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当无限世界被种进邪神身体后 > 5、迷藏(5)

5、迷藏(5)

寂静无声。

暗无边际的黑暗。

大多数人都受不这样的孤寂感,不巧,这样的环境和氛围沈心早就已经适应。

没有了第一次经历被人迷晕时的恐慌感,此时沈心每一个细胞都被兴奋填满,侵犯安桃的凶手就在身边,触手可及!

她在等,等凶手靠过来。

沈心趁凶手还未靠近时,尽力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她此时应该是平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并且身上的衣物已经全部被凶手脱掉,与背部接触的布并不光滑,而是充满了颗粒感,这种质感更像是浴巾。

为什么要用浴巾垫在她的身下呢?

在沈心思考时,凶手终于靠了过来。

不对!凶手靠过来的动作缓慢笨拙,他更像是半跪着缓缓挪过来的,并且带动着床褥微微凹陷。

叮。

一声金属质感的脆响从左手边传来,沈心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她还在寝室里安桃的床上!

学校宿舍的高低床为了避免人从上面滚落下来,在靠近过道的一侧安装了铁护栏,刚刚发出的脆响就是凶手碰到铁护栏时发出的声响。

并且学校的高低床空间狭窄,凶手才不得不半跪着从床的尾部朝前挪,而那张垫在她身下的浴巾正是用来遮挡她的床单,避免她察觉到照片里的地点是在安桃的床上。

可凶手是怎么进女生寝室?还有安桃的室友呢?

不对,安桃的室友在上课!她被辅导员勒令在寝室休息,这才让凶手有机可乘,但她又是怎么被人迷晕的呢?

凶手在她左手边停下来,沈心抛开杂念,感受着空气中的味道,没有烟草味,也没有薄荷香,只有极淡的洗发水香气。

人的味道短时间内不会轻易发生改变,比如有吸烟习惯的人不会突然就戒掉,那怎么会没有出现记忆里熟悉的味道呢?

疑问越来越多,沈心的脑子疯狂运转,线索太少,想不明白。

油润的笔锋再次触及小腹,这笔触的感觉十分独特,一般的签字笔笔尖尖锐,肯定不是。最初沈心判断凶手用的可能是油笔,但是再次仔细感受后,沈心将这种可能性排除,油笔笔尖虽然同样油润,但是触感较为坚硬,不像这只笔笔尖弹软,笔锋丝滑。

是眼线笔!

凶手随手在安桃寝室里找的眼线笔?

咔嚓。

闪光灯亮起,隔着眼帘,沈心再次看到那道模糊到极致的灰黑色身影,纵使如此模糊,沈心还是察觉到一丝异样。

齐修杰和宗飞文的个子都在一米八左右,尤其是齐修杰的块头格外的大,但身前这位凶手的身形似乎并不高大。

她难道真的猜错了?凶手不是齐修杰?

思索间,凶手再次将抹了迷药的帕子盖到她的鼻子上。

意识开始迅速下坠,她对周围的感知力也随即变得模糊,在彻底昏迷之前,她恍惚间感受到凶手用手拿起帕子,指尖碰到她脸颊两侧……

凶手居然是长指甲!

带着深深的困惑,沈心陷入了昏迷。

……

“畜生!”

沈心的反应极快,在意识刚刚恢复清明的那一瞬间,身体就自动做出反应,她稍往后退了一步,恰好躲过安青山重重挥过来的那一巴掌。

安青山愤怒的脸上多了一丝错愕,他完全没有料到在家里乖顺如小鹌鹑的安桃居然敢躲。

他觉得丢脸,安桃这是要翻天了!

沈心面无表情地盯着安青山,她知道此时此刻安青山一定特别想再挥她一巴掌,可惜他做不到,因为在安桃的记忆里,这一刻安青山只打出一巴掌,那么他就算没有打到,也无法再打出第二次。

沈心对安青山的辱骂视若无睹,她在等,等辅导员再次拿出手机登入学校论坛,她要确认自己刚刚的猜想。

在说出拒绝退学后,沈心再次提前躲过安青山的第二个巴掌。

连续被躲了两巴掌的安青山怒不可遏,他恨不得手撕了眼前这个让他丢人至极的孽障,可想到还要带她回山里嫁人,他这才勉强压下心中那快要喷发的怒火。

羊角村的王三年轻的时候外出务工,结果出了意外丢了命根子。

没有孩子,生育能力也无,只有存在于传闻里的大笔赔偿金,安青山准备把安桃嫁给他。

“你们快看学校论坛,娱乐灌水区!”

这一刻终于到来,沈心先是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提醒大家看论坛的同样是经管学院的辅导员,不过由于他不是负责带安桃的辅导员,所以安桃的记忆里关于他的记录很少。

只是……宗飞文为什么会在他旁边?

来不及细想,因为此时身旁的辅导员已经掏出手机点开学校的界面。

那张图片再次出现在视野里,沈心立即将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投入到照片上。

闪光灯下照片一片雪亮,只有一抹浅到差点被沈心忽略的橙光落在安桃的发梢,那是黄昏穿过阳台带来的亲吻。

时间是傍晚。

照片的背景是白色的,白色的长绒棉捻成根根分明的线,一茬茬相连铺展,仔细辨认就能发现那其实是一条纯白色的浴巾。

宿舍里谁的浴巾是白色的?安桃自己的浴巾是浅灰色的,邱琳琳的是粉色,金燕的淡金色,只有郑可心的浴巾用的是纯白色。

这暂时还不能说明什么。

再看书写在安桃洁白无瑕的小腹上的那几个大字,由于眼线笔的笔锋细窄,凶手不得不一道道填补,这才将“我是母狗”四个字完完整整烙在沈心的小腹上。但是看得出来,凶手的笔迹并不稳,弹软的笔尖不易掌控,几个笔画的尾部后来填补的笔迹都冲了出来,就像树干上分出去的凌乱枝丫。

宿舍里邱琳琳化妆技巧最厉害,别说在光滑的肚皮上用眼线笔写字了,就算让她倒立着画眼线,眼线都能给你画得规规矩矩,不飞出一笔。

其次是金燕,她和邱琳琳的关系更融洽一些,上了大学后没少跟着邱琳琳学化妆,在邱琳琳的指导下,技巧也突飞猛进。

倒是郑可心,一直以素颜美女著称,在安桃的记忆里,从没有见过她化妆。

再联想到刚刚昏迷时听到的金属质感的碰撞声,金燕的双手都没有佩戴东西,邱琳琳的右手带了一根细细的手链,应该发不出那样的声音。

而郑可心右手戴着一块石英表,表盘及腕带都是金属,并且她确实是长指甲。

当所有巧合都指向一个人时,那便不是巧合,而是证据,可是为什么呢?郑可心为什么要迷晕安桃,脱掉她的衣服,拍这样的照片呢?安桃和她并无恩怨,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既然迷晕安桃的人是郑可心,那安桃又是怎么怀孕的?

本以为找到迷晕安桃的凶手就算解开了所有谜题,却没想到才解开一个,另外一个更大的困惑反而笼罩在沈心的心里。


沈心抬起头,没有时间了,周围的光影再次扭曲旋转,她茫然四顾。

她真的想错了吗?

恍惚间,她眼角的余光看到正被扭曲的宗飞文,旋转的波纹始于他的眉心,他的嘴角被拉拽成一个大大的弯弧。

就算被扭曲成这样,也能看出来,他在笑!

扭曲正在迅速扩散,沈心看到扭曲边缘宗飞文的手,他的手指头已经被扭曲拉长成面条状,而他手腕上那一抹银色却格外扎眼。

郑可心的情侣款手表。

郑可心暗恋宗飞文,所以看到宗飞文在阶梯教室追求安桃时才心生恨意,因此迷晕安桃,拍摄并散播安桃的裸、照,以此达到毁掉安桃的目的?

沈心呆呆的站在原地,脑子飞速运转。

还是不对劲。

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可能,沈心眼睛发亮,她也许找到凶手了!

两次迷晕安桃的人都是郑可心,而让安桃怀孕的人却是宗飞文,并且作案地点都在安桃寝室!

宗飞文这个恶魔,此刻正在贪婪的享受着最后的胜果,他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要亲眼见到安桃被毁掉后绝望的表情,就像世界上最珍贵的瓷器出现裂痕,直至破碎的那一瞬间,正是他最享受的时刻。

郑可心并不是暗恋宗飞文,他们是真情侣!

沈心在回到宿舍之初,除了翻找了安桃的柜子外,宿舍里其他三人的柜子她都挨个查了个遍,当时是为了找钱和假的报告单,忽略了很多信息,好在她将所有东西都记在脑海里。

如果一一比对,就能发现虽然郑可心没有和宗飞文同时穿过同款式的衣服,但是阶梯教室以及辅导员办公室里宗飞文穿着的两套衣服,都能在郑可心的衣柜里找到同款。

世上没有这么多巧合!

沈心想不明白,作为情侣,为什么郑可心要帮宗飞文迷晕安桃,再让宗飞文侵害她呢,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扭曲的光影在身前化作一个洞开的旋涡,沈心抬头,痴痴地看着旋涡正中心的女人。

肆意荡漾的血红色长裙下露出安桃如雪的肌肤,她已续起长发,眉眼间再无愁云,她就像傍晚晕染在天际的那一抹火烧云,媚而不妖,熠熠灼华。

沈心看到安桃朝她伸出右手,并轻声对她道:“欢迎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