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如何套牢美人老婆 > 16、第十六章

16、第十六章

陈峋愣了两秒,很快反应过来抱着他的人是谁。

他拉开楚辞,握住他的手臂,借着昏暗的路灯看到楚辞几乎浑身湿透。

昂贵的衬衫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头发也湿漉漉地往下滴水。

无数情绪在陈峋胸腔里翻涌,在看到楚辞发红的眼眶时,只剩下心疼。

陈峋问:“发生什么事了?”

楚辞咬着嘴唇不说话,只用湿润的眼神看着陈峋,直到陈峋说送他回家时才急忙说:“我不回家。”

他似乎有些失望,挣脱陈峋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转身要跑的时候忽然被陈峋捉住手腕。

陈峋这才看见他的额头上有道伤口,隐隐往外渗着血。

“我不回家——”

陈峋不由分说拉着人往校门口走,楚辞这才发现陈峋的手劲好大,挣脱不开。

原以为陈峋是要打车把他送走,谁知陈峋带他走过一条街,在一间宾馆门口停了下来。

楚辞没带身份证,只好由陈峋去登记。前台的目光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转,表情有些暧昧。

直到坐上电梯,楚辞还有些懵,大脑被雨淋得一团糟,只觉得被陈峋握住的手腕好烫。

到了房间,陈峋把灯打开,推他进浴室:“先洗澡。”

楚辞傻傻地问:“那你呢?”

陈峋的眼神暗了暗:“我出去买点东西,很快回来。”

热水冲下来,楚辞心跳得厉害,全身的皮肤都有点发烫,不知道是被水冲的或是其他原因。他飞快洗好,关上水,因为没有睡衣,原本的衣服也湿透了,只能穿酒店的浴袍。

陈峋还没回来,楚辞坐在床沿,觉得额头有点疼,一摸,伤口又渗了血。

楚蓉给他打了好多电话,又发了语音,楚辞没有点开,回复[我今晚住在同学家]就关掉了手机。

他倒在床上,想起生日宴会上那场闹剧,露出一个苦笑。

楚蓉果然请了不少俞志建的生意伙伴,名义上是他的生日宴,实际就是个交际场。

他知道在外公去世后,并非人人都看好俞志建接管公司,也并非人人都看得起俞志建楚家赘婿的身份。之前看在外公面子上才合作的好多人都暂停了合作。

楚辞想,俞志建大概是想借这个机会把这些关系都重新盘活起来。

他没有表现出不满,打算安安静静呆一会,吃完蛋糕就借口不舒服先回房间,谁知突然被推出来,给各种不认识的人敬酒,收到一堆“一表人才”、“前途无限”之类的场面话。

其中一个人喝多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拍着俞志建的肩膀说:“老俞,我真是羡慕你,怎么能生出这么、这么像混血的一个儿子?你祖上是不是有外国血统?哈哈哈。”

那一刻,俞志建的表情变得异常难看。

生日宴潦草收场,俞志建压抑多年的怒火终于爆发,当着楚辞的面指责楚蓉出轨,而楚辞根本不是他的儿子。

楚蓉泣不成声:“你不是都做过鉴定了吗?”

楚辞这才明白,原来看似单纯的母亲一直是知情的。

“谁知道是不是你买通医生改了结果?”俞志建表情扭曲地冷笑,随手拿起身边的花瓶,猛地往地上砸。

在楚蓉的尖叫声中,一块碎片擦过楚辞的眉骨飞了出去。

楚辞从家里跑出来,整个人都在发抖,而老天爷似乎还嫌他不够倒霉,又下了场雨。等他走到学校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

听见开门声,楚辞擦了擦眼睛,从床上站起来,看见陈峋提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

一瞬间他有些紧张,不知道陈峋买了什么,当陈峋从袋子里拿出碘酒和药膏时,他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坐好。”陈峋把楚辞按回床上,平时温和的人突然多了几分强势。发现楚辞竟然没吹头发还开了空调,陈峋皱起眉,最后把药膏放下,认命地去找吹风机。

楚辞乖乖地坐着,他的头发很软,发丝擦着陈峋的手心,有些痒。吹完头发,陈峋才用棉签沾上药膏,替楚辞上药。

伤口大约五公分长,正好在眉弓的位置,如果再往下一点说不定就会伤到楚辞的眼睛。因为沾了水,伤口的周围有些红肿。

陈峋凝着脸,动作却很温柔。楚辞不想说发生了什么,他就不问。楚辞不想回家,他就带他来这里。

出去的时候他有些后悔,应该挑一间环境更好一点的宾馆,而不是因为担心楚辞淋雨感冒,就近选了这么一家。

上药前要先用碘酒消毒,酒精浸透伤口的时候楚辞感到一阵刺痛,忍着没发出声音,但眼眶红了。

下一秒,他看到陈峋对着他的伤口轻轻吹了一下。

“还疼吗?”陈峋问。

楚辞瞬间满脸通红:“不疼了。”

好在药膏抹上去并不疼,带着某种消炎成分,清清凉凉的,楚辞松了口气。

他坐在床上,看着陈峋丢掉棉签,拧紧碘酒瓶的盖子,然后去烧水,冲感冒药。

楚辞很听话,吃完药还得到一颗糖果作为奖励。

塑料袋里似乎还有东西,楚辞凑过去看。

“蛋糕?”他有些惊讶,“给我买的吗?”

陈峋迟疑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

他去药店买药,路过一家24小时便利店走进去,想给楚辞买点吃的,想到今天是楚辞生日,便拿了店里最后一块芝士蛋糕。

楚辞垂下眼,小声说了句谢谢。

气氛突然安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暗流涌动在这个装修陈旧的宾馆房间里。

楚辞身上沐浴露的香味盖过了房间本身陈腐的气味,陈峋看到了他未系紧的浴袍下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皮肤。

陈峋突然感觉自己不能再在这个房间待下去了。

楚辞敏感地察觉到了陈峋的意图,几乎是本能的,他伸手抓住了陈峋的衣摆,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学长别走。”

陈峋的身体猛地僵住。

刚刚退散的红晕再度爬上脸,这一次甚至蔓到耳后和脖颈,但楚辞没有松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遇到这种事,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陈峋,在雨中走着走着就到了对方宿舍楼下。

现在又提这样的要求……

楚辞有些羞耻地闭上眼睛,但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他真的不想一个人。

陈峋久久没有回答,就在楚辞绝望的时候,感到一只手在他头上摸了摸,一道温柔的声音落了下来。

“我不走。”

陈峋当然不可能把楚辞一个人留在这里,刚才也只是打算出去抽根烟。

楚辞的手并没有松开,他睁开眼,小声地向陈峋确认:“真的吗?”

陈峋没有避开他的目光:“真的。”


楚辞脸上绽出笑,类似孩童的纯真的笑,几乎要原地蹦起来。陈峋嘴角也勾起浅浅的弧度。

楚辞将他拉到床边,声音有些兴奋:“学长,我们一起睡吧,像之前露营一样。”

在他看不见的身后,陈峋的眼神变得晦暗。

“你先睡,我还有程序要写。”陈峋平静地说着违心的话,把楚辞塞进被子里,然后坐到旁边的小沙发上拿出了电脑。

楚辞侧身躺在床上,脸贴着算不上柔软的枕头。他看着陈峋的脸,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连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目光有多么专注和炽热。

陈峋根本无法忽视。

他打开编程软件,看似专心,其实敲下的却是一行行乱码,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终于他忍不住抬起头:“不睡吗?”

楚辞刚打了个小哈欠,眼泪都从眼角溢出来了,还坚持说:“不困。”

又问:“程序很多吗,一定要今天写完吗?”

过一分钟,又自顾自说:“我等你,我一点也不困。”

丝毫不知道这样暧昧的话给陈峋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陈峋握紧手。

他原本打算坐一晚上,看着楚辞睡,守着楚辞,但他见识过楚辞能有多坚持,更何况内心深处,他也抵挡不了和楚辞接触的渴望。

陈峋在床的另一侧躺下。

楚辞在被子下面翻了个身。

陈峋关了灯,黑暗中,他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又沙哑:“快睡吧。”

楚辞没说话。

黑夜将他们交缠在一起的呼吸声无限放大。

就在陈峋以为楚辞已经睡着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他问:“学长,现在几点了?”

陈峋看了眼手机:“还有10分钟到12点。”

放下手机,陈峋转头,才发现楚辞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胸口几乎要贴到他的手臂。

外面的光从窗帘顶上的缝隙漏进来,他们面对面,陈峋对上了楚辞黑亮的眼眸。

心跳在这一刻不可遏制地加快。

“学长。”房间里响起楚辞很轻的声音,“其实今天是我生日,十八岁,我成年了。”

“但在见到你以前,我一点也不快乐。谢谢你让我的生日没那么糟糕。”

说着,楚辞又凑近,温热的呼吸洒在陈峋耳畔。他软声请求:“你可不可以祝我生日快乐。”

陈峋无法拒绝,动了动嘴唇,喉结滚了数遍才找到声音。

“生日快乐,楚辞。”

声音落下的时候,他感到楚辞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