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第31章 赔礼

第31章 赔礼

大概是心里记挂着赚钱的计划,谢挽幽睡得不深,一夜辗转反侧,干脆起了个大早,去了院子后面的那片竹林练剑。

天色还刚蒙蒙亮,笼罩在薄雾中的碧霄丹宗十分静谧,偶尔有几声鸟鸣从深山幽谷中传来,应和着竹叶交织时的簌簌声,自有一片出尘意境。

谢挽幽身处竹林,满眼都是苍翠的绿,只觉耳目一清,再去看掩映在渺渺雾气中的飞檐与山景,忽然觉得这碧霄丹宗就像那书中所写的桃花源,世事纷纭易散,唯有碧霄丹宗伫立在青山之中,如青山一般坚定从容。

世事弃之白云外,烦忧长消随流水。

谢挽幽倏然一笑,心境一片清明,收了剑,便穿过纷然而落的竹叶,离开了这遗世之地。

谢挽幽这天没课,正好可以去扶风阁探探各种丹药的行情。

碧霄丹宗每天都有去扶风阁的飞舟,想前往扶风阁倒也十分方便,不过飞舟有固定的时间,错过了一批,就只能等下一批,不然就只能自己用飞行法器飞过去。

谢挽幽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就觉得,这种飞舟简直跟现代的公交车一样,准时发车,过时不候。

并且,这条专门去扶风阁的航线还是碧霄丹宗出资承办的,所以谢挽幽更愿意称它为“校车”。

九点钟的时候就有一艘去扶风阁的飞舟,谢挽幽怕错过时间,所以一结束练剑,就去给伤员们换药了,比以往早了许多。

在玉秋苑走过一遭后,谢挽幽又去了玉英殿。

谢挽幽还没这么早来给封燃昼换过药,不确定那狐狸精醒了没有,便推开一点门,悄摸摸探头进去看。

殿内依旧是一贯的冷冷清清,一缕晨曦从窗口投入,落在了白狐的尾巴尖上,仿佛为它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

谢挽幽盯着那截尾巴看了一会儿,又眯着眼去看狐首,她没看清白狐究竟有没有睁着眼。

冷不丁一道男声落在她耳边:“大清早就在门口鬼鬼祟祟,你想做什么?”

“啊……你醒着啊,吓我一跳。”被正主发现,谢挽幽讪讪地进门:“我怕把你吵醒,就想看看你醒了没有。”

“你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他冷笑:“就算没醒,也被你吓醒了。”

谢挽幽被他挤兑惯了,毫不羞愧地进了门,低头对他一笑:“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承认了,我今早就是故意来吓你的,你打我啊。”

浑身缠着纱布的封燃昼:“……”

被狐狸精阴沉地盯着,谢挽幽已经能做到熟视无睹了,反正这狐狸精对她天天都没有好脸色,她都习惯了。

谢挽幽随意地把手里提着的包裹放到他眼前:“给你。”

“什么东西?”封燃昼视线落在那个长方体形状的包裹上,眼中多了几分狐疑。

“昨天答应给你的赔礼。”谢挽幽蹲在他面前,盯着他头顶的白色狐耳看:“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封燃昼视线下移,挪到自己一双同样缠着纱布的狐爪上,沉默了片刻:“你是在故意挤兑我?”

谢挽幽反应过来,同样沉默了片刻,想笑,但憋住了。

谢挽幽清咳一声,努力正色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现在不具备这个能力……没事!我帮你拆!”

谢挽幽三两下解开包裹,拿出包裹里面一只长方体……枕头,用双手捧着,郑而重之地放在了封燃昼面前:“怎么样,你对这个赔礼还满意吗?有了这个枕头,你就不用枕着爪子,或者躺在地砖上睡觉了,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封燃昼是真的没想到,那个包裹里装的,居然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枕头。

他不可思议地盯着枕头看了片刻,又抬头看向笑吟吟的谢挽幽,这个碧霄女弟子似乎根本不觉得自己送的东西拿不出手,正十分自信地看着他,期待他给出答复。

封燃昼半晌才道:“……这就是你的赔礼?”

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封燃昼也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他好像从未收到过如此廉价的礼物。

谢挽幽不觉得哪里有问题:“赔礼是它,你不满意?难道你觉得我会送你灵石当赔礼?你看看我,我像是那么有钱的人吗?”

封燃昼冷漠道:“不像。”

谢挽幽:“……你倒不必如此实诚。”

见封燃昼眼神不虞,谢挽幽试图给他洗脑:“赔礼嘛,送的就是心意,这是我自己做的,花了我好长的时间呢,还不够真城吗?”

封燃昼冷哼:“花言巧语。”

话虽这么说,但听到这是谢挽幽亲手做的以后,他对这枕头倒是忽然来了点兴趣,抬起爪子拨弄了两下。

谢挽幽趁机道:“你枕着试试?”

封燃昼瞥她一眼:“真的是你自己做的?”

谢挽幽点头,把枕头翻了一面,给他指出来上面绣着的一个白色猫猫头:“真的,你看这里——你昨天不是说想要小白吗,我当然给不了你,就给你绣了一个小白,像不像?小白昨天跟我要这个枕头,我都没给它呢。”

封燃昼看着枕头侧面那个歪歪扭扭的猫猫头片刻,嫌弃地拿爪子按住:“绣得丑死了。”

他这张嘴就吐不出什么好话吗?

谢挽幽把他的狐爪拎起来放到一边,欣赏着自己的佳作:“那是你欣赏不来,小白就说很像。”

封燃昼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侧了侧头,倒真的将它枕在了狐首下,懒洋洋点评道:“虽是丑了点,枕着倒是还算舒服。”

这狐狸精,嘴上嫌弃她的枕头,身体却很诚实嘛。

谢挽幽见他接受了枕头,心下顿时很是欣慰。

这种感觉,就跟新做的猫爬架被家里饲养的猫认可并使用了一般,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谢挽幽一边暗自欣慰着,一边绕到后面给白狐的尾巴换药。

这回总算把那个她一时兴起打的蝴蝶结给拆掉了。

谢挽幽把拆出来的纱布放到一旁,捧着他的尾巴看了片刻,不由微微皱眉:“都这么久了,怎么你的伤还是没什么起色?”

封燃昼抬起爪子戳了戳那个丑丑的白色猫猫头,漫不经心道:“我中的毒一日不拔除干净,伤口就会反复溃烂,涂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谢挽幽不由咂舌:“好险恶的毒……这么说来,那你岂不是还要在碧霄丹宗多住几个月?”

封燃昼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将脑袋搁在谢挽幽带来的枕头上,忽然问道:“这枕头怎么做的,说来听听。”

狐狸精怎么忽然对做枕头有了兴趣?不会还在怀疑她是买了个枕头糊弄他吧?

谢挽幽很是冤枉,这枕头确实是她自己做的没错……就是做起来没她说的那么费事罢了。

谢挽幽一边给他尾巴上药,一边道:“里面的填料是安神草结出的绒絮,有安神的作用,至于外面的布料,则是五色天蚕吐出的天蚕丝织成的,不仅颜色漂
亮,而且十分柔软。”

听上去倒是确实有用心做这个枕头,封燃昼闭着眼抖了抖耳朵尖,低低沉沉地“嗯”了一声。

谢挽幽往他抖动的狐耳瞄了一眼,手有点痒。

想摸。

封燃昼睁开眼:“你刚刚说,昨晚你养的那个小东西要跟我抢这个枕头?”

谢挽幽强压住蠢蠢欲动的手,想起昨晚的事,忍不住弯起唇角:“对啊,小白特别喜欢这个刺绣,我刚绣好,它就打算趴在上面睡觉,后来我说这是送给你的,小白还气得不行。”因为谢挽幽之前给它做的小枕头都没有绣猫猫头。

后来谢挽幽给小白的小枕头也绣了个猫猫头,孩子这才开心地枕着它的小枕头睡了。

其实谢挽幽最开始买安神绒絮和天蚕丝,只是为了给小白做小枕头,毕竟大人的枕头对于一个巴掌大的小东西来说,实在太高太硬了,谢挽幽就有了这个想法。

恰好师兄师姐们最近收获了一大批安神草,安神绒絮多到不值钱,卖都卖不出去,谢挽幽路过时,用五块下品灵石就买到了一小堆安神绒絮。

五色天蚕也是师兄师姐们自己养的,织就的天蚕丝布匹十分物美价廉。

谢挽幽给小白做了小枕头后,还剩余了很多材料,索性全拿来做了个大枕头,只是她用不到,就一直安置在柜子里,直到昨晚她才忽然想起来,可以把它送给封燃昼,就拿出来绣了绣,艺术加工了一下。

抢来的东西总是香的,封燃昼不知其中内情,想到那小东西因为抢不到枕头而气鼓鼓的模样,竟然莫名愉悦,连那个丑丑的猫猫头都显得有些独特了。

“那小东西今天早上怎么没跟你过来?”被抢了枕头,怎么说也得过来再踩他一脚吧?

谢挽幽又去拆他背上的纱布:“我今天来得早,小白还没睡醒。”

封燃昼再次发出嫌弃的声音:“它好懒。”

这话谢挽幽就不爱听了:“它这个年龄段,多睡一会儿怎么了?它还只是个三岁半的孩子啊!”

她倒是很宠那个小崽子。

就因为那小崽子长得可爱吗?

封燃昼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转过头看谢挽幽:“那你呢,你今天为何早起?”

“你今天话很多啊。”谢挽幽奇怪地瞥他一眼,随意道:“我要卖丹药,想去扶风阁看看行情。”

“扶风阁……”封燃昼抖了抖耳朵尖,沉吟道:“听着颇为耳熟。”

“耳熟吗?”谢挽幽分析道:“那你没失忆前,或许经常去扶风阁吧,等你身上的伤势好一点,可以去扶风阁看看,说不定能找回一点记忆。”

封燃昼“嗯”了一声,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谢挽幽给他背上的伤口上着药,不经意间想到,他一个合欢宗弟子,频繁去扶风阁做什么?

扶风阁离合欢宗的距离好像挺远的,来回一次要花费很多时间吧?

封燃昼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听昨天给我上药的碧霄弟子说,你被蛇妖袭击了?”

谢挽幽回过神,想起这事就一阵恶寒:“别提这倒霉事了,完全是无妄之灾。”

“区区一条蛇妖,竟能通过测验混进你们丹宗。”封燃昼眯起眼睛:“不简单啊。”

谢挽幽捏起他爪子,拆他爪子上的纱布,忍不住开口:“你看看你自己,都快被包成木乃伊狐狸了,也好意思说别人‘区区一条蛇妖’?”

封燃昼:“……”

他不想再跟谢挽幽说话了,把脑袋别到了另一边。

话不投机半句多,谢挽幽也懒得再跟他说话,给他处理了爪子上的伤,便打算离开。

临走之时,封燃昼忽然出声:“等等。”

谢挽幽回头:“怎么了?封姓合欢宗弟子?”

封燃昼目光不虞,却还是道:“头发,有竹叶。”

谢挽幽往自己的头发上摸了一把,果然摸到一片竹叶。

应该是竹林练剑的时候留下的。

谢挽幽并不在意,随手一丢:“谢了。”

她走了,那片苍翠的竹叶却打着旋,在空中划过一道翩然的弧度,晃晃悠悠地落在了封燃昼的眼前。

封燃昼盯着这抹生机盎然的绿色看了片刻,伸爪按住了它。



回去后,小炉上煎的药也好了,谢挽幽将黑漆漆的药汁倒出来放凉,正想去叫小白,一抬头,发现小白已经被中药味熏醒,正朝她这边跑来。

“娘亲”小东西扑进了谢挽幽怀里,困蔫蔫地打了个哈欠,小奶音委屈巴巴的:“小白还要喝药吗?”

谢挽幽摸摸它的头,鼓励道:“喝完这碗药,娘亲就带小白出去玩,怎么样?”

一听能出去玩,谢小白一个激灵,原本困得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瞬间睁大:“小白马上喝药!”

它平时再怎么乖巧,也还只是个三岁半的崽崽,哪能抗拒得了出去玩这个诱惑,这会儿也不怕苦了,吨吨吨地喝完了药,连压苦味的桂花糖都忘记吃了,开心地挂在谢挽幽身上,蓬松的小尾巴乱晃。

就这么开心啊。

幼崽的快乐总是那么纯粹,谢挽幽看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洛如曦恰好来串门,看到小师妹和小白这么开心,自然询问缘由,得知谢挽幽要去扶风阁,当即也表示要去:“你才第二次去扶风阁,对那里肯定不熟悉,正好我炼六品玄灵丹的材料没有了,咱们一起去。”

路上她们又遇到了大师兄温临简,温临简问起两个师妹的去向,当即加入了她们。

三人一起上了开往扶风阁的飞舟,温临简解释道:“扶风阁最近有一批新的拍卖品,听说其中就有炼制回生丹的紫阳灵蕊,我刚巧也准备去看看。”

洛如曦不免咂舌:“紫阳灵蕊都有?这批拍卖品了不得啊!最近一直没关注扶风阁的消息,竟然一来就给我整了个大的!”

温临简笑道:“听说还有一件比紫阳灵蕊更珍贵的拍卖品,但只有去了才能知道究竟是什么。”

洛如曦好奇死了,恨不得马上就飞到扶风阁:“扶风阁怎么还吊人胃口啊!”

谢挽幽关注点却跟他们不同:“扶风阁还有拍卖会?”

洛如曦点头:“对啊,小师妹你刚来不知道,扶风阁每年都有一场拍卖会,你刚好赶上今年这场啦。”

谢挽幽也不是没看过修仙小说,一般拍卖会都会卖一些天材地宝、极品法器、灵兽神兽、典籍功法之类的东西,谢挽幽试着问了洛如曦,全中。

温临简补充道:“不过,也不是任何东西都能被纳入拍卖会拍品,只有被扶风阁判定为足够珍贵的东西,才有资格加入拍卖会。”

谢挽幽点点头,在心里默然想,这场规格颇大的拍卖会看来是跟她这个穷鬼无关了。

因为是碧霄丹宗出资买的高阶飞舟,这飞舟飞行的速度比洛如曦那个飞舟快了许多倍,
不出一个时辰,他们便抵达了扶风阁。

扶风阁依旧是人流如织,谢挽幽生怕弄丢小白,也不让它蹲在肩上了,而是将它抱在了怀里。

小白好奇地从娘亲怀里探出小脑袋左看右看,可惜从它的角度看出去,只能看到周围的大人们晃动的胳膊。

小白看多了胳膊,脑袋就晕晕的,索性没有风景看,它便窝在谢挽幽怀里眯着眼睛打盹。

谢挽幽知道崽崽这是无聊了,摸摸它的脑袋,打算等办完事后,带它去街上真正的玩一玩。

进了扶风阁大门,谢挽幽才注意到大厅内其实有一对黑金色的楹联,只是她第一次来时行色匆匆,眼花缭乱,这才没有注意到。

谢挽幽仰头,默念楹联所题:

“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温临简见小师妹望着这楹联,笑道:“那是扶风阁阁主所立,建楼开始就在了。”

谢挽幽感慨道:“那扶风阁阁主定是个豪情万丈的正道之人。”

交易灵草和丹药的地方在四楼,三人目标明确,直奔四楼。

扶风阁从外面看并不是不大的建筑,内里却另有乾坤,空间十分宽广,分为“自由贸易区”、“普通寄卖区”、“委托交易区”。

洛如曦一边往“自由贸易区”走,一边给她初来乍到的小师妹详细介绍:“自由贸易区是个人卖家售卖灵草、丹药、法器的地方,只要交点钱就能摆摊,其他门派的弟子会来这里买丹药和法器,至于丹宗的弟子,大部分都是来买卖灵草和丹药的,以后买灵草可以来这里买,价格还算公道。”

“普通寄卖区呢,就是寄卖东西的地方,你有事忙着,没空守摊子,就可以把东西拿过来寄卖,当然,也要付一点佣金。”

“那边是委托交易区,有些修士虽然集齐了炼丹的材料,但自己没法炼丹和炼器,就会在那里委托丹宗弟子帮忙炼丹,不过要是炼废了,就要倒赔一大笔钱,有时候还会面临被追杀的风险——所以一定要谨慎接委托!”

谢挽幽边听边点头,指了一个方向:“那里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不开门?”

温临简看了一眼,了然道:“那就是拍卖厅,只在每年拍卖会的那天开门。”

原来如此。

谢挽幽多看了两眼,瞻仰了一番那个穷鬼无法抵达的地方。

进了自由贸易区,三人暂时分头行动。

洛如曦要去寻找六品玄灵丹的材料,温临简要去看这次拍卖会的名单,谢挽幽今天要做的事,就是弄清各种丹药的市场价及其炼制材料的价格,敲定接下来要炼制哪种丹药售卖。

转了一圈,谢挽幽发现自由贸易区里售卖得最多的就是一品到四品的丹药,且等级越高的丹药,价格便越是离谱的高。

谢挽幽算了算成本和市场价,要论纯利润,炼三品丹药最赚。

可惜谢挽幽现在兜里的钱不多,只够买一些低阶的材料,谢挽幽也不急,分别买了五份炼制一品复息丹和一品聚气丹的低阶材料,就准备去找师姐和大师兄他们会和了。

照着洛如曦给出的位置找人时,谢挽幽看到不远处挤了很多人,不知看到了什么,人群一片哗然。

凑热闹大概是人类的天性,谢挽幽忍不住也挤过去看。

她很快看到了众人议论纷纷的存在,那是一柄金红色的长弓,上缀金红色的宝石,华美至极,弓身无比流畅,让人第一眼便觉得无比非凡。

它被重重阵法保护在展示厅中,静静悬浮在半空。

众人望着它,全都难掩错愕神态。

“竟是一柄天阶法器!扶风阁藏得可真深啊!这次的拍卖会恐怕要惊动整个修真界的门派!”

“散了吧散了吧,暗冥大人寄卖的法器,是我等能买得起的?这次估计又是几个大门派的主场了。”

谢挽幽也傻了,这竟然是天阶法器!

无怪谢挽幽感到震惊,主要是修真界有点天赋的炼器师本就稀缺至极,这个基本盘下,竟然还有炼器师能到达天阶——简直是神迹啊。

谢挽幽反应过来,马上去看那把天阶弓的价格。

起拍价:一极品灵石。

谢挽幽:“……”露出贫穷的目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