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8、治疗

8、治疗

林掌柜带谢挽幽去的是跟昨晚不同的另一间炼丹室,陈设都很新,像是连夜布置的。

谢挽幽看在眼里,对碧霄丹宗重视自己的程度又有了新认知。

她没有惶恐之类的情绪,淡然地站在了炼丹炉前。

既然碧霄丹宗这么做了,就说明她配得上这份待遇,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好好发挥,不让碧霄丹宗的一番苦心落空。

林掌柜见谢挽幽举止大方,从容不迫,心中不由颇为赞赏。

寻常人若是知道自己竟然有万里挑一的炼丹天赋,早已满心膨胀,恨不得马上将这个消息宣扬得天下皆知。

可这位姑娘是不同的。

明明测出来的炼丹天赋能让她迅速摆脱贫困的现状,她却没露出狂喜模样,自始至终都不骄不躁。

年龄不大,便有如此心性。

林掌柜暗想:我们碧霄丹宗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绝不能让她被别的丹宗抢走!

“林掌柜,林掌柜?”

林掌柜回过神,发现那姑娘正疑惑地看着自己,轻咳一声:“年纪大了,总是时不时出神——方才说到哪了?”

谢挽幽没有多想,摘下帷帽放在了一边,注视着丹炉里跳跃的赤色灵火:“您说要想成功炼丹,不仅得操作精细,火候适宜,一张正确配比的丹方也是必不可少的。”

林掌柜微笑颔首:“灵草中的药性各不相同,多一分和少一分,都可能导致炼丹失败,所以,标注了材料和配比的丹方对炼丹师来说十分重要。”

这个很好理解,不就跟照着医生开的方子抓中药一样?

谢挽幽点点头,听着林掌柜继续讲述基础知识点:“如今的丹方,大多都是经由一代代的炼丹师整合总结,再流传下来的,到了现在,一些珍贵的丹方已经失传了,唯有大丹宗还留有拓本,但不会轻易外传。”

林掌柜说着说着,暗戳戳夹带起私货:“比如碧霄丹宗就收录了不下几百种珍贵丹方,那个天元丹宗比不过我们,还想高价买,次次都被我们拒绝了……哼,有钱可不是什么都能买到的,连点底蕴都没有,不过是个暴发户丹宗罢了。”

谢挽幽:“……”拉踩就算了,怎么还带内涵的呢?

林掌柜内涵了天元丹宗一波,面色如常地拿出一张纸,递到谢挽幽面前:“不小心说远了,你看,这就是聚气丹的丹方。”

“我昨晚炼的就是聚气丹?”谢挽幽惊了:“可我完全没参考丹方,怎么也成功了?”

林掌柜笑了笑:“傻姑娘,聚气丹之所以被我们炼丹师称为最基础的丹药,正是因为它的炼制难度低,对配比的要求不高。只要提炼灵草和掌控火候两个操作及格,大多都能炼制成功。”

说罢,他催促道:“你照着配比再炼一次,一定能炼得比昨天好。”

谢挽幽犹豫了一下:“您刚才说过,丹宗的丹方不能轻易外传。”

反应过来谢挽幽在顾忌什么,林掌柜哈哈大笑:“这种基础丹药,丹方到处都是,又不是什么秘密,你尽管看就是!”

谢挽幽这才放心地把视线放在丹方上。

林掌柜在旁边揶揄道:“许久未见过如你这般老实的后生了。”

“……”谢挽幽微微尴尬。

林掌柜这次恐怕看走了眼,她可不是什么正经人。

看过丹方后,谢挽幽对灵草要如何处理、火候要怎么控制有了更系统的了解。

默背了几遍丹方里的操作方法,谢挽幽调动起体内所剩无几的灵气,严格按流程炼丹。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谢挽幽明显熟练了很多。

控小火,一根根剔除灵草杂质,小心地引着它们分而融合,丹药雏形渐显。

林掌柜垂手站在一旁观看,没有出声。

谢挽幽不知道自己方才一通操作有没有出错,但这次炼出的聚气丹色泽雪白,形状圆润,比昨晚的丑陋黑丹好上的不止一点半点。

应该是成了吧?

谢挽幽挥手,让新出炉的十枚聚气丹飞入了准备好的匣子里,然后转头看向林掌柜,等待他评价。

目睹了谢挽幽炼丹的一系列过程后,林掌柜几乎是有些颤抖地接过那个匣子。

只一眼,他就能看出来,这是地阶中品的聚气丹,离地阶极品只差一点——差就差在了谢挽幽最后一步收火不够利落。

这竟然只是她第二次炼丹啊……

仅仅两次就炼成了地阶中品的丹药,放眼修真界,有如此恐怖的进步速度的炼丹师寥寥无几!

若是他再指点她一句,让她更加利落地收火……她第三次会不会直接炼出地阶极品的聚气丹?

炼丹之于她,竟然毫无瓶颈期!此女之天赋,竟恐怖如斯!

错过这种好苗子,碧霄丹宗跟错过一个亿有什么区别!

她必须得是碧霄丹宗的弟子!!

感觉到林掌柜的目光忽然变得灼热,谢挽幽不明所以:“???”

内心天崩地裂的林掌柜,面上依旧维持着从容淡定的微笑:“不错,地阶中品。”

得知自己进步的谢挽幽很高兴:“嗯!”

林掌柜几乎是迫不及待道:“不过,我观你方才炼丹,收火时似乎不够利落,丹药的品质因此被余火折损了一些。”

谢挽幽收火时确实犹豫了一秒,她若有所思地点头:“我明白了。”

林掌柜暗中搓手,无比期待道:“事不宜迟,那就再试一遍吧!”

然而,再次开炉炼丹时,谢挽幽遇上了一个棘手的麻烦。

眼见得丹炉里的火忽然变大,吞没了提炼大半的灵草,林掌柜吓了一跳:“哎呦,怎么回事!”

谢挽幽看着自己的手心,沉默一秒,略有些头疼道:“我……没灵力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关键时刻掉链子,这让她怎么玩?

林掌柜老脸一愣,这才想起来,这姑娘的修为不过练气二阶,体内灵气本就很少,的确禁不起炼丹的消耗。

想到这里,林掌柜微微皱眉,心道不好。

虽说炼丹对修为的要求低,但炼丹其实很耗灵力,品阶越高的丹药,炼制时所耗费的灵力越高,所以炼丹师最低都要筑基修为,否则没炼几次丹就会被抽干灵力,很难取得更高的成就。

这姑娘有如此天赋,绝不能因为修为太低而被拖累住!

林掌柜挥灭丹炉中的灵火,肃然道:“姑娘,借一步说话,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谢挽幽跟着林掌柜到了偏厅,小厮不知是不是早早得了吩咐,马上端来了糕点和茶水。

这次的糕点是绿豆糕。

林掌柜把糕点往谢挽幽那边推了推,慈爱道:“累了吧,尝尝新做的绿豆糕。”

“……”谢挽幽不忍拂了掌柜的好意,道了谢,捏了一块在手里:“林掌柜,您是
想问我修为的事情吧?”

林掌柜没有弯弯绕绕,斟酌着询问:“你的修为……是遇到瓶颈期才会如此?”如果只是因为瓶颈期,碧霄丹宗只要不断往她身上砸丹药,砸也能砸得她上筑基。

谢挽幽摇了摇头,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不瞒掌柜,我原本有筑基修为,因为从前受了伤,久久没有愈合,才会跌到如今的练气二阶。”

“什么!?”

林掌柜先是被谢挽幽之前有筑基修为惊了一下,还没缓过来,又被跌到练气修为的原因惊了一下:“你是因为受了伤,境界才跌到练气的?”

谢挽幽点点头。

林掌柜急声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这种情况维持多长时间了?”

谢挽幽:“四年半。”

“四年半的时间里,你从未想办法治过伤?”

谢挽幽想起原主当时的境况,师门决裂,渣男背叛,魔域追捕,谢家厌弃,她跌入泥潭,被堵住了所有出路。

谢家倒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找人给她诊治过,但当他们得知她的经脉断裂堵塞,就算治好也不一定能让她恢复从前的修为后,便完全放弃了她。

林掌柜看到她身上洗得发白的旧衣裳,忽然想起了谢挽幽目前的境况,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既是怜惜,又是愤怒。

林掌柜昨天发现谢挽幽这个炼丹天才后,当然有派人去查谢挽幽的背景。

调查消息的人回来后,他才知道,谢挽幽原来就是谢家那个许久没露面的三小姐。

四年半前的事情发生后,谢家嫌谢挽幽丢人,出面压下了有关于她的所有消息,林掌柜只探听到谢挽幽从前曾被某个门派收为弟子,某天回到了谢家,就此销声匿迹。

林掌柜当时没有多想,还以为谢挽幽是因为修为久无进展,所以才被那个门派退了回来,没料其中还有谢挽幽因受伤修为倒退的隐情。

凭谢家那个家底,连给小辈治伤的钱都出不起吗?可谢挽幽却没得到治疗,说明什么?

说明谢家竟然直接放弃了谢挽幽!

谢家竟是如此薄情寡义,有眼不识金镶玉!

林掌柜暗骂谢家暴殄天物,急忙朝谢挽幽伸出手:“快伸手过来,我给你瞧瞧!”

林掌柜看上去比谢挽幽本人还着急,谢挽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林掌柜不由分说地扣住了手腕,探入灵力查看经脉情况。

谢挽幽:“……”林掌柜,你热情得叫我害怕。

对面的林掌柜不再说话,沉着脸一番查看下来,神色愈发难看。

谢挽幽就像看到诊断病情时,医院的医生对她摇头一样,心跳不由加速:“问、问题很大吗?”

“经脉淤堵,丹田也受了损伤,不过别怕,还能治好。”林掌柜咬牙切齿:“若是四年半前,你受伤后马上得到救治,何至于如此!现在你再想要治,少不得受罪。”

她的伤竟然还有救!谢挽幽眼睛一亮,急忙说道:“受点苦算什么?无论要怎么治,我都能承受得住!”

要在修真界行走,没点实力怎么行,何况崽崽身上的血还有疗伤功效,一旦被人发现,少不得被人觊觎,只有尽快地强大起来,才能护住它。

谢挽幽早就想治身上的伤了,奈何贫穷,此时机会送上门,管它会受多大的罪,谢挽幽只想变强!

林掌柜见这姑娘一脸期待,显然对重塑经脉的痛苦一无所知,不由叹息一声,取过纸笔开始写药方:“先以药浴温养丹田,疏通淤堵部分,再以洗经伐髓丹重塑经脉,会很痛,但效果好。”

谢挽幽弯了一下唇角:“没关系,我不怕疼。”我只怕穷。

说起穷,她想起自己现在囊中羞涩,赧然道:“不过……我现在暂时没有积蓄,能赊账吗?等我挣到钱,一定还你!”

林掌柜差点就把“给自家弟子看病,谈什么钱不钱”的话脱口而出,好险才忍住,义正言辞道:“当然可以!”

林掌柜说罢,把药方给了小厮,让他马上去准备药浴,转头对谢挽幽道:“你的经脉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越早治疗越好,之后半个月,你需得每天都来碧和堂泡一个时辰的药浴。”

他顿了顿,温声道:“也不必急着想如何赚钱,碧和堂一直急缺炼丹师,正好你已经能炼出地阶中品的丹药,不如考虑来碧和堂,成为我们的坐堂炼丹师,酬劳从当天的炼出的丹药价格里抽成,虽然少了点,但也比你捡草赚钱来的快,如此一来,正好两全其美。”

林掌柜提出的方案实在太诱人,谢挽幽承认,她狠狠动心了。

她没有拒绝林掌柜的善意,只是暗暗将今天的事记在了心里,打算日后有能力了再加倍回报。

小厮不久便准备好了药浴,林掌柜送谢挽幽过去时,叹着气道:“刚开始泡药浴会疼,忍一个时辰就好……苦了你了。”

谢挽幽刚开始还在猜究竟有多疼,直到进了浴桶,在乳白色药液的里坐下,还没到十秒钟,谢挽幽面色一瞬间扭曲:“草……可真绿。”

蹲坐在桌上担忧地看着谢挽幽的小白疑惑地歪头,转着小脑袋四下寻找,没有绿色的草啊?

糟糕!娘亲痛出幻觉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