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你能不能别想了 > 7、第七章

7、第七章

人散尽了,阮语又红着脸撵顾修寒和顾戎,只让沈婧雅陪他练走路。

阮语对沈婧雅的称呼是“沈阿姨”,但心里是偷偷把沈婧雅当成妈妈的,无论再怎么笨拙幼稚的模样,让妈妈看见也不丢人。

顾修寒被撵回卧室,阮语翻拣过但没穿的衣物还散乱着,他挨件叠好摞整齐。军人当久了,简洁整肃的生活习惯已深入骨髓,连巴掌大的短裤都在无意识间折得棱角分明。

正要抻平皱巴巴单时,顾修寒的手顿了顿。

他睡觉基本不乱动,一觉起来,寝具常常平整得像没人躺过,从来不会像这样……

织物凌乱堆叠,隆起处流动着丝线般的细光,像一湖揉皱的春水。

顾修寒眸色沉沉,边立定了小半分钟,忍了忍,忍得发痛,终于闭起双眼躺进那摊凌乱中。

阮语的味道残留在寝具上。

阮语在他的被窝里睡得热乎乎的,白糯皮肉被体温烘得暖甜,糖粽似的。

还有一点清新薄淡的湖水气息。

很熟悉。

阮语在黏人的幼崽期常缠着顾修寒一起睡。

一开始,是顾修寒深夜精神力爆发那次。

症状发作时,sss级精神力洪流般涌向四面八方,铺满庄园,顾修寒会临时获得五感之外的精神感知。

这种感知方式过度敏锐,顾修寒甚至能轻松捕捉到百米开外的一只昆虫用节肢挖掘砂砾时造成的细弱响动,但他不懂得如何掌控筛选,于是海量无效信息便如病毒般侵占思维内存,并引发一系列重度神经紊乱症,人体能感知到的一切负面体验都有可能出现。

脑髓深处肆虐着冰锥凿刺般的剧烈幻痛。

少年时的顾修寒已惯于忍耐,他侧躺着,将牙关咬得沁血,眸子却仍沉冷得像两块黑冰。

冷漠的基因以族群繁衍为己任,赋予了这些高等级个体保护族群的力量,却毫不在乎他们是否能拥有幸福舒适的生命体验。

顾修寒本来在等机器人送强效镇痛药,可机器人送来的不只是药物,还有一个趴在送菜托盘上臭美的小阮语。

尾巴圆墩墩的鱼崽从托盘边缘滚下来,砸在床上,一双带蹼的小肉手啪地按住顾修寒疼痛欲裂的头,用奶甜的嗓音把新学到的几个帝国语词汇颠三倒四乱唱一气。

“小海兔,长耳朵……咿……”

后面忘了。

“长耳朵,小海兔……”

开始糊弄。

虽然只是幼稚的儿歌,但人鱼用歌声治疗精神的关键在于音波频段本身,不在于歌词本身的含义,阮语受到人鱼本能指引,隐约觉得这样唱就能帮上忙,音波频段便正巧合上了。

反复唱过几轮之后,那些汹涌狂躁的精神力渐渐变得驯顺,回流到精神体中,痛楚亦随之消弭。

痛感消失时顾修寒都没反应过来,毕竟之前发作时都是成宿成宿的疼,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如梦初醒般,抬臂轻轻揽住棉花糖般甜软的幼崽。

[……谢谢。]

“不谢谢。”小阮语尝试客套,并把脑袋往顾修寒怀里拱了拱,借机黏住这条冷冰冰的亲族。

[我没事了……现在送你回去。]

顾修寒摸不准小阮语是否仍对他存有畏惧,决定先把鱼送回湖里。

他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小阮语后颈,试探着拽了拽。

小阮语扭着挣脱开,又哼唧着搂住顾修寒的脖子,成功黏上,赖着不走了。

请鱼容易送鱼难。

顾修寒试着再拽,却直接拽出一串激烈的咿咿呀呀,吵架似的。

[……]

顾修寒无奈。

[你不是怕我吗?]

心音刚落,又惹来一堆前言不搭后语的奶气控诉。

——幼崽都是要和亲族一起睡的呀。

——你把我放得那么远,就不怕我被洋流冲走吗?

[……]

那以后的几年,小阮语一直是和顾修寒同睡的。

可能是习惯了海洋中的无拘无束,小阮语睡相欠佳,尤其是做梦游泳时,胖短鱼尾一定要跟着甩来甩去。顾修寒每日醒来时小阮语几乎没有一次是乖乖窝在他怀里的,要么气焰嚣张地趴在头上,糊到脸上,要么委屈巴巴地挂在床边,蜷在地上单也从来都卷得乱七八糟……

这种时候,顾修寒会尽量轻手轻脚地把小阮语摆中央,扯单,掖好被子。

小阮语吃得好,脸蛋儿和胳膊上的奶膘戳一戳就果冻般颤悠悠,可爱得让人心软。

……

有充满温情和可爱幼崽的回忆助阵,兄长式的怜惜与疼爱勉强夺回一席之地。

那些无孔不入的,因两年来反复抑制而格外躁动的情谷欠短暂地冷却了。

顾修寒冷厉的下颌线紧了紧,蓦地起身,用智脑调出几份临近星域的军事基地修建报告。

阮语分化顺利,他的看护义务也算尽完了。

该给自己找些别的事做了。

……

阮语自觉不够聪明,因此学什么都格外用心,分化出腿后一天能在走廊来来回回溜达五六个小时,体会发力方式,锻炼肌肉。

他练得认真,没几天就告别了学步机器人,能自己稳稳当当地走一会儿歇一会儿了。

但是走路学得好归好,其他的一些坏习惯阮语一时半刻还拧不过来。

就比如“下地要穿鞋袜”这种常识。

阮语的鞋袜穿不住,上脚没一会儿就要趁人不备偷偷脱掉,丢得东一只西一只的,袜子漫天飞,顾修寒时不时就能捡到一只。

顾修寒没当过人鱼,对“鞋和袜子箍在脚上很别扭,不如光脚舒服”这种言论无法感同身受。在人类看来光脚踩地才是真别扭,况且还容易着凉生病,这种事上他没办法纵着阮语。

这天午饭时间。

新来的男佣人帮传菜机器人布菜。

消化系统决定阮语吃不惯人类的食物,ai管家会为他单独准备一份以生鲜海物为主的餐食。

虽说饮食习惯迥异,吃不到一起去,但十几年来顾修寒的母亲沈婧雅一直坚持让阮语与他们一同吃饭——初入顾宅后有一段时间阮语容易害羞,除了顾修寒见谁都躲,到饭点了也不肯上岸,躲在水底自己挖小贝壳,再用精神力骗它们掀开盖子。沈婧雅常常得使尽浑身解数,在湖边千方百计诱鱼上岸,拐鱼进屋。

她和顾修寒的父亲顾戎元帅都是古地球东方血脉的后裔,对阖家团圆的餐桌气氛有种刻入dna的执念,觉得一桌吃饭说说笑笑才像是一家人,而且还非得是喜气的大圆桌不可。

今天午饭夫妻二人都有事忙,于是桌上就只剩阮语和顾修寒二人。

开饭了,阮语夹起一片生贝肉正要吃,坐在他身旁
的顾修寒忽然将椅子往后挪了挪,用食指矜持地挑开垂至地面的餐桌布,稍稍歪头,瞄向阮语的脚。

“修寒哥,”阮语心虚得腿一缩,又开始恶鱼先告状,“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啊……”

人和鱼之间的信任呢?

桌下,比生贝肉还白净的脚踩着一双袜子。

显然是刚在桌布遮掩下偷偷蹭掉的,还以为吃饭时没人检查,能放松放松。

[脚好小。]

忽然一句莫名其妙的心音传进阮语耳朵。

不小啊,正正好。

阮语心想,有点儿不服气地循声望去,是那名负责布菜的男佣人,前几天新来的。

见阮语看他,他飞快别过脸。

阮语也没多想,这几天庄园里那些人换着借口来看他走路,闹闹哄哄的心音他都有点儿习惯了,于是只顾着把脚往椅子下面藏,嘟囔道:“修寒哥,你别,别看了……吃饭呢。”

顾修寒也不和他废话,推开椅子单膝蹲跪下去,给他穿袜子。

阮语这双脚相当于鱼尾巴尖神经最密集的部位,因此怕痒,顾修寒一碰,阮语就触电般一躲,还冒出两声嗤嗤的笑,氛围顿时变得像嬉闹调情一样。

顾修寒难得涌起一股心浮气躁,右手一探,稳稳捞住一只攥进掌心。

阮语的鱼尾漂亮,化作人脚后同样纤秀,足弓xiu长,足尖粉润,肤质滑嫩得像一握暖玉,仿佛再捏紧些就会从掌中挤出去。顾修寒的感受一时难以描述,神情莫名,匆匆抓过袜子往上套。

他的动作不像平时那么温柔,阮语以为他真不高兴了,小声狡辩了句:“不是故意脱的……我脚滑。”

“……”

顾修寒心脏狠狠一跳,手劲险些失了分寸。

确实滑。

[好可爱。]

[想把那双袜子偷走……]

这时,男佣人的方向响起两句比之前更加莫名其妙的心音。

阮语愕然,浅珀色的眼睛睁圆了,咻地扭头看向那男佣人。

他的下肢是鱼尾变的,和人到底不完全一样,不那么会出汗,袜子不踩地的话确实不太会脏。

可是就算不脏……

“你想偷……偷我袜子干什么?”

阮语犹豫了下,还是张嘴问出来了。

话音一落,那男佣人和顾修寒齐齐变了脸色,只不过一个臊红得像颅内被人纵了把火,另一个阴郁得能滴水。

出于安全考虑,这种对阮语有歪念头的人是不可能再用的,但顾修寒不想吓到阮语,强自抑住火气,只抬眸掠向对方,冷声道:“出去。”

他气势太凌人,嗓音丝丝冒着寒气,那人出去时膝盖软得直打弯。

看顾修寒这个态度,阮语再迟钝也能猜到个五六分,窘迫地咽了下口水,问:“他是那种……变态吗?想偷我袜子……”

他知道“变态”是什么意思,但也只是理解到“不是正常人,要远离”这种程度,对变态具体会做些什么一无所知,包括偷了袜子能做什么。

“……”顾修寒不明显地噎了片刻,“对。”

语毕,他捡起另一只袜子。

之前订购衣物时,他怕阮语穿起来不舒服,这种贴身小件的面料都选用了最柔顺的那一种。

那是一种古地球没有的特殊纤维,类似蚕丝,但比蚕丝还细软。

袜尖与袜跟的部位因为被撑起来过,显得比别处略薄些,隐隐透着光。

料子捏在手里沁凉滑丨腻。

顾修寒忍不住,暗暗用指尖捻了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