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有港来信[娱乐圈]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原来她给他的骄傲,和给别人的不同。

他以为他在飞机上试图打碎的,是她装腔作势的铠甲,是自作聪明的作茧自缚,是因为不信任他而咬牙硬撑的倔犟。

原来不是。

宁市的房子重金打造,包括屋后一座英式砾石花园,那里面种养着三百多种植物,从松杉、鼠尾草、风信子,到柳枝稷、软丝兰、郁金香,还有无数种月季玫瑰。

但商邵此时此刻只能想起一种。

那种玫瑰很美,花型饱满圆润,粉白的瓣,深粉的芯,娇嫩妖娆,一茎多花开得肆意。但这都没有什么大不了。

玫瑰争奇斗艳,能媚到极致,也能清雅到令人见之忘俗,唯有它的枝头与花朵,四季直立。

它叫「瑞典女王」,晨昏冬春,风疏雨骤,都永不垂头。

好几秒没听到回答,应隐刚刚干涸的眼泪又开始涌了起来。

她眨着眼,觉得眼前的他模糊而遥远,神思也渐渐不太清醒了。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委屈地抗议:“你不回答我。”

她喘不上气,浓重的鼻音令她轻熟感的声线,听着无端像是小女生撒娇。

商邵伸出手,随着他抹上眼睫的动作,应隐本能地闭上眼。

她的热泪沾湿了他的指腹,商邵垂眼看着指尖,目光带有审视,像是感到陌生。

他真的很讨厌手指被打湿的感觉,但擦她的眼泪与热汗却不排斥。

“再问一遍。”商邵命令她。

命令一个头疼脑热烧得浑身滚烫娇软的女人,多少有点不做人了。

但他要应隐再问一遍,以便他认真地、毋庸置疑地告诉她答案。

应隐趴他怀里,累极了的“嗯”一声,勉强提起神,嘟囔地问:“你喜欢海绵宝宝吗?”

商邵:“……不是这个。”

“如果你也喜欢海绵宝宝,我们就是派大星……”

商邵舒一口气,沉着声:“应隐,给我清醒一点。”

“章鱼哥……吧哒吧哒……”

“吧、……”商邵停顿片刻,怀疑人生:“吧哒吧哒,又是什么?”

应隐不回他了,过了会儿,抽一口气惊醒,伏他腿上喃喃慢慢地说:“商先生,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商邵黑着脸,一字一句:“你睁开眼看看,我就在这里。”

应隐抽泣一声,很伤心地说:“不喜欢就拉倒了。”

商邵脸色稍缓,虽然沉声,但字字珍重:“喜欢。”

“太好了,你也喜欢喝热红酒吗?”

“……”

一直耐心的男人终于忍无可忍:“应隐!”

门铃声来得非常及时。

商邵把她从怀里撇开:“医生来了,我去开门。”

“你别走。”应隐抱他腰,赖床上。

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商邵很艰难才拿开她手臂:“十秒。”

“你抱我一起去。”应隐又缠上。

商邵斩钉截铁:“不可能。”

门铃声第二次响起后,房门开了,古板的、前来问诊的德国医生,看到里面的男人一手开门,一手扶着身旁女人的腰。

那女人两手挂他脖子,踮着脚,埋在他颈窝里的脸通红,双眼醉醺醺地闭着。

医生:“……”

商邵这辈子没这么离谱过,一边努力扶稳她,一边黑着脸道歉:“请见谅,她神智……”

医生表示我懂。

一量体温,三十九点六,医生更懂了。

即使是成年人,烧到了这个温度也是非常危险的,幸好应隐身体底子还算好,没有出现上吐下泻或电解质紊乱的情况。

她被商邵公主抱着放回床上,呼吸短暂地平稳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医生听她心声,边有些严厉地说:“发烧的时候不宜饮酒。”

“她刚落地,还没倒时差,过去二十四小时都没有好好休息。”商邵垂目看她一眼,声音低沉而温柔下去:“心情也很糟糕。”

医生点点头,收起听诊器:“别的都还好,要打退烧针。”

“需要输液么?”

“不,她没有需要输液的病症,当务之急是尽快退烧,然后好好休息。”

“怎么打?”

医生已经拆出针管并开始配药,同时告知商邵:“肌肉注射,请让病人坐好。”

酒店合作的是高端私人诊所,出诊费高昂,商邵信任他。

他按他说的,将应隐扶起,拂开沾在她脸上的发:“应隐,坐好,打针了。”

应隐没睁眼,迷迷蒙蒙地“嗯”了一声,软绵绵抬起胳膊。

商邵把她手按下:“不是挂点滴,是打针。”

“嗯……?”

商邵冷淡地给到三个字:“屁股针。”

屁股针。

屁股针?

久远的童年记忆让应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嘴角不可遏制地往下一撇。

她这一晚上,眼泪跟水龙头似的开开关关,这会儿又给拧开了,泪流满面不可置信细声颤抖着问:“屁股针……?”

商邵被她哭得没办法,扭头跟德国医生沟通:“可以吃药么?”

医生已经抽好了药液,面无表情地说:“她喝了超大量酒精。”

尖锐的针头闪亮,像某种可怕刑器。

商邵:“……”

他吁一口气,摸摸应隐的头,声音无奈:“听到没有,你自找的。”

应隐又不知道医生叽里咕噜说的什么意思,只觉得商邵似乎在取笑她,“呜……”的尾音下沉的一声,小动物闹脾气。

她昏昏沉沉地被他摆弄到床沿,坐不稳,只好合腰抱着商邵,将脸靠着他胸膛。

“请帮忙把她裙子……”医生做了个手势,意思是把睡裙撩上去一些。

商邵始终保持着耳语的温柔音量,但语气冷淡正经:“抬下屁股。”

应隐听话地抬了一些,方便他把裙摆抽出来。

月白色的真丝睡裙磨擦着她柔嫩的大腿,被轻柔地抽走,继而堆至腰侧。商邵一只手帮她提着,纵使目不斜视,也还是看到了她的蕾丝内裤。

白色的,只包住一半,花瓣似的贴着她浑圆的臀。

anna搞什么?让她准备贴身衣物,没让她准备得这么……不正经!

冰凉的酒精在甚少被人光顾的皮肤上轻轻擦过,应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更紧地抱住商邵。

下一秒,针头刺入,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好痛啊!俊仪!……”

……俊仪就俊仪吧,好歹不是什么陈又涵。
【请小窝文学 】

注射完又开了药,叮嘱了饮食忌口,医生结束问诊时,已经快两点。商邵送他到门口,回来时,应隐终于陷在被窝里昏睡过去。

与刚刚半小时的哭闹、难以理喻和鸡同鸭讲比起来,商邵听着她的呼吸,一时之间只觉得世界无比安静。

房内热气熏得很热,他走到窗边,将玻璃窗推开一道细缝,轻轻地深呼吸。

空气冷冽,带着城市的气息和雪的味道。

他对着窗和雪,静静抽完了一根烟,末了,自顾自垂头笑笑。

真的没什么照顾人的经验,做得大概很不好。

直到三点钟,再次测了她两次体温后,商邵确信她退了烧,终于在套间外的沙发上和衣而眠。

·

第二天是峰会的开幕式和第一个会议日,议程和采访一直满满排到了下午四点,之后又是主办方宴会,用过餐后,才算结束一天的行程。

商邵五点多时被生物钟唤醒,离开前,他摸了摸应隐的额头,温热的,呼吸也恢复了清浅平稳。

他在床头便签本上留下一行字:「好好休息,记得吃药」落款是一个“邵”字。

应隐半侧睡着,樱粉色的两片唇自然地抿合。她睡得很熟,并不知道有人曾轻抬起她下巴,拇指指腹在她唇瓣轻缓地摩挲,像是爱不释手,像是欲念难消。

她只知道那指尖冷淡的沉香烟草味,实在太过好闻,如此轻易地入了她异国他乡的梦。

商邵回了自己房间,洗过澡换了衣服,修整好仪容,又喝了两杯黑咖啡后才下楼。

酒店大堂高雅奢华,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这个时段,与会的嘉宾都正出门,西装革履的绰绰人影中,唯有一张东方面容温雅贵重,步履从容如闲庭信步。

等候在侧的助理迎上去,与他一同走出玻璃旋转门,走向那辆已经为他打开车门的迈巴赫。

·

应隐直睡到十一点多才醒,且是被饥饿叫醒的。身上的酸疼感还没消失,肌肉仍然乏力,要命的是,她翻了个身,只觉得右边屁股好疼啊……

大脑疼痛欲裂,记忆一片空白。

依稀记得……商邵是不是来过?

“等等……”应隐缓缓坐起身,细眉一皱,觉得大事不妙。

商邵怎么会过来?她明明记得,她难受得快死了也没给他发微信求救。

俊仪接到她的夺命电话,劈头盖脸第一句就是:“你跟商邵说什么了!”

俊仪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给商先生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然后呢?”

“然后他去了你房间,告诉我你发烧了,但他会照顾你,让我不用担心。”俊仪一五一十汇报:“商先生人真好呢。”

“完了。”应隐眼前一黑,手机啪嗒一声垂直坠落。

完了完了。她喝了好多酒,醉得很严重。

她一醉就会胡说,情绪脆弱,极度易怒易崩溃,会又哭又笑,会守不住秘密,会痛哭流涕,会逼人跟她一起看海绵宝宝!

完了完了!

俊仪那边喂喂几声,只听到应隐一声爆哭。

没容得俊仪关心,应隐卷着被子连滚带爬捡起手机,首先翻看所有视频网站的历史记录。

太好了,没有海绵宝宝!

等等……

那这么久的时间,他们都干什么了?!

应隐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一边回忆,一边缓缓把一缕头发咬进了嘴里。

她……依稀……仿佛……好像……说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应隐双眼圆睁瞳孔涣散呼吸停止脉搏加快心跳骤停,砰的一声,以死到临头的体征摔倒回了床上。

她是不是说陈又涵了!

门铃响了一下,anna刷卡进入,边打招呼说:“早上好应小姐,我来——啊!”

anna被她死不瞑目的模样吓到一声尖叫,直到看到应隐一个骨碌翻身下床。

应隐一边套着衣服,一边冷静快速地说:“安娜你好是这样我国内临时有通告需要先走一步……谢谢你的款待但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去机场,再晚就来不及了!”

anna看她身手矫健神志清明口齿清楚,有些迷惑地说:“可是商先生说你病重,让我照顾好你,还要随时跟他汇报。”

“不要汇报!我很健康!一切都好!”应隐无头苍蝇般在房间里转:“我我我护照呢?你身上有没有带钱?德国的钱叫什么来着?借我一点商先生会还你。”

anna见她神情凝重一本正经,又想到商邵昨天说要事事以应隐的需求为先,因此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下,便痛快地说:“行,那给您安排车子去机场。”

“好的!”应隐一把握住她手热泪盈眶:“你真好,祝你长命百岁,girlshelpgirls!”

anna,不愧是商宇集团德国办事处信得过的优秀员工,做事踏实,回应及时,行动力极强。两分钟后,她叫的车子已经在楼下等候,并给了应隐一沓现钱:“以备不时之需。”

应隐:“嗯!”

纵使浑身酸痛头晕脚软,她也还是以极利索的速度穿好了衣服。

礼帽戴着,黑色小羊皮手套套着,护照放进大衣口袋,她目光如炬风风火火如特工出勤——

直至走到房门口,被听了半晌的男人拦住去路。

商邵微微抬眸,顺手将烟捻灭在烟灰缸中,边吁出最后一口,边问:“跑什么?”

刚刚还在大步流星的长腿硬生生刹住,继而换成一小步一小步,缓缓地、心虚地倒退回了房内。

应隐目不转睛地看着商邵,咽了咽口水。

又、又害怕又尴尬!

anna完全状况外,只被商邵的出现吓了一跳:“邵董!你不是在开会么?怎么回来了?”

“我要不回来,你就把她放跑了。”商邵慢条斯理地说。

anna一听“放跑了”三个字就知道不妙,唰地一下抬头看应隐:“应小姐?”

应隐硬着头皮但气势十分虚弱:“我真的有通告……”

商邵半抬起左手,散漫地挥了下两指,吩咐anna道:“你先出去,给她叫一份餐,记得清淡养胃一点。”

anna贴着墙低头逃得飞快,走之前,体贴地帮应隐关死了门。

应隐疯狂吞咽:“商、商先生……”她尬笑,装镇定装大方:“你不是开会么?”

“惦记你,中午刚好有点时间休息,所以来看看。”商邵轻描淡写地说,将羊皮手套从指尖摘走,摸了摸她额头:“还有没有烧?”

应隐只敢摇头。

“国内什么通告?”商邵问,垂眸看着应隐,像是真问。

“一个……”应隐大脑卡壳,编不出来。
【请小窝文学 】

“昨晚上醉成那样,脑筋不是还动得很快?”商邵勾一勾唇,“现在怎么变笨了?”

应隐双眉一拧嘴角一撇,五官皱得生动而漂亮。她紧闭上眼,快哭了的声音:“我错了!”

商邵对她流利的道歉感到好笑,偏不动声色问:“错什么了?”

“错……你不高兴的地方都是我的错!”

“我没有不高兴的地方。”

应隐唰地抬头,睁开的双眼明亮如星辰:“真的吗?”

“除了一件。”

应隐小心翼翼地问:“哪、哪一件?”

“你这么难受,俊仪又不在你身边,你宁愿找她,也不肯找我。”

“我……”应隐抬着的眼眸轻眨,瞳孔中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惊惶:“我让你那么生气,而且你忙。”

“是吗,”商邵漫不经心地问:“是因为你让我生气,而不是因为我让你生气?”

应隐蓦地鼻尖酸楚,“我不敢。”

她这句话多少带了些脾气。商邵笑了笑,静看她几秒,低沉的声音说:“对不起,让你难受。”

对不起三个字到底有什么威力,竟然让她的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流下。

她低下头,反复抿着唇,眼泪划过下颌,吧嗒吧嗒地砸在地毯上,洇出一个个小小的深渍。

“商先生给了我一亿,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应隐两手抄在大衣口袋里,指腹用力磨着护照本的边角,将低垂的脸撇进德意志正中午的暖阳中。

这句话不止是带脾气,简直像是骂人。偏偏她讲得真心实意,又心平气和的。

商邵不知道该气该笑,明明昨晚上那么坦诚,今天又开始跟他倔强骄傲。

跟她相处,像打商战,容不得他游刃有余,要他知己知彼,要他全力以赴,要他专心致志。

要他一心一意。

商邵伸出摘了手套的那只手,为她拭去眼泪。

他的手指又被温热的液体打湿,但确实算不上讨厌。

“你昨晚不是说,”他顿了顿,指腹停在她苍白柔软的眼底:“要跟我有一个平等的开始?”

心脏怦地一下,撞得应隐的胸腔生疼。她喝了酒那么胆大包天,是吗?肖想的,幻想的,不切实际的,根本不配的东西,都敢说出口,都敢向他祈求?

“喝了酒的话,商先生请不要当真。”

“我当真了。”

应隐的心皱成一团,像被人捏住。她紧闭着眼,眼泪掉得更厉害,病弱的脸被阳光晒得近乎透明。

她深吸一口气,吞咽了一下,再开口时呵着气笑了一下,才说:“商先生……”

她嘴边的话被商邵打断。

“叫我名字。”

应隐蓦然抬起脸,眼眶和鼻尖泛着同样的红。

“我想了一上午,我想,不如就从你肯忘掉这一亿、肯叫我名字开始。”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