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11、夜探

11、夜探

夜黑风高的夜晚,整个谢家笼罩在月色中,渐渐陷入了沉寂。

偶尔有不知名的昆虫躲在草丛里鸣叫一声,更显静谧。

谢挽幽悄无声息地在谢家杂草丛生的小路上潜行,按着记忆里的方向往谢妍语所在的玉澜阁而去。

一路穿花拂叶,没惊动任何人。

谢妍语作为谢府嫡出大小姐,所住的楼阁在府中自然是数一数二的华丽,不仅占地面积大,位置也极好,谢挽幽远远便瞧见了。

玉澜阁依旧灯火通明,很显然,谢妍语还没睡下。

谢挽幽运起隐匿功法,轻盈地翻过围墙,借着夜色的掩饰躲过了门口的护院,摸到了一扇半开的窗边。

她运气还算不错,那扇窗连通的正是谢妍语的寝房。

谢挽幽侧目往里面瞄了一眼,房间里烛火摇曳,谢妍语正放松地坐在梳妆台前,任由身后的丫鬟帮她一一取下鬓发上的步摇发饰,再卸掉白日里精心挽起的云鬓,用发梳轻轻梳理。

絮絮的说话声从窗里飘了出来。

丫鬟笑道:“小姐真是雪肤花貌,就连那位整日沉迷炼丹的莫公子,今日见了你都挪不开眼呢。”

整日沉迷炼丹的莫公子?谢挽幽想,不会是她认识的那个莫公子吧?

如果真是那个莫公子……谢挽幽就大概知道他为何会盯着谢妍语看了。

大抵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吧。

屋里的谢妍语闻言,轻哼一声:“我可瞧不上他,此人未免太过轻浮了。”

丫鬟附和道:“小姐说的对,莫公子当时那是什么眼神啊,一双眼睛好像都要冒出火了,看着就不像正经人。”

谢妍语又是鄙夷,又是得意,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想到什么,大发慈悲般道:“罢了,爹爹近来一直想跟莫家搭上关系,既然如此,我也不是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

谢挽幽:“……”她替人尴尬的毛病好像又犯了。

谢挽幽用脚趾默默抠了一会儿地,竖起耳朵继续听屋里的动静。

像是在干坏事,屋里的丫鬟压低了声音:“小姐,这就是济世阁给您做的那个丹药,我给您取回来了。”

谢挽幽想起来,之前在济世阁门口看到谢妍语时,济世阁掌柜在交谈中确实提到了丹药的事。

谢妍语委托济世阁制作了什么丹药?谢挽幽直觉谢妍语没安什么好心。

果然谢妍语很快冷笑道:“真是便宜了谢挽幽那个贱人!这枚绝颜丹可是花了我不少灵石呢。”

丫鬟连忙哄道:“虽然花费了一些灵石,但那贱人只要服下这枚丹药,就会满脸流脓,浑身溃烂,在出嫁的那天公然出丑,这么一想,小姐是不是就舒心了一些呢?”

伴随着丫鬟的描述,谢妍语好像看到了那一天谢挽幽的惨状,语气渐缓,勾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的也是,一想到那贱人会变得多么凄惨,这点灵石也算不上什么了。”

谢妍语用涂着大红蔻丹的青葱手指挑起盒盖看了里面的绝颜丹一眼,语调变得阴冷:“那个贱人!跟她那个早死的狐媚娘一样,也长得一股狐媚模样,吃了这丹药,我看她还能怎么美!”

谢妍语砰的一声把盒盖盖上,愉悦道:“翠云,你明天就去把这枚丹药放进谢挽幽的吃食里,等到她出嫁的那天,就差不多是绝颜丹的发作时间了,我要让全城人都来看她的笑话!”

翠云喜滋滋地应了一声,接过了丹药。

谢妍语喃喃自语道:“谢挽幽,我真是受够了被你踩在底下的滋味,分明只是一个低贱的庶女罢了,凭什么你却有比我还高的天赋?你都不知道,每次跟你称做姐妹时,我有多恶心……”

“好在,上苍是公平的。”谢妍语畅快道:“贱人就该有贱人的下场,我这个做姐姐的,就送你最后一份礼物吧。”

谢挽幽在窗后听着这两人密谋如何对付自己,心里很是无语。

这位大小姐怕是忘记了,她这一身荣华富贵,还有谢家的快速崛起,究竟是谁带来的。

若不是有原主在,谢妍语这辈子恐怕都接触不到灵石这种东西。

谢妍语似乎终于累了,起身便要去休息。

谢挽幽没忘记自己的目的,她是为了那个被谢妍语夺走的吊坠来的,眼看谢妍语要休息了,谢挽幽便琢磨着,要不要冒险进屋去搜寻一番。

就在此时,眼角余光里忽然掠过的一道红色光芒吸引了谢挽幽的注意力。

谢挽幽定睛看去,发现谢妍语白皙的脖颈正挂着一个红色的吊坠,不就是她想找的那一个?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细想之下,谢挽幽觉得有迹可循,毕竟这是原主从魔尊身上薅来的,不可能是什么凡品,说不定还有什么帮助修炼之类的功能。

这种宝贝,谢妍语不会舍得将它压箱底,最大的可能便是将它贴身戴在自己的身上。

那问题就来了,她要怎么从谢妍语的身上拿回这条吊坠?

白天的时候,谢妍语身边有人贴身保护,到了夜晚,整个玉澜阁也有无数守卫,贸然抢夺,一定会惊动谢家。

除非她抢了就跑,跑到谢家手伸不到的地方。

谢挽幽觉得可行,谢家这破地方,她早就不想待了,之所以留下来,就是为了这个吊坠。

屋里的灯火熄灭了,谢挽幽也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玉澜阁。

回去的路上,谢挽幽暗暗在心里构思整个计划。

想要在抢回吊坠后全身而退,第一,要保证抢的时候没有多大阻碍,第二,要保证撤退得够快,第三,要保证靠山足够厉害。

既然谢挽幽已经决定拜入碧霄丹宗,第三点便迎刃而解,要考虑的只剩第一点和第二点。

谢挽幽思索了片刻,这样看来,直接在府内抢夺吊坠明显不可取,既容易被群殴,还不利于跑路。

那就只有在府外动手了。

心里揣着一系列的计划,谢挽幽摸黑回了小院。

一开门,一道小小的白影就迫不及待地飞扑了上来,谢挽幽有点好笑,赶紧俯身接住了它:“小笨蛋,娘亲说好了会回来的,就这么不放心呀?”

小白被谢挽幽点破心思,羞赧地在谢挽幽的胸口乱蹭,小奶音甜甜的,翻来覆去地喊道:“娘亲!娘亲娘亲~”

谢挽幽走后,小白生怕娘亲不会再回来,没有照着谢挽幽的嘱咐乖乖睡觉,即使困得打瞌睡了也不敢合眼,一直蹲守在门口。

直到外面传来娘亲的脚步声,它才一下子清醒过来,满心都是欢喜地在门口团团打转。

娘亲真的回来了!

这是不是说明,以后他都不会被娘亲丢下了?

这个认知让谢小白心里热热的,还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既有些酸涩,又有些说不出的甜。

谢小白把脸埋在谢挽幽的脖颈里,尾巴摇得很欢。


小白高兴地想,他以后也是有人要的小孩了!

谢挽幽不知道孩子在傻乐什么,哄着过于兴奋的小东西睡下之后,便暂时排除杂念,一如既往地开始打坐运功。

谢挽幽还记得谢妍语第二天会派人给她送毁容的丹药,特意提早醒来练了剑,回屋静候绝颜丹登场。

不出谢挽幽所料,以往经常不送早饭的王婆子,今天一大早,反常地给她送来了一盆粥和一碟咸菜。

王婆子恶狠狠道:“昨晚剩的粥没地方打发,给你这小贱蹄子吃正好——记得省着点吃,这可是你一天的吃食。”

谢挽幽懒得搭理王婆子,默不作声地拉过了托盘。

王婆子听到里面碗筷撞击的声音,浑浊的眼睛一亮。

她侧耳仔细听,很快听到了一个怯怯的声音,是那个小野种在说话:“娘亲……可以给小白吃一点吗……小白好饿。”

谢挽幽的声音紧接着传出来,多了几分不悦:“饿什么饿?没听到那个老太婆的话吗,这点东西我自己吃都不够,哪还有多余的分给你。”

碗筷撞击的速度加快了,像是谢挽幽为了护食,加快了喝粥的速度。

小崽子委屈的哭声混杂在碗筷声中,可怜得紧。

王婆子的笑容加大。

成了!

她又听了一会儿,确认谢挽幽已经把粥喝下,就回去给大小姐身边的丫鬟翠云复命了。

王婆子不知道,她一走,房间里的谢挽幽就放下了敲碗的筷子。

小白趴在她肩膀上晃了晃尾巴,紧张兮兮地小声问:“娘亲,小白刚刚,没有说错吧?”

谢挽幽把它从肩上摘下来,揉了一把小脑袋,夸奖道:“小白演得真的很好,绝对有演戏的天赋!”

想起刚刚的事,谢挽幽若有所思。

小白看着是个傻白甜崽崽,演起来竟然出乎意料的逼真,无论是颤抖的语调还是假哭,都拿捏得很好,谢挽幽若不是整场戏的策划者,恐怕都会被小白演过去。

而且谢挽幽让小白帮忙演戏,小白不仅没多问,还很期待地答应了下来。

怎么越想越觉得……崽崽莫名有种天然黑的味道?

谢挽幽沉默了片刻,低头看一眼小白的模样,小白正歪头看着她,灰蓝色的眼睛又大又圆,清晰地倒映出了谢挽幽的模样。

谢挽幽瞬间被可爱击中,顾不上想别的事了。

天然黑就天然黑吧,亲秃它!

再次被连亲十几下脑袋的谢小白:“?”

脑袋上缓缓冒出小问号。

小白懵逼.jpg

吸完崽崽,谢挽幽恢复正经的表情,开始研究那碗下了绝颜丹的粥。

谢挽幽:“就这么浪费了,好像很可惜?”毕竟是谢妍语花了好多灵石买的呢。

谢挽幽决定投桃报李一下,让谢家人也尝尝绝颜丹的味道。

反正他们这么喜欢没脸没皮地吸血,这脸不要也罢。

绝颜丹作为一种毁容丹药,之所以卖那么贵,也是有原因的。

它虽然不是什么剧毒丹药,但也实打实地带有毒性,一般来说,大多数带毒的丹药一旦下在食物里,大多有迹可循,可绝颜丹却真正做到了无色无味,毁容于无形。

而且绝颜丹的药效会缓慢发作,待到受害人发现时,早已无力回天,浑身溃烂,失去脸皮。

谢挽幽:“妙啊。”

她端起碗,微微弯起唇角,忽然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