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香奁琳琅 > 第70章 第 70 章

第70章 第 70 章

这一问正戳中他的心事,细想之下终是叹了口气,自嘲道:“以前总说自己是武将,会连累人家姑娘整日提心吊胆,可我自己知道,其实是因为胆怯,害怕被人拒绝。小娘子,武将是可以成亲的,对么?以前在安西,要对抗关外不时扰攘的小国,怕自己一个闪失有去无回,所以我不敢想太多。现在官家命我留京,我不用再去陕州了,也不必像以前那样征战沙场,我可以为自己的将来筹谋筹谋了,是么?”

他一口气把心里的顾忌说出来,虽然还是模棱两可,至少能够让她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明妆说当然,“武将征战有危险,难道文官在朝就稳当吗?万一差事没有办好,惹得官家生气了,贬官流放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修行看个人,和从文还是从武没关系,你看上京那些高门大户,武将府邸还少吗?”

他心里暗暗生出一丝向往来,“与仪王的婚事到此为止了,小娘子日后若再说合亲事,也不会忌惮对方是武将吗?”

明妆心头蹦了下,脸颊上热腾腾地灼烧起来,仿佛掩藏在冻土下的春苗就要冒出新芽了,很快便回答:“自然不会忌惮。我爹爹就是武将,我自小长在军营里,反倒更喜欢军中的快意恩仇,不喜欢上京文官那种文绉绉的拐弯抹角。”顿了顿,见他又沉默了,只好厚着脸皮佯装笑谈,“李判心里有合适的人选么?若是有,不妨告诉我,我回禀了外祖母,请外祖母裁度裁度。”

然而这话怎么说出口,毛遂自荐,说是自己?恐怕袁老夫人会大皱其眉,唾弃他监守自盗。况且刚出了仪王谋反的事,自己是协助官家下套的人,到时被人议论公器私用还是其次,坏了般般的名声,袁老夫人也不会答应。

心里的那团热火,在听见她不抵触武将的时候蓬勃燃烧起来,但往深处考虑,忽然又偃旗息鼓了,只得违心地敷衍:“军中倒是有不少才俊,出身名门的世家子弟一般先入控鹤司历练,待时机成熟时再入朝为官……我会替小娘子留意的。”

明妆大失所望,失望过后便是无尽的唏嘘,自己原来那样可怜,要在他的控鹤司里找郎子了。送到他嘴边的话,他还是绕开了,想来他确实没有那个意思,自己还在耿耿于怀,也太自轻自贱了。

放眼往前看,巷口灯火明亮,也许商妈妈她们又在门上候着她了。自己是长大了,开始存了小心思,自以为掩藏得很好,其实身边的人心知肚明。她忽然感到很羞愧,这阵子心神不宁,到底是在做什么!女孩子总是容易对亦师亦友的人产生仰慕,她想这应该是小小的一次晃神,等时间长一些,心里平静一些了,便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好吧,那就及时抽身吧……其实今早他从小巷里把她捡回来,那用力的一抱,还有马背上圈住她的姿势,一度让她怀疑,他也许真的有点喜欢她。但是现在,他打算在控鹤司里替她留意郎子,她难过之余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被辜负了,往后再也不想与他过多来往,管他用不用女使,床榻是不是硬得像石头一样!

终于行至巷口,她回身对他说:“李判就送到这里吧,免得被商妈妈她们看见,又要啰嗦。”说着故作轻松地调侃,“咱们这样真是奇怪得紧,有车不乘,摸着黑走了一路,人家晒太阳,咱们晒月亮,据说月亮晒黑了脸,就白不回来了。我想着,接下来你大约有很多事要忙,我也不便打搅你,李判若是有空便过府来坐坐,快要立夏了,瓦市上出了好些时令果子,锦娘会做各色裹食,等你想换胃口的时候,打发人知会一声,我让锦娘预先准备起来。”

这样临别的话,忽然有了种要划清界限的意思,他惶然望着她,“小娘子……”

明妆脸上含笑,眼里却荒芜起来,“你总是叫我小娘子,你已经不是爹爹的副将了,也不是当年借住在官衙里的少年军士,还是叫我的名字吧!李判知道我的闺名吗?易般般呀,我的闺名叫般般。”

易般般,可是她对他来说,从来就不一般。

他有时也恨自己,为什么明明已经难以自拔了,还要装出一副高风亮节。自己总在犹豫,但她一显得疏离,他心里的彷徨和不安就铺天盖地,然后更犹豫,更彷徨,更战战兢兢有口难言。

那边易园门廊上,商妈妈和赵嬷嬷果真在,看见他们立在巷口,虽没有迎上来,人却站到了台阶上。

明妆站住脚,朝他摆了摆手,“李判再会,我回去了。”

转身一步步走向易园,其实她也盼着他能叫住她,再对她说些什么,可是没有。

好难过……她吸了吸鼻子,起先还走得缓慢,但越距越远便没有了指望,索性快步跑起来。

跑到门前时,商妈妈下来迎她,看她红着两眼,奇道:“小娘子怎么哭了?”

明妆说没什么,“先前李判提起爹爹,说给爹爹迁坟来着……”低头擦了擦泪,没有再回头望一眼,快步迈进了门槛。

回到房里,把身边伺候的人都遣了出去,睁着两眼发了大半夜的呆。果然少女心事荒诞不经,她不好意思说出来,难过便一个人难过吧。

到了第二日,日子好像又活了,一早袁老夫人就赶过来,抚胸直呼神天菩萨,“前日恰好你舅公过生日,我往幽州去了一趟,回来才得知出了这么大的事!还好你没事,否则可要急煞我了,你舅母来接你,你怎么不跟着家去?有长辈们在,也好照应你。”

明妆接过煎雪奉来的茶,送到袁老夫人手边,“昨日干娘也来接我,可我哪儿都不想去,就推辞了。”说着在袁老夫人身边坐下,笑道,“外祖母瞧,我好好的,没有受到波及,外祖母就放心吧。”

她还笑得出来,袁老夫人却要愁死了,抹着眼泪道:“本以为你结了这门亲事,在上京贵女里头说得响嘴,我也能向你爹娘交代了,可谁曾想,竟生出这样的祸端来!这仪王可是疯魔了吗,放着好好的王爷不当,非去造他父亲的反,这回可好,落得如此下场,害了自己不算,还连累了你。他一死倒罢了,你往后可怎么办?和这样的人定过亲,将来谁还敢来说合亲事?你好好的女孩儿,竟是要被耽误了,这仪王真真缺了大德!”

明妆眼下大仇得报,心境平和得很,见外祖母义愤填膺,反倒来安抚她,“就当这是我的坎儿吧,过去了,往后就一帆风顺了。外祖母想,经过这件事后,来提亲的必定是真心待我的,只要门当户对,总错不了的。但要是没人来提亲,那就算了,我又不是养不活自己,非要找个男人来撑门庭。我就守着这园子,安心奉养两位小娘,日子也会过得很滋润,真的。”

可袁老夫人听罢,非但没觉得安慰,心反而高高悬起来。年轻轻的孩子,言语间居然有种看破红尘的淡然,这么下去怕是要坏了,她别不是打算终身不嫁了吧!

想到这里,忙携了她的手道:“好孩子,咱们不着急,自会遇见有缘人的。你能干,长得又漂亮,难道全上京的人眼睛都瞎了不成!现在仪王的事热乎着,难免引得人忌惮,等风头过去,还愁没人登门吗!你才十六岁,一年半载也等得,不说别人,就说广成侯的爱女,留到二十二岁才出阁,婚后不也夫妻恩爱,过得很好么。”

明妆抿唇笑了笑,“外祖母不用劝我,我一点都不着急。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没有同您说,事到如今也不用隐瞒了,我与仪王定亲,并不是因为互相爱慕,是各取所需。他想靠我拉拢庆国公,我想
【请小窝文学 】借助他入禁中,杀了弥光,给爹爹报仇。”眼见着袁老夫人愣住了,她知道自己吓着她了,忙撒娇式的搂上去,腻在外祖母怀里说,“我瞒着家里人,一则是怕外祖母和舅舅们担心,二则是怕你们阻拦我,我会失了斗志,就此放弃给爹爹报仇。现在好了,弥光死了,背后指使他的仪王也死了,这是最好的了局,不是么?”

可袁老夫人眼里却涌出泪来,使劲搂了搂她道:“真是个傻孩子,没想到你不声不响的,居然有这么大的气性,你爹娘没有白生养你一场!可是般般,你为这件事搭上了自己的婚姻,没有想过将来万一婚事受阻,该怎么办吗?”

明妆道:“我不去想那许多,瞻前顾后,什么都办不成。”

所以她与她爹爹很像,小小的人,自有她的一腔孤勇。

袁老夫人越想越心疼,垂泪道:“别人家的女孩儿受尽父母宠爱,捧在手心里当宝贝一般养着,只有我的般般,小小年纪要经历这些,老天真是不公平。”

可明妆却觉得很好,“外祖母,我现在可高兴呢!今早在小祠堂给爹娘敬香,烧化纸钱的时候来了两阵小旋风,在火盆边上直转悠,想是爹娘已经知道了,也夸我做得好。外祖母快别哭了,明明是好事,做什么要难过!”

这里祖孙两个正说话,门上忽然骚动起来,传话的婆子跑进院子大声招呼赵嬷嬷:“快……快着……来了个做官儿的,还带了几个黄门,说有旨意给咱们小娘子,让小娘子到前厅侯旨。”

上房里的袁老夫人和明妆不等赵嬷嬷回禀就听见了,袁老夫人惶惶道:“天爷,难道禁中要牵连你吗?这可怎么办!”

明妆心里也紧张,但料着降罪不用颁圣旨,便让外祖母稍安勿躁,自己换了身衣裳,赶到前厅焚香接旨。

来颁布昭命的是通事舍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鹄立在门前高呼“有旨意”,满室的人齐齐跪了下来。

明妆伏地仔细听他宣读:“易公云天冢卿地峻,权衡北斗之司,亲羽翼东朝之重,肆劳勋之懋升,宜眷酬之加渥。其女易氏,修穆行于家,婉愉忠孝之挚性,朕甚嘉焉。兹加封尔为江陵县君,宜令有司择日,备礼册命,主者施行。”

旨意短短的,从父亲说到女儿。满屋子的人好像都没回过神来,通事舍人这时方换了一副笑脸,躬身道:“县君请起。陛下感念令尊功绩,荫及其家眷,特下旨册封县君,赏钱两千贯,食邑五百户,县君快领旨谢恩吧。”

明妆先前惴惴不安,多少担心仪王谋逆一事会对自己有些影响,如今居然接了封赏的旨意,实在令她喜出望外。

忙叩拜下去,复直身举起双手承旨,左右女使将她搀扶了起来,通事舍人也向她叉手,笑着道了声恭喜县君。

明妆还礼,赧然说:“劳烦通事了,请通事上座,我命人上茶来,通事歇歇脚。”

通事舍人摆手,“这是我的分内,茶就不喝了。今日宣了两道旨意,县君这里是第二道,我忙着回去复命,不能多作逗留,多谢县君盛情。”

边上的袁老夫人最知人情世故,早就命人准备好了利市,听他这样说,便亲手上来相赠,笑道:“通事忙碌一场,既不在家下喝茶,就与几位中贵人上梁园尝尝新出的饮子吧!”边说边将锦囊放进通事舍人手里,“还请通事笑纳。”

通事舍人推脱不迭,“老夫人太客气了,这怎么敢当。”

袁老夫人道:“今日是我们小娘子的喜日子,好消息是通事带来的,您是我们的贵人啊,这点小小心意不过拿来买茶吃,通事千万不要推辞。”说完复又打探,“通事先前说,咱们这儿是第二道旨意,那第一道旨意是颁给哪家的?”

通事舍人道:“那家县君也认识,就是庆国公府。”言罢忙改了口,笑道,“如今不能再称庆国公了,该称郡王才对。因这次平叛有功,陛下特进其为丹阳郡王,领左金吾卫大将军。说句实心话,郡王这样年轻便有如此成就,可着满朝去问,实数凤毛麟角。”

袁老夫人诧然,“那果真可喜可贺,家中长辈要是得知了,岂不是高兴坏了么!”

彼此又笑谈了两句,通事舍人方带着黄门告辞了。

待人一走,阖家便欢呼起来,兰小娘连连合什,“郎主和大娘子都看见了吧,我们小娘子如今是县君了!先前我们还在发愁,怕仪王坏了事,对小娘子多有牵累,没想到官家即刻就给了封赏。这下好了,小娘子往后就是响当当的贵女了,看谁敢轻视我们小娘子半分!”

惠小娘则有些怅然,“官家知道冤枉了郎主,这是给郎主正名,给小娘子嘉恤呢。可是有什么用,人都不在了……”

眼见着大家都伤感起来,明妆道:“过去三年咱们受人背后指点,心里再憋屈也没有办法,往后咱们抬头挺胸过日子,至少能活出个人样来。”

乍悲乍喜,这就是人生啊!

袁老夫人嗟叹,“庆公爷……哦,如今要称郡王了,真真平步青云,眼看着一级一级升上来。不靠祖荫、不靠人提携,自己稳扎稳打走到今日,实在是个了不起的人。人家这回又高升了,般般,回头还是要预备些贺礼送过去,不拘以前多熟悉,总是礼多人不怪,记着了?”

明妆自然是为他高兴的,一个无爵可袭的宗室旁支能当上郡王,可说开了本朝的先河了。

但高兴归高兴,自己却不再打算事事过问了,不过应了外祖母一声,转头吩咐商妈妈:“准备几样贺礼送到沁园去吧。”

可是这里刚吩咐完,门上便领了张太美进来,张太美喜气洋洋,手里捧着两个老大的盒子,笑着说:“给小娘子道喜了。我们公子得知小娘子进封县君,特给小娘子预备了贺礼,差小人给小娘子送来。”

从得知官家封赏到现在,这里头才间隔多长时候,这么快就送到门上来了,可见这贺礼早就准备好了。

他一向滴水不漏,明妆心下五味杂陈,却不敢想太多。示意午盏上前接手,一面对张太美道:“替我谢谢郡王,也恭贺郡王荣升,待我进宫拜谢了圣人,得空再去向郡王道贺。”

这个态度,分明和以前不一样了。张太美原本是兴兴头头过来,料着只要一献上贺礼,易小娘子就会感动于公子的细心,说不定立刻便奔到沁园去了。可是事与愿违,小娘子脸上淡淡的,要等入过禁中,“得空”才去道贺,这么一看公子危矣,八成昨日相谈不欢,寒了易小娘子的心了。

张太美搓了搓手道:“小娘子,我们公子今日休沐在家呢。”

明妆颔首,“替我带话给他就是了。”

张太美无语凝噎,暗道这下可怎么办,依着公子那样沉闷的性子,要是易小娘子不主动来找他,两人之间怕是要渐行渐远了。

可惜自己作为下人,实在不便说什么,只好行个礼,从易园退了出来。

返回沁园,进门便见公子在前院踱步,虽是步态佯佯,不时还弯腰看花,但张太美明白,他这是在等消息呢。无奈这回要令人失望了,他上前呵了呵腰,“公子,小人将贺礼送到小娘子手上了,小娘子很感激公子,让我带话多谢公子。”

李宣凛点了点头,人却依旧站定,还在等他接下来的回禀。


【请小窝文学 】太美咽了口唾沫,“小娘子说,今日要进宫向圣人谢恩,等得空再来给公子道贺。”说着小心翼翼向上觑了觑。

那八风不动的表情,终于缓缓浮现了一点裂纹,大约公子也察觉有些不对劲了吧,但仍是点头,并且继续站着,垂眼看着他。

张太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忽然发现当贴身小厮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前真是小看七斗了。公子这样打量着他,而他却是半句话都榨不出来了,心慌意乱下打算自救,十分聪明地给自己解了围,“那个……公子如今进封郡王了,不久便会有人送礼道贺的,公子可打算在潘楼摆酒席?小人过会儿跑一趟,先同潘楼的管事打个招呼,免得要用的时候订不着酒阁子。”

可公子不说话,慢慢蹙起眉,“没了?”

张太美眨眨眼,“没……没了。”嘴上应着,脑子转得飞快,“还是公子打算在咱们自己府上摆席面?这也容易,一切交代四司六局操办,保证办得又好看又体面。”

所以是真的没了,李宣凛暗暗叹了口气,郡王也好,金吾大将军也好,仕途风生水起并不能让他高兴。

负起手,转身朝内院方向望了眼,良久才自言自语:“我那张床榻太硬,睡久了腰疼,让人再添两床垫褥……像先前借住易园时候那样。”

张太美迟疑了下,“已经立夏了,公子要添两床被褥,不热吗……”话方出完就回过神来,忙应了声是,飞也似地蹿进去承办了。

这时门房进来传话,匆匆道:“郎主,洪桥子大街来人了。”

话音才落,就见父亲与唐大娘子并自己的母亲从门上进来,父亲仍是一股大家长的做派,“禁中来报喜,听闻你进封了郡王,如今不比当初了,家业要好好经营起来才是。”自顾自说着,举步往前厅去,走了几步发现儿子不曾跟上来,顿时有些不悦,“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今日我来错了?”

李宣凛无奈,只得比比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