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第18章 来讯

第18章 来讯

那日谢挽幽解决谢家之事后,便带着小白,跟洛如曦一起离开了临天城,坐上了前往修真界的飞行法器。

洛如曦的飞行法器是一艘小型飞舟,外表类似于那种精美玲珑的画舫,洛如曦将它从乾坤袋拿出来的时候,它还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大。

谢小白蹲在谢挽幽的肩上,探头探脑地看着姨姨手上的迷你小舟,灰蓝色的大眼睛里难掩好奇。

洛如曦觉得小白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怪可爱的,忍不住想逗逗它,故意神秘兮兮道:“小白,看好了!”

说着,她催动灵力,然后把手中飞舟往远处一抛,巴掌大的迷你飞舟立刻开始变大。

谢小白果然被洛如曦这个操作惊得张开了嘴,睁大眼睛看着忽然变大的小舟,尾巴都忘记晃了。

洛如曦仗着孩子小还不懂,嘚瑟得不行:“怎么样,姨姨能把东西变大,是不是很厉害?”

谢小白用力点头,满眼都是敬佩:“姨姨超级厉害!”

一个操纵法器小技巧,轻易收获来自小白的崇敬,洛如曦心中暗爽,嘴上谦虚道:“只是很简单的一个法术罢了,不过如此。”

谢小白期待地看着洛如曦:“那姨姨能把小白也变大吗?这样小白就能保护娘亲啦!”

“?”洛如曦猝不及防即地翻车,目光闪烁起来:“这个……呃……好像不行呢,因为姨姨这个法术,只能把小船变大,不能把小白变大。”

得知不能马上长大,谢小白不由有些小失望,谢挽幽摸摸它的小脑袋,弯起唇角笑道:“要是每个人都能嗖的一下变大,世界上早就没有像小白一样的小孩子了,对不对?”

谢小白想了想,觉得娘亲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

谢挽幽不紧不慢地说:“成长是没有捷径的,想要快点长大,只有好好吃饭这一个办法。”

洛如曦连忙点头应和:“姨姨作证,你娘亲说的是真的!”

谢小白似懂非懂地听着,只记住了要多吃饭饭才能更快长大。

它暗暗握紧爪子,决定听娘亲和姨姨的话,靠吃饭长大!

飞舟彻底变大后,洛如曦便兴致勃勃地带着谢挽幽踏上飞舟,弯腰进入了船舱。

这飞舟从外面看上去小巧,但进去后谢挽幽才发现,飞舟里竟然另有乾坤,有很宽敞的空间。

洛如曦热情地招呼谢挽幽在铺了软垫的椅子上坐下,然后从暗格里翻出各种小吃,一股脑地全摆在了谢挽幽面前的案几上:“接下来要一连飞个三四天,怪无聊的,咱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等到了晚上,我们再下去找客栈住。”

洛如曦说着,自己也窝进了旁边的椅子里,双手掐了个诀:“好啦,咱们这就出发!”

谢挽幽很快感到一阵轻微的失重感,窗外的景色逐渐变得空茫。

飞舟已经起飞了。

谢挽幽还是第一次亲身体验修真界的“飞机”,说不新奇是不可能的,所幸飞舟飞得极稳,不会像飞机那样时不时遇到气流颠簸,并且没有任何噪音,对谢挽幽这个晕机人十分友好。

——但对第一次体验高空飞行的幼崽似乎不怎么友好。

谢小白刚开始还好奇地趴在窗边往下看,直到发现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飞舟的高度越来越高,他才忍不住有些害怕,扭着小屁股往谢挽幽的怀里缩,耳朵也后撇成了飞机耳,把脸死死埋进了谢挽幽怀里,颤着声音说:“娘亲……好、好高……”

怀里的小白在颤抖,它是真的害怕了。

谢挽幽又是怜爱,又是好笑,轻轻抚摸着小白的脊背给它顺毛:“小白不怕,我们不会掉下去的。”

洛如曦也没想到小白怕高,连忙安慰道:“姨姨的飞舟很安全的,小白要是怕的话,就——把这里想象成碧和堂!想象咱们没有在飞!”

谢小白努力地想象了一会儿,最后稚嫩的声音里带了哭腔:“对不起姨姨,小白做不到呜呜呜……”

明明是很可怜的一只幼崽,洛如曦却莫名其妙地被戳中了笑点,好不容易才憋住了笑:“没事,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小白从喉咙里发出很可怜的呜呜声,卷起尾巴,几乎把自己缩成一团毛绒小球,浑身的毛都炸开了,整个毛球立刻蓬松了一大圈。

这下洛如曦也不笑了,担忧的凑过来,心疼地哄道:“小白不怕哦,要不要吃糖糖?姨姨这里有很多糖,都特别好吃!”

谢小白蔫蔫地摇头,话都说不出来了,浑身都在细微的发抖。

谢挽幽觉得这样不行,小白既然恐高,就得想办法转移它的注意力,不能让它时时刻刻都在想自己会不会掉下去。

她看了一眼窗外,忽然说:“小白,我们现在已经飞到白云上面了,你不是一直很好奇白云上面有没有神仙吗?”

谢小白一听到“神仙”两个字,后撇的飞机耳就“嗖”的一下竖了起来。

谢挽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白小笨蛋一直觉得神仙都住在白云上,现在真的到了白云上,这小东西怎么可能会放过寻找神仙的机会?

果然,小白耳朵尖抖了抖,犹豫了片刻,就小心翼翼地抬起小脑袋,用眼角余光飞快地往窗外瞥了一眼。

飞舟在袅袅的云雾中平稳穿行,小白的视线里,只有一片壮阔的磅礴云海,已经完全看不到地面了。

看不到地面,就无法判断高度,谢小白的畏惧也因此减小了一些,炸开的毛毛逐渐恢复了正常。

谢挽幽假装张望了几下,然后很苦恼地说:“娘亲没找到神仙,小白要不要跟娘亲一起找?”

谢小白一听,立即顾不上其他了,点头如捣蒜:“要!小白要找神仙!”

谢挽幽故意问:“那小白现在不害怕了吗?”

“怕、怕的。”谢小白缩了缩爪子,有些羞赧道:“可是,神仙应该喜欢勇敢的小孩,不勇敢的小白是找不到神仙的……”

谢挽幽哑然失笑。

小白这是在心里给神仙加上了多厚的一层滤镜啊。

神仙只喜欢乖巧的孩子,神仙不喜欢坏孩子,神仙只会实现好孩子的愿望,神仙会惩罚不听话的坏孩子。

本质不过是大人用来控制孩子听话的一种话术罢了。

小时候在孤儿院,谢挽幽就时常听到这种训诫的话,她也曾听信过一段时间,努力照着神仙喜欢的样子成为一个乖孩子,但在那所孤儿院里,善良便意味着可欺,她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可那些要求她善良的“神仙”却没有来救她。

后来她就想通了,就算真的有神仙,那些神仙难道也全都是完美的吗?如果他们本身就不完美,又凭什么要求别人完美?

谢挽幽不打算让小白走她的老路,认真的告诉小白:“就算小白不勇敢也没有关系,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如果神仙没来见小白,那肯定是神仙的问题,是他临时有事,或者睡过了头,在路上迷了路,所以才耽搁了。”

谢小白
在谢挽幽怀里,懵懵懂懂地眨眼:“可是……神仙也会睡过头,也会迷路吗?”

谢挽幽说:“对啊,不然我们向神仙许愿,神仙为什么从来都听不到呢?要么神仙耳背,要么就是睡过头了嘛。”

谢小白思考了一会儿,小脑袋点了点,表示赞同:“娘亲说的对,天上的神仙也是有缺点的。”

洛如曦在旁边叹为观止,忍不住感慨道:“要是我娘在我小的时候也对我说这些话就好了,她以前总喜欢吓唬我,说一些类似于‘不乖的孩子会在夜里被鬼抓走’的话,到了现在,我晚上睡觉都不敢把脚露出被子,胆子也一直不大。”

谢挽幽沉思道:“好像长辈都爱说这种话,他们的孩子耳濡目染,于是又成了下一代爱说这种话的长辈。”

洛如曦用力点头:“想打破这种循环,就从我们这一辈做起!”

飞舟在云端上飞行,时不时穿过一团团雪白的云朵。

窗外飘过的云引走了谢小白的注意力,小孩子忘性大,小白已经想不起自己现在站在多高的地方,如今它满眼都是飞舟外飘过的白色云朵:“娘亲,这就是天上的云吗?小白离云好近!”

洛如曦立刻说:“小白想摸摸看吗?我们可以站在船头摸哦”

谢小白眼睛立刻开始发亮,眼巴巴地扭头看谢挽幽。

谢挽幽揉了一把小脑袋,抱着它起身:“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离开船舱,迎面扑来一股冷意。

谢小白身上的毛毛被风刮乱了,忍不住往谢挽幽怀里缩了缩,只伸出爪子,小心地去捞飘过的一朵白云。

结果捞了个空。

“?”谢小白疑惑歪头,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爪子,却没尝出白云的味道。

从前被关在小小的院子里的时候,谢小白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蹲在门口观察那些千变万化的白云,猜测它们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这是它在那段灰暗生活里,为数不多的一个乐趣。

在小白的想象里,天上那些飘过的云朵摸上去肯定很柔软,尝起来应该也是甜丝丝的。

可事实上,云朵没有味道,小白也摸不到它。

谢小白有一种被白云欺骗的感觉。

它窝在谢挽幽怀里,不信邪似的对着飘来的白云张开嘴,转着脑袋连咬了好几下。

它当然咬不到什么东西,雾蒙蒙的云朵穿过它的身体,只留下了微冷的水汽。

谢小白失落地埋在谢挽幽怀里不动了,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沮丧的“咕”,既像是抱怨,又像是某种无意识的撒娇。

谢挽幽戳戳它的尾巴:“娘亲也摸不到云,谁都摸不到云呀,它其实就是我们喝的水,水跑到了天上,就会变成这些白云。”

听到云朵是水变的,谢小白轻轻抖了抖耳朵尖,顿时觉得飘在天上的云失去了曾经的神秘感。

怪不得云没有味道,水也没有味道呀。

谢小白于是单方面和云朵和解了,重新从谢挽幽怀里探出头,睁大眼睛观察飞舟外面磅礴浩瀚的云海,偶尔也会张开嘴,傻里傻气地去咬迎面飘来的云。

真是个傻崽崽。

洛如曦和谢挽幽相视一笑。

两人并肩站在船头,洛如曦指着前面某个点,说道:“那边就是登仙峰,过了登仙峰,我们就真正进入了修真界内,不过到那时候,天应该也快黑了。”

谢挽幽顺着洛如曦的手指看去,发现了翻涌起伏的云海里若隐若现的一处山峰。

那就是登仙峰了。

登仙峰位于修真界和人界的交界处,相当于一块天然的界碑,不仅隔绝了灵气,造成两界灵气不平衡,也隔绝了修士和凡人。

凡人若是想进入修真界,除了被修士带进去,便只有徒手翻过登仙峰这一条路。

而修士想去人界,只需要像洛如曦一样,使用飞行法器越过登仙峰,修为高深的修士甚至连飞行法器都用不到,可以直接御风飞行,日行千里。

至于修士为何不仗着修为高对凡人动手,则是因为受到了天道法则的束缚,一旦修士对凡人动手,就会业障加身,在渡劫时遭受更强的雷劫。

因为有这层因果在,人界才与修真界维持了长时间的相安无事。

谢挽幽回忆着关于登仙峰的背景,不知不觉中,那若隐若现的山峰已近在眼前。

洛如曦露出笑容:“就要穿过界壁了,准备好了吗!”

谢挽幽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一道半透明屏障,心中难得也生出了一丝紧张。

她毕竟是异世之魂,这界壁看上去这么神奇,等会儿不知道会不会发现她的异常,直接把她排除在外。

谢挽幽不放心,专门在脑海里问了系统。

系统给了否定的答案:[有本系统在,不会]

……意思是如果没系统在,她真的会被界壁隔绝在外?

谢挽幽暗暗捏了一把汗。

但仔细一想,系统的话其实透露出不少消息,谢挽幽推测这道界壁大概率有识别魂魄是否原装之类的功能,借此防止妖邪夺舍,通过套皮偷渡的法子进入修真界。

谢挽幽沉思的时候,船头已经碰到了界壁,半透明的屏障如同水面一般,随之漾开了一圈圈浅金色的波纹。

船头很顺利地没入了界壁,没有丝毫的停顿。

界壁到了眼前时,谢挽幽下意识抱紧小白,闭了一下眼。

她没有碰到任何阻碍,仿佛穿过一层空气。

下一秒,谢挽幽就被迎面扑来的浓郁灵气包围了。

人间灵气稀薄,可吸收的灵气很少,如今她忽然到了灵气充沛的修真界,这具身体仿佛久旱逢甘霖一般,开始疯狂吸收周围的灵气。

谢挽幽隐隐感觉再照着这个势头吸收下去,她本就脆弱的经脉恐怕会撑爆,所以强行中断了灵气的吸入。

可还是有点迟了,谢挽幽很快感到一股眩晕的感觉涌了上来,不是很难受,只是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好像踩不到实地。

洛如曦对她的情况仿佛有所预料,淡定地把谢挽幽扶进船舱坐下,递了杯花茶给她。

谢挽幽靠在椅子上,恹恹地喝了一口花茶:“我……这是怎么了?”

洛如曦解释道:“你多年未回修真界,灵脉一直处于无法吸收灵气的半干涸状态,乍然回来,你的灵脉当然会疯狂吸收灵气,但你的丹田已经不适应这种浓度的灵气,一次性补过了头,才会出现‘醉灵气’的症状,不要紧,调息一下,等适应就好啦。”

谢挽幽伸手按着脑袋,闭着眼睛无精打采地点点头。

洛如曦看完谢挽幽,发现窝在谢挽幽怀里的小白竟然也翻着肚皮,一副晕乎乎的迷糊模样。

洛如曦满头问号:“小白,你怎么也——”

说到一半,洛如曦忽然想起来,小白这崽崽可是个能直接吃灵石的神奇存在。


会是因为刚刚吸了带着灵气的空气,所以小白也补过了头了吧??

谢小白好不容易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笑了:“姨姨,小白……小白看到好多星星……”

谢挽幽也笑了:“我也看到了……”

洛如曦:“……”

小师妹和小白都晕迷糊了,洛如曦看着天色也晚了,干脆操纵飞舟下降,想找家客栈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

可惜她的运气不太好,降落的地方是一片荒郊野岭,作为一个从小就怕鬼的人,洛如曦怎么可能选择在这种地方找客栈过夜,火速操纵飞舟掠过了这里。

找了半天,洛如曦才在天黑的时候找到一家灯火通明的客栈。

这家客栈在一个小镇子里,虽然不大,但好歹周围有人烟,而且洛如曦观察了一下,确实有人进出这家客栈。

走动的这些人都是有影子的,不是鬼,安全!

洛如曦就收了飞舟,带着醉蒙蒙的小师妹和小白进了这家客栈,只定了一间房。

笑话,这种地方,胆小鬼洛如曦怎么可能让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落单?

站在柜台后的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眼角眉梢带了细纹,看人时总是会微微低头,只让眼珠往上看,嘴唇如饮了血一般殷红,有种莫名的妖异感。

老板娘似笑非笑的目光扫过洛如曦和她怀里半揽着的谢挽幽,弯起鲜红的唇:“这位妹妹可是醉了?需要解酒汤么?”

洛如曦咽了咽口水,断然拒绝:“不用了,多谢。”

老板娘被拒绝了也没别的反应,只是用染着鲜红蔻丹的手指递出一把铜钥匙,在摇曳的烛火里笑吟吟道:“上楼右转,第二间房……哦,对了,晚上要是听到任何声音,记得不要开门啊。”

太诡异了!真是太诡异了!!

老板娘你正常点可以吗!我真的会害怕!

洛如曦忍住当场拉着小师妹掉头逃跑的冲动,在心里抓狂地咆哮着,微抖着手接过了这把钥匙。

但凡有其他选择,洛如曦都绝对不会住这家客栈。

可外面天已经黑了,要是在黑夜里驾驭飞舟,难保不会撞上什么障碍物,十分不安全,而且各种邪物都会在夜里出现,外面的危险程度丝毫不比住在这间店里少。

好在洛如曦对这种情况还算是有经验,一进房间,她就把每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然后关紧了门窗,从乾坤袋里掏出各种驱鬼符、五雷符、辟鬼符……不要钱似的全贴在了门窗上。

哼哼,这下就算真的有鬼,它们要是能进来,她洛如曦这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谢挽幽睁开眼看到满屋子的黄符,被吓得瞬间清醒了不少,垂死病中惊坐起:“师姐,你这是——”

洛如曦慈祥地把她重新按着躺下:“这是行走修真界的保命操作,希望你永远不懂这句话。”

谢挽幽:“……”

谢挽幽算是对洛如曦的胆小程度有了个清晰的认知,她默默看着满屋子的黄符,很难不露出来自穷鬼的羡慕眼神:“这得不少钱吧?”

洛如曦摆摆手:“小钱,炼几炉三品晋元丹就能赚到,相当于不要钱。”

就冲着这句话,谢挽幽都已经想象到未来她大手一挥,让小白敞开肚皮啃灵石的画面了。

满眼的向往还没来得及散去,洛如曦一句话打破她的幻想:“说起来,小师妹,你得抓紧时间找异火了,一定要在试炼大比之前找到。”

谢挽幽的双眼瞬间失去了光。

她要上哪才能找一个不会被她的冰灵气冻灭的异火啊。

洛如曦在谢挽幽身边躺下,凑过来安慰她:“不过你别担心,咱们碧霄丹宗里存着很多异火,肯定有一种异火是适合你的。”

试炼大比在即,谢挽幽只能寄希望于碧霄丹宗里的异火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谢挽幽想着,摸了摸身边睡得四仰八叉的谢小白,它喉咙里咕噜了一声,爪子迷迷糊糊地按住谢挽幽的手臂,开始一下一下地踩奶。

洛如曦压低声音:“好可爱,我也想试试诶”

谢挽幽就挪开手臂,示意洛如曦顶上。

谢小白毫无所觉,哼哧哼哧地继续踩奶。

两人轮流体验了一番小白技师的按摩,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心满意足地合衣睡下。

睡前,洛如曦留了一盏昏暗的灯,不让房间里完全陷入黑暗,此时夜深人静,房间被笼罩在一阵朦胧的昏黄烛光里,家具和器具投射在墙壁上的黑影原本静止不动,直到不知哪来的一股风吹动了烛火,那些阴影也摇曳了起来,张牙舞爪地在墙面上攀爬蔓延。

洛如曦打了个哆嗦,然后翻了个身。

迷迷糊糊中,她感到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在挠她的脚心,洛如曦感到有点痒,恍惚间以为小白在用尾巴挠她脚底板,下意识嘟囔了一声:“小白,别闹姨姨啦……”

可那毛绒绒的东西并不停止动作,反而变本加厉。

同时,有一个人在喃喃自语,声音缥缈,时断时续,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美瑛,我的身体呢……你见到我的身体了吗……你把它藏在哪里了……”

“呜呜呜呜……我再也不见她了……我死得好惨啊……”

“身体……把身体给我……是我的……”

洛如曦猛然从梦中惊醒,看到正躺在她和谢挽幽中间安睡的小白,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小白在用尾巴挠她脚底啊,就说嘛,小白不是那种调皮的崽崽。

可是——为什么她脚底依然有种被挠痒痒的感觉!!

洛如曦一寸一寸地转过脑袋,直接跟床尾一个狰狞扭曲的人头对上了视线。

而她这时候才绝望地发现,挠她脚底板的不是什么毛绒绒的尾巴,而是这颗人头上的乌黑长发。

人恐惧到极致,是喊不出来的,洛如曦忍着泪意,推了推身旁的谢挽幽。

谢挽幽一下子就醒了,睁眼也看到了床尾的恐怖人头:“……”

洛如曦声音颤抖:“小、小师妹,怎么办?”

谢挽幽还算镇定,迅速做出判断:“你给小白下一道隔音结界,然后把剑给我,我拿剑去把它串了。”

洛如曦脑子一片空白,只能机械地照着谢挽幽的要求行动。

就在洛如曦把剑递给谢挽幽的一瞬间,那只人头尖啸一声,张开满嘴的利齿,直冲洛如曦面门飞去。

那场面冲击感太强了,洛如曦短促地叫了一声,一时间手脚都僵了。

眼看那颗人头逼到了眼前,一道剑光在洛如曦眼前闪过,击飞了那只朝她扑过来的人头。

人头砸在地板上,发出重重的“噗通”一声,一路骨碌碌地撞到墙才停下来。

谢挽幽和洛如曦全都下了床,紧紧盯着那颗人头,洛如曦都快哭出来了:“是飞头鬼,明明我都在房间里贴满了符咒
,它究竟是怎么进来的啊……”

谢挽幽把她揽到身后:“不慌,它的等级不高,我应付得了。”

洛如曦两眼含泪,她宣布这一刻,小师妹就是她的神!

谢挽幽估摸得没错,等级不高的飞头鬼除了飞的快,没有其他的特殊技能,相对来说不算很难对付。

谢挽幽挥出一剑,人头鬼仓皇逃窜,被剑气削断了一半的头发。

它青白的嘴唇不断蠕动着,重复那几句话:“身体……把身体给我……是我的……”

“美瑛,我的身体呢……你见到我的身体了吗……你把它藏在哪里了……”

“呜呜呜呜……我再也不见她了……我死得好惨啊……”

它在天花板上如无头苍蝇般横冲直撞,谢挽幽提剑追着它砍的时候,才发现实战有多重要。

每天的常规练剑,是练不了砍鬼时的准头的。

纵横的剑气把整个房间砍得七零八落,谢挽幽在心里默默对老板娘说了句抱歉——虽然目前看起来,老板娘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追着飞头鬼砍了几分钟,谢挽幽才顺利把它打落在地,然后一剑戳穿了它。

飞头鬼发出惨痛的尖啸,洛如曦赶紧一张火符拍上去,把这个差点吓死她的鬼东西烧了个干净。

“呼——总算解决了。”洛如曦一屁股坐在床上,擦了一把冷汗,不得其解:“可它究竟是从哪进来的?”

谢挽幽目光扫过房间,落在唯一隐蔽的地方——床底下。

洛如曦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瞬间像被烫到屁股一样弹了起来,小脸发白:“不、不会吧……”

谢挽幽吹燃了一个火折子,然后往床底扔去,一闪而逝的火光照亮了床底被推开的木板和一个黑漆漆的窟窿。

显然,那只飞头鬼就是从这个窟窿里上来的。

洛如曦捶胸顿足,后悔不迭:“大意了!下次我得把地面也贴上符咒!”

谢挽幽轻咳一声:“没事,现在贴也来得及。”

谢挽幽把木板重新合上,然后贴了洛如曦友情赞助的十几张符咒。

经此一事,两人都没了睡意。

只有小白被隔音结界罩着,无知无觉地睡得很香。

洛如曦喝了口水压了压惊,脑子终于能正常运转了:“早就觉得那老板娘不是什么好人,飞头鬼可不会推开地板,肯定是老板娘干的,她利用飞头鬼把我们杀死,是想做什么?卖人肉包子吗?”

谢挽幽盯着落在门口的影子,重新握紧了剑柄:“不知道,但飞头鬼死了,老板娘可能要亲自动手——她只有飞头鬼这一个打手吗?不得不说,有点寒碜。”

“小师妹啊,现在是吐槽这个的时候吗?”洛如曦瞄到门口影影绰绰的黑色剪影,痛苦地闭眼:“这修真界还能不能好了,人间真美好,我要回人间。”

谢挽幽不合时宜地被洛如曦逗笑了,正要说什么,却见贴在门上的符咒燃烧起来,随后门外传来女人的尖啸。

不枉洛如曦贴了这么多符咒,那是真的有效果的!

那道黑色剪影扭曲片刻,终于不甘地退去,消失在了门外。

洛如曦以为这就结束了,刚放松了一些,忽然听到床底传出砰砰砰的声音。

那玩意从门口突破不成,果然选择了从床底那个窟窿爬上来。

可惜那块赌窟窿的木板上也被洛如曦狂贴了十几张符咒,床底的撞击声持续了几秒,终于完全沉寂。

洛如曦绷紧的神经这才缓缓放松下来,虚弱道:“我就说嘛,正常情况下,我这一套保命操作不会出错,今天的飞头鬼只是意外罢了。”

谢挽幽看着被符咒包围的房间,很是赞同。

就这种不要钱般的土豪贴法,确实没鬼能攻破洛如曦的防御。

眼看着天快亮了,谢挽幽和洛如曦便靠在床头眯了一会儿,打算等天色完全亮了再离开。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谢挽幽就闻到了一股焦味。

她迅速睁眼,发现门外已经有黑烟溢了进来。

着火了!

洛如曦也醒了过来,看到这个情况,忍不住骂了一声:“这家破店什么情况,鬼杀不了我们,就想把我们烧死,伤敌一千自损八”

谢挽幽已经把床上的谢小白抱了起来,见洛如曦着急忙慌要开窗,连忙阻止道:“师姐,你帮我抱着小白吧,我怕那个老板娘给我们个开窗杀,还是早做准备比较好。”

洛如曦恍然大悟,连忙接过了小白,顺便塞给了谢挽幽一堆符咒应急。

她紧张地看着谢挽幽执剑走向窗户,另一只手猛然掀窗,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下一秒就尖啸着冲向了谢挽幽的面门。

好在谢挽幽早有准备,一剑挥出,把鬼化的老板娘击飞了出去。

谢挽幽撑着窗户也要往下跳,跃跃欲试:“师姐,老板娘的等级也不是很高,你等我一会儿,我拿她练练手。”

说完,她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窗口。

洛如曦连忙抱着小白冲到窗口往下看,被打飞出去的老板娘此时正如壁虎一般将四肢攀在窗外一棵槐树的树干上爬行,而谢挽幽飞身而出,五道雪白的剑气全朝着老板娘的方向凌厉飞去。

老板娘见势不妙,急忙向上攀爬,可它躲开了大部分剑气,还是没能躲开最后一道,尖啸着被打飞到了地面上。

谢挽幽脚尖一点树干,反身朝老板娘坠落的方向追去。

洛如曦看着小师妹追杀女鬼,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她长时间待在碧霄丹宗里,有师尊和长老护着,一直没遇到多大的危险,想法也比较单纯,鬼店发生了火灾,她只想着赶快逃离房间,却没想到鬼早就猜到她们的行动,会在窗外蹲她们。

从前洛如曦一直觉得待在舒适区也没有什么问题,可出来走一遭后,洛如曦才发现,在外面行走,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杀机和危险隐藏在莫测的人心之下,她却不能很好地辨别,也没有能力保护自己。

而她不可能这辈子一直躲在碧霄丹宗的庇护之下,除了她自己,好像没人一直能保护她。

就在这一刻,洛如曦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炼,多长点心眼!

那边谢挽幽已经控制住了女鬼,眼看火势蔓延进了房间,洛如曦便抱着小白跳下了窗户,站在远处等待谢挽幽结束战局。

在这期间,谢小白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它先是拉长身子伸了个懒腰,再用爪子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在床上,而是在姨姨的怀里。

“??”小白满脑袋小问号,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姨姨,娘亲呢?”

洛如曦把小白转来转去的小脑袋手动转了回来:“你娘亲在跟女鬼打架,就快打赢了。”

听到有女鬼,小白一双灰蓝色的眼睛立刻睁大了,下意识想转
头看,被洛如曦拦住了:“女鬼长得有点丑,姨姨怕小白看了会害怕。”

谢小白又有些害怕,又有一点点好奇:“姨姨就给小白看一眼,好不好?”

洛如曦挡着谢小白的眼睛:“就只能看一眼哦。”

谢小白从洛如曦的指缝眯眼往外看,看到娘亲单手掐诀,手里的剑便漂浮了起来,化作了无数白色虚影。

在这些虚影下,地上的女鬼都显得弱小无助又可怜了。

谢小白偷偷看了一眼女鬼,不知道是不是娘亲太厉害了,谢小白觉得女鬼长得也没有像它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都是两只眼睛,一个嘴巴,一个鼻子嘛……

那些长剑虚影倏然落下。

一场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谢挽幽看着女鬼逐渐化作飞灰,收剑回鞘。

洛如曦这才上前,千言万语化作两个字:“厉害!”

谢小白也高兴地晃起尾巴:“娘亲打败了女鬼,娘亲好厉害呀!”

谢挽幽笑着抱过了它:“小白看到女鬼了吗?害不害怕?”

谢小白眼睛亮晶晶:“不怕!小白以后也要学剑,变得像娘亲一样厉害!”

谢挽幽点点它的小鼻子,否认道:“小白以后肯定比娘亲还厉害。”

客栈陷入了熊熊大火之中,浓烟引来了镇上的居民。

那些居民看着这边的火光,神色中难掩忌惮。

谢挽幽和洛如曦对视一眼,过去询问了一番关于这家客栈的事。

被询问的居民叹气道:“那马夫人也是个苦命人,原本跟丈夫开了家客栈,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她丈夫的脑袋被砍了下来,身体却不知道被人藏到了什么地方,马夫人也因此上吊自杀……后来,那家客栈就开始闹鬼,已经很多年没人去那里了……”

洛如曦脸色发白:“等等大伯,你是说,已经很多年没人去那了?”

那她昨晚看到的是什么东西?

就是因为看到这家客栈有活人出入,她才进去的。

大伯肯定地点头:“这边早就荒废了,大家听过这里传闻,怎么可能再进去住呢?”

洛如曦:“……”

谢挽幽问道:“马夫人全名叫什么,大伯你知道吗?”

大伯皱着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压低声音道:“好像是叫美……美什么来着?”

谢挽幽:“美瑛?”

“是,就是这个名儿……”大伯忌惮地四下打量,像是怕这个名字引来什么,匆匆地离开了。

谢挽幽若有所思。

那个飞头鬼应该就是马美瑛丈夫的头,飞头鬼却说美瑛藏起了它的身体。

这就说明……当年丈夫的头,其实是马夫人砍的。

洛如曦也琢磨出了点东西:“我记得那飞头鬼说过‘我再也不找她了’,所以是丈夫养了外室,马夫人忍无可忍,才杀了他?然后自己也上吊自杀了?”

谢挽幽点点头,分析道:“这样推断的话,马夫人变成鬼后,大概需要靠食人血肉来增强实力,所以她利用了丈夫的头,借头杀人,而你看到的那些‘人’之所以还有影子,或许是因为他们不是鬼,而是……尸块,专门用来钓新猎物。”

洛如曦:“……别说了,我要吃不下早饭了。”

再多的猜测其实都已经没了意义,女鬼灰飞烟灭了,飞头鬼也被烧了个干净,所有的一切过往,都葬送在了这场大火里。

这天清晨,她们离开了这个小镇,重新坐上了飞舟。

洛如曦指天发誓:“昨晚的客栈是个意外,今晚师姐一定带小师妹你入住豪华大客栈,让你安安稳稳地睡一觉!”

谢挽幽撑着下巴笑看着她,好奇地问道:“师姐,你之前一个人来人界接我,晚上都会在房间里贴满符咒?”

洛如曦点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啊,师尊之前说外面的世道十分险恶,让我勤加练功,我还不信,结果第一个晚上就有鬼东西敲我门,我怕得不行,把整个房间都贴满了符咒,一晚上没睡着……以后我是该要好好练功了,不然连飞头鬼都能咬掉我的头。”

谢挽幽心想,这么看来,她师姐的师尊确实是有点东西的。

明知道洛如曦很少出门,外出经验不足,却偏偏把接她回去的任务派给了洛如曦,谢挽幽猜测,洛如曦的师尊应该也是有意让洛如曦趁此机会历练一番,感悟人生。

洛如曦在外面被现实毒打了一番,确实感悟到了人生,一时间归心似箭,飞行速度都快了不少。

照这个速度,她们后天上午就能抵达碧霄丹宗。

当天晚上,洛如曦果然如她所说,带谢挽幽和小白入住了一家豪华大客栈。

小白在床上蹦了蹦,新奇地跟谢挽幽分享它的发现:“娘亲,好软呀!”

“那是自然。”洛如曦也坐在床上弹了弹:“有钱,是无所不能的。”

她往床上一拍,小白直接被回弹的床铺弹得整只飞了起来。

它惊呼一声,觉得好玩,用脑袋撞了撞洛如曦的手,暗示还想再来一次。

洛如曦满足了它的愿望,陪它玩得兴起。

一次次飞起来的小白不忘邀请娘亲也来玩起飞游戏。

谢挽幽:“……”娘亲飞不起来啊傻崽!

洛如曦在陪小白玩,谢挽幽则坐到了一旁,拿出了从谢妍语那里抢回来的吊坠。

谢挽幽没从这个吊坠上感觉到什么特殊的地方,非要说的话,也就是戴上这个吊坠,吸收灵气的速度会快一点。

可系统说它对崽崽修炼有好处,难道它还有什么没有开启的隐藏功能?

谢挽幽翻来覆去把吊坠看了一遍,没看出什么名堂,吊坠毕竟是魔尊的东西,修真界鱼龙混杂,谢挽幽怕有心之人发现什么,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暂时没给小白戴上,打算等回碧霄丹宗安顿下来后再好好研究这个吊坠。

这时,洛如曦接到了来自宗门的通讯,暂时中断了起飞游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