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爆!黑红顶流多了个妹 > 第86章 多了个妹86天

第86章 多了个妹86天

陆砚在刚入读清大时就与江学长结识了,两人在学术的诸多理念上都不谋而合,彼此欣赏。

包括后来江学长研究生毕业后与女友景茴举办婚礼,他也去当了伴郎,见证了他们的校园爱情步入了婚姻殿堂。

再后来,涵涵小朋友的周岁宴,整个公司的同事都一起参加了。

江学长原本拥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小家庭。

所以陆砚在看见前几个月还活泼好动的小涵涵,此时此刻在病床上虚弱的模样,是非常揪心的。

但涵涵开口喊出了自家妹妹的名字,这让陆砚有些错愕。

“涵涵……认识呦呦吗?”

江柏勤的妻子景茴见到呦呦,也是意外又惊喜的。

景茴站起身,解释道:“前段时间在家里的时候,涵涵跟我一起追着看《你好爱人》就认识了呦呦,他一直都很喜欢呦呦……”

景茴说着说着,声音不由得有些哽咽。

毕竟,当时她和涵涵母子俩在家里追着看《你好爱人》的时候,涵涵还健健康康的,全家人每天都很开心。

陆砚心下了然。

呦呦参加录制的真人秀确实是火遍了全国,不管大人还是小朋友,大部分都已经认识她了。

……

虚弱的涵涵虽然插着呼吸机,但眼睛里仍是亮晶晶的。

不满两岁的小朋友实在太小了,他什么都不懂,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医院里,对未来的一切也没有任何想法。

或许正是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也并没有恐惧。

反而因为见到了自己的小偶像呦呦而特别开心。

涵涵似乎在竭力提高自己的音量:“呦呦!你是呦呦吗?”

被大哥哥牵着手的小团子也满眼的好奇,呦呦迈着小短腿来到病床边,她垫高脚脚,认真地回应:“是呀,我是呦呦,涵涵小朋友你好呀。”

呦呦刚才在病房外面听了江柏勤叔叔和大哥哥的对话,虽然不是完全理解,但大概也知道涵涵小朋友是得了很严重的病。

呦呦很为生病的小朋友揪心,但也知道在病人面前不能带着坏情绪的道理,所以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正常地和涵涵对话。

涵涵明显因为呦呦的到来开心了不少,两个小团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似乎聊得很投缘。

江柏勤夫妇见状也很欣慰,尤其是景茴,她低声对陆砚道:“谢谢小陆总带着呦呦来探望涵涵,我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涵涵这么开心了。”

陆砚连连摇头:“学姐这是哪里的话,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不必说这些客套的话。也就是老江一直瞒着我们,否则早就应该来看涵涵了。这么大的事,老江你们真的应该早点跟我说……”

陆砚为人是比较温和的处事方式。

虽然江柏勤最近频繁请假,陆砚也已经觉察出他的工作状态不对劲,但考虑到人人都会有不方便对外人道的私事,江柏勤没有主动说,他便也没有追根究底。

如果不是圈内有传闻江柏勤要跳槽,再加上被赵骋亲眼撞见江柏勤和猎头喝咖啡……他恐怕始终会给合伙人足够的私人空间,不会去过问对方的私事。

只是万万想不到,竟然是小孩子生病了。

……

病床那边,涵涵正和呦呦一起看《小猪佩奇》,两个小朋友相谈甚欢,画面温馨可爱。

大人们便也松了一口气,暂时离开病房,到外面来交谈涵涵的具体病情。

涵涵患上的是脊髓型肌萎缩症。(注1)患者出生时看不出问题,多在18月以后才发病。

涵涵早期发育都很正常,也和普通的小朋友一样一岁左右就会走路了。但发病之后,出现了肌无力症状,下肢尤为明显,很快就不能行走了。如果不能尽快得到有效的医治,医生说,这个病发展下去,可能会影响到脏器功能……

每个小朋友都是家里捧在手心的宝贝,涵涵也不例外。

发现这么严重的病,全家自然是倾家荡产也要把涵涵治好的。

可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家里的积蓄几乎就已经掏空了。

这个病一定要趁早治疗,越是早治愈越好,一天都拖不得。

医生建议他们家选择打某种特效进口针,但这个药引进成本就非常高,一针就要七十万。

加上各种诊疗费检查费,江柏勤和景茴小两口的积蓄已经被掏空了。

在口袋空空的情况下,江柏勤自然是想要立刻赚到快钱的。

虽然陆砚创立的公司最近接连中标了好几个大项目,但毕竟只是创业公司,中标而已并不意味着资金雄厚,毕竟之前赚到的钱也继续投入了生产。

江柏勤不希望用自己的私事去道德绑架他人,全公司无论是股东亦或是技术层,大多是刚毕业不久甚至还没毕业的年轻人。

在万般无奈之下,他接受了猎头公司的邀约,与对方见了一面,喝了杯咖啡,但他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所以并没有想好如何对陆砚提起这件事。

只是没想到,正好被赵骋碰见了。

陆砚什么都没有多说,只理所当然地包揽了涵涵的医疗费。

即便江柏勤夫妇俩连连推辞,但一向温和的陆砚难得显露出不容置喙的严肃姿态:“不要再跟我客气了,论私,老江是我的朋友,是对我有过帮助的学长。论公,老江技术入股我公司,既是公司的核心股东,又是我重要的员工,员工家里遇事,我这个做老板的理所应当要承担。”

陆砚在得知了涵涵的病情之后,几乎是立即就能将江学长这一个月来难熬的日子想象出来。

他对江柏勤夫妇两人的家庭环境是再了解不过的。

两个人都是小镇青年,家境再普通不过了,两个人从小镇考来燕京,在清大毕业后就留在燕京定居,工作,结婚,生子。

江柏勤有着非常厉害的技术水平,但他并没有进入大厂,而是随着自己的喜好进入了自己这个刚起步的创业公司。

景茴则在研究生毕业后就生了孩子,生完在家里休息了一年,今年才刚刚复工进入某间大厂,工作也就半年,涵涵就病了。

这小夫妻俩,根本就无法负荷这如此高额的医疗费用。

江柏勤夫妇两人都是非常老实的学霸型人才,最是不愿意麻烦别人的。

“老大,你这样,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陆砚略微颔首,年轻清俊的面庞却显得颇为肃然:“没有什么比治好涵涵更重要的。好好给涵涵治病,这方面的钱是一分都不能省的。大不了,等涵涵病好了,老江你好好干,多做出几个好产品,给公司多赚点钱。”

随后,陆砚又陪同他们夫妇俩,去面见了主治医师,详细聊了后续的治疗方案。

呦呦一直在病房里,和护士姐姐一起陪着涵涵看动画片。


【请小窝文学 】涵涵住的是一间三人病房,总共有三个床位。

另外两个小朋友也是同类型病患,一个症状比涵涵轻一些,可以下地行走,另一个看上去比涵涵还严重。

整间病房因为呦呦的到来,都增添了几分阳光的色彩。

小朋友们都天真懵懂,因为见到了平时只能在直播里见到的呦呦就已经足够开心了。

唯独呦呦,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真的很难过。

这是她一次,见到患重病的小朋友。

在此之前,呦呦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

她甚至还以为,只有人老了才会得严重的病。

原来这么小的小朋友,也会有先天的严重疾病,让他们不能像普通的小朋友一样快快乐乐地上幼儿园,只能终日生活在枯燥的病房里。

涵涵知道呦呦姐姐只是和爸爸的老板一起来探望他的,她等一会儿就会离开了。

在呦呦离开之前,涵涵细声细气地提了一个小小的征求:“呦、呦呦姐姐,我……我可以捏一下你的揪揪吗?”

涵涵毕竟是小男孩,在生病之前,也从来没有扎过揪揪。

他还没有到上幼儿园的年纪,没有接触过什么小女孩。

在看真人秀的时候,他就对呦呦的小揪揪特别喜欢。

有一次甚至还央求妈妈给他扎了一回。

呦呦大方地点点头:“当然可以啦!”

说罢,她就垂下小脑袋,低着头,方便躺在床上的涵涵稍微伸手就可以捏到她的小揪揪。

涵涵的小手颤颤巍巍的,终于如愿以偿,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谢谢、呦呦姐姐。”

涵涵说话有一点含糊,但呦呦都能听懂。

临走前,呦呦和涵涵摆手再见,也和病房里另外两个小朋友告别。

但她看着涵涵,眨了眨眼睛,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小揪揪,突然露出了一个错愕的表情。

陆砚并没有留意到呦呦的微表情,只是习惯性地俯身把妹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胳膊上。

出了病房,江柏勤夫妇俩把他们送了出来。

江柏勤很感激地口吻对呦呦道:“谢谢呦呦宝宝今天陪涵涵玩,他一定很开心。”

景茴也说:“是的,涵涵今天特别开心,呦呦宝宝,你真可爱。”

呦呦被夸得小脸一红,奶声奶气地道:“叔叔阿姨不要客气,再见咯小景阿姨,呦呦改天再和哥哥一起来看涵涵。”

夫妇俩满心温暖地目送兄妹俩离开。

半晌,景茴才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诶,呦呦怎么知道我姓景?”

江柏勤也愣了一下,旋即说:“可能是老大跟呦呦提过吧,呦呦好乖,真有礼貌。”

……

呦呦一直被大哥哥抱着回到车上。

直到陆砚打开车门,把团子放进儿童座椅里,帮她系好安全带。

呦呦还时不时抬手捏一捏自己的小揪揪。

陆砚见她软乎乎的小圆脸上表情有些严肃,不由得问:“是不是小揪揪松掉了,哥哥重新帮你扎一下?”

呦呦却松开小手,摇了摇头:“没有松掉。”

“好吧,那呦呦坐稳了,哥哥开车咯。”

陆砚回到驾驶座,发动车子。

只听坐在儿童座椅上的团子,恍恍惚惚地冒出一句:“大哥哥,呦呦……好像认识涵涵。”

正在认真开车的陆砚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随口应声:“嗯?”

呦呦像是绞尽脑汁回忆了很久,终于理清了所有细节,她小奶音笃定地说:“真的!呦呦穿越之前就认识涵涵哥哥,还有小江叔叔和小景阿姨!”

“涵涵……哥哥?”

陆砚大概今天也是被涵涵这么严重的病情暴击到了,心情实在是沉重,大脑也比平时运转速度要慢得多。

“也对……差点忘了呦呦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那按照年份来说,涵涵确实比你大不少。”

陆砚心算了一下。

呦呦刚穿越回来的时间,距离她生活的时空刚刚好差了六年。

现在她穿越已经有半年左右了,也就是较之穿越前的时间节点差了五年半。

如果涵涵未来康复了,健康长大,那他五年半之后就已经六岁半快七岁了,呦呦确实应该叫他哥哥。

陆砚有些感慨地说:“那这样推算起来,未来涵涵应该能把这个病治好,也是一个好消息,呦呦穿越之前是怎么认识涵涵的?”

呦呦小圆脸严肃,她努力地回想着过去的细节。

好像是在大哥哥公司的一个年会上。

她跟着陆砚哥哥去玩,就见到了穿着晚礼服的涵涵哥哥,还有小江叔叔和小景阿姨。

只是六七岁的涵涵和现在还不到两岁的涵涵,样子区别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呦呦在第一时间并没有认出他来。

还有小景阿姨……呦呦还记得在年会上,因为陆砚哥哥一直在忙,是小景阿姨一直陪着她,还给她拿各种好吃的。

只不过当时是年会晚宴,小景阿姨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漂亮的礼服,和刚才病房里那个脸色苍白的状态也有很大区别。

现在呦呦都想起来了。

穿越之前认识的小景阿姨说话特别温柔,涵涵哥哥也是个聊天很有意思的小绅士。

呦呦还记得,第一天见面的时候,涵涵哥哥也提出了能不能捏一下她的小揪揪的请求。

所以刚才在那个瞬间,呦呦才突然把现在这个病房里虚弱的涵涵弟弟,和未来那个穿着小礼服的涵涵哥哥联系在一起。

呦呦把相识之初的细节一一告诉了陆砚。

陆砚的情绪也起伏跌宕。

他本身就是一个内心柔软的人,看到才不满两岁的涵涵,病得那么严重,他真的很不是滋味。

而呦呦描述的美好画面,又和如今的艰难,形成了如此巨大的反差。

疾病就是这样残酷。

尤其是小朋友生了重病,足以摧毁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陆砚也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无力感。

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给予涵涵他们经济上的帮助。

其他的,似乎也无能为力了。

……

呦呦这一路难过极了。

尤其是,除了涵涵,她还见到了病房里其他生病的小朋友。

他们本该在幼儿园里活蹦乱跳,此刻却都被疾病限制在了冷冰冰的医院里。

那么温柔漂亮的小景阿姨,因为涵涵生病,明明更年轻了,却满脸的沧桑和疲态。

原本健健康康的涵涵哥哥,此刻却
【请小窝文学 】只是一个虚弱的小豆丁。

连床都下不了。

呦呦感觉自己的小心心都痛极了。

想想那天琪琪只是发了烧,黛琳姨姨都那么心痛的样子。

小朋友生病,最难过的其实是妈妈呀。

天生就非常细腻,富有共情能力的小团子,忍不住会联想如果生病的是她,那妈妈该多难过多伤心。

这样一想,呦呦就更是心痛得难以呼吸了。

车子刚停稳,陆砚下车绕到后座给呦呦解开安全带。

呦呦突然一脸认真地说:“大哥哥,呦呦想帮助涵涵,帮助这些生了病的小朋友,呦呦希望全世界的小朋友都能健健康康长大。”

这样,全世界的妈妈才会开心幸福啊。

陆砚对妹妹的善良和爱心毫不意外,他点了点头:“是的,我们应该帮助涵涵,哥哥已经承担了涵涵的医疗费用,呦呦不用担心。”

呦呦却眨了眨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不仅仅是涵涵呀,还有其他小朋友,呦呦想帮助所有生病的小朋友!”

陆砚微微怔住,这个话题……怕是有些宏大了,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呦呦越想越难过,她吸了吸小鼻子,攥紧了两只小拳头轻捶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小奶音都激动地染上了哭腔:“呦呦看到他们那么难受,小心心都痛了!呜、呜呜呜,这些生病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得多心痛呀……呜呜呜呜……”

明明是很伤痛的话题,陆砚却心痛的同时,又被妹妹的小动作可爱到了。

他胸腔左侧,无比柔软。

沉浸在悲伤中的呦呦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可爱。

陆砚抱起她,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认真地回应道:“嗯,好,那哥哥就跟呦呦一起想办法帮助这些可怜的小朋友,等哥哥好好考虑一下,尽快给呦呦答复,好吗?”

……

陆砚今年毕竟才二十出头,将将到二十一岁。

他也是刚走出校园,从前对慈善这方面,还没有深入研究。

不过他也一直都有这方面的意识,每年都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慈善捐助。

但呦呦的话,确实也刺激了他重视慈善的想法。

小朋友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纽带。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小妄丢失,妈妈不会因为陷入痛苦而加重了抑郁症,这个家也不会四分五裂。

而如今,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也是因为呦呦这个小朋友的出现,而重新聚在了一起。

由此可见,小朋友对家庭有着怎样巨大的影响力。

一个小朋友患上重病,足以摧毁一个幸福的家庭。

陆砚超高的执行力也让他立刻把事情落实了下去。

他决定要成立一个帮助罹患罕见病/重疾的儿童的慈善基金会,所有善款,全部捐给这些需要帮助的家庭。

但他毕竟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在一些细节上,还需和家人商议。

而且,他也缺乏足够的启动资金。

这就需要请示爸妈了。

所以,当晚,陆砚就召集了全家,宣布要开一个家庭会议。

陆砚言简意赅地讲述了今天的经历,他说:“我觉得呦呦说的很对,只帮助涵涵还远远不够,我想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孩子,更多的家庭。”

陆聿和施宁本来就有过相关的经验,立刻就表示绝对支持。

陆暃也提出拿自己的通告费作为善款,支持大哥成立这个很有意义的慈善基金会。

有了爸妈和陆暃的支持,启动资金自然是不成问题了。

接下去的就是宣传,不过这就是后话了,可以先把基金会办起来再慢慢从长计议。

晚上,洗好澡换上了小草莓熊连体睡衣的呦呦,还一点困意都没有。

她掰着肉乎乎的小指头,算着自己的积蓄。

施妄今晚准备熬夜恶补霍怀瑾小老师给他送来的考前知识点笔记,便也没这么早入睡。

呦呦躺在他的床上,始终掰着小手指,嘴里还念念叨叨的。

低头温习的施妄时不时转头看她一眼,发现她始终是这么个样子。

他觉得很好笑,奇怪地问:“你是在做算术题吗,为什么一直掰手指头?”

呦呦翻了个身趴着,两只小手撑在下巴下面,白白胖胖的jiojio则翘在屁股后面。

“旺仔哥哥,呦呦在算自己的积蓄可以帮助多少生病的小朋友!”

“哦,那你算出来了吗?”

奋笔疾书的少年随口问道。

呦呦耷拉下小脸,表情苦哈哈地说:“太少啦,呦呦的积蓄还是太少啦,呦呦好想好想赚钱。”

施妄轻笑了一下:“你已经够有钱了,毕竟你录制真人秀的通告费真的不低,而且爸妈和大哥二哥都已经出资了,你还是个未成年的小朋友,就不要担心这个了。”

慈善,本来就是有经济能力的成年人才能去做的事情。

呦呦却摇了摇头:“不行!呦呦要靠自己的力量帮助小朋友们。”

呦呦虽然目前连幼儿园文凭都没拿到,但她还是很通透的。

尤其是穿越的特殊经历,让她对现代社会的了解更为全面了。

呦呦也运营了自己的抖音号,虽然一开始只是一时兴起,外加想替大哥哥和二哥哥赚钱钱还债。

但她从粉丝数上就看得出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很多人喜欢她。

呦呦对“流量”也稍微有一点理解。

既然她现在是大家口中的国民顶流宝宝,那就更应该为大家的喜爱,做一些有意的事情了。

施妄大概觉得三岁的小团子干什么都容易上头很正常。

他自己当下最重要的是好好备考期末,等结束期末的各科考试,他就要进入冬训营开始封闭式训练了。

“哦哦哦。”一心二用的施妄,对小团子只是随口敷衍。

呦呦却很认真,她仰着小脑袋,奶声奶气地问:“旺仔哥哥,你有多少积蓄呀?”

施妄:“……我没有积蓄,我每个月只有固定零花钱,都花得差不多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是无.产.阶.级。”

呦呦不懂什么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的。

她只知道这就是没钱的意思。

所以旺仔哥哥是一个没有钱的人。

“旺仔哥哥,所以你没有积蓄,那你……一定也想帮助像涵涵弟弟一样可怜的小朋友吧?”

施妄不假思索:“将来等我有可支配收入了,当然会尽我所能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小团子瞬间就激动起来,她手脚并用地爬下床,光着小jiojio吧嗒吧嗒地跑到施妄的书桌前,小脸满是严肃地说:“不用等将来!旺仔哥
【请小窝文学 】哥,来给呦呦打工叭,呦呦给你开工资!”

“????啥玩意儿???”施妄挑了挑眉,他简直怀疑自己的听力。

呦呦一字一句,郑重其事地说:“呦呦想好啦,我准备用我的抖音小黄车卖货,把卖货赚到的钱钱都投入大哥哥的基金会,这样就可以帮助更多生病的小朋友啦。”

“???”施妄搁下手里的笔,不由得转过身,正对着这个三头身的糯米团子。

他啼笑皆非地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胖脸。

“卖货?你能卖什么货?像那些电商主播一样吗?”

施妄还以为他的妹妹只是对电商一知半解。

却不知道呦呦真的是自己把抖音号运营起来的。

当时她还认真观察研究过很多账号呢。

呦呦小手叉腰,奶声奶气地说:“不!呦呦不需要卖别人的货,呦呦要卖自己的东西!”

“……什么东西?”

小团子迈着小短腿飞快地跑出了少年的卧室,然后不过两分钟,就从自己的房间抱来了她最爱的小鲨鱼抱枕。

施妄:……目瞪口呆jpg.

“卖嘟嘟呀,好多哥哥姐姐都说喜欢呦呦的嘟嘟,想要同款嘟嘟,但嘟嘟是爸爸送给呦呦的定制礼物,是独一无二的!只要建立生产线,批量生产同款嘟嘟,再把嘟嘟挂上小黄车,就会有很多钱钱可以帮助生病的小朋友们啦。”

呦呦说完自己的想法,看着对面的旺仔哥哥一脸痴呆的表情。

她走上前,抬起小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一字一顿地套路道:“旺仔哥哥,加入呦呦的团队叭,你来给呦呦当首席助理,平常帮助呦呦做一些直播前的准备,点点货,发发货之类的,都是一些主播助理的基本工作啦,很简单的,聪明的你一定可以胜任!至于薪水方面……呦呦是不会亏待你哒!”

施妄:……这团子有点东西。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