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宇宙第一治愈系幼崽 > 第110章 第 110 章

第110章 第 110 章

男人看看表,再看看他这只崽,接着问道:“谁给你的?”

小崽崽眼睛眨了眨,没说亚伯的名字,只按照亚伯教他的,说道:“救了人,给崽崽的。”

“你救了谁,谁给你的?”男人微微弯下腰,逼问道。

小崽崽憋红了小脸,回答上不来。

亚伯把表给他的时候,没有告诉他名字呀!

眼见小崽崽不吭声了,男人的眼神一点点冷淡下来,他把拎着要丢出去的崽,丢到了地上:“老实告诉我我,这块表是不是你偷的?”

小崽崽闻言,忙不迭的摇摇头。

他捉急的澄清道:“崽崽不偷东西呀!”

爸爸跟老师都教过他的,不可以偷东西,也不能做坏事。

看着面前的男人还在用怀疑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小崽崽澄清到差点上火:“老师说,崽崽是乖崽崽,还给崽崽小红花了。”

“崽崽有钱,不偷东西!”

小崽崽的零花钱虽然不算多,但也不算太少,他在学校门口买买小包的辣条,还有一星币一瓶的气泡水,都是能当场拿出全款的。

男人听着小崽崽的解释,半晌,他淡声开了口:“表给我,我给你一条在这里活下去的生路。”

小崽崽:“……”

小崽崽捂住了手表。

这是亚伯给他的表,而且这个表,对亚伯来说也很重要的。

他不可以把表给别人。

男人看小幼崽捂手表的动作,已经快没了耐性,他低头,目光跟小幼崽平视着:“趁我现在还没有改变主意,做出你的决定。”

小崽崽还想不给。

可他想到了如果亚伯在这里,一定会毫不犹豫让他把手表给出去的,亚伯说了,他在这里要做到的就是活下去。

活下去,等着家里的长辈们来接。

“崽崽以后还可以把手表要回来吗?”小崽崽吸了吸鼻子,要把手表给解下来,但他还没接,就想到了亚伯的另一句叮嘱,然后停下了动作。

亚伯说了,不要随便相信别人。

小崽崽仰着胖脸,没等男人回答,就先继续开了口:“你要先保护崽崽,崽崽再给你手表。”

男人端详他几秒,眯了眼睛:“你倒是还不怎么傻。”

“崽崽聪明!”

一大一小就这么对视着,半晌,男人还真点了头,他领着小崽崽回了住处,又随意给小崽崽指了个小房间。

“以后就住这儿吧。”

男人淡淡道:“前十天不收你的房租,十天后,你就要开始给我交房租了,另外,我会让人教教你,在这里怎么活下去。”

男人没多余的慈善心,也不会无端施舍给一个幼崽慈善心。

他简单的说完后,对着幼崽伸出手来:“手表给我。”

小崽崽摸摸表,依依不舍的把手表取下来,交给他了:“叔叔,以后可以把手表还给崽崽吗?”

“崽崽到时候会给你钱的。”

男人看看他,似乎是觉得有点好笑:“钱?你能赚到多少钱?来了这里,你能活下去就算是命好了。”

小崽崽:“……”

小崽崽瞅着他,不服气的道:“崽崽家里的大人会过来的,到时候他们可以给你钱。”

男人觉得更好笑了。

来了这里,还想着家里人会找过来。

这只小幼崽,真是太天真了。

小崽崽得到了一间房后,男人就没再搭理他了。

这间房很简陋,只有简的小床,还有掉色的桌椅,有只椅子的椅子腿都只剩下三只了。

屋子角落还有根水管,打开上头的

水龙头,流下来的只有冷水,没有热水。

好在这里的天气不算太冷,用冷水也能接受。

没多大会儿。

小崽崽反锁上的门,被人给敲响了。

敲门的不是刚才那个男人,而是另一个身材瘦小的人,他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然后转身就要走。

小崽崽抱了满怀的东西,差点抱不住。

“哎,等一下呀。”

小崽崽叫住了来给他送东西的人,他迟疑了下,还是问道:“让你给我送东西的人……他叫什么呀?”

“苳。”

对方回答了他的问题,回答完,又抬脚继续往前走了。

小崽崽念着这个字,觉得有点奇怪,这个人的名字,好像没有加上姓氏呀。

他看着已经快走远的人,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抬高了奶音,对着人说道:“我叫宁崽!”

他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了,可那个男人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小崽崽也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把自己的名字转告过去,他把怀里的东西放到床上,然后又过来,踩着板凳,锁上了门。

苳给他送的东西并不多。

两套这里的衣服,布料很粗糙,款式看着也很旧,但胜在干干净净的,不脏。

还有一套洗漱用品,洗漱用品是新的。

小崽崽把这些东西整理好,然后归类给放好。房间里没有衣柜,他就把衣服放到了床头,这样还可以当枕头。

门被锁好,窗户也被关上。

小崽崽把角落里的盆洗干净,然后接了一盆水,蹲下来开始洗澡。

水太冷了,小崽崽坚持了二十多分钟,就撑不住了。他哆哆嗦嗦的把水倒掉,然后爬到了被窝里。

在被窝里蜷缩了好一会儿,小崽崽的手脚才恢复知觉。

就在小崽崽窝在被窝里,前路茫然时,不远处的豪华大房里,同样刚洗完澡的男人,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坐在沙发上,悠闲的调起了酒。

“先生,东西都送到了,他说了他的名字,叫宁崽。”

“等他适应几天后,我会让他去出工。”

“嗯。”

苳先生晃着调制的酒液,那张被全城男女垂涎的脸上,没什么情绪,他淡淡道:“人派出去了么?”

“派出去了,只找到了一个人,这人还在昏迷中。”

“我去看看。”

刚刚调制好的酒液被随手倒掉,苳先生把睡衣扣子全部给系上,就连锁骨都不肯施舍给旁人看半点儿。

他去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就败兴而归。

“再派人去找找。”

苳先生说着,进了卧室,他今日份休息时间到了。

站在不远处的人,听着他的命令,转身离开。

卧室恢复安静。

躺在柔软且舒适的大床上,苳想到了那只幼崽,在这座城里没有任何信号,所以外界的任何消息,都传
【请小窝文学 】不到这里来。

同样,这里的消息也传不到外界。

他不知道那只幼崽的来路,但是看那只幼崽胖乎乎的模样,还有衣服料子,以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小细节——

他可以肯定,这只小幼崽在流落到这里之前,的确是只受宠的幼崽。

但是再受宠又如何?受宠的日子,谁还没享受过呢。

苳闭了闭眼,暂停了思绪。

他不想回忆过去。

这一夜,对于小崽崽来说,是个孤零零的夜。

几个小时前,他好歹还有亚伯陪着他一起睡,亚伯虽然也让他自己洗澡,但是他洗的是热水澡。

洗完澡,他暖不热被窝,把冰凉的胖脚偷偷伸到了亚伯

的被窝里,亚伯没有发现。

他蹭着亚伯被窝里的暖气儿,睡得也可热乎了。

一夜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小崽崽次日醒来后,只得到一点劣质的食物,他自己带过来的也有食物,但被他藏到了房间里,不到山穷水尽,他不打算碰那些食物。

带他的人还是昨天的瘦子,瘦子看他把两块黑面包给啃完,还皱了皱眉:“这种面包很结实,你一次吃了两块,肚子不撑吗?”

小崽崽:“……”

小崽崽摸了摸肚肚,诚实的道:“不撑,崽崽还饿。”

瘦子看看他的肚子,有点不敢相信。

“给,接着吃。”

瘦子又丢给他一块面包,这次给的面包比刚才那两块还要大。

这种面包很便宜,瘦子虽然不怎么富裕,但对这种面包还是可以随便买的。

小崽崽接过大面包,低头吃起来。

面包又硬又干,一点都不好吃。

但吃过了好几年爸爸做的饭,小崽崽对食物的接受度很高,只要能填饱肚子,小崽崽什么都可以吃得下。

他吃起饭来一点都不狼吞虎咽,虽然也是大口大口的吃饭,但看起来又乖又让人有食欲。

一整个大面包被他吃进肚里,再搭上两大杯水。

小崽崽摸摸肚肚,满意道:“崽崽没有很饿了。”

瘦子听到这个“没有很饿”,脸上是真有些震惊。

“你还没吃饱呢?!”他失声问道。

小崽崽怕他是嫌弃自己吃太多,忙表态道:“崽崽吃这么多就可以了,不用吃的饱饱的。”

瘦子:“……”

瘦子:“艹。”

瘦子不信邪,又去买了块大面包,塞到他的小胖手里。

“吃。”

瘦子命令道:“再把这个吃下去,我就不信了,还喂不饱一只小幼崽!”

小崽崽本来还想把这个面包给囤起来,可瘦子叔叔非得让他当场吃掉。

没法囤面包的小崽崽,胖脸遗憾,只好捧着面包,继续大口吃了。

这次不到二十分钟,一个大面包又进了幼崽的肚子里。

小崽崽不懂瘦子叔叔说话,就豪迈的掀开了衣服:“崽崽没有骗你的面包,你看,崽崽刚吃饱。”

四个面包,足够一个成年男人吃一天都不会饿了。

这只萝卜头小幼崽,一顿就给干完了,而且一顿干完,他连个饱嗝都没打。

瘦子盯着他的肚子,脑海里以前在重新计划让小崽崽做的工作了。

普通的工作,这小崽崽怕是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不说连饱饭吃不上,他怕这只崽能把自己给饿死。

“你老实跟在我身边,这几天我会带你适应一下这里。”

“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来了这里,你就别想着走了。等以后你长大了,成长得足够强了,就有离开的可能了。”

瘦子在讲话的时候,小崽崽乖乖的没有打断。

有了小崽崽的捧场,瘦子也乐意多说一些:“你算是挺幸运的,能得到苳先生的庇佑,有苳先生在,起码你现在的命是保住了。”

“苳先生不喜欢跟人亲近,你平时不要总贴着苳先生,行了,我跟你说说别的。”

瘦子在提了几句苳先生后,这才把话重新放到小崽崽身上,他说道:“你要想在这里活下去,就得会养活自己。”

“你要做工。”

瘦子说的做工,小崽崽点了点头。

他是要做工的。

这里没有爸爸跟凌期叔叔,也没有舅舅和哥哥,小崽崽是没人养的崽。

他要吃饭,就要靠自己赚钱买饭。

瘦子看他对做工一点儿都不排斥,还有些意外。

“这城里的工作,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最简单的就是摆摆摊,卖卖东西,但是——”

瘦子说到摆摊,没有明说摆摊的结果。他只带着小崽崽亲自到摆摊的地方走了一趟。

两人刚过去,小崽崽就看见了一个小摊的摊主,被顾客抢走了摊上的东西,还扇了一巴掌。

被打的摊主半天都没爬起来,等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缓缓坐起来,然后擦了擦脸上的血,继续坐在摊位前,卖着剩余的还没被抢走的东西。

又有顾客过来,想要像上一个顾客那样来打架抢东西。

但这一个顾客被摊主给揍了,被揍的顾客还被摊主多收了钱。

小崽崽看着这一幕,胖脸呆住。

瘦子适时的开口道:“在这里面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占便宜,所以白天遇到这种事情,很正常。”

小崽崽拉了拉他的衣服,反应过来的小胖脸上,一双黑亮的眼睛透着点慌。

“叔叔,崽崽打不过呀。”

他还小呢,打不过这些大人,如果摆摊,他会被抢完所有东西的。

瘦子本来想说,有苳先生罩着,其实摆摊不会被打太狠。

但他又转念一想,即便是不会打太狠,但摆起摊来,小崽崽肯定还要受别的欺负。

算了。

利薄委屈多,不划算。

“没让你摆摊,就是带你见识一下各行各业。”

摆摊的,开店的,修鞋的……

一个又一个的行业,看的小崽崽眼花缭乱。

这些行业跟外头都不一样,这里是真的如同亚伯跟小崽崽说的一样,没有任何人会施舍善意。

遇到苳,已经是小崽崽撞大运,遇到的新手大礼包了。

而且这个大礼包,还要多亏了亚伯给他的手表。

在连着几天跟瘦子叔叔的熟悉适应中,小崽崽自个儿都愈发迷茫恐慌起来。

“崽崽能干什么活呀?”

小崽崽紧张的攥紧了肉乎乎的小拳头,努力让自己的胖脸看起来很镇定,可他微微发颤的小奶音
【请小窝文学 】,还是泄露了他的不安:“崽崽以前捡过破烂,破烂可以卖钱。”

“这里没有破烂可以捡。”

瘦子打断了他的职业规划:“你就给人当学徒吧,管饭那种,这样能吃饱饭。”

小崽崽对学徒的工作不了解,不过他还是听话的点了头。

当学徒可以管饭,他能吃饱肚子就好。

可是当了两天的学徒,受尽欺负的小崽崽,就跑回来泪汪汪的告状:“崽崽吃不饱饭呀。”

“老板让崽崽干活,干好多好多活,只给崽崽一点点饭。”

瘦子:“?”

瘦子的脸色冷了下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瘦子去看了也没用,这么一只小幼崽,根本不在老板的雇佣范围内,要不是给苳先生面子,这个老板压根不用这只崽。

至于不给吃饭,老板更理直气壮了:“我们这里的员工餐,就是一人一碗粥,他几口把粥喝完了,还想要第二碗,这不是无理取闹呢!”

老板给了苳面子,收了小崽崽,也没像对待其他学徒一样,动不动就踹几脚。

他只是不给崽崽放饭。

瘦子对小崽崽的饭量门儿清,一碗稀粥,是真能饿死这只崽。

他冷冷的睨着老板,在丢了句狠话后,带着小崽崽回去了。

接下来又几天,小崽崽又换了几分工。

但都不行。

最后,瘦子一咬牙,给他创新了个活出来:“你就伺候苳先生吧!这活儿清闲,还能填饱肚子。”

小崽崽已经好些天没看见苳了,他点点头,接了这份新活。

“对了,你会伺候人不?”

瘦子安排完了这份新活儿,这才想起来问小崽崽。

小崽崽想了想,开始掰着手指头数:“叫苳先生起床,起床了给苳先生倒一大杯水喝,然后给苳先生拿衣服,穿衣服。”

“给苳先生盛饭,拿纸巾……”

小崽崽数了一大堆,等他数完,瘦子眼睛都亮了。

“你这小家伙还挺会伺候人的啊,以前伺候过人?”

小崽崽老实的摇摇头:“爸爸以前就是这么照顾崽崽的。”

瘦子:“……”

瘦子:“咳。”

以前被人伺候的小幼崽,现在反倒成了个伺候人的。

瘦子有些唏嘘,但也没唏嘘太久,他这些天为小幼崽做的事情,细想下来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苳先生是安排了他看顾这只小幼崽,但以苳先生的性子,只要小幼崽在他手里好好活着,他就不算失职。

可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对着这么一只小崽崽还真尽心尽力了好些天。

这真是奇了怪。

瘦子轻拍了一下脑袋,让自己别再想下去。

“你刚才说的那些也没错,但苳先生不爱让人离他太近,你去伺候苳先生的时候,注意点距离。”

“要是苳先生不高兴了,立马在苳先生面前消失。”

“嗯!”

这份活说轻松也轻松,但说难也难。

苳先生能在这种地方有立足之地,且看着身份地位还不低,足以在这种坏人堆里,苳先生是个最狠的角色。

小崽崽上岗伺候苳先生第一天,特意穿上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小衣服,这套小衣服是他自个儿的。

瘦子把他给送到苳先生的卧室外头,低声叮嘱了好几句,才让他进去。

小崽崽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这会儿是大早上,卧室里没有旁的人伺候,小崽崽一进去,就看见了大床上的苳先生。

大床上的苳先生,还没有睡醒。

小崽崽轻轻走过去,站到床边看着苳先生。

苳先生的睫毛长长的,在闭眼的时候,睫毛垂下来,投落出扇形的阴影。

很好看。

小崽崽看着苳先生的脸,在心里给苳先生排号。舅舅第一好看,这个人跟舅舅比……

小崽崽心里是更偏向舅舅的,但这个人也很好看!

颜控小崽崽站在床边欣赏了一会儿苳先生的脸后,又看看时间,打算等到八点再把苳先生给叫醒。

卧室里挂着的有钟表。

小崽崽盯着钟表,等到了八点,立马凑过去叫苳先生了:“苳叔叔,起床呀,你不能再睡辣!”

小崽崽叫了好半天,苳先生才睁开眼睛。

刚睁眼的苳先生,撒了起床气。

小崽崽是起床气专业户,所以在看到苳发起床气后,一点都不怕,他挪到了床旁边,让自己正好被挡住。

等苳意识清醒过来,他捧着一大杯温开水,递给了苳:“苳叔叔,早上喝一杯水,对身体好。”

展希在家的时候,早上会习惯性的给小崽崽喂杯水喝。

他看视频里的专家说,这样对肠胃好。

小崽崽捧着杯子送来后,又扭头打开了柜子,只是柜子里挂的衣服有点高,他搬了张小板凳踩上去才能勉强够到衣服。

“苳叔叔,你今天要穿什么衣服呀?”

头一次被小仆人贴身伺候的苳:“……”

他慢慢的喝着这杯温开水,随意指使着小崽崽拿了件衣服。

小崽崽许是

干到了轻松活儿,小胖脸上的表情都是松快的,他把衣服放好,奶音糯糯的问道:“你要崽崽给你穿衣服吗?”

“不用了。”

苳淡声说道:“把杯子拿走吧。”

“好!”

小崽崽跟着苳,一早上都没累到过,不但没累到过,他还吃上了比黑面包更好吃的早餐。

苳虽然冷漠,看上去对这只幼崽也没多少关注,但幼崽的事儿,其实早就被人灌到他耳朵里。

他知道这只幼崽的饭量,知道这只幼崽换了不少工作,也知道这只幼崽多多少少,还是挨了点儿欺负。

但他没插手管。

毕竟不是他的幼崽,他曾经对幼崽的怜悯心,早就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被蹉跎尽了。

吃饱了饭,小崽崽又挎上包包,跟着苳出门。

苳出门是有车的。

跟着苳出门,小崽崽整只崽都神气的多,之前欺负过他,不给他饭吃的老板,看见了苳,一个个的都弯腰哈气的,卑微的很。

小崽崽拉着苳的衣角,宛若是在狐假虎威。

苳瞥了下拉他衣角的小崽崽,没说话,一大一小就这么算是固定了相处,大的没赶小的,小的也乖乖的“伺候”着大的。

很快。

小崽崽就发现了,苳很爱看他吃饭。

他被苳允许上桌一起吃
【请小窝文学 】饭了,苳单手撑着下巴,看他大口干饭着,看着看着自己就吃上几口。

小崽崽对苳的视线,一点都不介意。

他还对着苳说道:“哥哥给崽崽建了账号,崽崽是次播!”

苳没听清:“什么播?”

已经幼儿园毕业的小崽崽,胖脸严肃,自己纠正了自己的发音:“吃播!就是崽崽吃饭的视频,给别人看,别人就会吃很多饭。”

“好多人夸崽崽可爱。”

小崽崽想着他视频底下的夸夸,稚气的小脸上明显带着掩饰不住的小得意:“哥哥也说崽崽可爱。”

“你是二胎么?”

也许看小胖崽吃饭不仅涨食欲,还能平缓心情,所以苳在饭桌上,跟小胖崽的聊天还会主动挑起话题来。

小崽崽也会回他的话:“崽崽不是二胎,哥哥是路路叔叔家的崽。”

看他爹爹的样子,小崽崽其实是想有二胎的,这样伺候爹爹的崽,就会多一个了。

“路路叔叔是帝国皇帝,哥哥是,是小太子!”小崽崽说着路路叔叔跟哥哥的身份,他明晃晃的表示:“他们很厉害的,还很疼崽崽。”

苳对这话没怎么信。

他看这只小崽崽就是在吹牛。

小崽崽见苳不信,继续数了起来:“崽崽的舅妈也是皇帝!是第六星球的皇帝!”

小崽崽数了一圈的靠山,他没说爸爸,一说爸爸他就会眼睛酸酸的,想要哭。

苳肯定不喜欢小孩哭。

“你这只幼崽很聪明。”

苳慢条斯理的吃着饭,嘴上也不冷不淡的说道:“聪明,胖乎,生存能力也不错,不像我家的——”

这句话的最后一个词,苳没说出来。

他顿了顿,无意顺出口的话,让他忽然没了继续吃饭的胃口:“走吧,陪我工作去。”

苳在城里有很多生意,他这些生意都交给了人做,他则是做着幕后老板。

小崽崽跟着他一起出门,被不少人都瞧在眼里,最开始把幼崽带回来的男人,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他想去把幼崽抢回来,但幼崽跑了,就不是他的了!

跑走的幼崽,如果半途被抓住,会归为那个抓崽的人拥有。

现在,这只幼崽被苳给带去,且要下了。

苳要的幼崽,没人敢

再抢。

小崽崽跟着苳,终于过上了能吃饱饭,还能安安全全的日子,他除了跟着苳,还会跟人打听,城里还有没有像他一样,刚来的人。

小崽崽也是想找亚伯的。

有苳在,小崽崽向人打听时,没人动歪心思。

要是没了苳,小崽崽估计在打听消息时,就要被人给骗了。

“没见过。”

“不知道。”

没人动歪心思,但也没人对着小崽崽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入夜。

小崽崽在苳的卧室里,还没走。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苳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差,他睡前喝了酒,喝到意识有些不太清醒。

小崽崽去给他冲着蜂蜜水,蜂蜜水冲好,小崽崽也喝到了一大杯。

苳喜欢看他吃东西喝水。

小崽崽费劲儿的给苳喂了点蜂蜜水,然后抱着苳的腿,想让苳睡到床上去:“喝完了水,睡觉呀。”

“我不想睡。”

苳不肯睡觉,但可能是被小胖崽抱腿抱的有点不太舒服,他勉为其难到了床边坐下来,以摆脱小胖崽的胖手。

“宁崽,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不知道呀。”

小崽崽没带日历本,当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他茫然的猜测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吗?”

“不是。”

“是你重要的人的生日吗?”

“不是。”

“是,是结婚纪念日吗?”

“我没结婚。”

小崽崽猜到头都秃了也猜不到,他忧愁的一屁股坐到苳的脚面上,仰着小胖脸,认输道:“崽崽猜不到了呀,苳叔叔,你可不可以告诉崽崽。”

“是我成为废物的日子。”

苳的这句话,说的很轻,但还是被竖着耳朵的小崽崽给捕捉到了,他在说:“我的家族留给我的能力……我失去了。”

他失去了他们代代相传的特殊能力,虽然失去能力的同时,让他在当时的处境中,保住了命。

但他宁愿失去的是生命。

他留在这座城里,就是为了这座城一个虚渺的传言,传言说,这里可以为人实现心里最强烈的执念。

他想要他的能力。

他想要他的王族能回来。

他想要一切都回到最开始!

小崽崽见过的冷漠的苳,见过发起床气的苳,也见过在外面狠厉的苳,可他还没见过现在这个样子的苳。

现在这个样子的苳,让崽崽的心里有点莫名的难过。

小崽崽看着还坐在床边的苳,他抱着苳的腿站起来,然后蹬掉小鞋子,爬到了床上:“苳叔叔,躺下来!”

小崽崽爬上床后,小胖手啪啪拍着床,严肃叫着苳躺好。

苳的脑袋微微有些疼。

他按了按太阳穴,还真的顺从的躺了下去。

小崽崽看他躺下来后,又开始了下一步:“崽崽给你讲故事听,舅舅讲给崽崽的故事,可好听可好听了。”

小崽崽睡觉前,是经常有人给崽讲故事听的。

在讲故事的大人里,崽崽最喜欢舅舅还有艾薇姨姨!以前也喜欢凌期叔叔,可凌期叔叔跟爸爸一起睡后,晚上就没有时间给崽崽讲故事听了。

“苳叔叔,你把眼睛闭上呀。”

小崽崽给苳盖好了被子,然后开始讲起了故事。舅舅有时候会给崽崽重复着讲故事,崽崽听着听着,想记不住都难。

小崽崽这次挑的,就是舅舅最爱讲的故事了。

舅舅说,这是他们家里的故事。

他们的王室虽然脆弱,但生育功能还是没有

问题的,所以生出来的幼崽并不少,就算幼崽的夭折率高,最后存活下来的也总有几个的。

况且他们王室个个都是美人,不缺对象,尤其是不缺一起生幼崽的对象。

舅舅说,以前讲睡前故事的时候,他妈妈还有他另一个小舅舅,都会过来听。小舅舅是王室最皮的崽,听故事不好好听,睡觉也不好好睡,在睡觉前,经常因为不安分,被妈妈还有舅舅一起打。

故事被幼崽的小奶音一点点讲出来。

闭着眼睛的苳,眼皮子动了动,他喉结滚动,下
【请小窝文学 】意识的想说换一个,但这样久违的故事,他已经太久没有听到了。

他舍不得换。

这一夜,苳昏沉沉的睡着了,在睡着后做了一个回家的梦。

而讲故事讲累的小崽崽,也歪倒在了他身上。

次日。

小崽崽睡醒的时候,苳已经不在床上了。

门口走过来的瘦子,说苳有急事要处理,今天不用他跟着:“你这是可以放一天的假,要不要我再带你出去走走。”

瘦子对小崽崽能留宿到卧室,眼底是惊讶的,但他掩饰的很好。

他是真没想到,这只幼崽会对上苳先生的眼缘。

借着这只幼崽,也许以后在苳先生面前,他还要沾着小幼崽的光。既然要沾光,那前期对这只崽多示好,肯定是不会出错的。

“你不是总打听,城里还有没有像你一样被带进来的人吗?巧的很,今天刚好有,你要是感兴趣,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我要看!”

小崽崽现在对来这里的人,都充满了期待。

哪怕已经在这里待了快两星期了,可小崽崽还是很坚信,爸爸跟哥哥他们一定能找到崽崽!

崽崽要坚持!坚持等爸爸!

小崽崽迈着小短腿,跟上瘦子,一块出去了。

两人走了好一阵儿,才终于停下来,瘦子指了指前头,他没着急往前挤,而是先跟小崽崽交代注意事宜:“被带回来的人,正在被拍卖,你看看就行了,要是买的话,你肯定拿不出来钱。”

小崽崽现在能吃饱肚子,但还没有攒下钱来。

他没点头,只眨了一下眼睛,说道:“崽崽会乖的。”

但如果来的是爸爸,他可不许别人把爸爸给买走。

瘦子没听出来小崽崽的糊弄,他带着小崽崽,挤到了里面,里面被卖的是个年纪很轻的人。

小崽崽看看他,遗憾的不得了。

“崽崽不认识他。”

小崽崽说着,拉住了瘦子的衣服,想问问瘦子还有没有别的人。可他还没问出来,正前方跟他打了个照面的,正在被卖的人,就开了口:“宁崽。”

小崽崽:“!”

小崽崽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再次看向被拍卖的大哥哥,脚步也往前迈了两步:“我是宁崽,你是谁呀?!”

“我是林讯,陛下命令我调察你的失踪。”

一听是路路叔叔的人,小崽崽的眼圈都红了:“路路叔叔在哪里呀?还有爸爸,凌期叔叔,哥哥……他们都来找崽崽了吗?”

“来了,你舅舅也来了。”

林讯还要说些什么,但被人给打断了:“闭嘴,跟只幼崽说什么话!你现在是老子的货,就给老子乖乖听话。”

拍卖林讯的人,教训完了林讯,还驱赶起了小幼崽。

小幼崽被他赶的踉踉跄跄。

等好不容易站定后,小崽崽攥紧肉乎乎的拳头,胖脸上写满了记仇:“你们完了!我家大人都来了!”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