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超能经纪人爆红了 > 第70章 第 69 章

第70章 第 69 章

贝弗利傻住。

自制什么?她应该听得懂这个单词,可是她说的是什么?

……什么东西。

炸药?!?

贝弗利一瞬间,腿软地扶住身后的桌子。

上帝啊,她是认识了一个什么样的大神啊?

过了好半天,她才终于颤抖着说:“没、没有……”

那不是废话么,哪个正常人自制过炸药?!

尤逸思自鼻腔中呼了一口气出来,低头说:“看来我们要开始了。”

要让所有人都下船,最简单的就是船上有即将发生、不可解决的危机。并且要时间足够短,不给他们反应和带走那批实验品的机会。

□□,他们会使用仪器干扰无线电信号。

引信炸弹,不能精确控制时间和顺序。

可以观察到的炸弹,他们可能会使用防爆罐,并且干这一行的,边良泽船上很可能会有拆弹专家。

尤逸思迅速构思好。

需要分布广、地点隐秘的定时炸弹。

先引爆一部分,使得边良泽团伙确定游轮上有数个未知爆点,无法在时间结束之前安全拆除,必须弃船。

但炸弹的威力也必须控制。

游轮上的乘客和船员还有近千人,以及,因为无法控制边良泽的下船时间,也无法确认最后一枚定时炸弹在什么时候爆炸,他们下船之后,留在船上的尤逸思和那些被关起来的人还有可能面对危险。

最危险的还是,不能确定边良泽为了消除证据,会不会狗急跳墙,在船上放置另外的□□,完成顺风车爆炸案。

她在边良泽发现有□□,到边良泽下船的这段时间里,必须控制边良泽的行为。

还有就是,如何处置下船后的边良泽。

就地抓捕,还是追踪他到东城之后。

不就地抓捕,到东城的这段路还有很多未知变数,可如果就地抓捕,那个藏在暗处的东城实验室很难说会不会有什么破罐子破摔的反应。

把边良泽赶下船,这是一个两难局面。

但错过这个机会的话,游轮上被关起来的那些人,已经几乎没有下一次转圜了。

尤逸思面色冷静地在工具箱里取出道具。

费隆准备有炸药,但能通过检查带上来的份量太少、危险性也太小,对于游轮这个庞然巨物来说,并不能算是多大的威胁。

她们得自制。

首先是□□。

酒精、洗洁精、小苏打,在游轮上都可以找得到。

其他的材料也有一定储备。

除此之外,她还得联系人。

得有人负责掌控边良泽在船上的动向,有人负责监视追踪下船之后的边良泽,有人负责疏散游客,还得有人接应她带着那些人质跑出去。

她的手指指节有红色的擦伤和磕碰,全无在意一般低头,安静地在一柄枪上擦拭着。

一个紧张的夜晚。

尤逸思无数次面临过濒死的险境,这次不同的是,今夜或许也是两种世界的分水岭。

成功完成,边良泽及其团伙被剿灭,未来依然行走于正轨。

任务失败,边良泽的谋划成功——又或者是因为出了意外,未来或许依旧是末日。

那个没有糖的,没有物资,没有亲缘,也没有希望的末日。

风平浪静的良夜,一轮月明的漆黑海上,游轮十一层里,每扇窗中都是一格人生。

这无数扇窗里,只有她一个人清楚今夜面临什么抉择。

孤独和先瞻必须同时拥有吗?

这个问题好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尤逸思的脑海里。

或许不是她自己想问的。

而是别人问她的。

好像是,曾经有人问过她这样的问题,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是在什么情境下问的。

忽然之间,她又想到一句话。淡淡的,像回荡在耳边。

人有自我保护机制,会促使痛苦的记忆被淡忘。

尤逸思擦着枪的手顿了顿。

贝弗利屏着呼吸,小声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尤逸思抬起头,说:“可能需要请动你的父亲。”

……

舷窗外夜景繁华,张栋国伸了个懒腰,接过乘务送上来的热毛巾擦了擦脸,让他们上了一杯咖啡。

落地就是离华城最近的一个大城市,这阵子紧赶慢赶,总算赶在师父杀青之前跑过来了。

等师父杀青了还有任务,他还记得那次在酒店抓住的人上线就在华城。

他张栋国绝对不能错过为组织立功的机会。

最近华城不是太安稳,先是火拼后是炸药,飞机都不让落地,只能去别的城市中转。

张栋国喝着咖啡往窗外看了看,嘴角一勾,淡淡一笑。

师父绝对想不到,他把什么带来了。

尤逸思出国前,把直升机停在张栋国家的停机坪代为照管,他这些天恨不得亲自上阵给小绿飞机擦玻璃。

为了把这玩意运出来,他还特意联系了上次一起执行任务的江展波,总之历经了一番周折。

飞机落地了。

临出机场前,张栋国看了看还没有收到回复的手机。

师父真的很不爱上线,可是他又不敢给她打电话,怕打扰了师父做事。

那就再等等吧……

手机叮咚一声。

张栋国定睛一看,师父回消息了!

他一个手忙脚乱差点把手机拿掉,赶紧抓紧了看字。

过了半晌,愣愣抬起头来,说:“国际刑警?”

不是,师父不是兵王吗,这咋还和国际刑警合作起来了?

等等。

师父已经在出任务了?!?

……

帕特里克正坐在椅子上看书。

收到女儿急慌慌的消息,他皱了皱眉,把一张皱纹横生的老脸上架着的眼镜推起来,放下书,站起身去开门。

“贝弗利,有什么不可以明天说的……”

贝弗利砰地把门关上,四下看了看,焦急地说:“来不及了!爸爸,边良泽他想暗算你!”

帕特里克愣了愣:“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他之前找我未婚夫是想从他那里下手,现在他想说动尤小姐了!”她语速很快,“刚刚尤小

姐被他请走威胁了一通,想要拉你做毒品生意!”

帕特里克的脸色凝重起来。

片刻后,语气严肃说:“他又找到尤小姐了?”


【请小窝文学 】贝弗利一愣。

帕特里克拉着她的胳膊,带她进书房里去,让她坐下。

“边良泽这个人疯了,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帕特里克边说边往小皮箱里面装东西,“带上重要的东西,明早就下船,不要让他发现我们不准备回来。我联系了人在港口接应,也在船上安插了一些便衣保镖,必要时会动用火力。”

贝弗利懵逼地被他按着坐在椅子上,过了会儿看见他换了个地方收拾东西。

“爸爸……你知道?”她傻眼道。

“上船之后才知道。”帕特里克头也没回,“他试图从我身边下手我也有预料,只是你去抓奸我才发现他想从你身上说服我,所以我当即就借着这个机会和女婿断绝了关系,让他不要再有妄想。”

贝弗利目瞪口呆。

怪不得尤小姐说她父亲一定有准备的……

“边良泽一直隐藏得很好,以至于没让我察觉到他已经情况紧急到了这种地步。连刚刚公布关系,和我们家关系还不牢固的尤小姐都能去利用,很难说后面的两天他还会干什么。”

帕特里克合上箱子,并着立在桌上,开始抓下衣帽间里挂着的一排衣服,找了一套整齐地铺在熨衣台上,鞋子也分开摆好,伪造好只是下船散散心还会回来的样子。

“他已经疯了。”帕特里克回头,向女儿重申,“他已经疯了。”

“等下爸爸,”贝弗利这才插上嘴,“所以你根本不会被他蒙骗对吗?”

“噢,当然,但有可能我已经老了,总是会使出一些昏招。”帕特里克扶着额头叹气,“我以为他做的是什么正经生意,并且以为他不会如此急不可耐。”

“如果我说我们已经逃不了了呢?”

贝弗利的声音颤巍巍的。

帕特里克愣了下。

“边良泽请尤小姐去看了他在船上的实验室。”她说,“他关押了很多人,用来试验自己新型毒品的威力——如果我们和他作对的话,他直接就会用这玩意儿处理我们。”

“他现在还对我们献媚是为了合作。”贝弗利声音发抖,“如果不能和他同流合污,要么我们死,要么他亡。”

帕特里克呆滞地张了张发干的嘴。

“现在,爸爸,”她第一次以主导的位置,对总是安排好一切的父亲发出了指令,“听我的,控制住他。”

……

天亮之前,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时候。

费隆没敢入睡。

他一遍遍地复习着天亮之后的流程,唯恐在自己这里出了岔子。

尤逸思做好了准备,终于往后一靠,坐在墙边休息了一会儿。

她没有上床,也没有选择更柔软的地方,环境越不舒适醒来得越快,在睡梦里也会分出一半意识给硬邦邦的体感,只能浅眠。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这样。

保持警觉。

永远保持警觉。

特别工作者,是普通人的庇护伞,而非权力的杀戮机器。

从进入组织的第一天开始,她就被这样反复地提醒。

组织的头目是一个年迈的男人,对组织的各种信条有近乎盲目的崇拜,尤逸思加入的时候他已经病危,即便在病床上都还喊着他们的口号。

最后说的一句话就是:“心脏在为你搏动,就是你需要殊死去保护它的理由。”

尤逸思后来听别人说,他这个人身体素质不行,但信念感极其强大,并且擅长经营。他在的那些年,组织的财政上一直没出现过问题。

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因为这熟悉的任务氛围还是怎样,尤逸思竟然在半梦半醒中想起在从前遇到的那些人。

明明来到这个世界也就几个月时间,可想起末世却好像过去了很久。

破败的楼群、污染的水源、濒死的动物,废墟,工厂,垂下来的灯牌。匆匆两口扒完的罐头,枪口的硝烟,身上的酸痛和血痕。

最后是咔啦咔啦的电车。

火花、白光、爆炸。

砰。

尤逸思睁开眼。

她来到了这里。

天亮了。

游轮即将靠岸。

她撑着膝盖站起身,一下拉开了窗帘。微黄的朝霞和刚冒出来的太阳挂在深蓝色的海上,油画里最爱表现的场景。

船上的广播已经开始柔和地放起音乐,告知乘客今早会有第一个停靠点,下船后将会观赏当地特殊舞蹈表演。

陆续有人醒来,开始收拾重要的随身物品。

对边良泽来说也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

他喝了一口咖啡,有人告知他帕特里克想见他。

从来没见过帕特里克这么积极,边良泽有点纳闷,转而想起昨晚贿赂的那个女人,不禁暗想难道她行动得这么快。

帕特里克一进来就表情严肃,说:“我想了一夜,这桩生意必须要和你好好谈谈。”

他对边良泽示意了一下,“到会议室来,一切保密。”

会议室的门随之关上。

早餐过后,已经有乘客开始准备下船。

游轮离港口越来越近,已经能够看见耸动的人群。

乘客们在提醒带好贵重物品的广播中依次下去。

大部分人交流着在王后号上的见闻:“里面真的很奢华,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购物中心也很丰富,昨晚的酒会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还在笑盈盈地讨论着感想,忽然间,有人听见异响。

一个人回头看了看,一扇窗户里冒出火光。紧接着,是更巨大的一声——“砰!!”

窗户玻璃碎裂!

刚刚还在文雅地互相交流着感想的乘客顿时瞪大眼睛爆发出一声:“我艹!”

还没反应过来,远处的另一扇窗户中也出现了火光。

“砰!!”

接连而来的爆炸声!

乘客恐惧地惊呼!

船员也傻眼了,赶紧疏散乘客离开,还在船上的也立刻通知下船。

游轮上一片慌乱!

而此刻,还在会议室里就合作问题商讨的边良泽这才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

两个人顿了顿同时接起了电话。

“爆炸?”边良泽眉头一跳,猛地站起来,“哪里发生了爆炸?怎么会发生的?”

听到“实验室附近”后,边良泽那股不妙的预感更强烈了。

不会吧……他售卖劣质炸药不会报应到自己头上来了吧?

还来不及想更多,那边同样接着电话的帕特里克就大声喊:“什么?贝弗利,你不要害怕!我和你叔叔马上就来救你!”

严肃的老人挂了
【请小窝文学 】电话,颤巍巍抓住边良泽,说:“快跟我走!贝弗利被困住了!”

边良泽还来不及说自己要跟船员吩咐一下,就被帕特里克不容拒绝地拉走了。

“你冷静一下,我们有保镖……”

“什么保镖?身为人父母,在此刻只想陪在孩子身边!”帕特里克振振有词,“快跟上!我的贝弗利千万不能出事!”

底层船舱里的人也察觉到了动静。

他们抬起头来,有人联系了一下外面,得知游轮上发生了爆炸,不止一次,地点尚未查明。

很快他们就收到了紧急撤退的通知,还在焦急地商量要抛下那些东西弃船。

“砰!!”

外面的走廊上也响起爆炸声!

我艹,这里也有?

他们来不及做选择了,只能迅速拷贝了数据,带上最重要的物品从安全通道跑出去。

“我们带不带那些人?!”慌乱中,有人还记起被关在楼上的实验品们。

“自身难保!”为首的人骂了一句,匆匆忙忙提着自己的箱子跑了。

游轮上的工作人员纷纷下船!

底层船舱很快清空!

而此时,边良泽和帕特里克才到了高层,把贝弗利从房间里拉出来之后,看见她身后火海蔓延。

看着这两个喜极而泣抱在一起的傻瓜父女,边良泽真是气得把他们扔海里喂鲨鱼的心都有了,现在电梯已经不能使用了,只能走楼梯。等他们下到底层还不知道有没有被炸死!

边良泽忽然间一顿。

顶层!

顶层是他的停机坪!

船上其他人已经几乎跑空了,费隆和他的助手李先生一路找到救生艇所在的地方。助手娴熟地击碎每一个摄像头,手里持着枪回头检查。

须臾,他按着耳机问:“您进去了吗?”

那边,尤逸思拿着

边良泽的指纹模型解开锁。

人去楼空的船舱里,只剩下一些凌乱扔着的实验品和杂物。

尤逸思一边发回录像一边扒起衣袖,露出久违的射锚枪。

里面能够托举到一楼的机械臂已经停止工作了,她沿着墙壁三两下轻松地爬上去,再次确认了一下。

一共十一个人。

尤逸思往前走到最里面。

周瑞辰察觉到探视窗外面的光线有变化,迅速一跃而起,绝望地开始今天的这场抓奸戏。

来一次演一场,来一次演一场,他都特么快成影帝了。

还好这个边良泽担心监控数据会被盗取,因此在真正机密的地方不设有镜头。如果这舱房里还有摄像头的话,他一天得从醒来演到睡着,他势必得疯。

当然,现在周瑞辰也离疯不远了。

如果问他这辈子最后悔的是什么,那就是去看完狗拉雪橇之后觉得没意思,学人家来华城纸醉金迷挥金如土,这下好了,马上把自己的命也挥进去了。

他快哭出来了。

如果有得选,他当初一定兢兢业业伏案工作,做一个勤勤恳恳的娱乐公司老板!

这都是什么破命啊!

滴滴一声。

厚重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扫开了。

周瑞辰心头一凛!

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绝望过。

终于,还是要给他补那一剂吗?

在门打开之前的那一瞬间,他连自己死后父母是什么表情都想好了。

边良泽就是个神经病,疯子,搞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自己又控制不住,只会找人做实验!

什么炸药,毒品,各种生化药剂,没有一个是正常东西!

周瑞辰在大结局来临之前,敬业地踹了一脚自己的床,抱着自己蹲下来,泪流满面地喃喃道:“你会死在自己的生化武器上的!”

门开了。

一角蓝色的光挤进来。

外面很冷,周瑞辰打了个哆嗦,死死抱着头。

他听见脚步声靠近,来抓他的。

周瑞辰绝望地许下了自己的遗言。希望家里人已经报警了,有朝一日终究会查到这个疯子头上……

“老板。”他听见一声喊。

周瑞辰抱头的动作愣了下,后颈上竖立的汗毛都慢慢蔫下去了。

须臾,那声音问:“狗拉雪橇好玩么?”

这声音是……

周瑞辰不抖了,呆滞地扬起头。

他以为是错觉。

怎么会在这里看见她?

转瞬,看见她腰间的枪。

周瑞辰迟迟地咽了一口唾沫,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

最后说:“不好玩。”

“……姐,以后我给你拉雪橇。”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