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第20章 异火

第20章 异火

去碧霄丹宗的路上,谢挽幽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原主干过不少出名的糗事,虽然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些年,但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人还记得她的名字?

洛如曦看谢挽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询问,谢挽幽便迟疑着问道:“师姐,报名试炼大比的时候,我可以不用真名吗?”

洛如曦一愣,没想到小师妹会提出这个问题,奇怪道:“你不想让自己的名字名扬天下,让你曾经的师门后悔吗?”

谢挽幽大窘:“不,我只想低调一点。”

玄沧剑宗的人听到消息后可能会来找她,谢挽幽还不知道他们找她的目的,怎么敢让“谢挽幽”这个名字暴露出去?

她现在只想好好苟住,炼丹赚钱养崽崽。

洛如曦有些替她惋惜,但还是点头道:“报名的时候可以用假名,但一般很少有人这么做,而且进宗后也需要用到真名,大家总不能一直用假名称呼你。”

谢挽幽听到可以用假名,总算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洛如曦新奇地看着自己这个小师妹,不明白小师妹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

不过她转念一想,小师妹天赋如此出众,在试炼大比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以假名示人,确实更稳妥一点。

她便不再多想,专心操纵着飞舟朝碧霄丹宗的方向赶去。

这时,吃完饭后便开始酣睡的谢小白忽然醒了过来,在谢挽幽怀里翻了个身,探头探脑地寻找着什么,谢挽幽摸一下它的小脑袋:“小白在找什么?”

谢小白小声说:“小白有点渴。”

孩子原来是被渴醒了,谢挽幽很快倒了杯水,小白抱着杯子吨吨吨,很快就喝完了一杯。

谢挽幽看小白喝完水呆呆的,忍不住伸出手,捻起它脸侧的一根白色胡须试了试手感:“还要水吗?”

小白被谢挽幽捏着胡须,软软地点了点头:“还要!”

小白一连喝了十杯水才停下来,谢挽幽看得有点担心,探了探崽崽的体温,好在是正常的:“怎么忽然这么渴?”

谢小白也说不上来原因,一双灰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茫然。

真是个笨蛋崽崽。

系统说原剧情里的小白会成为日后毁天灭地的大魔头,谢挽幽看着怀里这个傻乎乎的小笨蛋,很难把它跟那个心狠手辣的大反派想象成一个人。

它还这么小,原剧情的“谢挽幽”死后,它得吃了多少苦,遇到多残忍痛苦的事情,才会变成所有人闻之色变的魔头。

谢挽幽忽然有些庆幸,刚穿过来的时候系统让她留下试试,而她最后选择了留下,带着小白避开了那些本不该由它承受的痛苦,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这会是小白命运的分叉口吗?

她真的能改变小白的命运吗?

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是谢挽幽想,只要她在这个世界一日,就会一直保护她的崽崽。

第二天上午,她们终于抵达了碧霄丹宗。

谢挽幽站在船头,隐隐看到了碧霄丹宗的山门,不由有些紧张。

洛如曦却是浑身轻松,她利落地收了飞舟,颇有些感慨地看着远处的山门。

只是将近半个月不见,洛如曦竟觉得已恍若隔世。

拉住谢挽幽的手,洛如曦揶揄道:“走吧小师妹,我带你去见你崇拜的不出来”

谢挽幽:“……”这个梗还能不能过去了!!

谢小白蹲在谢挽幽肩头,它好奇地看着远处苍翠的青山,山上开辟的各色灵田,天空中偶尔飞过的仙鹤,简直目不暇接:“娘亲,这里好漂亮啊!”

它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

洛如曦颇为得意:“进去后还有更漂亮的呢,小白以后住在碧霄丹宗,迟早可以把漂亮的地方逛个遍!”

谢小白尾巴一下子就翘了起来,凑到谢挽幽耳边悄悄问:“娘亲,我们以后真的住在这里了吗?”

谢挽幽的耳畔被小白的毛毛蹭得痒痒,忍不住笑:“是真的,小白喜欢这里吗?”

谢小白立刻小鸡啄米般点头:“喜欢!”

环境优美的碧霄丹宗,几乎瞬间就虏获了幼崽的心。

刚进山门,山道上便传来了一沓脚步声,谢挽幽和洛如曦都抬头看去,便看见一个身着天青色弟子服的男子笑吟吟地走了下来。

他身后便是苍翠欲滴的青山,行走在青石板铺就成的山路上时,简直与他身后的景色浑然一体,俨然像个画中人。

洛如曦惊喜不已:“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温临简笑看着她:“师尊命我来接你们。”然后将视线转向谢挽幽,目光微动:“这位就是挽幽小师妹?”

谢挽幽点头,不知要怎么称呼这位师兄。

洛如曦介绍道:“这是温临简温师兄,师尊的大弟子,哦,我是师尊的二弟子,师尊就收了我们两个弟子。”

竟是顶级炼丹大师的另一个弟子!

谢挽幽连忙见礼道:“见过温师兄。”

谢小白也稚声稚气地说:“温叔叔好!”

温临简早就注意到师妹肩上蹲着的小灵宠了,因为它长得实在过于可爱,但他没想到,这只看起来还是幼崽的灵宠竟然已经能说话了。

他眼中有一些惊讶,走上前温声询问:“你叫什么呀?”

谢小白有些羞涩地用尾巴藏住爪爪,仰头看着他,小声说:“我叫谢小白。”

温临简伸出一根手指,谢小白迷茫地歪头看了片刻,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伸出一只爪爪,轻轻跟他的手指碰了一下,完成了这场特殊的打招呼方式。

温临简夸奖道:“小白是叔叔见过最可爱的幼崽。”

被新认识的叔叔夸奖了,谢小白爪爪忍不住开花,有些不好意思地往谢挽幽怀里缩,只露出了一双不断抖动的雪白耳朵。

温临简唇角上扬,没有再逗小白,转而对两个师妹:“随我来吧,师尊和长老已经在等你们了。”

山道走完,他们便正式进了碧霄丹宗的地盘,然而谢挽幽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碧霄丹宗的建筑,而是碧霄丹宗的灵田。

那一块看的灵田中皆种着生机盎然的各色灵植,阡陌小道四通八达,不远处的大树不知是什么品种,开了一种浅粉色的绒花,风一吹,浅粉色的花便会随风飘遍田野,如梦似幻。

碧霄丹宗的建筑就掩映在这般美丽的风景里,朱墙绿瓦,几乎与之融为一体。

当真是一个美如桃花源的地方。

温简言一路引着她们穿过灵田,进入了其中一座楼阁,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

刚踏进屋,谢挽幽就发现,里面竟然已经站了不少人,看到她以后,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散发出奇怪的光。

谢挽幽:“……”

踏出去的脚,忽然有一种收回的冲动


这时,众人中央一位身着月白色道袍的老者对谢挽幽招了招手:“挽幽,来这里。”

谢挽幽曾在洛如曦的通讯符里听到过这个声音,正是洛如曦的师尊——碧霄丹宗宗主。

洛如曦看谢挽幽愣住了,就知道她见到顶级炼丹大师又开始紧张了,笑着在谢挽幽身后推她一把:“愣着干什么?去呀。”

谢挽幽往前踉跄了几步,好歹走到了宗主面前:“见过宗主……还有各位长老。”

宗主鹤发松姿,身上有一股令人信服的亲和感,一双眼睛虽然已经不那么明亮,却有着经年累月的累积后勘破世事的深沉平和。

如果让谢挽幽形容碧霄丹宗的宗主的话,那么她觉得,比起传奇的天阶炼丹师,宗主更像一个智者。

宗主笑看着谢挽幽:“总算跟你见面了,挽幽,一路过来,你觉得我们碧霄丹宗怎么样?”

谢挽幽想了想:“景色很漂亮,灵田也很多,看上去十分肥沃,能种很多灵草。”

旁边的一位长老目露欣慰:“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灵田,一看就是个种灵植的好苗子。”

谢挽幽:“……?”丹宗原来还教种灵植吗?

宗主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介绍道:“那是负责教灵草种植的林长老,种植也是对于弟子的考核项目之一,学炼丹,要学的可不仅仅是单纯的炼丹技术。”

“好了,话不多说。”宗主话锋一转,切入正题:“听如曦说,你因为冰灵根的原因,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异火,我们先把这件事解决掉。”

宗主说着,摸出一个黑色匣子,示意谢挽幽站在丹炉前,然后打开匣子,放出一枚浅蓝色的火焰:“这是乾蓝冰焰,属性与冰灵根相近,试试看。”

谢挽幽依言操控起这枚火焰,但她的灵力一触碰到乾蓝冰焰,整枚火焰的大小就快速缩水了一圈。

“被冰灵根吸收了,不行不行……换一个。”宗主摸了摸胡须,打开另一个黑匣子:“那便试试这个天罡青炎。”

谢挽幽继续试,这次天罡青炎直接被冰灵力冻得熄灭了。

这下,宗主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沉思:“好强的冰灵根……”

他沉吟片刻,取出另一个黑匣子:“金焱炎与你的冰灵根全然相克,品阶较高,你再试试这个。”

谢挽幽这次用灵力触碰到金焱炎,金焱炎既没有被冰灵根吞噬,也没有熄灭。

它猛然向上暴蹿了一下,失控了!

眼看金焱炎火苗暴涨,宗主长袖一挥,将金焱炎收回到了黑匣子之中。

谢挽幽仍然心有余悸:“宗主,这是怎么回事?”

宗主不紧不慢地说道:“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无法驾驭品阶较高的异火。”

现在的情况就有些难办了,品阶太低的火受不住谢挽幽的冰灵力,一下子就会熄灭,品阶高的火谢挽幽驾驭不住,也没法拿它炼丹。

谢挽幽一连试了一个下午,才找到一种勉强符合她要求的异火。

用这个异火成功炼出一品上等丹药后,谢挽幽终于松了口气。

宗主却还是不太满意,盯着这幻晶星火道:“它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异火,临时急用尚可,长时间使用,必然会影响你日后炼丹。”

谢挽幽何尝没察觉到这幻晶星火跟自己不是很契合,也很无奈:“只能等我修为上去,再看看能不能驾驭住其他异火了。”

说到谢挽幽的修为,宗主便提出要帮她看看经脉的情况,看过后,宗主简洁道:“这些天你是不是一直都有在修炼?先暂时停止修炼,减少运行灵力的次数,养一养经脉,等试炼大比结束后,你再服用洗经伐髓丹,把经脉全部重塑一遍。”

谢挽幽点头,正要说些什么,被她抱在怀里的小白忽然咳嗽了几声,好像喉咙里卡了什么东西,发出喘不上气一般的“嗬嗬”声。

谢挽幽赶紧拍了拍小白的背,一下子就慌了:“小白,你怎么了?”

小白摇头,又咳了一声,这次它竟然从嘴里咳出了一口黑烟。

谢挽幽:“???”

她没有眼花吧!崽崽它刚刚是从嘴里吐了一口黑烟出来?

宗主目光一凝,从谢挽幽手里接过了谢小白,捏了捏骨:“它多大了?”

谢挽幽恍恍惚惚地答道:“三岁半……”

宗主捏着谢小白的爪爪探查片刻,而后为它注入一股灵力,谢挽幽不知道宗主是怎么做的,只看到小白又咳了几声,嘴里不断冒出黑烟。

它咳最后一下的同时,一簇小火苗也从它的嘴里飞溅了出来。

谢小白晕晕乎乎地打了个嗝,终于舒服了。

谢挽幽人已经傻了:“宗主……小白这是怎么了?”

宗主摸了摸小白的脑袋,笑道:“这孩子应该是火属性的灵兽,只是年龄尚小,尚未发育完全,加上体内灵气不够,无法转化成火焰,到现在才能吐火。”

谢挽幽:“……”

谢挽幽想起昨天小白一连喝了五杯水,原来那时候就有征兆了。

作为小白她亲娘,谢挽幽很确定自己没有喷火的能力,那么显然这个技能遗传自小白他爹。

已知魔尊的本体是形态奇怪的毛绒绒,已知魔尊是火属性的兽类。

每日一问,崽他爹究竟是什么神奇物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