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穿成反派的黑心娘亲后 > 7、踩奶

7、踩奶

每次腿疼的时候,原主总是会发疯般恶狠狠地咒骂谢家,咒骂蓬莱岛那个害她失去一切的渣男,咒骂令她陷入如此境地的每一个人。

腿上的痛无法减弱,心中的恨无处可报,原主只能靠打砸手边的任何东西来发泄,小白也成了一件发泄的物品,被她抓在手里,狠狠地揪掉身上一撮撮的毛。

原主印象里的小白总是在哀叫着求饶,然后一瘸一拐地缩到角落里躲起来,低低地呜咽。

小白从不关心原主为何会在下雨天发疯,也不会主动地上前关心,像是什么都不懂。

它用那双会在黑暗中发出绿光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原主,但谢挽幽看不清那时它的眼中是何种情绪。

谢挽幽愣了一下,感觉到脸畔柔软的触感,轻声说:“没事,不是很痛。”

谢小白没吭声,蹭了她一下,踩着干草窸窸窣窣地走开了。

“小白?”谢挽幽正要询问小东西要去干什么,忽然感到腿上多了温热的触感。

是小白用软乎乎的双爪按住了谢挽幽的腿。

随后,小白用爪垫一按一按的,竟是开始……踩奶了?

谢挽幽:“?”

确认了,又是舔毛又是踩奶,她家崽崽其实是某种猫科动物吧!

谢挽幽被踩得有点痒,忍不住缩了缩腿,压着笑声说:“小白,不用给娘亲踩——按摩了,哈哈,好痒!”

谢小白认真地在谢挽幽的右腿上一按一按:“小白按摩,娘亲不痛。”

真是个大孝子!

谢挽幽有被孝到,不忍辜负儿子的孝心,就打算让孩子踩一会儿过过瘾,没想到右腿被小白上上下下踩了片刻,竟然真的生出了一丝暖融融的感觉。

谢挽幽惊奇道:“怎么会这样?居然真的不痛了。”这是崽崽的什么神秘技能吗?

谢小白得了谢挽幽的肯定,哼哧哼哧地越发卖力,踩完右边踩左边,这下谢挽幽两条腿都变得热乎乎,蚀骨的刺痛也渐渐散去了。

谢挽幽觉得差不多了,坐起身把谢小白抱到怀里,新奇地戳了戳它的爪爪:“崽崽,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白也说不清楚,只能模糊地描述自己的感觉:“小白身体里热热的,娘亲冷,小白就把热热的东西给了娘亲。”

热热的东西?那是什么?

小白体内分明是没有灵力的。

谢挽幽想不清楚,干脆就不想了,小白身上的秘密那么多,只能以后慢慢去发掘。

谢挽幽低头亲了亲小白的脑袋:“小白把热热的东西给了娘亲,自己会不会冷?晚上在娘亲怀里睡觉好不好?”

谢小白想说自己不会冷……可他从没在娘亲怀里睡过。

昨天晚上,也只是贴在娘亲身边睡。

娘亲的怀里,会有多温暖?

谢小白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寒冷,可当获得温暖的机会摆在眼前,他发现自己依然是渴望的。

小白蜷起爪子,最终还是选择撒了谎:“会、会冷的。”

然后如愿以偿地被谢挽幽抱着躺下。

谢小白缩起爪子,在谢挽幽怀里蜷缩成一小团,闻到了谢挽幽身上的气息,眼眶热热的。

原来比他想象中还要温暖啊……

谢小白在心里想,他就撒这一次谎,应该不算是个坏孩子吧?天上的神仙也不会怪罪他的。

这么想着,他松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贴着谢挽幽的胸口,小心地蹭了蹭。

谢挽幽被蹭得有点痒,摸上小白瘦弱的脊背,轻声说:“小白,等娘亲赚够了圆板板,我们就离开这里好不好?”

谢小白仰起头,轻轻顶了一下谢挽幽的下巴:“去哪里呢?会带小白吗?”

谢挽幽笑道:“当然会带小白啦,娘亲不会丢下你的,至于去哪里……可能是碧霄丹宗吧。”

谢挽幽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谢小白虽然听不太懂,但会努力地记住他们说过的话,他还记得碧霄丹宗,对这个陌生的地方既向往又害怕:“娘亲去过那里吗?”

谢挽幽:“没有去过,但我觉得,肯定比现在这个破地方好,小白愿意跟娘亲一起去碧霄丹宗探险吗?”

探险!孩子爱玩的天性很快压过了其他的负面情绪,谢小白用力点头:“小白愿意!”

他又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赚够圆板板呢?要是小白每天很早去捡草,需要几天呢?”

谢挽幽吸了吸它的小脑瓜,说道:“不用小白早起捡草,娘亲以后去学炼丹,学会了,就能赚很多圆板板啦。”

谢小白歪头:“?”

炼丹这一个词,再次触及到了谢小白的知识盲区。

但谢小白知道了,娘亲又有了新的赚板板方法,心里忍不住也期待了起来。

母子俩聊了一会儿天,小白渐渐困了,没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谢挽幽亲亲小白的耳朵尖,轻声道:“晚安,宝宝。”

门外风雨大作,破败的小屋里,谢挽幽和小白相互依偎着,一室静谧。

*

第二天,谢挽幽是被门口的叮叮铛铛的开锁声吵醒的。

谢家可算是想起她了。

谢挽幽把惊醒的小白藏到身后,冷眼看着一脸刻薄的王婆子进了门,把手里一盆寒碜的冷粥摔到桌上,扫了谢挽幽一眼,阴阳怪气道:“哟,这么多天了,竟然还生龙活虎的,不愧是曾经的修道之人,跟我们这些普通人就是不一样啊。”

谢挽幽没如王婆子预料之中那般露出屈辱和愤恨的神色,只是幽幽看着她,王婆子不知怎么的,被那目光看得遍体生寒。

为了掩饰慌乱,她厉声喝道:“看什么看,小贱蹄子,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谢挽幽忽然露出惊恐的神色,指着王婆子那边喊道:“有鬼!有鬼!!”

王婆子只是个普通人,做的亏心事多了,自然怕鬼神,加上谢挽幽曾经修仙,王婆子冷不防就被谢挽幽唬住了,急忙往四周看,慌乱地尖叫道:“鬼!鬼在哪!”

谢挽幽颤抖着指着她的背后,面上表情不似作假:“鬼在你的身后,它趴在了你的背上,还说……还说……它要缠上你,你很快就要倒霉了!”

王婆子骇然,光是想象一下都要崩溃了,顾不上别的,大叫着就疾步往外走,没料腿上忽然一痛,她双腿一软,竟一头磕在了门槛上,满头都是血。

谢挽幽还在后面语气紧迫道:“它又来了!它咬了你的脚,又要来咬你头了!”

王婆子脸色煞白,拼命地爬起来,大骂着冲出了谢挽幽这晦气的院子。

谢挽幽小小报复了一把,乐得不行。

谢小白扒着她的衣角,小脑袋紧张地转来转去:“娘亲……真的有鬼吗?”

谢挽幽笑道:“没有鬼,小笨蛋,你怎么也信了?娘亲骗她的,这糟老婆子
坏得很,娘亲吓她一顿,给咱们两个出口气。”

谢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崇拜地仰头看着谢挽幽,眼睛亮晶晶的:“娘亲好厉害!”它看到了,娘亲刚刚用两颗石头就打倒了那个坏人,让她摔得满头血呢!

谢挽幽轻咳一声:“小把戏罢了。”

原主虽然修为跌成了练气二阶,但武功基础却没失去,对付王婆子这个普通人,自然是够用的。

也就小白这个小傻瓜觉得厉害。

王婆子估计也就被吓一会儿,等反应过来不对劲,很快就会卷土重来。

这样一来,今天去碧和堂的时间只能暂时往后推了。

谢挽幽还不想太早让谢家发现她偷偷外出的事。

王婆子拿来的那盆冷粥很埋汰,连颜色都发黑,谢挽幽根本没打算吃,昨晚剩的红枣糕还有一些,当她和小白的早餐已经足够。

谢挽幽刚拿出藏好的红枣糕,眼角余光忽然闪过一道白影,她赶紧扭头,发现小白不知何时跳到了桌子上,已经将头凑到了碗边。

它竟然是要吃这盆冷粥!

谢挽幽心下一跳,赶紧冲上去把孩子摁住:“咱们不吃这个!”

谢小白迷茫地眨眨眼,不舍地看了一眼那盆冷粥,纳闷道:“不吃吗……可是,会浪费的。”而且以前他和娘亲吃的都是这个啊。

谢挽幽严肃道:“这种垃圾食品,浪费就浪费了吧,没有半点营养,还很脏,以后也不许吃了,吃了会肚子疼的。”

谢小白歪了歪头:“可小白的肚子从没有疼过呀。”

崽崽知道珍惜粮食是好事,但珍惜这盆发黑发臭的冷粥,完全没有必要。

谢挽幽于是换了一种说法:“原来只有娘亲吃完后肚子痛,脑袋发昏,不停吐血啊,看来小白不会有这种症状,那好吧,反正小白吃什么,娘亲就吃什么,咱们要吃一起吃!”

说罢,谢挽幽就端起那盆粥,作势要喝,谢小白一听肚子痛脑袋发昏吐血之类的话,毛都被吓炸了。

谢挽幽从前确实会时不时腹痛、头疼、吐血,不会都是因为伤势未愈,但小白哪还记得是因为什么,当场信以为真,一口咬住了谢挽幽的衣袖,急切道:“娘亲,别喝!”

谢挽幽坚定道:“别拦娘亲,宝宝说的对,就算肚子会很痛,娘亲也不能浪费!”

小白被成年人的险恶套路唬得一愣一愣的,急得不行:“不喝了,小白不喝了!娘亲,我们都不喝了好不好?”

谢挽幽一秒把碗放下:“好!”

谢小白:“……”

总感觉被娘亲骗了,但没证据。

谢挽幽最后把那盆冷粥端到外面处理了,然后跟小白分吃了红枣糕。

刚吃完没多久,外面传来一片喧闹声。

包扎好脑袋的王婆子带着一群道士进了门,指着谢挽幽的房间大声说:“就是那有鬼,仙长,驱邪的事可就交给你们了。”

道士们点点头,有序地进入这个小院开始做法,最后他们说谢挽幽身上不洁,这才引来了邪崇,要用符咒镇压邪崇,直至邪崇消散。

刚打开的房门又被锁上了,这次门外被糊满了黄符。

谢挽幽:“……”真的会谢。

道士还在院子里唱词做法,王婆子隔着门板狠声对谢挽幽道:“小贱蹄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不是要跟我斗吗,看谁斗得过谁!”

王婆子没听到谢挽幽的回答,眼珠转了转了,恶意道:“三小姐还不知道吧,老爷已经给你寻了一个好夫家,那可是有钱的很呐——就是年龄有点大,反正三小姐已经被野男人玷污了,就别挑三拣四了,老老实实等下个月月初出嫁,明白了吗?”

谢挽幽躺在干草上,懒洋洋地抬起眼皮。

下个月月初,现在都已经快月底了,她那便宜爹可真是心急。

谢挽幽想,她得快点脱离谢家这个新手村了。

*

门外的动静直到午后才消失。

谢挽幽故技重施,用头上的簪子再次把门锁打开,门上贴着的符咒也随着她打开门被一分为二,谢挽幽看着裂开的符咒,沉默了一下。

可是没办法,她不可能不出门。

只能等会儿问问林掌柜,有没有把东西复原的小法术。

谢挽幽把裂开的符咒撕了,又挪来了其他完整的符咒做掩饰,做完这些事之后才悄然离开了谢家。

谢挽幽这次先在街上买了一顶帷帽,然后带着小白去一个人少的小酒楼吃了午饭。

有了帷帽做遮掩,小白躲在谢挽幽怀里吃饭也没人能看见。

解决了温饱问题,谢挽幽按照约定去了碧和堂。

林掌柜已经焦灼地等待她一个上午了,见她出现,心下大松,打趣道:“我还以为姑娘去了隔壁的天元丹宗呢。”

谢挽幽稍微解释了一下:“早上我被家里的一些破事绊住,到现在才得以脱身,林掌柜久等了。”

林掌柜没有多问,笑呵呵地摆手:“人来了就好,其他都无关紧要,快进来,我已经给你备好了灵草,今天就先炼一炼聚气丹,这是最基础的丹药,适合初阶入门。”

谢挽幽颔首:“麻烦林掌柜了。”

谢挽幽跟着林掌柜走向炼丹室,心里有几分跃跃欲试。

昨晚她炼了一次丹,只炼出个丑陋的次品黑丹,今天被林掌柜指点过后,不知会不会有一点进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