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第30章 计划

第30章 计划

没过多久,宗主和温临简一前一后进了门。

宗主分别给两个徒弟看了诊,所幸俩人都没有什么大碍,至于洛如曦被篡改的那段记忆能不能恢复,宗主沉吟片刻,对洛如曦道:“你中的是摄魂术,若想找回那段记忆,便需要去找施术者,让斯梧解了那摄魂术。”

“所以我想恢复记忆,还得去丹盟地牢找斯梧?”洛如曦缩了缩脖子,坚定拒绝:“那还是算了吧师尊……我怕蛇。”

宗主无奈摇头,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做出这个决定。

谢挽幽也有另一件要紧的事想说:“师尊,我觉得斯梧来碧霄丹宗的目的没那么单纯。”

宗主和洛如曦的目光顿时落在了谢挽幽身上。

温临简也微微有些讶异,神色严肃道:“小师妹何出此言?”

谢挽幽简略道:“斯梧对我使用摄魂术的时候遭到了反噬,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了他的记忆。”

仔细回忆看到的那段凌乱而模糊的记忆,谢挽幽提炼出几个关键点:“他似乎是被派到碧霄丹宗偷某件东西的,那人还给他定了个期限,他以前待的地方很血腥,除了他,那里好像还关着很多其他的妖族。”

洛如曦顿时惊得站了起来:“什么?有人——”

意识到声音太大,洛如曦马上压低了声音:“有人想偷我们碧霄丹宗的东西?小师妹,你有看到他究竟想偷什么吗?”

谢挽幽很是遗憾地摇头:“没看到。”

温临简微微皱眉:“照师妹所说,有人盯上了我们碧霄丹宗的东西,现在斯梧暴露了,他们一定会有下一步行动。”

宗主似是想到了什么,沉声道:“若挽幽看到的记忆没错,那么斯梧这件事袭击事件便不是简单的袭击事件,而是某些心怀顾测之人蓄意针对碧霄丹宗的阴谋。”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房间里一时间静了下来。

宗主沉思片刻:“这段时间碧霄丹宗将会全面戒严,出入人员也要严格审核,斯梧不能轻易放离,为师会跟丹盟说明情况,你们三个不必忧心,好好做你们的事。”

谢挽幽、洛如曦和温临简三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应是。

宗主离开后,洛如曦好像还在梦里,蔫蔫地将脑袋倚在谢挽幽的肩上:“原本咱们只是去藏书阁借点书而已吧,怎么就扯出来这么多的事啊……”

谢挽幽揽着师姐的肩膀,也感到了一丝心累:“可能是因为出门没看黄历吧……”早知道会这么倒霉,还不如留在玉英殿跟狐狸精多斗几句嘴。

不过要是留在玉英殿,她就发现不了斯梧的真身和他背后的阴谋了。

“对了,咱们兜了这么一大圈,书都还没借到呢!”洛如曦猛然间坐直,望了眼窗外,讪讪地问:“那……我们还去借书吗?”

谢挽幽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发现天都快黑了:“不然……快去快回?”

温临简有了阴影,眼里不由多了几分笑意:“怕了?正好我无事,不如我送你们俩过去吧?”

这句话正中洛如曦下怀,她连忙点头,狗腿道:“好啊好啊,感谢大师兄!大师兄真是个大好人!”

谢挽幽说不出那么热络的话,只好对温临简笑了笑,颇有些不好意思道:“多谢大师兄。”

温临简看到小师妹对自己笑了一下,连带着秋水般澄澈的琥珀色双眸也染上了笑意,满满映着自己的身影,心弦忽然被拨动了一下。

温临简之前总是觉得,小师妹对旁人总是有种客气而疏离的若即若离感,不像那种很好接近的人,也只有如曦这种热情似火的人能捂化她心中的冰霜,得到她的另眼相待。

可温临简现在忽然发现,原来小师妹并非不好靠近。

也怪不得洛如曦喜欢黏着小师妹了,原来被她这样笑着看着……是这种感觉。

温临简失神了片刻,听到洛如曦的催促声才回过神,俊逸的面容难得浮现出一丝不自然,但也只是片刻,他便恢复了一贯的温和从容,同样笑着对谢挽幽点点头。

有了温临简陪同,两人的胆子也大了一点,所幸这次路上没再发生奇怪的事,借书借得十分顺利。

谢挽幽抱着书从藏书阁出来,看着已然变得漆黑的天空,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

想着想着,谢挽幽脚步越来越慢,温临简发现小师妹没跟上,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谢挽幽茫然道:“我好像忘记了一件比较重要的事,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温临简引导着她回忆:“小师妹,你每天到了这个时间,一般会去做什么?”

谢挽幽还没反应过来,肩上的小白忽然机敏地竖起两只耳朵,脆生生道:“换药!”

谢挽幽瞬间灵光一闪。

没错,就是这件事!

她忘记给她负责的那些伤员换药了!

温临简没跟上话题:“换药?”

洛如曦给她刚回来的大师兄解释道:“前些日子浮灵秘境出现了兽潮,好多门派的弟子因此受了伤,几个门派向咱们宗门求援,宗内人手不够,所以小师妹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去换药,今天因为斯梧这事,小师妹就给忘了。”

闻言,温临简微皱的眉头微松,安慰谢挽幽道:“不必担心,其他弟子都知道你被蛇妖袭击,一定会接手这些换药的事的。”

“那就好……”谢挽幽想想又有点不放心,便打算亲自去看一眼,让洛如曦和温临简先回去。

蛇妖的事情刚过去,洛如曦现在觉得哪里都不安全,自然不同意,拉着温临简要跟她一起去。

谢挽幽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下来。

谢挽幽负责的伤员大多在玉秋苑,刚开始分配伤员的时候,师兄师姐们看小师妹瘦瘦弱弱的,都怕她被其他门派的男弟子欺负,所以分配给谢挽幽的伤员都是各个门派的女弟子。

谢挽幽在玉秋苑询问了一番,确认有碧霄弟子接替了她的换药任务,这才放下心。

至于封燃昼……谢挽幽有些犹豫要不要也去玉英殿看看。

温临简恰在此时道:“好了,我送你们俩回去吧。”

谢挽幽下意识跟着温临简走出了玉秋苑,心里还在犹豫不决时,肩上的小白忽然凑到她耳边小声问:“娘亲,我们不去看狐狸叔叔了吗?”

谢挽幽是有点惊讶的,她没想到小白竟然还记得去看封燃昼。

毕竟白天的时候封燃昼还吓唬过它,气得小白踩了封燃昼一脚。

小东西这么快就原谅封燃昼了吗?

谢挽幽小声问道:“小白希望娘亲去看狐狸叔叔吗?”

被娘亲这么一问,谢小白纠结得爪爪开花,好半晌,它才别别扭扭地说:“可是……如果没有叔叔和姨姨给狐狸叔叔换药,狐狸叔叔被忘记了,会不会很可怜啊?”

可怜?谢挽幽不觉得封燃昼适用于这两个字。

但谢挽幽看崽崽很担心的样子,叹
了一口气,还是决定顺路去看一眼:“大师兄,我想再去玉英殿一趟呢。”

温临简疑惑道:“小师妹,你去那里做什么?”

“这我知道!”洛如曦兴致勃勃地跟温临简说起合欢宗那个白狐弟子:“现在他被单独安置在玉英殿,所以小师妹每天都要单独去给他换药。”

温临简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

合欢宗的名声本就不怎么好,更何况那还是个狐狸精。

大部分人都对狐狸精有刻板印象,认为狐狸精善于魅惑人心,时常做出勾引他人的风流事,温临简也不例外。

听闻那狐狸精最初只让谢挽幽近身,他不由地开始阴谋论,为什么那狐狸精谁都不让近身,却偏偏让小师妹靠近?莫不是看小师妹看上去好骗,这才故意设计?

抱着这样的怀疑,温临简跟着谢挽幽到了玉英殿。

殿内只燃着几盏昏暗的灯,影影绰绰地映出阵法中央蜷缩成一团的白狐。

似是察觉到门口的动静,白狐耳尖动了动,警惕地抬起狐首,灰蓝色眼瞳在触及谢挽幽时才稍稍放松。

他不感兴趣地重新将脑袋搁在尾巴上,维持着这个姿势道:“你来做什么?”

谢挽幽却没被他冷淡的态度逼退,反而走近看了看,忽然开口道:“晚上没有其他人过来给你换药吗?”

封燃昼双爪压住尾巴,不耐地道:“换过了。”

谢挽幽默然:“……要是换过了,为什么你尾巴上的那只蝴蝶结还没拆?”故意遮着,以为她没看到?

封燃昼:“……”

谢挽幽觑着他:“有些人嘴上说着不要,其实心里很喜欢吧?”

“你在乱说什么?”白狐倏然间抬头,似是被谢挽幽这一番话气得不清,他的眼神都凌厉了许多:“我怎么可能喜欢这种东西!”

若不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被剃得丑陋无比的尾巴,他何至于留着那个幼稚的东西到现在!

谢挽幽心下好笑:“那我现在帮你拆了?”

封燃昼闭眼趴在爪子上,一副拒绝的姿态:“一身蛇味,洗干净再来碰我。”

封燃昼要是不提,谢挽幽还想不起来被蛇信舔过的事。

一想冰冷的蛇信划过脸颊的粘腻感,谢挽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顿时感觉哪里都不对劲。

谢挽幽清咳一声:“那你今晚的药……”

封燃昼嫌她话多,干脆背过了身:“少换一次死不了人。”

他都这么说了,谢挽幽当下也不跟他客气,火速开溜:“大师兄,师姐,我们走吧!”

温临简走在最后,关门之时,他深深看了那只白狐一眼。

除了脾气坏点,好像并没有蓄意勾引小师妹的行为。

不确定,以后再看看。

门关上后,封燃昼静不下心,烦躁地睁开眼。

大师兄?

这又是哪里蹦出来的?

还莫名其妙用那种防备的眼神看他……真是碍眼。

细弱的烛焰晃动了一下,散发出来的光芒变得愈发昏暗。

……

告别大师兄和师姐后,谢挽幽回到临霜苑,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虽然去尘诀理论上也能把身上弄干净,但心理作用还在,谢挽幽总觉得洗澡才能真正把脏东西洗掉。

泡在浴桶里,谢挽幽舒服地叹出一口气。

一连将脸擦洗了好几次后,谢挽幽靠在浴桶边缘,开始放空思绪。

片刻后,她忽然想起什么,拿过搁在一旁的乾坤袋,开始数钱。

她拜入碧霄丹宗后,宗门给添置了很多东西,其中便有这个乾坤袋。

谢挽幽把之前在碧和堂兼职炼丹师赚到的灵石放在了里面,还有那颗她在试炼大比上练出的完美聚灵丹,以及其他一些散碎的东西。

小白每天要吃几颗下品灵石当营养品,要是再这样下去,谢挽幽估摸着自己很快又会变回穷光蛋,便琢磨着去搞点钱。

至于怎么搞钱——当然是抱紧炼丹的金饭碗!

谢挽幽心里大概有了个计划,她现在的钱不多,可以先在宗门里购买炼制一品丹药所需的低阶材料,炼好丹后拿去扶风阁寄卖。

炼丹之所以被称为暴利行业,正是因为灵草被炼制为丹药后,价格会翻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几。

等卖到了钱,她就可以用这寄卖……以此类推。

如此一番操作,暴富岂不是指日可待?

谢挽幽想着这个计划,摸上床,亲了亲趴在她枕边,已经等她等得睡着的小白。

小吞金兽,晚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