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如何套牢美人老婆 > 21、第二十一章

21、第二十一章

楚辞在第三天才退烧,之后演变成重感冒,反反复复一周才完全康复。

等他再出门时,感觉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个样,就像一副刷上浅绿底色的画,处处透着生机。

他照例去外面拍照,前两天史密斯教授又联系他,让他为杂志社拍一些城市的风景照。

在外面待足一天,临近傍晚楚辞收到陈峋的信息,问他在哪。

s市有些道路的名称既长还绕口,楚辞也懒得打字,干脆发个定位过去。

正在开会的陈峋收到定位,忽然笑了一下。

虽然知道楚辞很可能是无意为之,但这样的回复真的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

正在汇报的技术部主管愣了愣,小心问:“陈总,是哪里有问题吗?”

一旁,梁向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重重咳嗽一声。

陈峋快速回了个信息,然后锁屏:“抱歉,你继续。”

与此同时,楚辞收到信息:

[需要我去接你吗?]

他把相机背在肩上,慢慢打字:[不用,我准备回家了。]

等了一会,不见陈峋回复,楚辞收起手机,往公交站走。途中路过一家书店,他一眼就看到了玻璃窗上摆着forbes杂志。

这一期的封面人物正是陈峋。

楚辞立刻走了进去。

杂志摆在店里显眼的位置,他拿起一本,细细端详照片上的男人,再翻看内页,发现自己的名字和陈峋登在一起。

他当即就想把店里所有的杂志都买回去。

但一想买回去也没地方放,还会被陈峋发现,只好作罢。

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年轻女孩,也在杂志栏前停留。其中一个拿起forbes杂志,小小的惊呼声后,指着陈峋的照片,用炫耀的口气对同伴说:“这个人我见过,真人比照片还要帅。”

“哇真的?”同伴追问,“在哪儿见过?”

“我们公司的周年晚宴,他是我们老板的座上宾。那场晚宴之后,公司起码一半的人都在议论他,听说我们老板女儿对他一见钟情,老板也对他特别满意。”

“然后呢?”

“那谁知道,这样优质的男人肯定不会缺伴的吧。”女孩将杂志放下,转而拿起旁边一本时尚杂志,话题跳跃很大,“哎呀家这一季新出的包都好好看,我都想买……”

楚辞心情复杂地听着,去收银台交钱,离开了书店。

在公交车上他才收到陈峋的回复,一个简单的[嗯。]。

楚辞锁了屏,将额头抵在了窗户上。

开会结束,陈峋从会议室回办公室的一路上,梁向聪都在细数他的“罪行”。

“开会不专心,开会不专心,开会不专心!”

陈峋无语:“这是一条。”

梁向聪手叉腰:“重要的事说三遍。”

陈峋丢下一句“随你高兴”,推开办公室的门。

梁向聪以前都是被数落的那个,现在和陈峋位置调换,很有些兴奋。他跟着陈峋走进办公室,看到办公桌上放着的forbes杂志,“呦呵”一声道:“这照片谁给你拍的,拍的真不错。”

陈峋唇角一勾。

“你不告诉我我自己找。”梁向聪开始哗哗翻内页,“下次我接受采访也要让这人给我拍。”

话音刚落,他手里一空,杂志被陈峋抽走了。梁向聪抬头,对上陈峋一张算不上高兴的脸:“你想太多了。”

梁向聪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叫想太多。

他刚要开口问,看到陈峋拿起车钥匙,一副准备走的架势,慌忙拦住:“你去哪儿?晚上还有个酒会你别忘了。”

“没忘,我回家换衣服。”陈峋绕过他。

梁向聪鼻子里哼一声:“换衣服是假,回家看你那个宝贝疙瘩是真的吧。”

说到这,梁向聪突然灵光一闪:“你干嘛不把他带上?”

陈峋脚步顿住。

梁向聪一拍手,越发觉得自己的提议可行。他早就对楚辞好奇不已,但楚辞被陈峋当宝似的藏起来,想见也见不到。

“你那个宝贝疙瘩刚回国,应该没什么朋友吧,你也总不能让他呆在家里。”梁向聪头头是道地分析,“他迟早得融入你的朋友圈,宜早不宜迟。”

见陈峋明显心动,梁向聪继续敲边鼓:“还有啊,我前两天遇到纪封了,他又跟我打听你,我猜八成是他那个弟弟还惦记你。反正今晚酒会也不是那么正式,你干脆把人带过去直接宣布得了。”

认识那么多年,陈峋头一次真心实意地感谢这个合伙人。

他拍拍梁向聪的肩膀:“谢了。”

-

楚辞回到家,给自己倒了杯水后,就坐在沙发上发呆。

书店里那个女生的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

对有其他人会爱慕陈峋,楚辞一点也不意外。以前上学时,陈峋就很受欢迎,甚至有外校的学生在表白墙上留言。不过那时候的楚辞很自信,他的哥哥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个人。

但现在他一无所有,不仅有欺骗感情的“前科”,还带着一身病痛,而陈峋却功成名就。

楚辞突然感到沮丧,大概是生病这一周陈峋对他太过温柔的照料,让他生出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知道不应该,但是忍不住。

他不明白为什么陈峋要求和他结婚,也一直避免去想这个问题。明明陈峋有那么多选择,每一个选择都比他好。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和陈峋的关系。他们同床共枕,说话却很客气,彼此保持安全距离,他呆在客厅,陈峋就会去书房,像是有做不完的工作,通常也是等他睡着才会回卧室。他们不像夫夫,也不像恋人,或许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楚辞沉浸在纷杂的思绪里,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等回过神时,陈峋已经站在了他面前,视线落在他的膝盖上。

楚辞这才想起他膝盖上还摊着杂志,但现在收起来显然已经晚了,只好说:“路上看到我就买了。”

陈峋弯腰把杂志拿起来,看了眼封面,给出评价:“拍的不错。”

楚辞:“……”

这是在夸他还是在自夸。

陈峋状似随意地问:“晚上有安排吗?”

楚辞摇头。

陈峋点头,松了松领带,突然又问:“那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楚辞好奇:“去哪儿?”

“一个酒会,有我的朋友,也有一些生意上的熟人。”

回来的路上,陈峋一直在想该如何邀请楚辞才不会被拒绝。他有想过直接把人带过去,最后还是决定说清楚,让楚辞自己决定。

想到什么,陈峋接着说:“你不会喝酒也没关系,不想和他们交际
也没关系。这不是个正式的场合,没那么多规矩。”

“你可以吃点东西,逛一逛玩一玩,如果不想待了我们也可以早点回来。”他顿了顿,语气变得有些晦涩,“总之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这里,楚辞突然笑起来,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然在陈峋的话里听出了紧张。

听到是酒会,他第一反应是排斥的,从小到大参加的酒会宴会数不胜数,他厌恶那种戴着面具的虚与委蛇。

更何况人多的场合总让他感到焦虑,耳朵也时灵时不灵,有时候很难听清别人的话。

不过陈峋邀请他,他不想拒绝。

“好啊。”

陈峋松了口气。

楚辞想到一个问题:“可我没有礼服。”

陈峋给出了一个奇怪的回答:“你去衣帽间看看。”

楚辞带着一肚子好奇走向衣帽间,心想难道陈峋让他穿他的衣服?可陈峋的尺码比他大两号,应该不合身。

进去后楚辞才发现,属于他的那一部分衣柜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满了衣服。

他惊讶不已,起初还以为是陈峋的,看过尺码后才发现,这些衣服都是他的。

楚辞怔怔地看着衣柜,西服、礼服、休闲装,甚至还有运动服,四季都有,按颜色和款式整齐地放好。最下面一层还有好几双崭新的皮鞋。

他感觉可以一整年都不用买衣服了。

背后传来脚步声,楚辞回头,对上了陈峋的眼睛,没有错过其中闪过的笑意。

“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去买,时间足够。”陈峋说。

心弦被轻轻拨动,楚辞回头又看了眼,轻声说:“不用了,这些就很好。”

陈峋应了声好:“那我出去等你。”

“等一下。”楚辞叫住他,顿了几秒问,“你就穿身上的这一套吗?”

陈峋平时上班都是整套西装,以纯色为主,款式简洁,今天穿的就是一套藏蓝色西装内搭白衬衫,笔挺有型,出席酒会绰绰有余。

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楚辞的视线又在陈峋身上停留好几秒:“你等我一下,我很快换好衣服。”

他在衣柜里挑出一套浅灰色的礼服,搭配藏蓝色的领结和同色系的皮鞋。

穿好后,楚辞对着镜子看了看,轻轻吐出一口气,又不自觉抬起手,摸了摸左耳上的小钻石。

出去的时候心跳难免加快,以前的他从不羞于在陈峋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体,没想到现在穿上衣服反而还变得害羞起来。

陈峋不在客厅。

楚辞在房子里找了一圈,在书房找到了他。

陈峋正背对着门站在窗户前,听到动静转身,微微一怔,随后冲楚辞招了招手:“过来。”

楚辞听话地走了过去,看到陈峋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陈峋没有让他等待,直接将盒子打开,递了过去。

盒子里是一枚耳钉。

楚辞诧异地抬起头,飞快地看了陈峋一眼,又低下头。

这一次他看得很仔细,那是一枚玫瑰形状的耳钉。

与他肩膀的纹身很像。

楚辞的手有些颤抖,听到陈峋用低沉的声音问他:“喜欢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