舞池,躁动的鼓点,性-感的音乐,热情洋溢的尖叫,瞬间像海浪将她淹没。

威熙闭上眼,也不扭捏,细腰一扭,随着众人舞蹈起来。

俱乐部一片沸腾。

她的脑袋还痛着,突突地胀痛;饱满而激情的音乐节奏更是震得她头晕目眩……可是就是在这种混乱中,她感觉到难以言说的舒畅,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尽情感受着瓦弗波德的气息。

“接下来有请——许拉斯——”

欢呼声震耳欲聋。

动感的音乐转向暧昧。

威熙退出舞池,在休息区坐下。

清秀的侍应生及时上前,“夫人喝什么?”

“水。”

“稍等。”

在等水的时间里,被誉为深夜俱乐部王牌的许拉斯吊着水晶丝缓缓降落。

威熙看了一眼,并无多大感觉。

然而耳边的尖叫声愈发厉害,坐她旁边的姑娘声嘶力竭,激动得满脸通红。

在阿尔思星球,她倒是也见过这样的阵仗。

许拉斯开始表演,他目光清冷孤傲,动作却热辣情-色,半透明的黑色浴袍在大开大合的舞蹈动作间飞扬,肌肉鼓起,锁骨若现,瓷白的肌肤细嫩然而充满力量感。

他并不阴柔,舞蹈动作干脆利落,每一下都踩在音乐节点上,律动率很强,如果换一件衣服,威熙应该会很喜欢这支舞。

“真是绝美的肉-体。”在无数尖叫中,威熙听到身后有人冷静评价。

随即一波掀翻俱乐部屋顶的尖叫来临——许拉斯走下了舞台。

姑娘们和他贴身热舞,夫人们将帝币塞进浴袍,他的汗水从鼻尖滴下,恹恹欲垂的眼睑透出一种禁欲的性感。

他仰头露出脖颈时,威熙脑中一闪而过赢渊的脸。

她今天闯寝宫的时候,赢渊也穿着黑色的浴袍。

许拉斯和赢渊的长相气质是相似的。他们都符合瓦弗波德帝国对男性的传统审美——大气俊丽,清冷高洁,仿佛高岭之花。

瓦弗波德的女性钟爱这样的长相。每一个瓦弗波德女性内心深处,或多或少有圣-父情节。她们希望自己的伴侣是纯洁的,禁欲的,神圣不可侵犯的。

新婚夜不与伴侣发生关系的风俗就是来源于此。她们希望自己的丈夫永葆纯洁——即便结了婚。

在更古老的记载里,结了婚的瓦弗波德男性甚至不承担泄-欲功能,当需要传宗接代的时候,他们才派上用场。在《古帝国纪事》里,有一章专门称颂那些一辈子只和夫主发生过一次性关系的已婚男性。那些名字至今仍有传统保守的男性奉为英模。

但威熙并不喜欢,她更喜欢——

她看到许拉斯朝她走来。

算了,她现在没什么喜欢的。

许拉斯抬起了她的手,作势欲吻。这是今夜全场最尊贵的客人,也是最不会拒绝他的客人。

许拉斯想:与其跳一晚上舞,不如和一个美艳的权贵春风一度。能和帝国的王侍奉同一个女人,是他赚了不是吗?

威熙没有让他吻下,只是在他低头的瞬间握住了他的手腕,她拉着他,问:“等会儿出场的是谁?”

“俄罗,俄尔,俄涅。”

威熙微愣,“三个人?”

对方笑了一下,“您第一次来?”

威熙没回答。

“她当然第一次来。”身后有人替她回答了,还是不合时宜的冷静语调,“我们殿下平常只围着陛下转,要不是今夜非出来不可,她才不来呢!”

威熙转过头,在灯红酒绿中看清对方,她有些不确定,“威黛?”

女人下巴微扬,算作打招呼,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威熙却肉眼可见的高兴起来,她对许拉斯道,“把今天要登台的人都叫过来!”坐到威黛身边,“我在婚宴上没看到你。”

小时候她玩儿得最好的就是威黛,十年不见,威黛已经出落成冰山美人,在帝国一水的明艳美人中独具特色。

威黛神情淡淡,“当然没有我。”

“为什么?”威熙感觉到不对劲儿,发生了什么?

威黛眉头拧起,神色颇为不耐烦,端着酒杯往旁挪了一屁股,“装什么装!你又不期待我去,我去干嘛!”

威熙心里一咯噔——这十年她们生疏成这个样子了吗?她仔细瞧了瞧威黛脸色,难看是难看,生气是生气,但是没有厌恶。她心稍放,回道,“虽然这个婚事我没有多喜欢,但是你能来我会开心的。”

威黛一下子扭头盯着她,表情生气,“你是在炫耀还是阴阳怪气?”

威熙疑惑。

“如果你是炫耀,那大可不必,你奉若珍宝的东西别人不稀罕,我才不会像你那样愚蠢!”

“如果你是阴阳怪气,那也不必!我没去婚礼,在这儿遇上也是巧合,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没必要突然寒暄!”

威熙心中的问号更大。

“我没有看不惯你。”威熙握住威黛肩膀,“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就在这时,许拉斯领着七八号人过来了。突然插入的美男们使两个人隔远。威熙还想和她讲话,威黛却拍了拍某个美男的屁股,“跳舞去。”

威熙随手拉上一个人,正欲跟过去,却感觉手上略沉,一扭头,发现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舞者连体婴儿似的排成一派。

其中两个指了指威熙抓着的手臂,“你为什么选他不选我们?”

威熙看着穿得一模一样,神情一模一样,外貌一模一样
【请小窝文学 】的三人,“随手抓的。”

“那现在让你选,你选哪一个?”

威熙懵住。什么意思?

她指了指三人身后,“我还是选他吧。”

许拉斯轻哼一声,将黑色浴袍系紧,垂眼,一副清冷样子,“刚刚你不要我,现在我不要你。”顿了顿,掀起眼皮,“扯平了。”

这些孩子在干什么?

威熙不是很懂。

她放开抓着的手臂,“那行,我自己去。”

威熙隐入舞池。

三胞胎回头看着许拉斯,“她不喜欢这样?”

许拉斯摊在座位上,喝酒,“我以为她喜欢。”

来这里一下点这么多的客人,一般都喜欢左拥右抱,众星捧月的感觉,也喜欢大家为她争风吃醋,抢来抢去,还有他从未失手的——欲拒还迎。

威熙走得毫不留恋。

-

她走到威黛身边,拉住她,像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

原本对她没什么好脸色的威黛神色徒然难过,她停下舞动的动作,看着二人牵在一起的手。

“怎么了?”威熙看着她,“如果我过去做了什么令你伤心的事,我现在跟你道歉,威黛,我……”

“你为什么躲着我?”

“嗯?”威熙抿唇,“我过去经常躲着你吗?”

她点点头,“一个聚会只要我去,你就不会去。你还和我大吵了一架,说别再做朋友。我后来想找你道歉,你也不愿意见我。”

“因为什么?”

威黛拧眉,“十三岁生日那天送了一个你不喜欢的礼物?”

“什么礼物?”

“当年最新款的飞行器。”威黛踌躇了一下,“我当时确实有欠考虑,你刚经历飞行器事故,我不该……”

“等等。”威熙闭眼皱眉,感觉到不对劲儿。她好像误会了一件事,忽略了很重要的东西。

她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以为是重回22岁。威熙一直默认的是这里的威熙一直是她。

母亲面对她时微妙的态度,她一时冲动说“我回来了”后母亲微妙的表情;

她零零星星听到的婚宴上众人对她过去的评价;

威然小心翼翼仿佛在哄小孩子的说话语气;

此刻威黛说的这些……

威熙头痛欲裂,她或许不是她吗?是过去有另外的灵魂寄居在她身体里,还是她抢了另一个“威熙”的身体?世界上有几个威熙?

她死死抓住威黛的手,“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你出生,我母亲抱我去看你。”威黛莫名其妙,“虽然你不会记得,我也不会记得,但这个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十一岁时你对我说了一句很伤人的话——”

“威熙,你长不高了。”

“我也对你说了一句很伤人的话——”

“威黛,你胸小。”

二人目光对上,威熙徒然脱力,“……还好,还好……”

看了看威熙的身高,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威黛怒目而视,“你什么意思?!”

威熙刚刚被吓得一身冷汗,此刻放松一笑,“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她抱住威黛,“对不起。”

是了,她魂穿到阿尔思星球的时候,是占用了一个阿尔思星人的身体。她既然能穿到别人身上,别人当然也可以穿到她身上。

也不知道是什么契因,竟然让相隔这么遥远的两个星球产生如此神奇的互换。

“我虽然很多次说再也不要原谅你。”威黛说,“可是你拉我手的时候——我想,或许我最好的朋友回来了。”

威熙眼眶一热。

威黛看着她,“过去十年的威熙不值得原谅,可是应该给我的发小一个机会。”

“谢谢。”

她在阿尔思星球的孤独,是没有朋友的孤独。她不理解那里的男人,也不理解那里的女人。前者可笑的自大,后者懦弱的自卑。她没有朋友。

她孤独太久。

“可是你的胸真的很小。”

“威熙!”

-

两个人重新回到休息区。

威黛看着座位上七八个男模,“你这么厉害?”

威熙摆摆手,“没有,做做样子。”

威黛冷笑一声,“也是。你一颗心挂在帝国第一美人身上,别的男人怎么可能入你的眼。”

威熙这一天听了太多说她色令智昏的话,不知道那个威熙到底做了什么,她摸摸鼻子,“有这么夸张吗?”

威黛觑着她:“你说你要为他守身如玉,一辈子只他一个男人。”

哦,这倒很像阿尔思星的女人。

在瓦弗波德,光这一点就可以让这里的女性困惑不解——这是不可能的事。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威熙看着远处尽情展示男性身体之美的男模们,“在梦里那个地方,大多数女性都希望一辈子只有一个男人。”

威黛不敢置信,“为什么?”

威熙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曾试图分析她们的心态,但太复杂了。阿尔思星人自我守身的背后是庞大的社会文化,威熙不想接触。

“因为一个梦你要对赢渊大帝守身如玉?”威黛不能理解。

“不是守身如玉。”威熙笑了一下,“是没有兴趣。”

三十年异文化的扭曲摧残,她常常在两种思维模式里撕扯。她好像已经丧失了欣赏异性的能力。或者说,她不知道要什么。

威黛一脸同情地看着她,“天可怜见。”

威熙略微无语,“朋友,我们的人生不止男人。”

“哦。”

“竞选竞选首相,继承继承威家——”

“等等。”威黛打断她,“你已经和赢渊大帝成婚了。”

“所以?”

“所以?”威黛和她四目相对,“为了保护虚君制和赢渊大帝,你已经主动放弃竞选首相和继承威家的权利。”

呵,狗男人。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