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当无限世界被种进邪神身体后 > 11、调查

11、调查

沈心是走读生。

尽管家离学校距离很远,单边路程就需要四十分钟,但她还是选择走读。学校宿舍空间太小,一旦关上门窗她就会犯病,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回到西山脚下的家里,沈心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二楼,好在今天不用去上学。

家里被她请人专门改造过了,除了别墅正门以及三楼的房间外,一楼和二楼十多个房间的门,连带着浴室里干湿分离的玻璃隔断全被她让人拆掉。

脱掉衣服径直走进浴室,她打开莲蓬头,倚靠着墙壁缓缓蹲坐下去。

温热的水淅淅沥沥洒在身上,将她身上没来及处理,本已经干掉的血迹重新打湿晕染开。

沈心双手抱住小腿,脑袋搁在膝盖上,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放松。

放松下来后,她这才感觉到饿,她已经整整一天没有进食,再加上一直没有闲下来,肚里的东西早就空了。

披着浴袍从浴室出来,她又去一楼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就着牛奶吃了一小袋巧克力饼干,胃这才舒服了许多。

从新回到二楼,她的寝室是二楼的主卧,由于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便把旁边的次卧做成了衣帽间,客卧装成书房。

宽敞的主卧里,原本摆放着的公主床早被她拆了,现在那个位置孤零零的放着一只雕花小柜子。

这只柜子只有一米长半米高,油光水滑的漆面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沈心打开柜门躺进去,柜子里一片漆黑,她摸索着在枕头下找到小刻刀,熟练的找准柜壁的位置,在上面重重地刻下‘一’。

指腹轻轻摸索着柜壁上的刻痕,刚刚被她刻下的‘一’恰好与周围的刻痕组合成为一个‘妈’字。

再向外延展,一个个紧密排列的‘妈’字早已布满了整个柜子,每天刻下一刀,十五年时间里她已经刻下九百多个‘妈’字。

将刻刀放回原处,沈心蜷缩着身子躺下,柜子里的空间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十分逼仄,她躺在里面只能尽力将自己揉成一团,甚至连翻身都做不到。

可是黑暗里,她闭着眼一脸恬静满足。

五分钟后她睁开眼,迟疑了片刻她推开柜门,将枕头和小毯子从柜子里抱出来,她先是抱到卧室正中间摆好,可躺下去后内心一片惊慌。

不安全。

她又利索的爬起来,把枕头和小毯子搬到柜子旁。等靠着柜子躺下后,她把手掌紧紧贴在柜门上,只要一出现危险她就能第一时间钻进去,紧皱的眉头这才渐渐舒展开来。

……

与此同时,学校医务室周围被拉起了警戒线。

湿哒哒的地面上落满了黑色灰烬,昔日的小独栋医务室被大火烧成了一个漆黑的光架子。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绕过图书馆在医务室前的空地停下,一位青年男人开门下车,他抬眼一看,在人群里找到毛向笛。

“毛警官,早啊。”

毛向笛内心冷哼一声,医务室的大火被消防灭掉后,他们在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等警方赶过来发现尸体的异常便立即通知西云市魂师协会过来协助调查。

结果他硬是带着人在这里等了足足两个小时,西云市魂师协会的这位副会长才踩着九点这个时间点赶过来。

早九晚五真是被他用活了。

“简会长,不算早了。”

“嗨,也对,那就直接进入正题?”

毛向笛点头,掀起警戒线,“里面请。”

走进医务室,法医和证物司的人正在里面忙活。

医务室里的情况比从外面看上去还要糟糕许多,目之所及尽是一片狼藉,可燃物被烧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些许炭渣和在水里。那些非燃物,例如铁皮柜这类办公用品全被大火烧得坍缩,像是被放在碾压机里滚过几遍。

地上的罗立群已经被彻底烧没了人形,就像一团连在一起的漆黑焦炭。

见到毛向笛终于把魂师协会的人带来,正在工作的法医起身冲他们点头:“毛队,你们终于来了。”

毛向笛道:“老刘,来给简会长介绍一下你的调查结果。”

“由于高温灼烧,死者身体出现高度炭化,现场调查获得的信息相对有限。我先汇报一下目前能确定的信息,死者,男性,三十岁左右,疑似为校医务室校医罗立群,死者死于大火发生之前,但具体死因还待后期解剖确定。对了,经过搜寻,现场死者少了一只右臂。”

由于沈心的重点照顾,罗立群的尸体被烧得太狠了,光凭现场调查法医能获得的信息十分有限,刘法医摊摊手,示意目前能汇报的东西就这么多。

“简会长,情况特殊,麻烦你帮忙再检测一下现场的魂力浓度。”

“好说。”

简重云从兜里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检测仪器,调整好模式,很快仪器上的数值就开始飙升,直到仪表上的数值涨到85600后这才终于停下,看到这个数值,包括简重云和毛向笛在内的所有人表情都变得凝重。

同是魂种,也是有本质区别的。

为了便于划分,魂师协会结合魂种的稀有度、魂力强度、潜力上限等因素将魂种从低到高分为e/d/b/a/s共计六个等级。

简重云手里的仪表正是可以测试魂力强度的仪器,魂种释放能力后会在原地生成一个可以短时间维持的魂力场,通过对魂力场进行测试,便可以大概得知释放能力的魂种等级。

魂种每个等级之间魂力强度设定为十倍,如最低级的e级魂种,一般刚觉醒时魂力强度为1,随着魂师对魂种的掌握度逐步增加,最终魂力强度将达到10。

最高等级的s级魂种,魂力强度则在十万至一百万之间。

经过简重云测试所得,这里的魂力强度高达85600,这代表着此处曾经出现过一个即将达到巅峰的a级魂种。

这怎么可能,别说a级魂种,已发现并记录的魂种中,就连b级都少之又少。

这是哪位大神降临?

简重云轻咳一声,“或许仪器太久没用出了故障,容我再测一次。”

结果再测一次,数值只稍稍波动了10点。

“这……”简重云终于正经起来,他面沉如水,不论杀人的是a级魂种拥有者,亦或者死者是a级魂种拥有者,这事情对他来说都超纲了。

他……拥有两个魂种,最高等级的那个也才b级啊。

毛向笛提醒道:“简会长,死者的魂种化形物还在地上,或许你可以再测一测。”

简重云目光这才落到死者身旁那根漆黑的鞭子上,鞭子上的倒刺经过烈火灼烧后呈现出金属质感。

他从法医手里接过手套,戴好后蹲下去捡起长鞭。

仔细观察后,确实如毛向笛所说,这是一类魂种化形物,这类魂种虽然不会给魂师带来诡异的异能,却是最好的傍身武器,水火不侵。

重新调整仪表的模式,对着
手里的长鞭逐一扫描。

很快仪表上将分析结果显示出来。

【煞魂鞭】:魂种等级级,长鞭化形类魂种,被煞气缠绕,常吸收种植于右手手掌,攻击时长鞭与煞气产生双重攻击,威力中等。

那……杀人者大概率才是a级魂种拥有者。

“简会长,麻烦你再查一下,你们协会登记的拥有该类魂种的魂师里是否有复合死者条件的。”

如果是以前,被警方要求干这干那简重云或许还要拿下架子,但a级魂种事关重大,由不得他不重视。

他摸出手机,登入内部系统查询,记录里拥有【煞魂鞭】的魂师只有三位,且和死者都不相符。

“协会的记录里没有相关记录,死者大概率是位魂种猎人。刚刚刘法医介绍过了,死者少了一只手臂,应该就是他被杀后,魂种反噬将他的右臂整个吸收,一般来说只有魂种猎人在死后才会出现魂种反噬这类情况。至于另外一个疑似a级魂种的拥有者,我这边权限不够,系统里a级及以上魂种的拥有者全是绝密,只有各省协会会长有权限查阅。如果你们查案需要,可以向省协会去函申请协助。”

简重云顿了顿接着道:“我这边能提供的信息就这么多,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得先回去了,毕竟这边出现了疑似a级魂种,不管是不是魂师协会的成员,我都有必要第一时间向上反映情况。”

“好的,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后面如果还有需要,我们再联系。”

“再会。”

等简重云走后,刘法医啧了一声,不满道:“这群魂师真是大爷。”

“算了,随他去吧。”

“毛队,如果真是拥有a级魂种的魂师杀了人,死者又是魂种猎人,咱们这案子可就好办了啊。嘿,大佬魂师为民除害,他们魂师协会甚至还能为此出一刊专题报道宣传呢。”

毛向笛没有那么乐观,他摇摇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让人赶紧收拾现场,把死者搬回去,我们也得立即回去上报,这事情要闹大。”

“怎么?”

毛向笛回:“恐怕不是a级魂种拥有者这么简单,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拥有即将达到巅峰状态a级魂种的魂师,你在杀掉一个仅仅拥级魂种的魂种猎人,会怎么做?”

老刘想了想:“会怎么做?不怎么做啊,杀了便杀了,光简重云那小子拥有b级魂种都拽成那样,如果拥有a级魂种,那还不得横着走。杀一个魂种猎人而已,为民除害罢了。”

“那你会清理现场痕迹吗?会溜进监控室销毁监控吗?会放火毁尸灭迹吗?”

“肯定不会啊。”

“那不就得了,凶手做得太多了。”

老刘瞪大了眼睛,惊讶道:“啊……你是说……”

“没错,恐怕有s级魂种觉醒者出现了。”

“可那数值……”

“数值衰减你还不懂?简重云那小子跑得飞快,不就是为了回去报告s级魂种觉醒者出现吗,还遮遮掩掩故意不说魂力强度数值衰减的事。”

“我靠,那我们还愣着干啥,赶紧回去汇报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