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如何套牢美人老婆 > 17、第十七章

17、第十七章

陈峋突然出差,楚辞变得无事可做。他把房间都打扫一遍,顺便熟悉物品摆放,给糖果雪山换水,又做了个简单的三明治填饱肚子。

一看时间,才过去半天而已。

楚辞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在短暂的午睡后,拿上相机出了门。

今天天气很好,不复他刚回国那一日的阴沉,碧蓝的天,奶油般的云,抽了芽的柳枝。楚辞一看手机,才后知后觉发现昨天已经立春了。

他在s市出生长大,但因为早产,小时候身体不算好,再加上遗传性低血糖,楚蓉看他看得紧,活动范围就是家和学校,其余时间都是坐在车里看这座城市。

一别多年再回来,楚辞也说不清s市的变化到底大不大。

应该是大的吧。毕竟他变了,陈峋也不是过去的样子,每个人的生活就是城市的缩影。

楚辞在初春的街道上走走停停,累了就坐公交车,然后在随便某一站下车,觉得自己好像在探险。

不知不觉,他走到了s大北门,有点口渴,就走进陈峋原先打工的咖啡馆。

许是寒假还没结束,咖啡馆里只有寥寥几位客人,点单的店员问他喝什么,楚辞犹豫了一下,要了杯低因美式的外带。

年轻店员忙碌的身影让楚辞想起了陈峋,他站在吧台旁边,有些走神的时候,听到有人叫他。

一回头,看到了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

楚辞立刻认出对方就是这个咖啡店的老板。

老板显然也认出他,热情地要请他吃蛋糕:“我记得你爱吃芝士口味的对吧。”

楚辞推拒不过:“谢谢您,您记性真好。”

老板呵呵笑起来,端上蛋糕往窗边的一张桌子走去。楚辞看到了桌上reserved的牌子,提醒道:“是不是有人预订了?”

“预订?”老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个位置就是给你留的啊。”

楚辞愣了下:“给我留的?”

老板替他拉开椅子,“陈峋没跟你说?”

说什么?

楚辞坐下,迷茫地摇了摇头。

老板自己也要了杯咖啡,坐在楚辞对面,“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我说怎么前两天陈峋突然找我要钥匙,他肯定是带你来了吧。”

老板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楚辞想起那天在咖啡馆签合同的事,点点头,问:“您怎么知道我出国了?”

“还有,”楚辞抿了下唇,“这座位为什么是给我留的?”

老板跳过了他第一个问题,把reserved的木牌转了过来。楚辞这才发现背面原来还刻了字——

fohi。

连在一起就是reservedfohi。

楚辞的专属座位。

一瞬间,楚辞的呼吸都要停了。

他努力让自己镇定,把木牌拿在手里,手指有些颤抖地摸过上面的英文字母。

凹槽并不光滑,摸上去有些刺手,老板证实了他的猜想:“这应该是陈峋自己刻的。”

楚辞咬紧嘴唇,强行把心里翻涌的情绪压了回去,喉咙干涩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他、他为什么要……”

老板向后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你出国以后,陈峋也就不来我这里打工了。大概过了三四年吧,我的合伙人撤资,咖啡馆开不下去,我就想着把店盘出去。”

“关门通知贴出去的第二天,陈峋就找到我,说他愿意出钱,让我继续开,而且店里经营什么的他都不干预,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把这张桌子空出来,不要让其他客人坐。”

“后来他来过几次,也不多呆,坐下喝杯咖啡就走。有一次他走了,我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桌上多了这么个牌子,看到你的名字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楚辞用尽全力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老板一看差点把人弄哭,急了,手忙脚乱给楚辞找纸,又做势在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唉唉,你看我这张嘴。”

楚辞破涕为笑:“没事,不关您的事。”

老板安慰他,“不过你现在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国外再好那也不是家是不是?回来就不走了吧?”

楚辞坚定地点头:“不走了。”

老板笑起来:“那以后常来喝咖啡啊,你的话肯定得免单。”

-

楚辞吃了蛋糕喝完咖啡才走,回去的一路上笑得像个傻子,心脏鼓胀,快要冒泡了。

他好快乐。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回家,他从客厅走到厨房,又从厨房走到阳台,来来回回走了好多遍,笑就没停过。

手机收到邮件提醒,楚辞这才想起还答应了史密斯教授回学校给新生做讲座的事,他打开电脑回复教授他非常抱歉,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不回美国。想了想,他把“某些原因”删掉,直接说自己结婚了。

教授很快回复:[allen,恭喜你!这真是个好消息,我看你要久居中国了,讲座的事不用担心,我会联系其他人。如果你需要工作,我也认识不少人,可以给你介绍。祝你新婚快乐。]

楚辞盯着邮件最后的那一行字,忍不住又笑起来。

这一刻他突然很想找人分享这份喜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jason。

jason以为楚辞是和刚认识的人闪婚,惊讶不已,“allen,我真没想到你会和人闪婚。对方是什么样子?肯定长得很帅吧。”

楚辞没有纠正他,笑眯眯地说:“很帅。”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jason追问。

“嗯……”楚辞拖长了声音。

“哦,我知道了!”不得不说jason在某些方面的雷达很敏锐,“是不是拍照的时候认识的?那个专访!”

楚辞不说话了,等于是默认。

jason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为什么我就遇不到这么浪漫的爱情?”

楚辞:“等你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定也会遇上。”

jason的外公是华人,他有四分之一的华裔血统,会说一点中文,这也是当初在学校楚辞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原因之一。

jason一口答应:“等我,我一定去找你。”

挂了电话,楚辞翻开通讯录,一页页往下滑,除了合作过的杂志社,他的通讯录里都是些不太熟悉的同学,还有……他的医生。

看到那些名字,楚辞的好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他将手机锁屏,走到沙发旁躺下,用靠垫盖住了脸。

-

到了晚上,楚辞没忍住给陈峋打了个电话。

陈峋离开的这几天,他们靠发信息联系,但一天也发不了几条。不过陈峋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给他发晚安。


楚辞今天不想被动地等那句晚安了。因为咖啡店老板的一席话,他迫不及待想听到陈峋的声音。

电话拨过去,响了两声陈峋就接了。

“楚辞?”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了?”

楚辞突然感到紧张,差点忘记事先想好的借口。他清了清嗓子,连忙说:“家里的……嗯那个洗衣液用完了,我想问还有没有,没有的话我去超市买。”

那头,陈峋沉默了好几秒:“还有,在浴室洗漱台下面的柜子里。”

“哦,我去看看,你先别挂电话。”

楚辞走进浴室,看到了柜子底下的洗衣液。

“找到了吗?”陈峋问。

“嗯。”楚辞边说,边把洗衣液拿了出来。

这个话题结束,两人都沉默了,但谁也没有提要挂电话。楚辞握紧手机,视线茫然地在房间里搜索,想找其他能问陈峋的话题。

可越急就越找不到。

“我……”

“你……”

同时开口,又同时停顿,还是陈峋先问:“你吃饭了吗?”

“吃了。”楚辞赶紧说,“你呢?”

陈峋:“正要去,刚开完会。”

这次来b市,除了和供货商续签协议,梁向聪又牵线,让陈峋和几个对db感兴趣的投资方见面。

楚辞“哦”了一声,听到那头有人喊陈峋的名字,于是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我挂电话了。”

“楚辞。”陈峋突然叫他,过了几秒,背影音没那么吵,似乎是换了个安静的地方。

“楚辞。”

听见陈峋再一次喊他名字,楚辞乖乖应了声:“我在,怎么了?”

“没什么。”陈峋似乎笑了一下,“晚上早点睡。”

“没关系,我不困,我等你吧。”楚辞没多想,说完才意识到这话歧义大了。

陈峋在出差,他怎么等?

这一次陈峋的笑声更明显了,“等我什么?”

楚辞的耳朵都有些发烫,总不好意思告诉陈峋是要等他的晚安。

陈峋也并非真的要他回答,他知道现在的楚辞不经逗,不着痕迹地转了话题:“家里的东西没有了就告诉我,我去买。”

“没事,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楚辞说。

陈峋接着他的话往下问:“这两天都去了哪里?”

楚辞说了几个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陈峋他去了咖啡馆。

怕耽误陈峋吃晚饭,楚辞虽然不舍也只好说:“你快去吃饭吧。”

陈峋低低嗯了声。

大约是他的语气给了楚辞勇气,楚辞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陈峋闭上眼,肆意肖想楚辞现在的样子,他的动作,他的表情,他的脸。陈峋说:“很快,最晚后天。”

实际上他恨不得立刻回去,现在就看到楚辞。

陈峋等楚辞先挂电话,握着手机,看到屏幕上4分36秒的通话时长,心想这是个好的开始。

他收起手机,穿过酒店大堂,和等在门口的梁向聪汇合。

梁向聪看陈峋一脸春风得意,猜到八成是楚辞给他打的电话,但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谁啊?”

陈峋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笑道:“我老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