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9、吊坠

9、吊坠

谢挽幽早就知道修补经脉会很疼,但她完全没想到竟然有这么疼!

每一寸断裂的经脉都像在被万蚁啃噬着,细细密密的疼痛层层叠加,范围遍布全身,避无可避,谢挽幽单手扣住桶沿,很快戴上了痛苦面具。

顾忌着小白还在对面,谢挽幽怕吓到孩子,强忍着没出声。

她本就虚浮的面色很快变得越发煞白,冷汗涔涔,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挂在了瘦削的下巴上。

谢小白从没见过这样脆弱的娘亲。

他的娘亲若是痛了,就会断断续续地咒骂,骂任何人,满心怨怼,恨不得她话语的毒刺能扎伤别人,让别人也跟着痛。

强忍着疼痛不吭声的娘亲让谢小白感到陌生,感到束爪无策。

它能做的,好像只有伸长爪子,笨拙地替谢挽幽拭去那滴汗水:“娘亲不泡了……不泡,就不疼了。”

这傻白甜崽崽,还记得你未来大反派的身份吗?

谢挽幽咬了咬唇,勉强牵起唇角对它笑道:“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娘亲以后可是要干大事的人,不泡就干不成了。”

谢小白听不懂大道理,只知道他的娘亲说了一堆理由,结论是一定要泡这些会咬人的水。

他仰起头看着谢挽幽,一双灰蓝色眼睛亮闪闪的,充满了崇敬。

现在的娘亲好勇敢呀。

谢挽幽被崽崽的可爱击中,忍不住抬起手指,点了点它的粉色鼻头,然后就彻底没力气说话了,趴在桶沿闭目忍耐。

事实证明,当身体处于疼痛中时,时间流逝就会变得出奇的慢。

刚刚那点时间连十分钟都没到,别说一个时辰了,谢挽幽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坚持半个时辰都难。

看来,她最好用点别的东西分散一下注意力……

某个瞬间,谢挽幽混混沌沌的脑海中骤然清明,她忽然想起来,原主之前学过的剑宗心法,似乎也有开拓经脉、锤炼筋骨的效果。

反正无事可干,谢挽幽便默念心法,试着体内聚起细弱的灵流,将灵力运转一个大周天。

刚开始,那股灵流游走经脉时总会遇到滞堵,谢挽幽知道那些都是当年受损堵塞的地方,定了定心,配合着心法和药浴的作用,耐心地一点点将淤堵疏通开。

不能用力太猛,否则会让经脉伤上加伤;也不能犹豫不定,否则刚疏导开的口子又会重新堵上。

做这种事情无疑需要极大的耐心,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而过。

敲门声响起时,谢挽幽已经顺利运转了一个大周天,虽然疏通后的经脉依旧很窄,但灵流已经畅通无阻。

谢挽幽感受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境界,已经越过练气二阶,到了练气四阶。

待到经脉完全修复的那一日,她想必就能恢复筑基巅峰的修为。

谢挽幽展望了一下未来,不由舒出一口气。

她变强了,能用的法术也多了一些,谢挽幽稍稍回忆,起身后捏了个低级的清洁法术,快速将身上的药汤弄干净。

到了这个时候,谢挽幽才有了一种已经穿到修真界的真实感。

她一边感慨法术的便捷,一边披上外衣,对小白招了招手,示意它跳到自己怀里:“娘亲已经满血复活,快来,娘亲接着小白!”

谢小白点点头,毫不犹豫地伏低身子一用力,轻巧地跃进了谢挽幽的怀里,蓬松的雪白尾巴快乐地摇晃起来。

谢挽幽捏捏晃来晃去的尾巴,用力亲了一下它的小脑瓜:“小白,你真是撞到了娘亲的心巴上!”

谢小白抖了抖耳朵尖,有点不好意思,但尾巴摇得更欢了。

出去前,谢挽幽轻车熟路地把它藏进了宽大的袖口里,这才打开了房门。

谢挽幽本以为林掌柜已经去忙别的事了,没想到一开门,就跟守在门外不知多久的林掌柜撞上了。

谢挽幽诧异道:“林掌柜,您……这是等了多久了?”

林掌柜摆摆手:“没有多久,放心不下,索性过来看看。”这可是他们碧霄丹宗未来的弟子,他怕药浴过程中出什么意外,哪还能安心干别的,忙完手上的事就急匆匆过来了。

没想到这姑娘意志力竟然也很强,不仅在在那种疼痛中维持了清醒,竟然还能站着自己出来。

真是……太优秀了!!

而且林掌柜感知一番,惊喜地发现,谢挽幽的修为竟然已经恢复了一些,回到了练气四阶。

这还只是一次药浴的效果啊!

林掌柜心里对谢挽幽真是一百个满意,看着谢挽幽的眼神也变得越发慈爱。

谢挽幽:“?”林掌柜,你正常点,我害怕。

林掌柜有心想跟谢挽幽多聊几句,但药浴过后谢挽幽便需要充分的休息,林掌柜只好暂时作罢,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谢挽幽:“这是内服的固元丹,每日三次,每次两颗,晚上别忘记吃。”

谢挽幽接了过来,认真道:“大恩不言谢,来日必会加倍报答。”

林掌柜心里想:说什么报答,你马上来当碧霄丹宗的弟子就是最大的报答了,你最好快点答应,不要逼掌柜我求你!

林掌柜嘴上说:“好孩子,不必如此客气,都是碧和堂的分内之事罢了。”

谢挽幽不知道林掌柜也是个双面人,一时间十分感动。

约好明天过来的时间,谢挽幽正要转身,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谢挽幽问:“林掌柜,您知不知道,有什么法术能把碎掉的东西复原?”

林掌柜一愣,虽然不知道谢挽幽想做什么,但他还是思索了一番,教了她几个可以使用的修复小法术。

林掌柜教完,又叮嘱了一句:“不过,这些法术都只能修复一些无生命的东西,而且对于一些碎片丢失的物品,并不能完全修复好。”

谢挽幽笑了一下:“没关系,只是想糊弄一下别人,不用太精细。”

糊弄别人?林掌柜一时好奇,就多问了一句,谢挽幽犹豫了片刻,便把今天早上的事简单地同林掌柜说了。

搞清楚来龙去脉后,林掌柜被谢家的无耻震惊了!

堂堂一个谢家,竟然干出卖女求荣之事!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他们很缺钱吗?谢挽幽不过是修为受损,他们竟然就要把她卖了,榨干最后一点价值!

林掌柜本以为谢家当年不给谢挽幽治伤,已经够薄情寡义了,没想到他们还能再次刷新他的下限。

林掌柜那还能放心让谢挽幽回谢家那个狼窟,急忙把人拦下,皱眉道:“那种破地方,你还回去做什么?碧和堂还有空房间,你不如干脆就在这里住下,就算谢家发现你离开了,也绝不敢越过碧霄丹宗抓人!”

修士在修真界修炼,难免遇到瓶颈,受各种伤,总会有急需丹药的时候,因此丹宗一直都是是修真界各大势力讨好的存在。

碧霄
丹宗虽然近期有没落的趋势,但这些年的底蕴不是假的,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碧霄丹宗在人界的权势依旧能稳压谢家一头。

护住一个谢挽幽绰绰有余。

林掌柜心思活络起来,越想越觉得把人拐回碧和堂住是个优秀的决定,不仅日后能更好地指点谢挽幽,而且也不用天天担心她被天元丹宗挖走了。

林掌柜的算盘打得好,可惜谢挽幽沉思片刻,最终还是拒绝了他。

林掌柜不理解,有什么理由能让谢挽幽拒绝自己的提议:“难道……你对谢家仍有留恋?”

“当然不是。”谢挽幽好笑地摇了摇头,她对谢家能有什么眷恋。

其实林掌柜的提议很诱人,谢挽幽本来的确是想要答应的,但就在刚刚,一直潜水的系统忽然跟她说了一件事,这才让她临时改变了决定。

林掌柜明显对她的说辞不怎么信服,谢挽幽便斟酌道:“当年我受伤后,谢家的人抢走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在离开谢家之前,我得把它拿回来。”

居然趁火打劫?谢家人真是一如既往不干人事!

林掌柜暗骂了一句,正想问是什么东西,他可以派人帮她拿,谢挽幽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微微摇头:“只有我能感应到它的位置……而且,我想亲手把它拿回来。”

谢挽幽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刚穿到这个世界时,她和崽崽在谢家吃的苦,遭遇到的不公,她都记在了心里。

她向来有仇必报。

若是她修为受损,没有恢复的希望,那么她此时便会接受林掌柜的提议——毕竟没能力者的复仇不叫复仇,那叫送死。

可现在情况不同,既然她修为渐渐恢复,那么她未尝不能自己报仇。

林掌柜不怎么赞同:“谢家水深,你孤身一人,不一定能解决。”

谢挽幽说:“我心中有数,如果我真的没办法解决,到时候一定会向掌柜求助。”

林掌柜拗不过她,叹息一声。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看似风一吹就倒,却是个倔脾气的硬骨头。

罢了,就依了她,他们碧霄丹宗的未来弟子想自己报仇,这是好事,多么有担当啊!

有碧霄丹宗弟子的风骨!

林掌柜又是欣慰,又是不放心,虽然勉强同意,但也给了她一个可以联络碧和堂的通讯符,叮嘱她要是遇到不可解决的麻烦,及时将灵力灌入通讯符。

谢挽幽道了谢,认真地将通讯符收好。

林掌柜把打包好的绿豆糕给谢挽幽提上,目送着她在夜幕中远去的身影,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心里边还是不放心,林掌柜匆匆回了房间,拿出通讯玉碟,再次联络碧霄丹宗。

几乎是瞬间,通讯玉碟便亮了起来,急哄哄的大嗓门响彻整个房间:“老林!那姑娘今天来了吗!”

林掌柜嫌弃地皱眉:“来了……我说李长老,你好歹也是修真界数一数二的炼丹师了,就不能端庄一点吗?”

李长老根本不理会林掌柜的嘲笑,只想问自己想问的:“今天她炼得怎么样!这么个绝世天才,今天肯定能把丹炼到地阶中品了吧!”

另一个声音的主人像是听不下去了,无奈地出声道:“哪有那么快,李长老,你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哪个天才这么快就能炼出过地阶中品的丹药?再天才也不是这个天才法吧。”

“……”林掌柜可疑地沉默了一下,然后坚定说:“不!你错了季长老,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天才!她第二次炼丹,就炼出了地阶中品,离极品只差一点点。”

对面所有长老:“???”

李长老恍恍惚惚:“啊……老林,你别唬我,这种天才,是真实存在的吗?”

“先不谈这个,”林掌柜现在还不想详细举例谢挽幽在炼丹方面有多天才,他急于跟众长老说的是别的事,在周围下了一层禁制后,他才沉声道:“我今天才知道,挽幽之前竟然是筑基巅峰,因为受了伤才会跌到练气二阶。”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下,对面的长老都被这个消息惊到了。

季长老也维持不住镇定,急忙追问:“什么情况?”

“还不是因为谢家那群薄情寡义的无耻之徒!”

林掌柜把四年半之前发生的事倒豆子一般地说了,引得对面的长老也是满心怒火。

谢家有眼无珠,不仅耽误了谢挽幽的伤势,还差点让一个炼丹奇才就此蒙尘,怎能让人不痛心愤怒。

林掌柜道:“挽幽经脉受损严重,我已让她泡过药浴,她恢复得很快,现在已经回到了练气四阶,为确保她之后经脉能够完全修复,还要用到洗经伐髓丹。”

李长老当机立断:“我尽快让宗内弟子送过来,谢家瞧着是个不安分的,指不定怎么迫害挽幽,你记得千万看顾好她。”

林掌柜也很无奈:“挽幽要强,想自己解决,我拗不过她,便给了她通讯符。”

李长老拍了桌,痛心不已:“你就放心让她自己去对付谢家?挽幽她还是个孩子啊!”

旁听的云长老终于没忍住,幽幽出声:“咳……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小姑娘答应来我们碧霄丹宗当弟子了吗?你们就挽幽挽幽地叫上了,真是不害臊。”

“有什么关系,反正这孩子最后肯定会来碧霄丹宗的。”李长老厚颜道:“这次就派个嘴巴甜的弟子过去,拐也要把挽幽拐回来!”

*

告别林掌柜后,谢挽幽戴着帷帽往回走,边走边在脑海里询问系统:“你说的那件被谢家抢走的重要道具,究竟是什么东西?”

系统:[这就要从原主从魔域逃出,结果撞上魔尊说起]

谢挽幽有原主的记忆,也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混乱的夜晚。

原主和魔尊当时都是神志不清的状态,她也没看清魔尊的长相,只把魔尊当成了那些前来追捕她的人,第二天醒来后便慌乱地逃走了。

那个道具又是什么东西?

系统提醒道:[逃走前,原主从魔尊身上顺走了一件法器]

谢挽幽细想了一番,终于记起了这个小细节:“好像……是一个红色的吊坠?那就是所谓的重要道具?”

系统:[是的,那个吊坠对崽崽的成长有好处,最好把它拿回来]

一听那东西跟小白有关系,谢挽幽微微皱眉,开始回忆那个吊坠的去向。

原主从魔尊身上顺走吊坠后,一路逃回了谢家,谢家发现她不仅修为大跌,还怀了孕,气急之下把她丢进了破败小院里。

当时那条吊坠就戴在她的脖子上,自然也被谢家雁过拔毛一般搜刮走了。

眼前浮现出多年前的场景,下人从她脖颈扯下那条吊坠,满脸谄媚地呈给了一个神态倨傲的少女。

那个少女的模样渐渐跟一个人的样子重合。

谢挽幽冷冷地吐出一个名字:“谢妍语。”


那个出现在济世阁的有钱大小姐。

是她抢走了吊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