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如何套牢美人老婆 > 18、第十八章

18、第十八章

挂了电话,楚辞右边脸颊都在发烫,不停拍凉水才把温度降下去。

十点过,陈峋发来晚安,他也回了个晚安。

他把手机贴在胸口,在床上翻了个身,转朝陈峋睡的那一边,看了一会,忍不住蹭过去,把脸埋进陈峋的枕头里。

脸有些红,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变态。

今天发生的事后劲太大,楚辞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打开电脑,从相机导出照片,开始修图。

修到一半电脑没电,电源线却怎么也找不着,楚辞找遍客厅、餐厅和卧室,一无所获。

他不抱希望地拉开陈峋那一侧的床头柜,伸手进去摸了摸,还是没有。

不过他在抽屉里发现了其他东西——一个小巧的方形盒子。

楚辞心跳有些快。

他舔了舔嘴唇,把盒子拿在手里看了好久,本想放回去,最终没能抵挡住好奇心,将盒子打开。

只一秒又立刻合上。

他将盒子放回原位,关上抽屉,几乎是逃似的离开卧室,坐在客厅地上发呆。

当晚楚辞没有睡在卧室,而是抱着被子睡在了沙发上,也意料之中地梦见了陈峋。

他梦见陈峋跟他求婚,拿出一对戒指,和他在抽屉里发现的一模一样。他喜极而泣,伸出手正要让陈峋为自己戴上的时候,陈峋突然变了脸,发出一声冷笑,对他说:“玩玩而已,你也当真?”

楚辞惊醒了。

一看时间,还不到六点。

后背全是汗,再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天明他就赶紧起床,背上相机出门。

他必须要给自己找点事做,才不会陷入胡思乱想的泥沼。

时间太早,小区里几乎没人,路过保安亭时碰上保安。保安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楚先生,这么早出门?”

楚辞不知道对方怎么知道他姓楚,也不想问,笑着点点头就走了过去。

一整天,他几乎一刻不停在走,拍摄照片。临近傍晚,突然刮起大风。顷刻间,天色暗如黑夜,没多久就开始下雨。

楚辞赶紧到路边打车,明明是他招手拦下的车,却被一个男人截胡。对方凭借体力硬是把他挤到一边,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摔到地上。

屏幕碎裂,进了水。

又等了十分钟楚辞才打到车,坐上车的时候,头发已经湿了大半。

好心的司机给他纸巾擦水,楚辞一边擦一边听车上的广播,这才知道从晚间到明天凌晨都有雷暴雨。广播还提醒市民减少出行,尽量待在家里。

小区不让外来车辆入内,楚辞只得冒雨从门口一路小跑。刚到楼下,天边传来一声惊雷,随即豆大的雨点密密匝匝地砸了下来。

他不敢回头,狠狠打了个哆嗦。

与此同时,b市机场。

快要登机时,陈峋收到了航班因为暴雨延误的提醒。

为了早点回去见楚辞,他硬是把两天的行程压缩成一天,为此被梁向聪指责有老婆没人性。

梁向聪一大早就被拉起来干活,心情郁闷,有苦难言,见航班取消,有些幸灾乐祸:“啊哈!看样子是回不去了,不如回酒店睡觉。”

说完他就让旁边的行政主管取消机票,重新订酒店。

陈峋不置可否,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

这次出差他没有带周然,而是让周然留在s市,以免楚辞遇上问题好第一时间处理,随同出差的是公司行政部的主管。

主管还没遇到过两位老板有分歧的情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梁向聪不乐意了,刚要发飙,就见陈峋脸色有些不对。

他凑过去,听到陈峋电话里传来的“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陈峋又打了一遍,楚辞电话还是关机。

他立刻打给小区的保安室。

保安说:“楚先生吗?一早我就看到他出门了。拖着箱子吗?我记得好像是没有的。现在回来了没有?不好意思陈先生,这个我真没注意。有可能楚先生已经回来了,刚才下了好大的雨,进出的人比较多。”

挂了电话,陈峋不再犹豫,对梁向聪说:“我得赶回去,你要是不想回就多待一天。”

梁向聪听完全程,张大嘴:“你家那位都这么大人了,不就是手机关机吗,有可能刚好没电了啊。你至于吗?”

陈峋:“至于。”

“……”

梁向聪在心里骂娘。

陈峋一向是行动派,确定目标就开始制定方案,担心飞机真的取消,他又让行政主管查了高铁票,然而高铁也大面积晚点。

陈峋略一思索:“t市呢?”

t市是s市的临市,大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梁向聪猜出他的想法,陈峋是想先坐高铁到t市,再开车回s市。

他觉得陈峋简直疯了。

这个楚辞到底有什么魔力?

主管很快查到:“到t市的车没有晚点,也有票。”

主管不明白陈峋为什么这么急要回去,公司并没有要紧的事,尤其还是这样的天气。他提醒道:“陈总,要不还是等明天吧,您……”

陈峋打断他:“帮我订票吧,另外再帮我租辆车。”

主管订了最近一班的高铁商务座,陈峋到车站的时候正好赶上发车。

一上车他就给楚辞发信息,他没有告诉楚辞自己已经踏上归程,只是问对方在干什么。

可惜一直没有等到回复。

-

楚辞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淋了雨,手机也摔坏了,还要一个人面对雷雨天。

从小他就惧怕雷声,每次雷雨天都要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躲在被子下面,双手死死捂住耳朵。

小时候有楚蓉陪伴他,温柔地安慰他不要怕。和陈峋一起度过的那个夏天,也有两场雷暴雨,他把出租房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像无尾熊一样缠在陈峋身上。

再后来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他强迫自己面对,倒也没那么怕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出现的雷声还是会让他头皮发麻,焦虑到冒汗。

楚辞把家里所有的灯,甚至壁灯都打开,窗帘拉上,电视声音调大。

他裹着毯子缩在沙发上,飞快调着电视频道,借以分散注意力。

很快他想到一个问题——手机坏了,万一陈峋联系不上他该怎么办?

陈峋会担心吗?

楚辞抿了下嘴唇。

他不确定。

脑袋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说:“陈峋当然会担心你,他一直没有忘了你,否则怎么会在咖啡馆为你留位置?”

另一个反驳:“你当初那么对
待陈峋,说了那么刻薄的话,陈峋怎么可能会忘记?如果他在意你,结婚那天怎么不把戒指拿出来?”

窗外狂风呼号,好似婴儿的哭泣。

楚辞最后还是决定冒雨跑一趟保安室。

保安见到他有些惊讶,楚辞说明来意,保安赶紧把电话借给他。

楚辞道谢后拨通了陈峋的号码,听到男人声音的时候,他突然有点想哭。

电话那头,陈峋长长松了口气:“家里有备用手机,在书房最下面的抽屉里,不用插卡直接就能用,找到以后给我打电话。”

楚辞又跑回家,顾不上擦拭头发上的雨水就冲进书房,果然找到了手机。

他一阵兴奋,立刻拨通陈峋的电话,陈峋秒接。

楚辞胸口起伏着,呼吸还有点喘,一下一下清晰地传到陈峋耳中。

陈峋的喉结滑了一下,把车停在路边。他已经下了高铁,此时正在回s市的路上。

短暂的沉默,周遭突然变得很安静。楚辞靠着书桌滑坐到地上,空出的手无意识地扣着地板。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听到陈峋那头“啪嗒啪嗒”的闷响,像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楚辞突然心里一紧,问:“你在哪里?”

陈峋回答得很含糊:“我在车上。”

b市也下雨了吗?

楚辞迟钝地想,很快注意力就被陈峋的话吸引。

“害怕吗?”陈峋问。

楚辞的脸有些燥得慌,他没想到陈峋还记得。

“不怕了。”他违心地说,顿了顿,声音小了些,“有一点吧。”

陈峋似乎笑了一下,“怕的话就把灯都打开。”

“嗯。”楚辞不好意思说他已经都开了,家里比白天还要亮。

“楚辞。”陈峋突然叫他名字,“我有件事要做,需要专心,不能陪你打电话了。你现在去洗澡,把头发吹干,再看一会电视,乖乖呆在家里,不要出去好不好?”

楚辞愣了愣:“好。”

他重复着:“我乖乖待在家里,不会出去。”

挂了电话,楚辞洗了澡,裹上毯子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放的是一部都市恋爱片,两个主角是大学同学,后来一人出国,时隔八年和另一人重逢,两人在相处中重拾对彼此的爱。

相似的遭遇让楚辞很自然地就代入自己,过去和陈峋相处的画面一帧一帧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

他有些出神地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电视剧里的主人公那样幸运,能够破镜重圆。

就在这时,手机震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楚辞连忙接起。

“在干什么?”陈峋问,呼吸有些急促,伴着脚步声。

楚辞很乖地实话实说。

“可不可以帮我做一件事?”脚步声停了下来。

楚辞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

“楚辞。”他听到电话那头的人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在门口,帮我开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