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崽崽的亲妈 > 第71章 第 71 章

第71章 第 71 章

裴景这句话一说出,季宁一和季知乐都震惊了。

季宁一在裴景外婆来的时候,脑子里就产生过裴景会离开的想法了,他没问裴景,但作为好朋友他是知道裴景的想法的。

他有些逃避,觉得自己不问裴景就不会走了。

裴景是季宁一在小学里结交的第一个好朋友,他很舍不得裴景。

季宁一轻抿着唇,只是看着裴景没有说话。

季知乐则是完全没有料想到的,他脑子比较简单,只记得妈妈说过的,裴景哥哥要跟我们一起生活,他很开心也很欢迎。

家里这么大,可以住好多小朋友,他也想邀请小元来家里住,但小元要住在自己家。

裴景哥哥来了后,家里更热闹了,三个人可以玩的游戏也更多了,季知乐很喜欢的。

"为什么要走呢?"季知乐瞪圆了眼睛问,"裴景哥哥不和我们住在一起了吗?"

裴景喉咙有些涩:"我也要回自己的家了,我家在很远的地方。"

季知乐也明白这个道理,小孩总是要回自己家的,可是……

"裴景哥哥不能多住一会吗?可以看完我们的表演。"季知乐可怜兮兮地央求。

因为他都在幼儿园里说了,他家里有两个哥哥都会来看他的表演的。

裴景说:"已经住了很久了,我外婆没有出过远门,在其他地方她也会不习惯的。"

这个季知乐也能理解,因为他在奶奶家也玩得很好,但只能住几天,太久了他也会很想回自己家的。

季知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把目光投向了季宁一和司甜。

但季宁一也正难过,头微微低着,睫毛密密地压下去。

司甜揽过季知乐的肩,柔声说:"知乐,裴景只是回自己家了,并不是你们以后就不能见面了,如果你想他,可以给他打电话的。"

裴景也赶紧点头:"是的,我们家对面的小卖部里就有电话,我也会打给你的。"

季知乐双手抱住司甜的胳膊,身体软软地靠在她身上,腮帮子鼓鼓的:"好吧。"

车里封闭而狭窄的空间里,顿时被离开的惆怅裹满,每个小孩脸上都写着离愁别绪,尤其是季宁一,坐在边上,唇抿得越来越紧,难过得叶子都要掉了。

司甜抓住他捏紧的手。

季宁一抬头看她,司甜冲她一笑,季宁一唇角努力上扬,也回了她一个笑脸。

真是在很难过的情况下也很礼貌的小孩。

"你们先别难过。"司甜说,"裴景又不是现在就走了,还有很多事没有处理好呢,至少也得再等几天。"

"知乐你不是一直想跟裴景睡觉吗?"

裴景立刻说:"今晚就可以!"

季知乐撇撇嘴:"那明天会帮我叠被子和衣服吗?"

裴景看季知乐嘟着嘴难过的模样,心里的愧疚逐渐积累,说:"会。"

原来都没有,但他都要走了,可以纵容一下季知乐。

季知乐终于露出一个笑,看上去像吃到肉得逞后的小狐狸:"那好哦。"

季知乐看向季宁一,很热情地说:"哥哥也来吧。"

他声音甜甜的:"裴景哥哥和哥哥是最好的朋友呢,哥哥肯定也很舍不得你的。"

等明天早上,就让裴景哥哥帮他叠衣服和被子,让哥哥帮他拧洗脸帕,挤牙膏。

季知乐觉得他们肯定会答应的,他都想好了。

果然,季宁一听到季知乐的提议后,很快点了头:"好。"

他看向季知乐,季知乐朝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季宁一心中被愉悦填满,悄悄握住他的手,轻轻捏了下表示感谢。

他的确也很想和裴景再好好说说话的,裴景离开后,他们就没有这样一起睡觉的机会了。

只是季宁一已经读小学了,他觉得要和朋友一起睡觉说出来会让人很害羞,但知乐主动提出了。

他看着弟弟白皙的小脸,心中的暖流也涌动。

知乐对他真好,做什么事都会考虑到他。

或许知乐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他们是亲兄弟,小说里亲兄弟之间都有心灵感应的。

季宁一此刻对季知乐的喜欢达到了一个小高峰。

季知乐丝毫不知道哥哥的心潮涌动,他靠在司甜身上,一只手被季宁一握住,另一只手则悄悄去拉裴景的,抓住手指就握住。

裴景惊讶地看着他,季知乐就回以甜甜的笑。

他一手牵一个,身体还靠住一个,都是他的。

回到家后,离别的愁绪已经消散了很多,季知乐说又想吃炸串了,并且拿裴景当做理由。

"裴景哥哥都要离开了,以后就吃不了炸串了,所以还没走的时候就要多吃点。"

司甜一想也是,三个小孩都很喜欢吃这样的食物,便让阿姨去做。

季知乐偷偷溜进厨房,对阿姨说:"阿姨要多炸一点鸡柳和肉哦,裴景哥哥很喜欢吃的。"

阿姨看着季知乐干净明亮的眼睛,也知道大概情况,便说:"好,我会多做点的。"

季知乐开心得眼睛都弯弯的:"谢谢阿姨。"

出了厨房就遇到了司甜,季知乐惊讶得眼睛都瞪大了:"妈妈怎么在这里?"

司甜笑容很和善:"本来是想串蔬菜的,结果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季知乐连忙说:"可以听的。"

他有点紧张,觉得妈妈会看出自己的意图,因为鸡柳和肉串都是他最喜欢的,妈妈肯定知道。

司甜揉揉季知乐的小卷毛,说:"其实不是裴景想吃炸串,是你想吃吧。"

真的被识破了。季知乐赶紧说:"我们都想吃的。"

司甜哪里没看清季知乐的意图,长着一张聪明的脸,但一举一动都出卖了自己的心思,还有那一双眼,真的写得明明白白。

不过司甜一开始是没有揭穿季知乐的,毕竟考虑到裴景要离开,这几天肯定要做孩子喜欢的食物,不用考虑其他。

只是季知乐是个不知足的,竟然还打着裴景的旗号来找做饭阿姨点菜,司甜觉得要点醒
【请小窝文学 】一下季知乐了,别把其他人当傻子,结果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

司甜说:"这次就算了,下次还想用别人做理由前先别这么着急。"

哪有人转过身过就去找阿姨,把自己的意图透露得明明白白的。

季知乐听不太懂,但妈妈没有批评他,这样季知乐放心了一些,他点点头,很乖很乖地说:"好的妈妈。"

司甜捏捏他的脸颊:"自己去玩吧。"

季知乐说:"我想跟妈妈一起穿串。"

"来吧。"

于是季知乐在穿串的时候给自己穿了很多金针菇,其实是想穿肉的,但肉类是阿姨和妈妈在掌控,季知乐就只能弄蔬菜了,蔬菜里他最喜欢金针菇,也就穿了最多。

司甜见他毫不掩饰的模样,已经不想再提醒了。

傻的终究是傻的,教不聪明的,就连长大后当恶毒男配也是明晃晃给人使绊子的。

三个小孩都很喜欢吃炸串,这次司甜比较纵容,季知乐直接靠炸串吃饱都没有吃饭了,他感到特别满足。

吃完后还偷偷问裴景:"裴景哥哥你能不能迟一点走?"

季知乐知道今晚的福利都是因为裴景要离开了,他好喜欢,如果裴景晚几天离开,他就能过更多次这样的生活了。

裴景看着季知乐期待的样子,声音也变低了:"等我的学籍处理好了,我就要和外婆回去了。"

他怕季知乐难过,连忙补上:"知乐,我会很想你的。"

明明吃晚饭的时候季知乐很开心,但这时候又来央求他晚一些回去,裴景心里闷闷难过的。

他终究是要回自己家的,但他们是朋友这件事永远不会改变,知乐舍不得他,他对知乐也有同样的感情。

季知乐有些失望不能每天过这样的好日子了,但面对裴景的真情流露,他也说:"裴景哥哥我也会想你的。"

裴景心里酸酸涩涩又软软的,伸手摸了摸季知乐的头发。

季知乐还主动探头蹭了蹭,像只猫。

他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哥哥和裴景哥哥都这么喜欢摸他的头发,可能是太喜欢他了吧。

其实季知乐觉得这会弄乱他的头发,不过裴景哥哥都要走了,他就会对裴景哥哥主动一点。

*

晚上睡觉的时候三个小孩又躺在了一起,还是在季宁一的房间,睡在大床上。

灯关掉后,季知乐就开始说话了,他睡在中间。

"裴景哥哥,你家那边好玩吗?"

裴景想了想,说:"好玩,我们家后面有座小山,每次下了雨后我会后面捡蘑菇,只是路很滑,要小心,我们那边很多鸡枞菌,拿回家外婆会用来煮汤,很好喝。"

"我家前面有很多农田,每年暑假打完稻谷后,田里有泥鳅和黄鳝,可以抓到城里面去卖,很贵呢,要三十多块钱一斤,卖了钱就存起来,可以买很多文具。"

"我们学校围墙没修好,下课的时候还能出学校玩。"

季知乐惊住了:"那学校外面也会有炸串和炒板栗卖吗?"

季知乐读的幼儿园里面没有卖东西的,他知道季宁一的小学里面也没有,但学校外面的小摊铺很多,那不是下课就能出去买零食吗?

下课时间妈妈肯定不会来接自己的,那不是只要有钱就能买吗?这是什么天堂?季知乐小朋友深深震惊了,向往的种子在这一刻埋下。

但裴景的话打碎了季知乐的美好幻想:"学校外面没有卖零食的,只有一家小卖铺,但里面基本都是文具,只有一点零食。"

裴景从来没有买过那些零食,他多余的钱都会用来存着。

在肯德基里和季宁一他们碰上,是裴景第一次主动去买零食,他存了一些钱,也想知道在电视里总打广告,但他们那个小镇里从来没有的店里的食物是什么味道。

然后意外地和季宁一成为了朋友,认识了司甜阿姨一家,裴景觉得这是最大的收获。

"那也很棒呀。"季知乐说,"我也想去捡蘑菇,下课就去买东西。"

裴景还没有从这种角度思考过自己的家乡,他要回去是因为他的家在那里,他和外婆都住在那里。

但从季知乐的角度去看,好像的确是很棒的。

"裴景哥哥在家里面有其他的好朋友吗?"

裴景说:"没有。"

村里的小孩都不愿意跟裴景交朋友,因为裴景没有爸爸妈妈。不过裴景并不在乎他们,他每天很忙的,忙着上学忙着帮外婆干活,才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只要他们不招惹他就好了。

季知乐双手握住裴景的胳膊,说:"裴景哥哥有我们呢,但如果裴景哥哥还要交其他朋友也可以哦。"

像他也有很多朋友的,在幼儿园里最好的朋友是小元,还有不是最好的朋友,这些朋友让季知乐没有很不想在幼儿园上课。

裴景轻轻"嗯"了一声,他觉得他已经找到最好的朋友了。

季知乐说着说着就有点困了,声音低下去,里面也染上了睡意:"那裴景哥哥回家后也要记得跟我们打电话,等我们放假了,我们也回去看你的。"

裴景说:"好,我会的。"

季知乐睡着了,裴景却没有睡,他心里也被离别的感伤充盈,然后胳膊被人戳了戳,季宁一的声音在安静黑暗的环境中想起。

"裴景,你睡了吗?"

那些感伤消失了一点,就像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时,季宁一出现在了他身边。裴景说:"没有睡。"

季宁一说:"裴景,你回家后还会再来我们家吗?"

"会的。"裴景声音低低的,但每个字落在安静的环境中清晰明了,"等我存够了钱,放假了我会来找你们的。"

季宁一嗯了一声:"那你要记住我们家的地址。"

季宁一清晰地说了一遍:"还有我的电话号码,你也要记住,回去后也可以打给我的。"

裴景问:"是多少呢?"

他没有季宁一的电话号码,因为裴景没有电话手表,而他们住得很近,也从来不需要通过电话联系。

季宁一按亮床头
【请小窝文学 】灯,暖黄的灯光柔和而不刺眼,季知乐也乖乖睡着没醒。季宁一掀开被子爬下床,找出本子和笔,写下号码递给裴景。

裴景郑重接过:"我会记住的。"

灯光下,季宁一睫毛低垂着,有些难过,裴景站在他身边,努力地想要安慰自己的朋友:"我们家对面就有个小卖部,可以在那里打电话的,回到家后我就给你打电话。"

季宁一问:"那我以后给你打电话,你能接到吗?"

裴景说:"能,小卖部的爷爷会在门口喊接电话,我在家就会听到。"

季宁一知道裴景想要回家的心思,他也不会去阻止。

"如果你交了新朋友,要告诉我。"

裴景说:"宁一,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句话让季宁一的心也微微颤动,他说:"我会记住的。"

裴景把季宁一给他的纸条小心地放在书包夹层里,和那三千块放在一起,都是他珍贵的东西。

季宁一在第二天让司甜带他出门去买东西,面对大儿子的请求,司甜自然是一口答应,季宁一很少会要求什么东西,这次还很特别,要单独和她出门。

车上,季宁一向司甜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妈妈,我要想买个手机给裴景。"

"裴景家没有电话,如果他要跟我打电话需要去村子里的小卖部,如果裴景家有电话了,我们就能经常打电话了。"

司甜没想到季宁一考虑得这么周全,心思很细腻。

司甜说:"当然可以呀,那宁一想买什么手机呢?"

季宁一说:"我也没想好,我有压岁钱的,妈妈我想用自己的钱买礼物送给裴景。"

季宁一不像季知乐,他比较大,也能存好东西。

两个孩子的压岁钱都放在季江舟那儿存着的,只是季知乐是全额存放,季宁一还留了一些,季江舟当时说可以任由他处置,不过季宁一一直没有买其他东西。

司甜说:"可以啊,宁一是个很有心的孩子。"

司甜带季宁一去手机店挑选手机,手机店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智能机,司甜让季宁一自己选,这是季宁一要送给裴景的礼物。

最后季宁一没有选择智能手机,而是买了一个按键的老年机,对于老年人来说这样的手机最实用。

毕竟裴景才七岁还要上学,肯定不能带手机去学校的。

老年机不贵,几百块钱,司甜觉得这样正好,裴景和外婆也更容易接受。

买了手机后,季宁一拿在手里显得很高兴,但又有些担心地问司甜:"妈妈,裴景会收下吗?"

司甜说:"会的,这是你给他的离别礼物,裴景会接受的。"

季宁一心里的石头这才落到了实处,他相信妈妈说的话,也觉得裴景相较于以前变了很多。他真心希望裴景以后可以给他打很多次电话,就算他们不住在一起,也还是最好的朋友,可以聊天说话,知道彼此的近况。

买了手机后,季宁一还想去买根手机绳,司甜便带他去了休闲百货超市。

季宁一自己在挑选,司甜就在旁边看饰品区,东西不贵,但样子却很漂亮,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季宁一选好了手机绳,转过看见司甜正在看发绳,余光瞥到季宁一,司甜问他:"选好了吗?"

季宁一点点头,司甜便带他去付款,季宁一问:"妈妈喜欢那些发绳吗?"

司甜说:"随便看看,没有什么喜欢的。"

季宁一目光扫过那些饰品,跟随着司甜付了手机绳的钱。

出了超市,季宁一把袋子给司甜,然后说:"妈妈我去买瓶水,你在这儿等我一会。"

说完,季宁一就朝里面跑去,司甜看着他小小的背影直奔冷饮区,动作很迅速。

季宁一没过一会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两瓶水,一瓶矿泉水,一瓶水蜜桃味饮料。

他把水蜜桃给司甜:"妈妈喝。"

司甜心里甜了下,逗他:"宁一不爱喝果味饮料吗?"

像他们这样的小孩子应该都很喜欢喝带甜味的东西,季知乐就很喜欢喝可乐。

季宁一说:"饮料会更贵一点,妈妈喝,我喜欢喝水。"

知乐都很节约,他也要学习。

司甜听了立刻说:"不用管贵不贵,喝水肯定要喝自己喜欢的。"

小孩来到这世上不是吃苦季宁一连忙说:"我喜欢的!"

他再次进超市也不纯粹是为了买水,他说:"妈妈,我帮你拧开瓶盖。"

在学校里,老师说男孩子要照顾女孩子,季宁一作为一个男生也要照顾妈妈的,拧开瓶盖这样的事他要帮妈妈做。

只是瓶子拿在手里,使劲拧了拧,却纹丝不动,季宁一的手心都红了,脸上也悄然染上了绯红。

司甜瞧见这场景,硬咽下了笑,拿过季宁一手中的瓶子,拧开,递给他:"还是妈妈来帮你吧。"

这瓶盖拧得也太紧了,哪里是季宁一一个小孩能够拧开的。

季宁一脸蛋越来越红,喝了一口水都不能让脸上热度冷却。

司甜看他害羞的样子,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颊:"等宁一长大就拧得开了,我会等你长大的。"

季宁一低低的"嗯"了一声。

季宁一和司甜一回家,季知乐就守在门口,看见他们就问:"哥哥妈妈你们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带我?"

季宁一不太想说,因为这是他要送给裴景的秘密礼物。

司甜说:"我们出去跑步了,你和爸爸在家休息还不好吗,如果你想,明天我们就一起出去。"

季知乐顿时歇菜:"不用了,我跟爸爸在家就好了。"

司甜就知道,季知乐真的好懒啊,爱睡懒觉还不爱运动,但竟然也没有长胖,还是小小的一只,只是脸颊嘟嘟的。

季江舟看见他们便说:"知乐问了好多遍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司甜说:"给你机会和知乐培养感情的。"

季江舟看了紧紧跟在司甜身边的小儿子一眼,觉得季知乐不太配合。


【请小窝文学 】晚上司甜给三个孩子讲完睡前故事回到自己房间,却发现柜面上有一个袋子,她好奇拿起,发现袋子上面还贴着一张便利贴,上面孩子的字迹有些稚嫩但清楚工整。

【送给妈妈,希望妈妈永远开心漂亮。——宁一】

宁一送给她的礼物?司甜有点好奇是什么,正准备拆开,房间门在此刻被敲响,她拿着袋子去开门。

季江舟站在门口,说:"裴景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周末他就要和他外婆一起回去。"

司甜心中泛起淡淡不舍,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季江舟目光已经落在了她手中的袋子上:"这是宁一送给你的礼物吗?"

袋子上面贴着便利贴的一面正朝着季江舟,便利贴上的文字清晰可见。

"是啊。"

季江舟淡淡把目光收回,用着极为平静的语气问:"是什么?"

司甜:"你没有吗?"

季江舟:"……没有。"

司甜可怜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在原地拆开袋子,准备让这可怜的爸爸看看孩子送给妈妈的礼物。

里面是一个发夹,上面点缀着一颗珍珠,简单漂亮,司甜觉得有点眼熟。

仔细一回想便想起了,她在超市里看见过这枚发夹,只是看了但没有买,女生在百货超市里总是喜欢看些饰品的。

那季宁一是什么时候去买的这个?司甜记得她带季宁一买了手机绳付款出门的时候,季宁一手里还只有手机绳。

那就只能是季宁一折返去买水的时候了,她完全想不到,季宁一竟然在这时候给她买了礼物,在回家之后悄悄地送给她。

季江舟目光落在发夹上,又克制移开:"很好看。"

司甜说:"是啊,宁一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你要喜欢,也可以问宁一要的。"

她觉得季江舟表情不动声色,看上去真的很像在吃醋。

季江舟说:"不用,宁一送给你是心甘情愿的。"

"好吧。"司甜把发夹拿在手上,然后把袋子送给了季江舟,眨眨眼,"给你,这样也算我们都有了。"

季江舟拿着手中的空袋子,上面还有季宁一写给司甜的话,他一时沉默,片刻后才说:"谢谢。"

"不用客气,去睡吧,晚安。"

司甜关上了门,把发夹放在了梳妆台上,决定明天就戴它。

第二天司甜把头发用发夹夹起,她原来要么是披着要么是用发绳系上,这样的微小不同逃不过家里孩子的目光,季知乐第一个就发现了:"妈妈今天的头发变了。"

另外两个小孩也看了看,裴景说:"阿姨这样很好看。"

季宁一目光落在了那个发夹上,眼中流露出一些愉悦,司甜对季宁一眨眨眼,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对他说:"谢谢宁一。"

这天成了季宁一这阵子最开心的一天,妈妈接受了他的礼物戴上了发夹,裴景也收下了他送的手机,还送了他一支笔。

裴景要离开了,季宁一最近心情都有些低落,但现在好了很多了,他接受了裴景的离开,也明白了他们的感情不会随着距离变化。

裴景是周六离开的,这天天气很好,碧空如洗。

裴景外婆来的时候坐的是大巴,花了很长时间,回去时是坐火车,车站里的人潮熙熙攘攘。

裴景背着书包牵着外婆的手,外婆帮他拎着衣服口袋,他来的时候没带什么东西,回去的时候亦然。

季宁一和季知乐牵着司甜的手,都很不舍地看着裴景。

裴景说:"我会经常给你们打电话的。"

季知乐说:"我也要,也要跟我打电话!"

裴景点点头,眼睛微微有些红:"再见。"

裴景小小的身影走进在检票口,随着人群慢慢消失。

季知乐抱住司甜的大腿,把头埋在上面,蹭了蹭脸颊,声音闷闷的:"妈妈,我不喜欢这样。"

季宁一看着前方,也抿紧了唇,努力克制情绪,眼眶却不由得泛红。

司甜说:"以后还会再见的,离别也是人生中的一课,每个人都会经历。"

只是对于季知乐和季宁一来说,好像经历的年龄太小了点。

季知乐懵懂地问:"那爸爸妈妈会离开我们吗?"

司甜说:"不会的。"

季宁一握紧了司甜的手,声音有些哽咽:"妈妈不要离开我们。"

"裴景回家了,我没有最好的朋友了。"

裴景的离开是早注定的,但他不想要身边的亲人也离开。

季知乐听见季宁一的声音,连忙转过去看他,见季宁一眼睛红红的模样,季知乐声音软软糯糯地说:"哥哥别难过,我会做哥哥最好的朋友,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哥哥。"

他眼睛清澈而明亮,拉着季宁一的手,手心柔软温暖,说的是再认真不过的诺言了。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