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八零之都别碍着我捡漏 > 第130章 第 130 章

第130章 第 130 章

第130章元宵晚会

元宵晚会节目正热闹时候,陆守俨和几位领导打了招呼,不着痕迹地带着初挽离开。

自然有人打趣他一下,不过大家都知道初挽第二天要离开了,人家年轻夫妻自然舍不得,也就没人说什么了。

走出去机关大院的时候,街道两旁的楼里透出暖色的光来,空气中弥漫着油烟混合着食物的香味,也有烟火点燃后的淡淡硫磺味。

陆守俨和初挽肩并肩,走得很慢,偶尔间,会踩上烟火点燃过后爆破的红色纸屑,以及路上的枯叶,发出细碎的声响。

初挽低声说:“你早早离开没事吧?会不会不合适?”

陆守俨:“没事。”

他侧首,看着她:“怎么现在这么体贴我了?”

初挽:“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贤内助吗?”

陆守俨扬眉:“把被子叠成花卷的贤内助吗?”

初挽轻哼:“少提这个!”

陆守俨笑了。

初挽:“我只是想着,你们这样开会,你早早离开不合适。”

陆守俨:“没什么,反正大家都知道你明天要走,其实我也想早点回去陪你。”

初挽心里便柔软起来:“我也喜欢你早早回来陪我。”

毕竟明天就要走了,她的研究生课程要开始了,他工作忙,下次见到不知道什么时候。

确实不舍得,非常不舍得。

陆守俨听着她的话,显然也意识到了。

离别的浅淡愁绪便笼罩在两个人之间,于是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弥足珍贵起来,甚至连站在对方身边,听着对方的呼吸声,都仿佛在品味着幸福。

她侧首,看向身边的男人,却见墨黑的夜色中,他沉默安静地看着自己。

初挽无声地看着他。

陆守俨:“我有个问题。”

初挽:“什么?”

陆守俨:“我发言的时候,我看到你一直看着我。”

初挽:“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看着你。”

陆守俨:“可我觉得你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

初挽:“有什么不一样?”

陆守俨:“你当时看着我,心里在想什么?”

初挽笑了:“就是觉得你特别好,而这么好的你,是我的。”

陆守俨微抿唇,低首看着她:“对,是你的。”

之后,他又道:“你也是我的。”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远方有烟火绽放,那烟火瞬息万变,曼妙地铺展开,一时有花瓣如雨,纷纷坠落。

初挽看着那烟火,却突然想到,这辈子,他是她的,那上辈子呢?

第二天,初挽睡意朦胧中,感觉陆守俨起来了,好像还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很温醇的声音。

不过她正睡着,便下意识推了推他,之后继续睡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九点多了。

她爬起来,看到炉子上锅里有烧麦以及一瓶牛奶,还有点热乎,她便拿出来吃了。

刚吃饱喝足,陆守俨推门,见到她醒了,道:“小姑奶奶你终于醒了。”

初挽:“我竟然起晚了。”

陆守俨:“给你准备了车,送你去省里,到时候你去省里坐长途汽车回去吧,不过你得等等,车得先过去一趟瓜王庄送孙主任。”

初挽听着:“是吗,那要不我也去看看吧?”

昨天已经重新划定了探方要开始挖了,挖成什么样,初挽还是挺好奇的,想再看看。

陆守俨见此,也就道:“正好我过去看看,那我带你过去吧,快点穿衣服,今天外面特别冷,穿厚点。”

初挽顿时精神起来,立即穿衣服穿鞋子,好一番忙。

陆守俨看她这样:“之前叫你,睡得跟小猪一样,只知道哼哼,现在一听要去挖掘现场,精神头就起来了。”

初挽:“那能一样嘛!”

陆守俨看她风风火火就要往外走,拉住她,帮她把围巾给围严实了:“时间不多,估计也就看一眼。”

初挽:“我知道。”

穿好衣服,陆守俨带着初挽去坐车,过去的是文化馆的两位,见到初挽,恭敬得很,还顺便向她请教了问题。

到了瓜王庄后,也是没想到,挖得竟然十分顺利,竟然已经挖出来白膏泥。

初挽看过去时,却见白膏泥中,有一片鲜嫩的绿叶。

那负责挖掘的同志道:“外面叶子怎么都飘进去了!”

他这么一说的时候,初挽心里一动,目光落在那绿叶上。

这时候,就见那边挖掘人员继续挖,白膏泥中,竟然又出现了一片绿叶,现场工作人员全都惊到了,旁边的技师连忙拿了照相机来拍照,写记录,并将那绿叶进行保存取样。

初挽陡然意识到了!

这是来自两千年前的绿叶!

她低头,怔怔地看着那片绿叶。

略沾染了白膏泥的叶子,叶脉竟然清晰可变,栩栩如生,这实在是让人震撼的一幕。

西汉时代生长出的绿叶,两千年的光阴,沧海桑田,便是那颗孕育了这片叶子的古树都早已不复存在,但是这片茬弱娇嫩的青翠,却在这片地下的空间冻结了光阴,仿佛所有的安静只为了等待如今这一场古和今的对话。

这时候,工作人员就要继续进行整理。

初挽忙道:“停下!”

周围工作人员吓了一跳,初挽这个声音虽不大,但是清冷而充满力道。

他们没想到这么小小的一个姑娘说话间竟然有这种气势。

初挽的心狂跳,她激动起来,但是也忐忑起来。

她快速地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这些叶子是因为保存在石膏泥封层中,所以才一直保持着两千年的新鲜,这里面应该还有更多绿叶,我们现在马上停止挖掘,原地待命,我们必须尽快准备一个措施来妥善保存这些绿叶,在这之前,我们都不要碰!”

大家一听,连连点头:“对对对,必须想办法保存下来!”

这么说话间,第一片出土的叶子,就在他们眼前枯萎了。

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原本鲜嫩的绿叶,不过是片刻功夫,从绿色变黄,变枯,失去了水分,之后迅速幻化为一片枯萎干巴的叶子,仿佛两千年的光阴骤然注入到了这片叶子上。

一切都仿佛电影特效一般。

在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作,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

之后,大家面面相觑:“那现在……怎么办?”

最后,所有的人都看向初挽。

初挽脑中迅速地动着,现在省文化
【请小窝文学 】局的专业能力,已经有足够的预案来应对一些日常挖掘的保存,但是两千年前的绿叶,确实缺少相关经验。

她想了想,道:“这些石膏泥相关的探方,我们都先不要动,先挖掘墓地附近的,现在,马上给省文物局打电话,请他们调动资源,召集专家,帮我们研究新鲜绿叶保存预案。”

这时候,陆守俨过来了,他看着已经枯萎的绿叶,轻轻皱眉:“你的意思是,下面很可能还有这样的绿叶?”

初挽:“这是非常罕见的,这种石膏泥层足足一米多厚,将墓地封闭,当然他们可能还用了其它我们不知道的特殊保存手段,所以这片叶子才能历经两千年而不枯,既然这片叶子能保存下来,那墓地中一定有我们没有做好预案的其它新鲜物品,那都是我们需要保护的,所以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我们都要严阵以待,绝对不能贸然轻举妄动。”

陆守俨颔首,自然赞同,而考古队其它专家也都被初挽镇住了,纷纷点头称是。

一时,大家跑去村里,打电话的打电话,请教专家,召开座谈会,调集人手,研究对策,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严阵以待。

因为这个,初挽的行程自然又耽误了,只能给岳歧周教授打电话,岳歧周教授听说,也是振奋,当即表示想过来看看。

这么一来,阵仗就大了,于是连那考古研讨会都暂时先延后了,一群考古专家纷纷把目光投注到了这石原县汉代古墓。

而接下来的一切实在是让人惊奇,在经过国家文物局专家人员支援,和省文物局一起商量对策,同时和几位考古以及生物专家集体研究后,大家终于研讨出来合适的方案,并在此进行局部挖掘,逐步试验保存方式并改进,最后终于保存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

当保存问题得到解决,挖掘队开始继续行动起来,而接下来的发掘几乎是考古学上的奇迹,结果让人震撼。

古墓中出土了大量古代钱币,玉器,陶罐以及丝锦麻布等日常饮食器具,餐具就达上百种之多,更有各种粮食谷物种子,那些谷物历经千年竟然依然新鲜的。

而最让人震惊的是,在这些器具中,竟然有一个云纹漆鼎,里面竟然装了一份货真价实的萝卜汤,虽然冒着酸臭味,但是里面的汁液以及萝卜片清晰可见。

所有的人都激动兴奋起来,不过好在,挖掘之前,大家制定了预备方案,并不敢轻举妄动,一切都是请示专家人员,进行妥善保存。

石原县汉代古墓的发掘几乎震惊了中外,有一个老考古专家激动地说:“这是一座西汉的文化宝库,感谢现场的考古挖掘人员,他们以考古人特有的严谨和专业,为我们几乎完整地保证了来自两千年前的馈赠,让西汉社会生动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甚至有人表示,石原县汉代古墓的挖掘,提现了中国田野考古已经达到了一个崭新的水平。

当石原县古墓挖掘在考古界引起了一场巨大震撼的时候,陆守俨也借着这个文物发掘的东风,申请款项,计划扩建石原县博物馆,硬生生将那些发掘出来的文物留在了石原县,并写了报告,要把瓜王庄一带打造成考古观光温泉疗养一条龙的旅游观光路线。

初挽离开石原县的时候,正是春暖花开,那天陆守俨去了省城做报告,本来说好了要送她回去,现在看来,他忙得根本顾不上。

就在她要上吉普车的时候,旁边一个卖包子的大婶,突然拎着笼布,非要塞给她一兜子包子。

她诧异。

那大婶笑着说:“你是陆书记的爱人吧?”

初挽点头:“对,我是。”

大婶便笑了:“我也不太懂那些大事,但是我听我儿子说了,说现在咱们县考古出了大发现,以后就是文化地儿了,咱们县在全国都出名了,还上了新闻联播,说以后咱们这里会有人来旅游,大家都能挣钱了,我寻思着,这不都是你帮忙搞出来的吗,我妯娌媳妇娘家就是瓜王庄的,她说了,都是你发现的!你不是也上电视了吗,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你帮了我们大忙,我可巧赶上你了,也没什么能给你的,就几个包子,我们自己包了卖的,可香了,你留着吃吧!”

初挽一听,当然不要。

其实陆守俨在这里挂职,也时不时有人要塞东西给他,他都不要的。

她肯定不敢给他惹麻烦,免得破坏他的清廉。

谁知道那大婶硬塞,偏偏这个时候,吉普车也要出发了,没办法,初挽只好收了。

收了后,上了车,她招呼着那大婶,赶紧将五毛钱塞给那大婶,之后吉普车便启动了。

走在路上,她打开窗户,拿出来一个包子吃。

那包子是胡萝卜鸡蛋馅的,吃着有一丝甜甜的香。

她看着窗外那麦田,麦子已经长出来,绿油油的一层,空气中飘着野花野草的香味,还有泥土的芬芳。

这就是陆守俨还要扎根两年的地方。

她吃着包子,心想,有功夫她还会再来看他,也顺便去看看那汉代古墓,吃吃这里的包子和烧麦,再喝口浓郁的山楂酒。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