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对照组的首辅儿子 > 第110章 第 110 章

第110章 第 110 章

去省城的这一路上,他们都走的官道,一路上倒也安稳,没有碰到诸如盗匪之类的事情。

倒是也看到好些同要去省城科考的书生。

江启和他们算是半同行,只不过因着他年岁小,也没在路上随手执书念书,跟爹娘一起游玩一般,天天乐呵呵的,所以倒也没人想到这同行之人,竟然也是和他们一样,都是去参加乡试的。

甚至江启一路倒也听到过一些学子议论过他。

不,应该说是议论过小神童。

当着自己爹娘面前,被外人夸赞,看着爹娘眼中神采奕奕,高兴不已,江启捂了下脸,也开心的倒在了爹娘怀里。

能成为父母的骄傲,这何尝不是绝大多数子女心中的理想。

平平安安的到达省城,江启掀开车帘,看了一眼高的城门,宽大的石板路上人群熙熙攘攘,一眼可见繁华。他们坐在马车上,进了城,里面的街景更热闹了。

不过他们赶了好几天的路,此时也没什么赏玩的兴致,还是先到客栈洗漱住下为好。

雇来赶马车的人是专门干这一行生意的人,对一个大酒楼的所在还是很清楚的,直接带着他们就到了酒楼门口。

他们提了行李下车,费用提前给过,与马车夫招呼了几句,便两相分开了。

进了酒楼,立时就有店小二来招待他们。

江兆恒取出前几日方家管家给的信物,道:“我们的是天字一号房。”

方家早就先他们一步和酒楼打好招呼了,信物一出,又见来人模样,小二笑着问道:“想来您便是小神童江启的父亲了吧?”

他寒暄着。

江兆恒点头应着。

见人对了,小二便将他们往楼上引,嘴里一贴声的说道:“前几日东家已经来信说过此事了,几位随我楼上请。”

一边引着路,一边小二嘴里的话也没停,倒也并不显得聒噪。

把他们带到房间后,简单介绍了一下里面的情况,又问他们需不需要热水洗漱一下,或是先吃点东西等等,江兆恒和张韵秋对视一眼,而后张韵秋说道:“麻烦先给我们抬一桶热水来吧。”

“好的,客官您稍等。”

小二笑容满面的出去了。

江启三人这才有时间去仔细打量房间,屋里的空间大,摆设布置的也很好,推开窗户一看,能望到贡院那边前面,这一点倒是很好,随时能看着点那里的情况。

不多时,小二几个把水抬过来了。

先是让江启洗,而后是张韵秋,最后是江兆恒。

前前后后换了几桶水,一家人终于洗干净了。

赶了这么长的路,之前还真没好好洗过。

这会儿气候也暖起来了,江启坐在窗边,将头发散着晾干,一书,江兆恒和张韵秋便不说话了,怕闹出声响打扰到他,两人把头发擦个半干,等晾好了,就收拾好,跟江启说了一声,便出门到酒楼周边看看,熟悉一下地方。

之后若是儿子有什么需求,他们也好及时知道怎么弄。

时间一天天过去,只剩几天,就要接近乡试考试的时间了。

江启在屋里看书累了,就准备下楼走走。

他如今十三岁,不能算小孩子,加上会功夫,单独出门逛逛还是没问题的。

刚准备下楼,江启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赵永昌正背着一个书箱问道:“请问还有空房间吗?”

那小二热情的招呼着:“哎哟客官,这几天科考,房间都住满了,您看看可以往那边再问问,那边也有好些客栈呢。”

“嗯。”赵永昌说道:“那多谢了。”

说话间,他抬起头,和江启的目光对视上。

很快他的视线就移过去,不再看江启,转身去找另外的房间住了。

江启也没什么波澜的移开视线,在这里见到赵永昌,他并不意外,今年就是剧情当中,赵永昌幸运的以最后一名考取举人的那年。他估摸着,以赵永昌的水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今年可能也是唯一一年他能考上的机会。

当然,并不排除赵永昌哪年突然开了窍,或者又好运的遇到欣赏他的文风等的考官。

只不过大概率很难了。

在排名上占一个位置,将赵永昌挤下去,是江启早在穿越之初就已经决定下来的事情。

时至今日,这个决定依旧没有改变。

因为剧情中,原主江启是真的因为赵永昌两个孩子而死,尽管书中两个孩子并不承认,这事在赵家就算过去了。但江启并不相信当父母的会没有丝毫察觉。

但赵永昌依旧为了孩子,让因死了儿子而发疯的张韵秋下场凄凉。

江家一家子死的死,惨的惨。

何其无辜。

这一世,一切剧情都还未发生,所以他不会对赵永昌做些别的什么,但科考之事,各凭本事。

没准赵永昌水平上涨了,也能考上也不一定。

收敛起心神,江启下楼去了外面,这酒楼位置不错,外面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街道两侧有不少卖东西的摊位。

江启看得很是喜欢,零零散散买了不少,准备带回去给虎娃桃花他们当礼物。

又看了一圈各色小吃,最后只巴巴的挑了一串糖葫芦,这段时间以来,爹娘怕他来到这个新地方,吃坏肚子,基本上都不给他买其他乱七八糟的吃食。

只能吃常规的菜式。

说是等考完了,他们还要在这里住半个月等放榜,那时候就可以随便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

知道爹娘是关心他,江启也能忍些日子。

要知道,这个时间段向来都很关键,不但是去外地吃东西小心,还要小心有些考生要提前除掉自己的对手。

在酒楼住的这半个月里,他已经看过好几场戏了。

每每都把他娘给担心的半死,专门跑去后厨给他做饭了。

几天后,乡试正式来临。

一大早,江启起来的时候,饭已经给他端过来了,张韵秋甚至把帕子拧干要给他擦脸,江启连忙拦住:“娘,我醒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行,你自己来吧。”张韵秋把帕子递给他,“稍微快点,别等下饭凉了。”

“好。”江启点点头,又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张韵秋道:“还早呢,你看那边贡院前人才刚过去一些,慢慢吃饭还来得及。”

这会儿天亮得早,一眼就能把贡院看得清清楚楚的。

江启“哦”了一声,低下头洗脸,擦干净,又坐到桌子跟前来吃饭。

他爹给他检查着考试要用的东西是否齐全,有没有损坏等等。

“爹,你快来吃饭吧。”江启喊了一声。

江兆恒目光在考篮上逡巡着,应了一声:“就来
。”

三人坐在饭桌上,江启倒是吃得香,两个大人颇有些食不下咽,眼神不住地落在儿子身上。

江启一抬头,笑了出声:“爹,娘,快吃啊,怎么我考试,你们比我还紧张?”

他的笑容一定程度上让张韵秋感到有些无语,但也确实放松了许多,“你说人家那些人考试的时候,都紧张得吃不下饭,你还跟没事人一样。”

江兆恒也笑了下,“小六这样还挺好。”大事不紧张,才能保持理智,稳定发挥。

张韵秋自然知道这很好,就是有时候角色互换,有些哭笑不得。

她交待着:“我看到很多人考着压力太大,受不了,晕着被抬了出来,你要是进去后感到身体不舒服,咱们就不考了,你年纪还小,等下次再考也没事,知道了吗?”

江兆恒也道:“你娘说的对,身体最重要。”

“知道了。”江启道。

闹了一番,张韵秋也认真吃饭了。

吃完后,他们再次检查了一下东西,就出发了。

等到了贡院前面的场地时,来的学子已经很多了,不多时,就该到学子进场了。他们拿了身份文书检查,还有士兵对他们进行搜身,拿的食物也要进行检查。

因着能考乡试的人,都已经考上了秀才,所以士兵们动作倒也没有太粗鲁。

一些时间过去,江启检查完毕,他冲爹娘招招手,就往内场去了。

乡试一共考三场,一场考三天,中间会出来一晚。

对江启来说,这和以前的考试没太大区别。

他运气不错,没分到臭号,顺顺利利的考完了试。

前两个三天考下来,他都精神很好的出来。

最后一场考试,他出来的要早一些,这几场考试都很顺,他答题比较快。

一出来,他就在贡院外张望着,果不其然,他爹娘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爹,娘。”他小跑着跑过去。

经过了前两回接儿子出来,张韵秋自觉儿子应该没问题,但还是控制不住将儿子前后左右的到处打量着:“考的怎么样?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累不累?”

“没有不舒服。”江启道:“不过确实累了。”

毕竟窝在一个狭小的号舍几天,天天搁那坐着,谁都会感觉累。

江兆恒在他面前背过身蹲下:“上来。”

江启扑上去,由着他爹将他背起,前两次考完出来的时候,他爹也是这么把他背回去的。

别说,江启还挺享受。

仗着自己还小,多背几回,等再大点,可就没有这种待遇了。

三人往客栈走,张韵秋走在旁边,还在问着:“饿不饿,要先吃点东西再睡吗?”

江启想了想,道:“我先洗一下,洗完吃点东西就睡。”他身上都脏了,感觉浑身不自在。

张韵秋自然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回到客栈后,洗漱完吃了饭,江启躺在床上,很快就沉沉睡过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