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如何套牢美人老婆 > 13、第十三章

13、第十三章

露营那天是个艳阳天。

进入四月,气温飙升,甚至让人有入夏的错觉。大家纷纷轻装上阵。

出门前,陈峋犹豫了一下,把一件外套装进了包里,然后连自己都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下。

他甚至不确定楚辞会不会去。

陈峋和同寝几人往校门口走,远远看到大巴车和一群人。

他几乎立刻在人群中锁定楚辞。

楚辞穿着米色卫衣、蓝色牛仔裤和白球鞋,单肩背着包,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正侧头和旁边的一个人说话。

察觉到什么,他朝陈峋的方向看去,迎着阳光笑了一下。

“那是不是楚辞,他是不是笑了,他在冲谁笑?”袁森也看到了,夸张地左右望。

在室友的笑声中,陈峋突然觉得喉咙发干。

一共四十多个人参加露营,坐两辆大巴前往。

楚辞先上车,等陈峋上去时,发现他旁边已经坐了一个男生。

那男生正兴高采烈地拿着手机向楚辞展示着什么,楚辞看得很认真,连陈峋走过去都没有发现。

陈峋抿了抿唇,挑了个后排的位置。

袁森坐在他旁边:“怎么坐这么靠后啊?”

问完他不等陈峋回答,就又去和旁边的熟人打招呼。

发车后,带队的辅导员开始交代注意事项,无非是要紧跟大部队,不要乱走,注意安全之类。

陈峋分出一半注意力听着,另一半注意力在楚辞身上。

可惜他的位置只能看到楚辞的后脑勺。

旁边的那个男生似乎一直在逗楚辞说话。陈峋看到两人的头凑到一起,分开,没过多久又凑到一起。

心底涌起一股难言的躁动。陈峋索性闭上眼,靠在座位上。

他们今天要爬山兼露营的地方叫凤凰岭,海拔不高。一行人在山脚下车,浩浩荡荡往山上走。

陈峋刻意放慢脚步落在最后,看到楚辞从背包里拿出一台相机。

他似乎对路边的花草格外感兴趣,边走边拍,之前那个男生不见了,换成了另一个,一直试图搭话,楚辞起初还礼貌笑笑,后来有些不耐烦,余光看到陈峋,突然喊他:“学长!”

陈峋愣了两秒,在大脑发出指令前,双脚已经自发地走了过去。

他听到自己问:“怎么了?”

楚辞笑了一下:“这么巧,你也来参加露营吗?”

陈峋点头:“这就是我们院组织的活动。”

楚辞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是的哦。”

陈峋脑海中划过一个词——小笨蛋。

彼时他们恰好站在一大片蓝铃花旁边。铃铛式的花朵随风摇曳,编制出一大片蓝紫色的地毯。

两人旁若无人地说着话,稀疏平常的聊天,却任谁都挤不进去分毫。旁边的男生几次试图插话,都失败了。他热切的表情冷了下来,看了陈峋一眼,像是故意的,当着两人的面在蓝铃花上狠踩了几脚,转身朝山上走去。

楚辞盯着那人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陈峋将他的情绪变化收入眼中,他突然说:“你知不知道蓝铃花还有个名字。”

楚辞的注意力被吸引回来。

陈峋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说:“不是要拍照?背包会不方便。”

他在陈述一个事实,给楚辞留下决定的空间。楚辞很慢地眨了下眼,再一次笑起来,把包递过去,“那谢谢学长。”

之后一路无话,但似乎有种默契萦绕在两人之间,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楚辞反而觉得自在和舒服。

到了露营地点,大家做了一些团建活动,太阳下山前开始搭帐篷。

陈峋在搭帐篷的间隙抬头,看到楚辞敞开背包,在给大家发零食。

旁边的袁森忍不住了,压低声音问:“你跟楚辞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陈峋收回目光,“不熟。”

袁森想翻白眼,不熟还一起走了一路?

“那个……”袁森欲言又止,“你有他微信吗,我有个朋友想加他。”

陈峋神色更淡了:“没有。”

袁森:“……”

按之前统计的人数,帐篷两个人一顶,会有一个人落单。辅导员原本打算让楚辞单独住,一是知道他不习惯和别人同住,而且这次活动,楚蓉私底下赞助了一大部分经费。

结果辅导员清点人数,发现正好是双数。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个男生把女朋友也带来了。

辅导员面露难色,找到楚辞,把情况跟他说了一下。

楚辞笑着说:“没关系啊。”

一晚而已,他没那么矫情。

辅导员松了口气:“你们院也有同学来吧,要不你跟他一起住?”

楚辞含着棒棒糖,视线扫了一圈,落在一个人身上。

他说:“嗯,一会儿我问问他愿不愿意。”

袁森和陈峋一起搭的帐篷,默认两人住一顶。当楚辞过来邀请陈峋的时候,他怀疑自己幻听了。

楚辞非常直接:“学长,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睡?”

袁森一口水从鼻孔喷了出来。

饶是陈峋心理素质再好,听到这话也忍不住耳根通红。

楚辞的眼神却很无辜,似乎还嫌火撩拨得不够旺,他继续问:“我是不是第一个邀请你的人?”

袁森觉得脸上的水白擦了。

陈峋已经恢复镇定,拿起放进帐篷的背包,声音有些发紧地问:“在哪儿?我是说你的帐篷。”

楚辞指了个方向:“那边。”

陈峋的喉结滑了一下:“走吧。”

袁森目送两人离开,在心里哀嚎。

这叫不熟?

日落过后,天色暗下来。有人专门带了望远镜来观星,其他人则围成一个圆圈聊天做游戏。

陈峋的心脏一直在高频跳动,撞得他胸腔发麻。他不得不把手伸进口袋,捏紧里面的糖块,强迫自己不去看对面的楚辞。

游戏玩过几轮,他注意到楚辞突然站起来,朝一个方向走去,十分钟过后还没有回来。

借口回帐篷拿东西,陈峋也站了起来,然后沿着楚辞消失的方向一路找过去,终于在一棵榕树下发现了对方。

陈峋暗暗松了口气。

楚辞蹲在树下,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陈峋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他手指竖在唇边,用很小的声音说:“嘘,这里有只猫。”

陈峋放轻脚步走过去,在他旁边蹲下,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树下窝着一只橘猫。

面对突然出现的陈峋,橘猫警惕地后退,弓起身体,毛也微微炸开。

“乖啦,不要害怕,他是很好的人,
不会伤害你。”楚辞把手里的半截火腿肠往前伸,轻声问,“还吃吗?”

听到楚辞的话,陈峋的心跳停了一拍,随后更剧烈地跳动起来。他微微侧头,借着月光打量楚辞。

月光下,楚辞的脸漂亮得不可思议,像一块温润软玉,发出莹白的光。

“唉,你别跑啊。”

没有安全感的橘猫最终还是跑了,楚辞追上去,陈峋也只能跟上。

橘猫很快消失在密林里,任凭楚辞怎么呼唤也不肯出来。

楚辞有些失望,但随后又像发现新大陆,兴奋地四处看,对陈峋说:“学长,我们探险吧。”

林中薄雾萦绕,楚辞的眼睛也仿佛蒙上一层雾气。对上那双眼睛,陈峋说不出拒绝的话,只淡淡地问:“不冷吗?”

楚辞早就看到他手里的外套,笑了笑,没说话。

陈峋只挣扎了一秒,决定遵从心意,展开外套,帮楚辞披上。

两人并肩走在林子里,听着远处传来的嬉闹声,谁也没说话。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都放慢了。陈峋私心地想,如果能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走了一段,陈峋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正要开口,楚辞突然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小声说:“学长你听。”

陈峋下意识把楚辞拉近,紧接着听到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断断续续时高时低的呻/吟。

楚辞紧贴着他,抬起头,头发擦过他的下巴,一双眼睛亮晶晶,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既兴奋又好奇。

几乎没有思考,陈峋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两人更沉默了,谁都没有心情再玩游戏,楚辞直接钻进帐篷,在睡袋里躺下。

陈峋在外面站了一会,想抽烟又忍住了。他吹了半小时的风,又帮辅导员清点人数才钻进帐篷。

楚辞睡在里侧,背对着他,呼吸平稳,似乎是睡着了。

陈峋在旁边躺下,贴着边,尽量不发出声音。

意料之中,他失眠了。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但在狭窄的空间里,感官被无限放大。

陈峋能听到楚辞的呼吸,嗅到他身上淡淡的甜味,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度。

外面逐渐安静下来,陈峋察觉到楚辞动了一下,然后翻身,面朝他。

他下意识闭上眼,听到楚辞用很小的声音叫他。

装睡失败,陈峋叹了口气,睁开眼,将头侧过去一点:“怎么了?”

楚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你为什么不联系我?没看到我给你留的纸条吗?”

陈峋没想到楚辞会这么直白地询问,喉头吞咽,隔了好一会才低声说:“我存了你的号码,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联系你。”

“哦。”楚辞说,“原来是这样。”

陈峋本能地回避这个话题:“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楚辞应下,安静了一会,又在睡袋里动了一下,然后挪动身体朝陈峋靠近。

陈峋只能再次睁开眼,朝他看去。

“学长。”黑暗中,楚辞的眼睛缓缓眨了一下,用很轻的声音问,“做.爱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