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八零之都别碍着我捡漏 > 第131章 第 131 章

第131章 第 131 章

第131章永乐甜白釉梅瓶

初挽回到北京后,先过去了陆家老宅,见了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当初说好一个月回来一趟,现在我看他是忙得顾不上了,平时不回来,过年也不回来了。”

初挽道:“爸,他不回来我回来了,我不比他强,还能陪你说说话。”

这话倒是逗得陆老爷子笑起来,一时问起陆守俨在那边的种种,初挽都一五一十说了。

陆老爷子其实心里是满意的:“他下了基层,能踏实在那里做点事,倒也不错,别看是个小地方官,但要想做好,不容易哪。”

初挽:“那可不,我看他过年的时候都没法歇着,不是去慰问烈士家属,都是去慰问老干部和孤寡老人的,这也没办法,既然坐在那个位置,这些他都得干。”

陆老爷子一听,感慨:“那不是他该做的嘛!”

一时冯鹭希并底下几个侄媳妇都来了,中午大家一起吃的饭,饭桌上倒是热闹,说起家里最近的事,大家各有各的动向,陆建昭最近参与到一个电视剧拍摄中,说是去当副导演,就连陆建时都开始谈对象了。

提起这个,乔秀珺很有些显摆的意思:“对方是孙政委家的孙女,长得模样真好,听说在他们厂子里还是先进个人。”

冯鹭希:“那敢情好,回头谈得差不多,带回来给老爷子看看,这样家里也放心。”

乔秀珺:“对,我也这么想的,反正听说那姑娘家教好,出身好,真不错,我和建时说了,说你最近别想别的,和人家姑娘好好谈。”

旁边宁玉洁陆建静几个听着,自然也都点头。

陆建时之前因为初挽的事,可是闹得不太愉快,消沉了一阵子,现在总算重新谈对象了,这事算是过去了。

初挽从旁,没吭声。

陆家人多,反正各种心思也多,她没精力去应对这些。

现在别说陆守俨不在北京,就是在,她也是能躲就躲着,不过偶尔过来应个卯,看看陆老爷子,至于其他人怎么样,她也犯不着在意。

吃过饭,陆建昭却问起她那边古墓的事,初挽便大致提了提。

陆老爷子听得惊叹不已,其他人等也都不敢相信。

陆建昭:“太绝了,树叶菜汤,两千年竟然还原汁原味!我后悔了,早知道我也过去,见识见识,回头我们剧组拍电影可以用上了!”

陆建晖听着,沉思半晌,开始分析里面的原理,认为这就是白膏泥保护作用。

陆建静也是好奇得要命,旁边几个嫂子侄媳妇问这问那的。

初挽:“现在我们是用封蜡法将那些新鲜树叶暂时保存下来,已经请了国外专家研究,怎么在保护绿叶性状不变的情况下,展示在大家面前。”

陆建静:“意思是我们以后能在博物馆看到两千年前的绿叶了?”

初挽:“对。”

陆老爷子:“这可太有意思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挽挽这次帮了守俨大忙,也让我们见识了!”

乔秀珺本来想说说陆建时女朋友的事,现在看这个,便讪讪的,回头私底下和保姆抱怨:“什么古墓,听着就膈应人!”

保姆却很兴奋,她觉得这个事很新鲜,回头说出去村里人估计都稀罕!

乔秀珺见此,撇撇嘴,走了。

当晚初挽住在陆老爷子这边,晚上陆建静还找她说话,陆建静现在正是热恋期,随便抓住一个人就忍不住说自己和对象的事,一脸甜蜜,说东说西,也不管初挽听没听。

初挽心里想着,楞头小伙子,一听就没意思透了。

她就喜欢陆守俨这样的,熟透了的,做什么心里都有谱,就连和她吃醋也把控着分寸,永远稳稳当当,她随时可以躺倒了充小孩被捧着哄着。

太年轻的,心思飘着,到时候谁哄谁?一听就没劲儿。

第二天,初挽先去学校,和岳歧周教授谈了情况,把这一段的经历分享了下,又聊起这一个月缺的课程,回头还得补上来。

岳教授对于这次的考古发现自然很满意:“考古这个事也是玄乎,有些人一辈子都挖不到什么,有些人随便就能挖,上次青州佛像,咱们不少要研究的工作,这次石原古墓,你更是立了大功,就这两个,你好好研究,我估摸够你博士毕业了。”

初挽听着,忙道:“博士就算了,我读个硕士就行。”

她还一堆计划呢,不想天天们学校读书做研究。

岳教授看她一眼,摇头,却道:“马上我们要召开一个全国考古工作座谈会,到时候你也跟着我一起参加,我详细和你说说。”

初挽一听,自然知道这机会不错,可以长不少见识,当下根据岳教授的要求开始做准备,同时也开始补课。

这学期的课程不算太重,主要是地质学、环境学、考古绘图和摄影学。

初挽大致翻了翻,地质学环境学她得上心学,考古绘图和摄影学主要是实践动手,她经历了这两次考古体验,应该没什么问题。

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什么事,这些课程应付起来倒是也不难,她也就有闲工夫想想别的。

这两天易铁生打回来电话,说是已经找到那批货,他正打算找合适的时机挖掘,需要等等,初挽见此,也就让他不用着急,万事稳妥为上,千万别惹出什么幺蛾子。

她自己没别的事,便随意在市场上捡漏,也时不时过去逛逛琉璃厂。

这时候琉璃厂已经翻建扩大,之前搬迁出去的文物物商店回来后,政策便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这些物了。

竹外桃花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琉璃厂博古斋可以允许普通百姓购置古玩了,这是一个信号,意味着古玩市场正在向普通老百姓张开大门。

初挽其实一直在等着这种政策变动,也时常打听着,现在知道总算允许老百姓买文物,便挑了个没课的时候,过去琉璃厂逛了逛。

琉璃厂街面扩大后,非文物部门的产也进驻了,于是街面上到处充斥着旅游纪念品和工艺制作品,过来这里的游客大部分是冲着这个去的。

几家正经经营文物的文物商店却是门可罗雀,没什么人过来,就算有几个客人,都是穿着体面的中山装,一看就是政府官员,或者文化界的人物。

也是因为政策才改动,外面消息还没传出去,后来出现的倒爷以及喝街的贩子以及扫地皮的铲子还没出现。

至于普通老百姓,对于这些老物件更是不感兴趣,大众对古董的兴趣和价值还没有概念,人们忙碌于排号分房子提职称,忙碌于买转一响,那些条件好起来已经可以过来旅游的,便是经过琉璃厂,眼睛看到的依然是带着洋气时髦的旅游纪念品。

初挽在几家文物商店随便逛了逛,最后走进了博古斋。

这博古斋有些历史了,开业于本世纪二十年代,主要是经营金石陶瓷以及字画碑贴的。解放后,成为了北京旅游局选定的定点商店,对国外游客开放,购买只能用
【请小窝文学 】外汇券。

如今的博古斋分为内柜和外柜,外柜只对外国人开放,那里面的物件一般都是非级别的,价格也比较贵,但是内柜则是只对中国人开放的,不卖给外国人的。

初挽先进行登记,之后走进了内柜,一进去便见柜台上琳琅满目地摆着各样品。

她打眼看过,都是官窑珍品,上面列着价标,最贵的雍正年间的能卖到四五百块,乾隆官窑的大概四百一件,至于后面的官窑则不值钱了,也就是一百多,毕竟年份比较浅。

初挽看了一番,对她来说,价格还是高了,虽然现在有钱了,但后面机会还很多,买了这清朝官窑货,又受限于文物法规定,六七年内别想卖出去,那不是直接把钱给砸进去困住了么。

不过她来博古斋,想等的是一个即将出现的大好机会。

前两年,山东一家博物馆需要购进一批明清瓷器,委托了琉璃厂博古斋来收购,当时说好的是这一批资金已经马上审批到位,这种情况下,琉璃厂博古斋便占用自己的一部分收购经费来收购了一批明清官窑瓷器。

可谁知道,山东博物馆的资金审批却出现了问题,因为领导更换原因,这个流程竟然一直耽搁延误下来。

博古斋为了这个,自然是焦急万分。

要知道为什么那些农民排着长队来上缴瓷器,只能八块钱一件,且每天还要定量,是因为文物商店本身每年经费有限。

他们隶属于文物物商店的经费也是要层层审批下来的。

代替山东博物馆收购的这批瓷器,约莫有一百多件,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但是山东博物馆迟迟无法筹措出这一批资金,博古斋只能将自己的经费一直砸在里面。

可以说,他们现在正是急不可耐的时候。

等博古斋熬到一定时候,那边山东博物馆彻底不要了,他们就会将这一批瓷器论堆卖出去,这一批瓷器里面不少都是明清大开门精品瓷器,各色名窑囊括其中,如果能咬牙一口气把这批货给盘下来,再过十几年,翻倍千倍万倍都有可能,那她就有了第一批家底,以后风吹雨打,这就是她发家的本钱。

她就这么随意逛着,又问了问服务员,打听了那批瓷器,那服务员却是道:“那是给山东博物馆的,当然不可能卖给私人!”

一时又好奇:“你怎么知道?”

初挽见此,便明白,事情还没发展到这个时候。

不过这样也好,那一批瓷器要两万块,她一时根本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来,时机没到,正好可以给她时间慢慢筹钱。

其实眼下,弄钱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刀鹤兮的宝香斋了。

在这个年代,好瓷器想卖高价并不容易,卖给文物商店有管制,价格死死地压着。卖给私人的话,那就得等南方发财的大款,或者好这一口的文化人。

想卖,必须有渠道,她如果着急想换钱,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现在要一笔大钱,这笔钱不好通过胡经理或者聂南圭经手,那就得自己来。

而这个年代,能让她把手头的好东西尽快变现换成钱的,只有宝香斋。

刀鹤兮是西方背景,驻足香港,在香港开的珠宝和文物公司,在大陆和外贸公司都有合作。

要知道,在十年前,国内的文物物商店才和外贸公司脱钩。

但是因为这层历史关系,文物商店依然会给外贸公司供货,刀鹤兮也就仗着自己的香港背景,和外贸部门合作紧密,借着这个由头,开设了宝香斋。

宝香斋开在香山脚下,明面上是一个文化交流社团,但其实干的勾当和潘家园旧货市场差不多,只不过那边门槛要比潘家园这种旧货市场高上不知道多少。

能去宝香斋的都是大行家,但凡在宝香斋交易的物件,宝香斋都是过目的,一旦有假,宝香斋会动用交流会的规则,售假者双倍赔付,而且终身不许踏入宝香斋一步。

也是因为这个,宝香斋自然吸引了不少大家,文化名人,爆发的大款,或者说有钱的港商。

到了宝香斋,那些人不怕买到假货。

如今明代空白期瓷器正是炒得火热,这个时候初挽想趁机卖两件来换钱的话,这宝香斋自然是最好的交易场所了,那是最能卖出大价钱来的。

初挽存了这个心思,暗地里找了胡经理,也打听了打听现在宝香斋的行情,以及最近出现在这个圈子里的人。

胡经理到底是人脉广,给她大致讲了讲:“你要是想卖的话,正好下周有个机会,他们有个两岸地文物交流会,明面上是交流会,但其实——”

胡经理顿了顿:“你明白,到时候来的人,可都是有钱的,那些人是大主顾。这个交流会,他们一年也就那么一两次,所以抓住这个机会,就能狠狠捞上一笔了。”

其实胡经理说的这些,初挽大概知道,都是后来宝香斋经营的模式,不过现在到底是八十年代中期,她并不确定是不是和后面一样,所以到底是仔细打听了好一番。

胡经理消底灵通,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说,谁家得了什么好物件,全都说给初挽。

初挽自是感激不尽,她开始把自己手头的物件都盘了一遍,想着哪些要自己留着,哪些可以卖出去赚一笔钱。

宝香斋这次的机会挺难得,她得抓住,最好是一口气把博古斋瓷器的本钱以及景德镇柴烧窑的投资都给赚回来。

这个时候一番权衡,发现自己竟然这个不舍得,那个也不太舍得,拿出来换钱的没几个,只能忍痛割爱了。

为了这个,她这一段上完学校的课,就在市场上逛逛,想着能多捡漏,这样能去宝香斋交流会多搞点钱。

这天,她运气倒是不错,竟然意外地收到了一件明朝大青花瓷,自己喜欢得很,正要找板车运回去,恰好遇上了聂南圭。

聂南圭走过来,把她这青花瓷看了半晌,最后赞叹:“不错,真不错,这个品相好。”

初挽笑道:“有一段没见了,我之前还说要请你吃饭呢!”

聂南圭把玩着手中的核桃,挑眉看她一眼,摇头叹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从秋天等到冬天,从冬天等到春天,现在过了龙抬头了,我可算逮住你了!”

初挽笑起来:“择日不如撞日,走吧,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正好现在西餐流行,两个人便到了一家西餐馆,坐下来后,聂南圭问:“这段时间,你淘到什么好东西了吗?”

初挽一听,道:“哪有什么好东西让我淘,你看我,从年前过去了石原县,时间都交待到那里了,回来后,我这研究生课程落下不少,还得补课呢,整天忙得头晕眼花的,现在才总算理出一个头绪!”

聂南圭:“石原县,可是出来不少好东西,你也没收几件?”

初挽顿时摇头:“你怕是不知道,就那些有名的考古专家,有一个算一个,他们能收到什么,什么都没有!”

聂南圭挑眉,有些疑惑,之后想到什么,恍然。

他也叹了声:“说得也有道理。”
【请小窝文学 】

像他这种,身份自由,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不用顾忌那些。

但是如果当了博物馆的专家,或者挖坟掘墓的考古学家,那可倒好,肯定工作相关的那些玩意儿,碰都不好碰,不然说不清。

初挽:“而且我看,这些老一代的考古专家,可真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过,考古和咱们这个古玩圈子,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过当然了,时代会变,比如以后,那陈蕾不就是能出来沽名钓誉嘛。

她笑道:“不过我才不要学他们,我可没他们那种高尚情操,我就是要挣钱。”

聂南圭便嗤地笑出声:“行,你多出来走动,没事多淘换点好东西,别一天到晚闷学校里了,那个有什么意思呢!”

初挽:“我听你这意思,你最近是淘到什么好东西了?”

聂南圭微扬眉:“我倒是没淘到什么,不过现在有一个好机会,你要是想卖物件,可是赶上了。”

初挽听着,心里明白他说的是宝香斋文物交流会。

当下也就道:“我听朋友提起过,不过他知道的未必详细。”

聂南圭懒懒地道:“你消息肯定比我灵通,我就不在你跟前显摆了,不过有一件,我必须得和你说说。”

初挽:“嗯?”

聂南圭:“这次宝香斋的交流会,这个圈子里都盯着,铆足了劲拿着好东西,想捞一笔的,想捡漏的,比比皆是,里面物件当然多,不过我倒是听到一个物件,我也拿不准。”

初挽疑惑了:“什么?”

就算聂南圭年轻,一时拿不准,但那上面不是还有聂老头嘛,聂老头是什么人,民国时候见识过不少好东西。

太爷爷曾说,无论什么时候,见到聂家那一辈的几个,都得多留一个心眼,免得着了道。

结果聂南圭竟然说拿不准,这就奇怪了。

聂南圭掀起眼,笑看着初挽:“这物件,和你太爷爷也有点瓜葛。”

初挽道:“聂南圭,我们也是患难与共,对不对?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聂南圭:“你应该知道那件永乐甜白釉梅瓶吧?”

初挽听这句,心里一顿。

她知道,能让聂南圭用这种语气和她提的,只有那一件了,民国时候曾经在琉璃厂流转数年的永乐甜白釉梅瓶。

只是那一件,可是花旗银行抢劫案丢失的物件之一。

她视线顿时落在了聂南圭身上:“那件?”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