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七十年代大院娇娇媳[穿书] > 第141章 141

第141章 141

141.

马永军虽然很早就放弃自己可能会升职的想法,可如果叶宝珠或者郭友平其中的一个被调过去当书记,那么厂里的位置就缺了下来,到时候他是不是又有机会了?

他很高兴,但这种情况也只是有可能性而已,所以看着在那里嚷嚷的几个人,他也没有把这种情况跟他们说,他要去找郭友平打探一下情况再说。

马永军出了车间就往二楼走,结果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叶宝珠也从门卫方向走过来,他也有点儿惊讶田建兵为什么无故意被查,所以就收住了脚步,待女人到面前的时候,他便问:“叶副厂长,你也刚刚被叫去问话吗?”

叶宝珠点头,这些调查组的人还算负责,田建兵一直否认,他们也没有马上给他定罪,叫了厂里好一波人去问话,她也刚刚被问完。

马永军挑眉,“这田书记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被查了?”

叶宝珠可没忘记以前马永军是怎么反对她,虽然后面他也道歉了,但她对这个人是真喜欢不起来,所以并不想跟他说太多,直接道:“这个我哪会知道,我平时跟田书记又不那么熟悉。”

马永军肯定叶宝珠知道点什么,只不过她不想说而已,“我看调查组叫了好多人问话,看样子好像事情挺严重的,那田书记会不会出什么事?那到时候咱们是不是得来个新书记?”

叶宝珠扬眉,“马主任,田书记会不会出事还是得看调查组的意思,会不会有个新书记我们工厂也管不着,你问我就问错人了。”

马永军本来是想打探消息的,可是她似乎并不想搭理自己,“这样啊,我以为你会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消息,所以就想八卦一下。”

叶宝珠心里呵了声,马永军为人很精,没有目的问题他是不会问的,他这么问话肯定是想打探消息,“马主任,虽然明天要放假了,但今天的事很大,咱们当管理的就应该放平心态,管好车间,如果有工人议论这件事,咱们就应该压下去免得出什么乱子,你说是吧?”

早知道她这么回答,马永军还不如直接去找郭友平呢,他尴尬地点点头,“是,我会跟车间工人说好的。”

两人上了到二楼,叶宝珠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才她被问话的时候,田建兵还一直在为自己辩解,看样子,今天应该是查不出什么了,只是调查组这么一直叫人去问话,这事应该也瞒不住底下的工人了,估计到时候又是一轮议论。

事实跟她想得差不多,马上就要放假了,车间也不忙了,一群车间的工人知道他们厂书记被调查了,全都堆在一起聊天说着今天这事,大伙都在猜田建兵为什么会被调查。

虽然田建兵是书记,可是车间工人有很多不认识他,而且人家是一把手,一把手跟他们车间工人也没什么交集,所以聊了大半天,发现没人知道原因和结果,调查组那边也没消息传来,所以大家也很快散了。

晚上要下班的时候,陆绍辉去找叶宝珠,两人还没说上话,就听到有人敲了办公室的门。

两人闻声都往门口看过去,看到田建兵媳妇罗云凤站在门口,罗云凤看到叶宝珠在办公室,直接就进去,沉着脸看着她问:“叶副厂长,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想跟你谈谈。”

叶宝珠放下手里的东西,看了眼时间后问她:“你想谈什么?”

罗云凤看着她神色这么淡定,就好像今天没什么事发生一样,心里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调查组的人不让她接近田建兵,但她塞了钱后就见到了自己的男人,从他口中才得知,他现在的下场是郭友平和叶宝珠设的局。

她现在是恨死这两个人了,但是也没办法,他们家老田是倒霉,做事被人抓了把柄了,想完全撇清关系是不可能的,所以想要不被定罪,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郭友平跟叶宝珠说他不是抢功,那这事就能过去,所以她要过来他们两个谈一谈。

刚才她去找过郭友平了,可是他人不在,所以只能先来找叶宝珠,想让她去跟那些调查组的人说,老田写的报告是她同意的。

虽然很生气,可她还是缓了一口气,把心里的火压了下来,看了陆绍辉一眼,知道他们两个是夫妻,也不避开他,直接道:“叶副厂长啊,我就直接说了吧,我知道我们家老田今天为什么会被调查了,那是因为你和郭厂长你们两个给我们家老田设了套,是吧?”

叶宝珠闻言诧异,而后笑了声,“婶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你要是觉得是我跟郭厂长给田书记下的套,那现在调查组的人应该还没有走,你直接去跟他们说好了,跑到这里来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陆绍辉很快也接了话,“是,现在调查组的人还在,你说的话他们肯定听。”

罗云凤当然是跟调查组的人说过了,可人家不搭理她啊,只气恼道:“你们跟那些调查组的人是一伙的,他们怎么可能听我的话,我说我们家老田是冤枉的,谁信?”

她说完,也不等叶宝珠他们两个回应,又接着道:“我们家老田虽然有时候啰嗦了点,管你们严了点,可是他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吧,也一直支持你们的工作,这事你们可不能做得那么绝啊,而且当初你能当上副厂长,那还是我们老田做的担保,你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直接把我们家老田往死里整呢?”

叶宝珠是整了田书记,可那也只是叫了领导来视察,别的什么也没干,更没想把他整死,他能被调查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有问题。

她眸光沉了沉,看着罗云凤,申明道:“罗云凤同志,我可没整田书记,你话可别乱说,刚才我也被问话了,我知道他犯的事是思想上的问题,你觉得我有这么大能耐能让一个书记犯思想上的问题?”

罗云凤原本是想冷静的,可是一听她狡辩,也气得直掐掌心,老田是犯了点小错,可是如果没有他们把那三个领导叫过来,又怎么会引来调查组,她现在倒是摘得很干干净净!

她咬牙气道:“要不是你们背着他把领导叫过来,能有今天这些事吗?我看你们就是故意的,你们就是想把他踢出民福,是不是?”

叶宝珠听着她这一番话,直接给气笑了,“那你怎么不问问田书记为什么要犯这种思想问题,要是他没有犯错,不管什么领导来查他都没问题,你们现在不反省,反而还把这种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来,未免也太搞笑了。”

陆绍辉也淡淡笑了声,“罗云凤同志,刚才叶副厂长说了,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是她跟郭厂长的问题,那你直接去找他们调查组的人说,用不着到这里来说这些有的没的,明天就要放假了,我劝你有什么话最好现在就去找调查组的人说,要不然田书记可就过不好这个年了。”

罗云凤闻言瞬间收了声,她刚才是被叶宝珠给气到了,差点就把正事给忘了,反正她一个人说不过他们两个,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只道:“算了,我不跟你们扯这个。”

说完,她上前看着叶宝珠,“叶副厂长,就算今天这事跟你没关系,那你也应该念一下老田把你提上来当副厂长这事吧,当初提你当副厂长,很多人都反对,他可是做了担保的,看在这件事上,你就应该帮帮老田。”

听到她又提副厂长这事叶宝珠就来气,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罗云凤同志,我为什么会被提
【请小窝文学 】为副厂长,你作为田书记的枕边人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你不知道,那我现在告诉你,他当初想把我赶出去,又不想让我去万福,所以才把我提为副厂长。”

“他做了担保,可也不是心甘情愿的,所以你不要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大家都是各需所取,谁也不欠谁。”

罗云凤虽然不管生产,可是厂里的事她是知道的,当初这个叶宝珠风头太盛了,升职太快了,所以得压一压,但是老田最主要的还是想让叶宝珠去搞研发,这样以后民福就有源源不断的新品出来,哪知道叶宝珠脾气那么硬,竟然敢不服从安排直接辞职了。

这些她也不想说了,只道:“什么叫他把你赶走,他只不过想把你调去研发而已,当初你研发搞得好,所以他才想让你去研发,他这是为民福好,是你性子太强了,不服从管理,自己要走的,我们家老田可没有把你赶出去。”

叶宝珠还没应着,陆绍辉就冷冷道:“他把一个副厂长助理直接调去当委员,这是降职,跟赶出去有什么区别?”

叶宝珠也点头,“是,我没有做错任何事,田书记凭什么随便就这么把我调走,如果没有他要调我走这件事,后面的事我需要他做担保?他给我做担保不是为了民福,而是不想让万福占便宜,所以我不欠田书记任何东西。”

罗云凤有点儿急了,也不想再跟他们纠缠这个问题了,“好,就算是这样,可是最后你还是当了副厂长的啊,我们老田没有功劳那也是有苦劳的,今天这事我也不求你别的,就想让你做一件事,去跟那些调查组的人说……”

她的话还没说完,叶宝珠跟陆绍辉便异口同声道:“不行!”

叶宝珠大概猜得到罗云凤想让她去跟调查组说什么,这件事只要她跟郭友平不追究,那田建兵受到的惩罚可能会轻一点,当然了书记应该是当不成了,但估计还能调一下工作。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万一他们去说了,田建兵无事发生,那以后有事的就是她跟郭友平了,所以不用罗云凤说完她就直接拒绝。

话都没说完就被拒绝,罗云凤心里就有点恼了,“叶宝珠,我什么都还没说你就拒绝,什么意思?”

叶宝珠提了口气后道:“什么意思也没有,不管今天你要跟我说什么,想让我帮什么,只要跟田书记相关的,我都帮不上你的忙。”

罗云凤冷脸了,“你真的什么都不帮?”

叶宝珠点头,“是,这件事已经惊动了革委会,我帮不上,也没办法,要不然我就要遭殃。”

罗云凤忙道:“不会的,只要你去跟调查组的人说,老田给革委会的那份报告里面的内容是真的就行,其他的我知道怎么弄。”

叶宝珠听到这话,心情瞬间就不好了,承认田建兵报告里的内容,那就是承认田建兵的功劳,也就是承认她的功劳是假的,承认车间那些人说的也是假的,承认三位领导在车间听到的那些也全是假的!

罗云凤不是脑子坏了,是真把她傻子了,这样的话都敢说出来?

她再一次拒绝,“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报告,但我说过了,我帮不上你的忙,所以你请回。”

罗云凤刚要张口,陆绍辉直接抢先道:“罗云凤同志,我们说过了,我们帮不上你的忙,现在要下班了,你不走我们就走。”

罗云凤一听这话,就知道她现在是白来了,这些个人,明明受了老田的恩惠,可现在全是翻脸不认人,全都是没良心的东西!

她看着面前的女人,气得直接骂了起来:“叶宝珠,你做人不要太忘恩负义,当初我们家老田是跟你有了点矛盾,可是没有他就没有你这个副厂长,也没有这些方便面!”

“还有郭厂长,当初也是老田签字才当上副厂长的,现在你们一个个的翅膀硬了,不记恩就算了,还开始过河拆桥了,全都是忘恩负义东西,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陆绍辉原本是不想再接话的,可一听这话,心里也恼了,但是他不想跟女人吵架,只冷道:“罗云凤,你与其在这里撒泼,还不如去劝劝田书记早点认错检讨,说不定调查组看到他认错态度好的份上,能放他一马,你现在要是再撒泼,别怪等下去找调查组的人跟他们说一些田书记不好听的话。”

今天过来找叶宝珠没有得到帮忙,却还要被陆绍辉威胁着,罗云凤气得要吐血,她咬牙切齿地看着这对夫妻,想放点狠话的,可现在老田正在被询问,要是陆绍辉一会真的去找调查组的人说了什么不好的话,那她的男人就更危险了,所以她最后只能转身走人。

叶宝珠看着她走后,拧了拧眉,差点就忍不住骂了起来,“你说她什么意思,是觉得我很好哄吗?她么还有脸过来找我去给田建兵证明那份报告内容是真的,那不就是等于打了车间所有人的脸?”

陆绍辉长长的缓了口气,“大概是脸皮太厚了吧。”

叶宝珠也觉得是,要不是脸皮太厚,怎么可能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下班铃声响了,她也不再去纠结罗云凤那些话了,“回家!”

陆绍辉就问她,“那一会要不要去保卫科问一下情况?”

叶宝珠虽然也很想知道调查结果,但现在人家没查完,她去问了也还是那样,更何况刚才因为罗云凤的那些话,她更不想了,“不去,田建兵今天一天都不承认,去问也没有用。”

陆绍辉也没想到田建兵一直不认,听说还哭得稀里哗啦地说自己这些年为民福怎么怎么样,“如果明天他不认,那只能推到年后了。”

过年放假四天半,其实推到年后也正常,叶宝珠笑了声,“如果他不想在保卫科过年,那就等到年后吧。”

两人收拾好东西后就出了办公室,一到外面,就看到罗云凤正跟在郭友平后面进了他的办公室,看样子她是真去找郭友平求情了。

叶宝珠跟陆绍辉赶紧溜回家,这件事发酵了一整天了,连家属院的人也知道了,他们到家的时候,贺秋梅就看着叶宝珠问:“你们那书记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听说跟你有关系?”

叶宝珠微微蹙眉,“听谁说的?”

贺秋梅今天带孩子出去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有两个人在议论,说革委会的领导来视察的时候,叶宝珠跟郭友平没有通知田建兵,所以才出事了,她直接就把自己下午听到的那些话跟叶宝珠说了,“不过说的人不多,我给怼回去了,这事跟你没关系吧?”

叶宝珠微微蹙眉,“这件事的重点是田书记犯了思想上的问题,而不是领导来不来,下次要是有人这样说我们,你直接就扭着他去保卫科,别让他们乱传谣言。”

陆绍辉垂眼思忖片刻,问贺秋梅,“是谁议论的?”

贺秋梅直接道:“不是咱们栋的,是隔壁的,好像是他们一楼的人。”

陆绍辉嗯了声,“一会吃完饭,我去找他们说说。”

这种“流言蜚语”一定要及时地扼杀,要不然一传十十传百,到时候就成了叶宝珠的问题了。

贺秋梅听到他这么说就放心了,这件事跟他们没关系就好,要是真有关系,回头田建兵要是也像苏元青那样搞报复,那他们就没安生的日子了,“行,我主要也是担心,如果这事真跟咱们有关,那我
【请小窝文学 】得防着点,像防苏元青那样。”

叶宝珠倒是不担心报复,因为她知道,这次的事郭友平现在帮她分担了不少火力,田建兵现在可恨死郭友平了,所以要是真报复了,那郭友平可能是第一个遭殃了,所以早上她跟郭友平提过这件事。

郭友平不怕田建兵报复,但他也知道她有孩子,所以也已经跟保卫科的人交代过了,要好好注意这边的安全。

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叶宝珠也提醒贺秋梅,“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有什么误会,咱们还是得防着点。”

刘春花就走过来道:“担心什么,明天就放假了,除非你们书记没有被开走,要不然他怎么报复?”

贺秋梅想想也是,但问题是田建兵会被开掉吗,她看着叶宝珠,叶宝珠不用她说就知道她想说什么,“调查还没出结果,所以我也不知道,明天我再问问。”

贺秋梅:……

明天就正式放年假了,叶宝珠也要给刘春花放假,所以晚上吃完饭后,她把孩子交给陆绍辉,她跟贺秋梅一起整理最近厂里的发的福利。

她是副厂长,所以福利也很多,很多都是油米面粉类的这些东西,把这些东西全都整理出来,都够一家三口吃上半年了。

刘春花看着一屋子的东西,羡慕得很,虽然她工资也高,但是架不住家里儿孙多啊,每家都要接济一下,到头来能剩下的钱很少了。

她正想着,叶宝珠就指着面前的一堆东西道:“刘婶,这些东西你明天带回家吧。”

刘春花愣了下,看着被她指着的那些东西,有米有面粉,还有一堆厂里的产品,方便面也有,估计能够她一个人吃上一个月了,“这,这给我的?”

叶宝珠点点头,“是啊,要过年了,厂里都在发福利,你也算是我们这里的人了,你自然也有份啊。”

刘春花一听这话就觉得是叶宝珠在安慰她,她是在民福住而已,又不是这里的工人,怎么可能会有份,这肯定就是叶宝珠自己送的,她已经收了工资了,这些东西她怎么好意思再要,所以忙拒绝,“太多了,我不能要。”

叶宝珠笑了声,“这里的东西哪能算多,你要是不收,我们也不能放太久了,东西会坏的。”

贺秋梅也道:“对啊,宝珠这里发福利,高姐单位也发,医院到时候肯定也发,他们过年前能到收的东西确实不少,你帮忙带着孩子,这些日子也很辛苦,所以就收下吧。”

刘春花忙笑道:“我帮忙带孩子是拿了工资的,哪能要你们的东西,再说你们平时也经常给我一些东西,现在送这么多的东西,我要是收了,那这张老脸也没皮了。”

叶宝珠知道刘春花是拿了工资的,但是他们三个孩子,刘春花又经常帮忙做饭什么的,而且她孩子也带得不错,这几个月孩子都不怎么生病,所以给她多点东西也是应该的。

她看着刘春花,笑笑道:“东西也不多,就当是三个孩子给你的新年礼物,你不收怎么好啊?”

贺秋梅笑道:“可不是吗,你带孩子也辛苦,孩子跟你也亲,这些东西你就当是孩子送自己的新年礼物,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不了明年回来,你再多忙一点就是了。”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刘春花也不再拒绝了,心想着,贺秋梅说得也对,大不了明年她多干点活就是了。

冬日里冷,平时叶宝珠就喜欢睡懒觉,但明天是年前的最后半天班,她她这个当领导还得监督厂里的卫生和安全,可不能像之前那样踩着点到办公室了,所以次日她比平时都起得早一些,吃完早饭去到工厂的时候,还没正式上班。

保卫科起得比他们还早,路过门口时,叶宝珠问了下保卫科的人:“昨晚调查组的人问出结果了吗?田书记有没有交代什么?”

门卫看着她道:“对不起,叶副厂长,昨晚我没有值班,所以不知道,要不你等下,我过去帮你问问。”

叶宝珠忙笑道:“不用了,等下我问郭厂长就好了。”

她说完就走,虽然今天最后半天班,这时候也还没到上班时间,但车间应该来了不少人了,她路过楼梯的时候听到车间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看样子已经在打扫卫生了。

郭友平是九点半以后才来办公室的,叶宝珠过去找他,还没开口问话,郭友平就道:“一会调查组的人也来开会,你去广播一下,通知大家十点开会。”

叶宝珠愣了会,“田书记还不认错吗?”

郭友平笑了声,“认了,一会开会宣布最后的处置。”

叶宝珠听到这话眸光瞬间一亮,“什么处置,是不是会免职?”

昨晚调查组的人很晚才回去,郭友平送走的,田建兵被免职是肯定的,但是他这些年在民福也是有点功劳的,所以不确定会不会调到其他岗位,“目前肯定是免职,但是其他的,还要等一会他们来开会才知道。”

叶宝珠一听说还有其他,心里有点儿郁闷,但既然田建兵要被免职,那书记肯定是当不成了,只要他当不了书记,那她也算缓了口气,于是就去广播办公室通知一群管理开会。

到了十点,大伙准时出现在会议室里,那些调查组的人也没有迟到太久,他们刚坐下没一会保卫科的科长贺大富就把那几个人带过来了。

一会就得放年假了,大家寒暄了一番后,调查组的人就开始进入正题,直接说出了田建兵的问题,这个问题很严重,所以说完后,他们又狠狠地嘱咐在会议室里的一群管理,可千万别学田建兵犯这种错误。

叶宝珠这下知道这些调查组的人为什么非要开会不可了,原来是借着田建兵这件事来敲打他们呢。

听着几个调查组的人说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民福原来还在云里雾里的一群管理才彻底知道田建兵到底犯了什么错,难怪那天革委会的三位领导去车间之后,回来脸色就很不好了,原来他是为了调去好地方,报告弄虚作假,夸大其词,抢大家的功劳啊。

一个书记,都已经做到厂里一把手了,竟然还要去抢大家的功劳,想搞个人主义,不批判你批谁!

大家瞬间就低头议论了起来,郭友平又敲了下桌子,大家很快就安排下来,调查组的组长就道:“田建兵同志现在已经承认自己的错误了,所以我们调查组决定,从今天起,免去田建兵同志书记一职,但他在民福工作的这些年,也算是有点贡献,所以我们想着给他一次机会,将他调到车间去进行劳动改造。”

他说完,很快就把革委会的文件递过去给郭友平,“这是免职文件通知,麻烦你一会转交田建兵同志。”

他的话落,会议室瞬间又喧哗了起来,像田书记这样想搞个人资本主义思想的人,难道不是应该开除吗?调查组的人竟然还要让他留在厂里?难道不怕他又起什么坏心思吗?

众人面面相看,他们平时跟田建兵接触不多,但是也知道田建兵有时候批个条子,补助什么都很墨迹,所以有不少人对田建兵没多少好感,所以便有人问:“张组长,你们是确定要让田建兵同志留在民福是吗?”

张组长知道这时候大家内斗很严重,出了这样的事,可能有些人特别想田建兵走人,但是他们调
【请小窝文学 】查组的几个人昨晚开会讨论过了,觉得应该给田建兵一个机会,所以他点头,“是,让他下车间去改造,去反省自己的问题,我相信在艰苦的环境中反省,他很快会把自己的问题纠正过来。”

田建兵会不会纠正自己的思想问题叶宝珠不知道,但是她觉得这个处置还勉强还能接受,毕竟像田建兵那样的人,从一个“呼风唤雨”受人景仰的书记,一下就成了车间的工人,多少是有点不适应的。

她正要开口着,郭友平便淡淡道:“可他去车间行吗?我们车间现在也不算太辛苦吧,我怕他改造得不够彻底,就应该让她到更艰苦的地方去吧?”

郭厂长都这样发话了,叶宝珠也跟着道:“是,我们几个车间的活是不够辛苦的,要是想让田建兵同志改造及时醒悟的话,那就得去扫厕所或者去抬物料了。”

两人的话说完,会议上的一群人也看出了一点端倪,敢情这是郭厂长跟叶副厂长是不想放过田书记啊,竟然想让他去扫厕所?

厂里的十几个厕所又臭又恶心,没几个人愿意干的,抬物料也是够呛的,厂里的面粉都是一袋一袋送进仓库里,就田书记那弱身板,估计没能折腾几天就倒下了。

不过这个处置也正常,被罚去扫厕所的人不只一两个了,被去抬物料的人,也不只一两个,厂里对犯错误的同志,基本上都是一视同仁的,所以田建兵也理应这样被对待。

所以,大家异口同声道:“对,下车间是不够的,我们其他人犯错就去抬物料,田建兵同志曾经是书记,就更应该去到更苦更艰难的地方去,我们没意见!”

林秀佳挨着叶宝珠坐着,跟着众人一起说完后,她轻轻拽了一下叶宝珠袖子,凑过去轻道:“我看你应该直接说让他扫厕所。”

叶宝珠微微垂眼,心想,她也想让田建兵直接去扫厕所的,但是那样太明显了,到时候别人还以为她在报复田建兵。

当然了,也不是她真的要为难田建兵,而是厂里很多人也受过这样的处分,他身为一个书记,更应该要感受一下最基层的辛苦,“算了,等下问一下大家的意思吧。”

而后,她抬眸看着调查组的张组长问:“张组长,我这样理解没错吧?你们应该不会偏袒田建兵同志吧?要不然我们是不会不同意的。”

几个调查组的人闻言嘴角抽了抽,叶宝珠这话不就是怀疑他们在偏袒田建兵嘛,他们原来是看在田建兵认错的态度上想给他一个机会的,但现在民福这些人似乎不同意……

所以,他们几人也交头接了一番,过了片刻后,张组长便抬头看着郭友平笑道:“我们是决定将田建兵同志免职的,至于你们厂里怎么安排他接下的工作,那当然还是看郭厂长的意思,只要让田建兵同志能在艰苦环境中反省自己,我们就没问题。”

这话就表示同意了,叶宝珠心里缓了一口气,想当初田建兵不顾她意愿将她调去研发,现在她也想看看田建兵是想服从管理还是会辞职?

郭友平看了众人一眼,问道:“大家觉得田建兵同志应该去哪个地方反省自己?是去扫厕所,还是去抬物料?”

听到问话,大伙面面相看,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选择,便都看着郭友平,“郭厂长你来决定吧。”

郭友平又看着叶宝珠,叶宝珠也笑道:“我觉得都可以,郭厂长你决定就行。”

调查组的张组长看着他们推来推去,直接就道:“那我看先去扫厕所好了,如果他表现得好的话,再去抬物料吧。”

虽然抬物料是一门体力活,可是毕竟要比扫厕所体面一些,也算是等他表现好了之后,给他上一个台阶了。

会议很快就散了,叶宝珠跟郭友平去把调查组的送出去,他原本是想留他们在厂里吃饭的,但是这些人赶着回去过年,所以直接就回去了。

郭友平看了厂门口旁边的保卫科一眼,问叶宝珠,“是你去通知他还是我去?”

叶宝珠是有点自己想去告诉田建兵他要去扫厕所了,也想知道当场知道他是要扫厕所还是辞职,但是她不太想跟田建兵说话,所以这件事还是得让郭友平去说。

她看着郭友平笑道:“郭厂长你去吧,男人之间的对话可能你去说比较方便点,我东西还没收拾好。”

郭友平了然,直接就去了保卫科禁闭室。

一看到他来了罗云凤立马就冲上来,对着他就急声道:“郭厂长,等会就放年假了,到时候厂里都没人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把我们家老田放出去啊?”

郭友平看着她很激动,微微后退了步才道:“我现在就过来通知他们,把田建兵放出去。”

罗云凤闻言愣了下,而后瞬间大喜,天啊,她男人终于给放出去了,她早上看到调查组的人又来了,原以为他们可能还要再审个一两天再决定的,没想到这一下就直接给放了,老田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

她忙道:“真的假的?放我们家老田出去?”

郭友平点点头,“我现在过来就是要说这事。”

他说完就去找田建兵,罗云凤跟在他后面,一边走一边问:“那调查组的人呢,他们有没有说给我们家老田什么处置?怎么没人通知我?”

郭友平没说话,很快他们到了田建兵被关的禁闭室,这里有人守着,看到厂长来了,看守的人很自然地把门打开了。

田建兵听到动静,当即蹭一下地从床上起来,然后看着郭友平身后,发现没有调查组的人,便拧眉问:“调查组的人呢,我昨晚已经认错了,他们今天没有来是什么意思?不想让我出去过年了?”

一夜不见田建兵,郭友平看到他下巴都长出了青茬了,整个人仿佛都老了一圈,他正要张口就着,罗云凤当即笑道:“不是,你能出去了,郭厂长现在就是来放你出去的。”

田建兵愣了会,看着郭友平,“真的假的?放我出去了?”

郭友平点头,“是,我现在就是来通知你的,你可以出去了。”

说完,他把刚才革委会的通知文件递过去给田建兵,“这是上面给的文件,虽然你被放出去了,但上面决定,将你免去了书记一职。”

这个结果田建兵早就想到了,昨晚他认错的时候,还给自己争取到了车间的工作,他就不信了,等再干几个月,他会回不到管理岗位上来?

他嘴角微微扬着,看了一眼文件,上面书写的内容和昨晚他跟那几个调查组的人说的一样,确实是免去了他的书记一职。

他收了文件,看着郭友平,神色稍霁,“那过年后厂里准备给我安排什么车间?”

郭友平闻言冷笑了声,他就知道田建兵肯定也跟调查组的人周旋了一番,要不然那些调查组的人怎么可能提议他去车间改造呢。

他看着田建兵,淡淡笑道:“目前没有什么艰苦的车间让你去改造,不过经过会议后,厂里一致决定让你去搞一下厕所的卫生,希望过年后,你尽快把咱们的卫生情况搞好来。”

他的话落,那两人傻眼了,去搞厕所卫生,那不就是去扫厕所吗?一个书记,去扫厕所?

反应过来后,田建兵差点就跳起来,瞪着郭友平
【请小窝文学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郭友平眸光幽深盯着他,一字一字地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次,末了又道:“你不用激动,这个决定是厂里管理一致通过的,刚才调查组的人也同意了,你若不满意,大可离职不干。”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