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清穿之庶妃一路高升 > 第65章 合一

第65章 合一

顾凝宸看得眼睛累,揉了揉眼睛,索性让金桂拿着表格来念数字。

康熙招呼索额图和明珠过来一起站在前面,听见金桂念着的声音。

索额图和明珠刚过来,一头雾水,后边的李光地就小声说了定贵妃只怕是眼睛看累了,让身边的宫女念表格上的数字。

索额图听后更不明白了,这数字念起来,难道定贵妃都记住了,还算出来了吗?

金桂生怕念错,数字念得一板一眼,也不敢太快。

不过她这边一大串数字念完,那边顾凝宸就报了个数字,让金桂看记下来。

金桂跟在顾凝宸身边,自然不敢落下太多,用心学过阿拉伯数字,这时候写起来还十分熟练。

顾凝宸让她念下一个表格的数字,念完又报数。

外边听着的大臣互相看了一眼,到最后听得都麻木了。

康熙抿了抿唇,难得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来。

自从地动之后,李德全还是第一次见皇上如此放松的神色,也是第一次笑了。

只是他这个笑容很短暂,转眼就消失了。

康熙从门口大步过去,绕开屏风进了里头。

听见脚步声,顾凝宸原本以为是别的小吏过来,谁知道竟然径直绕开屏风进来。

她睁开眼,果不其然是康熙,连忙起身道:“见过皇上。”

除了康熙,只怕没人那么大胆,直接就进屏风来见自己。

康熙握着顾凝宸的手笑道:“朕在外头听了一会,爱妃大显神威实在叫人惊讶,朕的臣子核算后发现爱妃算得是又快又准确。”

她听得惊讶,康熙在外头到底听了多久?

不过顾凝宸并不觉得心算快有什么厉害,毕竟后世这样的锻炼多,加上她对着数字打交道也很多年了,自然一看就知道数据有问题。

是错漏了,还是算错了,基本上看一眼就能发现。

要每天看几十页甚至上百页的数据,还好几年如一日这样,能不锻炼出来吗?

顾凝宸就笑道:“这数目都不大,算起来就容易得多了。我能给皇上帮上忙,那就好。”

康熙捏了捏她的掌心道:“何止帮上忙,凝宸是帮上大忙了。听闻户部该是一整天才核算完,有你帮忙,一个时辰就做好了。”

虽说这边核实完,后边源源不绝还会送后续的数据来,要继续添补进去。

但是大部分的数字都算好,后边执行起来就容易得多。

不至于乱糟糟的,各个点的人数没弄清楚,送去的粮食和药物不够,再送的话就要多派人手。

人手原本就不足了,再这样一乱,兴许这边加送了。另外一边没加上,粮食不够会让人饿肚子,药物不够就很可能会害死人。

而且有这么具体的数目在手,底下人哪怕再慌乱也知道按照这数目送。

如果这数目送过去有什么不对,那就是送的人负责了。

以前没理清楚,很可能出了仓库是一个数,到了灾民手里就是另外一个数。

京城里头底下人还会收敛一点,其他地方天高皇帝远,那就有更过分的了。

顾凝宸听康熙提起其他地方汇总数据的事,大概的数据会送到京城来,但是京城外的具体数字如何,就不好说了。

于是她提议道:“皇上,算数学院那些学生也学了一阵子,他们原本就有基础在,这时候该是学会用阿拉伯数字,只是简单统计数目,该是难不倒他们。”

他们正是想要在康熙面前出头的时候,就绝不会轻易跟别人同流合污。

康熙实在不放心,还可以派侍卫跟着,一来保护这些可能头脑不错但是身手糟糕的学生。

二来侍卫也能盯着学生,不让他们乱来。

倒是个好法子,毕竟建立算数学院,虽说是让他们自个做研究,但是国难当前,人手不够,他们去帮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康熙想了想,派王谈过去。

毕竟要说清楚如何统计,还是户部的人最为清楚,王谈就更为清晰明了,他去说是再适合不过了。

王谈走之前,还跟康熙请示,要了两页不太重要的数据,带着走的。

顾凝宸有些惊讶,又有些了然地看了康熙一眼,后者轻轻点头:“看来,王谈这是打算给学院那些学生一个下马威了。”

毕竟算数学院那些学生因为算数特别好才被选进去,一个个心高气傲的。

如今叫他们去各地做简单的加法统计,当然不太愿意,还觉得耽误他们研究算数的时间。

这差事实在太简单了,学生们觉得其他人都能胜任,实在不必动用到他们,有点大才小用的郁闷。

王谈带着表格过去,路上让人誊抄了很多份,到了之后跟学生简单解释了这个差事,果然底下人的脸色全是不情愿。

他也不多做劝说和动员,只让人把表格分发下去道:“我数二十个数字,谁能在这个时间内统计好一页的数字,还准确的话就不用去。”

学生们欢喜看向表格,发现长长一片下来,这不是为难人吗?

有的人已经开始动手计算,有的人觉得被王谈为难,不情不愿才动笔。

二十个数字很快就被王谈不紧不慢念完,压根就没人能算完,这不是什么意外。

就有学生提出异议道:“王大人,若是一刻钟的功夫,学生一定能算出来。这时间实在太短了,王大人这不是为难咱们吗?”

其他学生纷纷附和,王谈听后只冷笑一声道:“这一页统计出的数字,就是有人在五个数字内的时间算出来的。你们做不到,不等于别人做不到。我已经给你们放宽了时间,显然你们还是没能做到。”

“不过既然你们没人能做到,证明学得还不到家,这差事就得去做。多算算,没准你们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算出正确的答案来。”

学生们互相看着对方,对王谈的话有些半信半疑。

不过王谈没必要说谎,这传出去要没这么个人,岂不是丢脸丢到外头了吗?

但是真有这么个人,还是人吗,居然这么短的时间算出这么长的表格数字?

学生们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算数没学到家,才会算得那么慢。

王谈顿了顿,又说道:“对了,我让人留在这里,你们谁最快算出答案来,那人就能先选地方。”

能选地方,学生们顿时起劲了。

毕竟地动范围很广,往南还好,另外还有西边一片。

去西边的地方,路途要远,也艰苦许多,学生谁都不乐意去,能先选自然更好!

他们立刻埋头苦算,吭哧吭哧算着,就有人说算好了,把表格送上去给王谈。

有的人发现这人一直没吭气,原来在默默算,实在太狡猾了!

但是王谈看了一眼就道:“答案不对,你再算一遍。


快是快了,可惜没算对。

那人懵了,赶紧拿过表格回去重新算。

还没等他算完,旁边另外一个人就算好了,赶紧起身交上去。

王谈看了看,点头道:“你的答案是对的,去旁边的房间选个地方。”

学生喜不胜收,过去隔壁后一看,脸都绿了。

王谈说是选地方,哪里真的划拉出每个地名让学生慢慢选,哪有这种时间。

这些学生未必走过千里路,对地图都不熟悉,哪里知道这个城镇在哪里,一个个问,不得问到天黑去吗?

索性让他们先选,就是抓阄啊!

一个箱子里面写满了城镇的名字,抓到就去哪里。

大的城镇还可能不止一个人去,也算有伴了。

王谈还让人在隔壁房间放箱子来选地方,其他人一无所知。

那人去了隔壁才无语了,但是两个侍卫盯着,他就只能伸手抓了一张出来,选定了地方。

他看着小吏在旁边把自己的名字和去的地方登记好,就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第二个算好的人很快要进来了,小吏还把第一个人引着去隔壁另外一个房间,摆明就是不让他告诉其他人。

算出答案的人哪怕前后脚,也得一个个去隔壁房间。

前门进,后门出,两人也不能碰面。

王谈这招够妙,前面已经抓阄过的人在隔壁房间相遇,互相看着对方的脸色都不大好。

唯独还在算答案的那个房间,和刚踏进隔壁房间知道要抓阄之前的学生还都一脸兴奋和高兴的样子。

当然下一刻,他们一个个齐聚在第个房间,谁的脸上都没有高兴的样子了。

最后一个人抓阄结束,王谈去了第个房间,看着底下一脸菜色的人道:“箱子里还有没有被选上的城镇,不过你们也别担心,要是谁在自己的城镇干得不好,或是核算太慢,那就再选一次。”

“只是你们也不可能回来选,我就代劳帮你们抓,到时候抓到哪里就是哪里了。”

底下学生的脸色更难看了,有人忍不住问道:“王大人,怎么是办差最差的人多选一个地方,那不是拖慢了其他地方,不该是办差最快的人另外选吗?”

王谈慢条斯理道:“办差慢的人自然是因为办差的次数少了,多历练一番才能锻炼起来。办得又快又好的人,就不需要了,明白了吗?”

学生们能怎么办,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一个个回去收拾好行李,第二天一早,一人带着两个侍卫就出发了。

他们也不可能坐马车,只能骑马。

有的太远,骑马太慢,直接走水路坐船南下。

转眼学院的学生就人去楼空,王谈当天回宫跟康熙禀报。

屏风后边顾凝宸也听着,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王谈这招够损的,让学生选地方,人家兴高采烈算好后又让抓阄。

避免这些学生去了地方后摆烂不勤奋干活,还特意让办差慢的人再选一个地方。

可是他们奔赴各地,哪里知道其他人的情况,不还是王谈说了算吗?

估计到头来,谁的手上都会多个地方,办完这边就去另外一边办,恨不得把自己劈开两半来用!

王谈还跟康熙感慨道:“皇上,人手不足,非常时候就只能如此安排。这些学生虽然办差不多,但是在算数上确实不错,算得又快又好。”

“他们去了各地,也能帮助当地父母官尽快统计好,运粮食和药物就能更精准了。”

有些地方的粮仓不大,开仓也只能支撑几天。但是伤亡人数如何,需要赈灾的人数多少,开仓支撑具体到几天,另外每天还需要耗费多少粮食,要送过去多少,都得这些人到了当地核算好才能送。

送多了一点倒无妨,但是如果送太多了,对国库来说压力就太大,可能还连累其他地方。

如果送少了,当地不够用,那就容易出现悲剧了。

康熙觉得王谈这做法不错,微微颔首道:“爱卿做得很好,就是国库那边能撑住吗?”

王谈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皇上,四城的拍卖会,除了天津港那边受影响,其他处还能继续。就是有些路断了,需要修缮一二,暂时影响不大,互市小城也并未受到影响。”

互市在边境线上,虽然靠北,有轻微的晃动,却不厉害,城里都没受到破坏,甚至有些不大敏锐的人都没察觉出来。

“京城周边农田不少陷下去了,庄稼被埋,只怕今年的秋收会有影响。去年买下的粮食相当多,加上红薯种下颇多。国库又因为多番进项在,原本几乎填满了。”

“这次赈灾之后,虽说国库得耗费大半,但是撑个小一年该是没问题的。”

说到最后,王谈的眉头稍微舒开了一些。

如果不是之前康熙和顾凝宸想到许多挣钱的法子,这次地动之后,国库严重损耗,只怕要直接动摇到社稷的根基了。

康熙沉吟片刻道:“拍卖会的进项都不必送到京城来了,就在港口买粮食,越多越好,价钱提上半成。”

王谈知道这时候大量买粮食,如果不提高价钱,估计那些粮商未必那么积极。

但是他想想加了半成,价钱也得多不少,就开始肉疼了。

康熙看王谈的样子就无奈一笑道:“放心,这让他们赚的钱,很快咱们就能赚回来了。”

商人未必专门来卖粮食,就是顺道的,然后去拍卖会再拍下东西,或者过来进货,然后再转手卖出去。

等于咱们的钱去到他们手上,在这边绕一圈,又回到咱们手里。

王谈想想也是,就那些海商在拍卖会疯狂的劲儿,估计那些卖粮食的钱都未必够用,他们还得再贴一点进来,顿时就不肉疼了。

果然还是定贵妃当初提议建这个拍卖会要好,简直是抢钱!

王谈又问道:“皇上,拍卖会那些货物的数量可是要增加一些?”

如果每一样增加了,那进项自然就更多了。

康熙摇头道:“不必加,以前如何,如今还是这样。”

王谈转念一想,也觉得他们着急出手,拍卖会可没傻子,那些人就不会拼命叫价,反正东西多,这个拍不了还有下一个。

而且这样一来,拍卖会上的货物就要掉价了。

等他们后边恢复了,拍卖会那边的货物价钱却上不去,那就得不偿失。

王谈应下,很快就退了出去,然后吩咐下去了。

顾凝宸见康熙满脸疲倦,就伸手揉了揉他的肩膀,还帮忙按了按太阳穴放松一下。

康熙歪着头倚在她身上,任由顾凝宸一双手轻柔给自己按了按,感觉长时间没休息的沉重感渐渐松快了一些:“凝宸,朕写了罪己诏。”

顾凝宸一听,手上一顿,有些心
疼道:“地动原本就是地壳在动,毕竟这土地是活的,千百年来总会翻个身,跟皇上没有关系。”

她又握住康熙的手道:“皇上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好,这次只是天灾,却并非。”

康熙睁开眼,转头看了过来,对上顾凝宸坚定的目光,扯着嘴角笑了笑:“不管如何,朕按照惯例写了罪己诏,等会就要去天坛告禀上天,好叫天下人安心。”

确实这种罪己诏不是给老天爷看的,而是给天下人看的。

顾凝宸紧紧握住康熙的手道:“无论如何,地动不是皇上的错。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康熙回握着她的手,久久没出声,片刻才开口:“朕知道了。”

顾凝宸想了想,还去桌上拿了一张誊抄好的表格递了过来:“皇上来看看这个。”

康熙接过表格,就听她说道:“原本是统计更完善之后,才给皇上呈上的。不过正好皇上过来了,也能先看一下周。”

闻言,他低头看起表格,发现这是统计各处救人的数目。

康熙是知道京城如今分了好几队,分别在各处救人,百姓也自发加入进来,学习怎么又安全又快地救人出来。

侍卫大多身材高大,钻下去救人就很难,很多半大的少年就自告奋勇加入。

他们比较瘦削,因为经常干活的缘故力气也大,正是最适合下去救人。

这样侍卫和其他百姓在上面拉绳,下面有半大少年帮忙挖开来,用担架把人送上来。

两边一配合,这救人就更快了。

虽然康熙也耳闻过此事,又因为他下旨,邻里之间帮助救人会得到奖赏,所以救人的自然会积极而且不少。

但是亲眼所见,他才发现主动救人的百姓比预料中还要多,这救出的人也就更多了。

顾凝宸就指着表格道:“皇上,这里面列举了东西南北四块比较严重的地方。救的人数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起初几队人配合,一天只能救下两个人,如今这小半天已经救下四个人了。”

起初救人并不熟练,找人费的时间长,而且救的人也没那么多,于是就慢了一点。

如今是人多力量大,找人更快了,救人的人手多,也救的更多,就有更多被压着的人救了起来。

顾凝宸又拿出另外一张表格道:“除了普通百姓之外,药铺的大夫都出来帮忙救治伤者,活下的人就更多了。粮食和药材都很快到了地方,救下的人就更多,这都是皇上足够当机立断。”

要是康熙不在乎这些人命,像前朝那些昏庸的皇帝,只写罪己诏,意思意思表达一下,让人直接去收尸就足够了。

救活人比收尸费的人力物力更多,很多帝王认为吃力不讨好,也没必要浪费国库的金钱,索性就放弃了。

但是康熙没放弃,还在黄金时间内迅速布置好一切,动员所有能动员的人去救命。

这些他没有对外让人到处宣扬,但是被救的人,救人的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

哪怕百姓互相帮忙,没有工具,没有人指点,可能没法救人,反而害人。

没把人救出来,还可能里面崩塌了,把人埋得更深,甚至直接活埋了。

如今有条不紊救人,又快又能把人救出来,粮食不缺,众人不必饿着肚子救人。

药材、药丸和伤药也不缺,被救上来的人也不必听天由命。

如今还有大夫参与进来,被救下的人就更多了。

要不是康熙坚定要救人,其他人也不会被打动,主动加入救人的队伍之中。

如果上位者冷漠,下位者只会更加冷血,因为自身难保。

顾凝宸缓缓低下头来,贴着康熙的额头。

他慢慢闭上眼,嘴角微微一弯:“爱妃这话夸得朕都快要脸红了。”

顾凝宸故意伸手摸了摸康熙的脸颊,好奇道:“皇上,说好的脸红呢,怎么还没红?”

康熙抓住她捣乱的小手,窝在掌心里。

顾凝宸顺势坐在他身边,一手扶着康熙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皇上忙了很久也该累了,可以靠着我眯一会儿眼歇一歇。”

大部分的数据她已经做好了,余下那些让陈女官和王谈来就足够处置好。

顾凝宸看了屏风侧边的李德全一眼,后者会意退到门边,又示意两个太监守在周围,别让人发出很大的响声来惊扰皇上了。

康熙起初枕在顾凝宸的肩膀,感觉她果真瘦削,这肩膀有些单薄。

他还担心自己压一会儿,会不会把顾凝宸压疼了。

不过康熙也真的累了,他亦是血肉之躯,一天一夜没休息没合眼,确实疲倦。

顾凝宸估计也明白,让康熙直接上榻睡觉,他也不能安心睡,倒不如这样眯一会眼,养一养神。

康熙鼻尖下全是顾凝宸身上熟悉的气息,闭上眼竟然忍不住睡过去了。

等醒来的时候,他难得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自己竟然真的睡着了?

顾凝宸的肩膀很稳,依旧一动不动,估计很长时间都不敢动,免得惊醒了康熙。

他恍惚觉得,顾凝宸的肩膀是瘦削单薄,却跟她的人一样,沉稳坚强,牢牢支撑着自己。

康熙在之前地动的一刹那,确实忍不住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这个皇帝做得不够好,才会让京城发生那么大的灾难?

但是顾凝宸也坚定地告诉自己,他这个皇帝做得很好,这个地动只是地块在动,不过是地龙在翻身,跟他毫无关系。

反而康熙处理灾难做得很好,足够果断英明,在天灾下救了很多人。

她夸的时候也不是只用漂亮的辞藻来哄人,而是真的拿出表格,用数据做依托,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这样夸赞人的方式,康熙是第一次听,上面一个个具体的数字,却又那么实实在在的让人安心。

康熙感觉自己睡了很久,疲倦都彻底褪去,整个人精神奕奕了起来。

他贪恋了一会这个温暖又单薄的肩膀,慢慢就坐起身来:“朕睡多久了?压着你了吧?”

顾凝宸伸手捏了捏肩膀,已经压麻了,毫无感觉,索性就没动,笑着道:“皇上睡得不久,还不到半个时辰,不多睡一会儿吗?”

“不用,朕睡得很好,从来没有的好。”康熙看出她僵硬着身体,估计半边身体一直不动,都被压麻了,伸手捏了捏,感觉到掌心下的坚硬。

他无奈道:“要是难受,你就该叫醒朕才是。”

顾凝宸哪里舍得,康熙好不容易睡着,还在自己的肩膀,就着这么不舒服的姿势都睡着了,足见他真的很累了。

她巴不得康熙能多睡一会儿,就笑着摇头道:“没事,看见皇上睡得好,我就放心了。”

康熙的精神头确实比之前好了很多,目光炯炯,之前的疲惫似是一扫而空。

他给顾凝宸捏了捏,感觉缓和了一些
:“等会让宫女给你再捏一下,朕记得太医院有推拿的药油,回头让人送过来。”

顾凝宸笑着点头道:“好,皇上去忙吧,我叫金桂进来就好。”

康熙知道她素来贴心,又交代道:“你帮着已经把大部分的数据都弄好了,剩下的就让王谈来,别是他这个户部尚书什么都不做,反倒叫你累着了。”

之前数据太多,又急着统计好,给各处送粮食和送药,如今基本上最初艰难慌乱的时候过去了,后边让王谈接手也不是什么难事。

顾凝宸乖巧应下,她也就是来救个急,帮康熙处置这些繁乱的数据,免得加重他的负担。

既然已经过了最开始乱糟糟的时候,后边的事她确实没必要继续插手。

康熙看顾凝宸缓了过来,眉眼都舒开了一些,这才起身出去跟大臣继续议事。

金桂和清霞带着御医送的药油过来,回去陈女官之前休息的蒙古包里面,她们才解开顾凝宸的衣裙给她的肩膀推了推。

顾凝宸刚开始有点疼,慢慢有点酸酸疼疼,很快就只有伸展开的舒畅。

她趴着都有点昏昏欲睡,最后直接睡过去了。

毕竟那么庞大的数据集中起来统计,虽然她以前是做习惯了,但是高度集中精神心算那么久,还是很累人的。

加上昨夜没睡好,顾凝宸愣是睡了足足一个时辰才醒来。

肩膀也舒服了,她坐起身穿戴好,就准备回去。

刚要出去,就见一个小太监在门口送了信笺来,说是王谈让人送来的。

顾凝宸打开一看,却是索绰罗托王夫人帮忙写的信笺,上面写着拖尔弼没有大碍,只稍微有点头晕,被她按着卧榻歇息。

御医特地过府把脉,也道拖尔弼卧榻静养几天就能起来走动一二。

拖尔弼昨夜安置在宫里,担心他有没受内伤,早上看着没什么事才敢挪动,王谈亲自用马车送人回去。

索绰罗都快吓死了,幸好拖尔弼没什么事。

王夫人更是满心感激,都要给拖尔弼跪下了,好在被索绰罗赶紧扶住。

两位夫人眼红红的,都庆幸自家夫君都好好的。

要不是拖尔弼帮着挡了一下,柱子就要直接砸中王谈,只怕凶多吉少。

索绰罗也担心宫里的女儿,听闻她没事,还大展神威抱着四阿哥冲出重华宫,心里又是佩服又是无奈。

这会儿顾凝宸肯定腰酸背痛胳膊疼,不过她当时要不是亲自抱着四阿哥冲出来,只怕这会儿就要后怕的。

那柱子挨着拖尔弼的额头擦过去,砸中了一点,并不严重,却头破血流的样子,看着很是吓人。

索绰罗怕女儿担心,一大早就请王夫人帮忙写信,再托王谈送进宫里来给顾凝宸。

她在信笺里不止说了拖尔弼的伤势,还道他早上醒来就嚷嚷着饿,吃了一碗粥后还想要,被拦下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他喝药的时候还嫌弃太苦了,要蜜饯,一颗不够还要两颗。

顾凝宸看得嘴角一翘,明白拖尔弼这样插诨打科是想逗笑索绰罗,让她别那么担心。

索绰罗心里也明白,所以写在信笺里,也逗乐一下女儿,让她能松快松快,别太担心拖尔弼了。

他都有力气逗笑人了,自然没有什么大碍。

顾凝宸这才彻底放心下来,又对金桂惋惜道:“可惜重华宫塌掉了,也不能进去把之前的蜜饯拿出来,给阿玛送过去。”

一颗两颗不够,她给拖尔弼送一盒子去!

康熙刚进来就听见顾凝宸的话,不由笑道:“这有何难,御膳房如今不至于连个蜜饯都凑不出来。就说是朕的意思,给拖尔弼那边送上一盒子,要是不够就送两盒蜜饯过去!”

顾凝宸赶紧拦下道:“皇上,我也就说说,很不必如此。”

宫里忙乱着呢,没必要这时候还另外派人送蜜饯去给拖尔弼。

康熙知道顾凝宸的顾忌,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拖尔弼受伤,朕也是担心,如今听说他并无大碍,之前又救下王谈,赏赐还得缓缓才行,送蜜饯过去,也算是朕的一份心意。”

要不是拖尔弼出手,他就要失去王谈这个左膀右臂了。

只送一盒两盒蜜饯算什么,也不必费很多人手的事,谁见了也挑不出毛病来。

顾凝宸看拦不住,只好作罢。

她想到拖尔弼收到康熙派人送去的蜜饯,那表情一定很有意思。

顾凝宸小声让康熙派人过去的时候,记得让个机灵的太监过去,好把拖尔弼当时的表情记下来,回宫给她说一说。

康熙一听就明白,笑着应下,让李德全挑了个记性不错又嘴皮子厉害的伶俐太监去送蜜饯。

拖尔弼的表情果然五彩纷呈,小太监回来后说得绘声绘色。

“得知是皇上特意让人送来的赏赐,大人不好起身,夫人就过来谢恩接过,然后送到大人跟前。”

“大人被扶着坐起身,满脸激动,双手颤抖着接过锦盒慢慢打开,看见一锦盒的蜜饯,先是瞪大了眼,满是不可置信。”

“接着露出又哭又笑的表情来,很快合上锦盒,一本正经说会好好用这些蜜饯,感谢皇上的关心。”

小太监说完就下去了,顾凝宸抿着唇有点不厚道差点笑出声来。

拖尔弼这个阿玛真有趣,他一看蜜饯,就明白索绰罗把自己逗笑的话写在信笺里告诉了顾凝宸。

顾凝宸知道了,康熙只怕也知道了,才会送这么一盒子蜜饯来。

拖尔弼能怎么办,只好笑纳了,含泪吃掉这一锦盒的蜜饯。

这是皇上和自家女儿的心意,他无论如何都会吃完的。

虽然送蜜饯来的小太监说拖尔弼吃完了,后边还能继续送,这就大可不必了。

等拖尔弼渐渐能下榻走动一二的时候,京城内搜救也差不多结束了。

七天下来,被压在下头活着的都救上来了。

哪怕是尸身,也被人挖出来集中安置在空旷的京郊,用白布盖着,只等亲属之后过来认领。

顺天府已经开始统计各处房屋损毁的情况,完全毁掉的,以防二次崩塌,就要全部拆掉。

半毁掉的,如果根基已经坏了,也得拆。

小部分损坏,只要修缮就能住人的,再检查过根基没问题才行,免得以后塌下来就麻烦了。

不用救人,差役和小吏也能腾出手来做登记,给户部减轻了不少工作。

康熙下命,如果亲属朋友领走尸身去安葬,可去顺天府领一笔丧葬费。

虽然不多,但是买一口薄棺葬下还是足够的。

这钱给的不多不少刚刚好,也是怕有人冒领尸身,然后冒领这个钱,却没把尸身好好安葬,随意扔在哪里。

如今已是初夏,尸身如果没有好好处置,很容易惹来蚊虫,甚至后污染
水源,引来疫病就不好了。

这个安葬费不多,而且到官府领钱也需要登记。

姓甚名谁,跟带走的尸身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有没有第个人作证等等,都避免有人冒领或者错领。

几个小吏还在门口贴了告示,不识字的百姓也会反复告诉他们如何登记,如何领回亲人的尸身。

如果家里只剩下老弱妇孺,推不动尸身,差役还能帮忙推车送回家去。

差役实在腾不出手来,同村的老乡也能帮忙一二。

很快尸身就认领得差不多,余下没人认领的,官府也会出钱给他们安葬好,免得他们曝尸荒野。

安葬费又是一大笔钱出去,王谈看着账单,愁得头发都要掉了。

偏偏这还是不能不给的支出,后续还得帮着百姓重建住宅,总不能让他们一直在棚子里暂住。

如今还是夏天,在外头住着还好。

等入秋了,甚至入冬的时候就太冷了,人在外头容易冻着,如今得了伤寒是相当致命的。

别是好不容易从大地震里逃生,最后还死在风寒里面,那就太冤了。

重建住宅又是一大笔钱,王谈感觉这样下去,国库再厉害都要撑不住的。

顾凝宸倒是给康熙出了个主意:“皇上,南边这次受灾不严重,何不动员乡绅给百姓做点善事?事成之后,也能刻在路边的石碑上,成为后人楷模。”

也就是鼓励乡绅出钱给百姓重建家园,然后康熙就不必出这笔钱,只需要把人的名字刻在石碑上。

乡绅出了钱,得来了名声和面子。

康熙完全不需要出钱,只给了一块石碑让人刻名字而已,简直是无本买卖!

不过顾凝宸提出后也有些忐忑,毕竟她一个现代人,其实对荣誉这个没有古人那么注重,要是康熙觉得这个办法不妥当呢?

哪怕如此,她还是先说出来,看看对康熙有没用处。

康熙看见顾凝宸忐忑的小眼神,不由笑着道:“这个法子不错,名字刻在石碑上,以前也是有的,只是有限制了高度。”

石碑太高是不行的,如果矮一点,宽一点,倒是可以。

放在路边,人人经过的时候都能看见,后边再写明这是帮助灾民重建家园的事迹那就更好了。

让人一目了然,一看就明白这些人为何被刻在石碑上。

估计这主意一出,那些乡绅巴不得将所有财产都捐出来,只求在石碑上能有一个位置!

康熙对着顾凝宸眨眨眼道:“按照捐钱的多少来放,到底有些不好,不如就按照先后顺序。谁第一个来,必然要放在最上头。”

顾凝宸松口气,看来这个法子,他接受度良好。

就是说腹黑还是康熙才够黑,估计里边外边都是黑的。

按照顺序来,那后边哪怕捐得再多,都不可能排到前头去。

这不逼着那些乡绅抱着家产第一时间冲过来,生怕慢一步就落在人后了?

别人可不知道是按照前后顺序,只以为是捐的多少来排序,能排在前面,怎么都比在后头的更显眼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