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请问你是我老公吗 > 第81章 孟迎x许奕舟

第81章 孟迎x许奕舟

办公室里一位老师临出发前崴了脚,拍摄任务只能临时让孟迎顶上。

她的哈苏h6d两周前被表弟软磨硬泡借走了,打电话去要,表弟很利索地说明天就给你拿回来。

到了第二天,等到下午也没见人,孟迎又一个电话打去,他说今天太忙了没回家,明天给你送。

一天推一天,每次都有不同的理由,后几天电话直接打不通。

孟迎直接冲到他跟朋友的聚会现场,揪住他耳朵当面要:“我的相机呢?”

“表姐有话好说!”表弟拿着台球棍呲牙咧嘴地坦白,“相机我借给一个朋友了,谁知道他又给借给了他女朋友拿去拍视频,他跟他女朋友这两天在闹分手呢,我也要不回来,真不是故意不还你的!”

“谁让你把我相机随便借人的?”孟迎火大,“我要不是看在你姑姑的面子上根本不会借给你,知道相机多少钱吗你就给我往外借!”

“不就是台相机吗,肯定会还给你的,他们俩吵架也就几天的事,等我……”

“我还等你,你让我们主编等等我行不行?”孟迎气不打一处来,“我今天、现在、马上就要去拍摄,没有相机我拿你空空如也的脑袋去拍?”

表弟:“你不是有那么多相机呢,就非用那台吗?”

“你还管到我头上来了。”

孟迎抄起抱枕就是一顿胖揍,表弟挡着头四处乱窜,跑到沙发前面,孟迎一个抱枕砸过去,他灵活一个闪避,抱枕砸中沙发中央一个人的头。

那人抬手把抱枕拿下来,露出一张让孟迎倏然安静的脸。

许奕舟把抱枕放到一旁,问她:“什么相机?”

表弟抢话答:“哈苏h6d。”

说完又冲孟迎说:“我知道多少钱,不就二十来万吗,大不了我赔你一台。”

许奕舟说:“我那有一台,你先拿去用。”

“不用了。”孟迎说,“也不是非用那台相机不可,我还有台徕卡……”

表弟不服气:“那你还追着我打?”

孟迎又捡起一个抱枕抡过去,这次正中红心,他嗷呜一声捂住脸倒下了。

许奕舟说:“你跑来问他要,不是因为这次拍摄需要哈苏吗。”

孟迎语塞。

许奕舟从沙发上起身,拿起车钥匙:“走吧,我家很近。”

孟迎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工作的重要性占上风。

到许奕舟那拿上相机,他又问:“你住中成樾府?”

孟迎说是,他道:“我送你吧。”

孟迎:“不……”

用字还没说完,许奕舟已经率先走出门。

到达中成樾府后,孟迎下了车,回头交代:“相机我用完就还给你。”

许奕舟单手搭着方向盘,靠在座椅上说:“不急。”

他瞥了眼她身后的小区,“下个月我应该就搬过来了,到时候再还吧。”

孟迎一愣:“你要搬到这?”

许奕舟:“什么表情,不欢迎?”

那确实没有多欢迎,孟迎挤出一个客套的微笑,关上车门。

结束拍摄任务,从新疆回来之后,孟迎还是提前归还了相机。

没有当面去,托程宇伍带给他。

即便许奕舟要搬到樾府,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小区那么大,大家都早出晚归的,到现在她也没认识几个同一栋的邻居,遇到他的概率就更小了。

但她独独没想到一点——他们每天都要遛狗。

孟迎的工作不需要天天坐班,她作息也不算好,通常睡醒都已经点了。

为了让狗子们接触更多的阳光,她遛狗一般都是白天,上午十点和下午五六点,阳光明媚又不会过分毒辣,还能碰上小区里的其他狗,丰富狗子的社交生活。

这两个时间段和大多数上班族们刚好岔开,但好巧不巧,许奕舟跟她一样闲。

许奕舟养的是一条秋田犬,以前他们在纸条里分享过,孟迎最喜欢的电影是《忠犬八公》,他也是,他说过以后如果自己养狗,一定会养秋田。

隔老远看到他和那条秋田时,孟迎思考了一下,毕竟都是熟人,还帮过她,见面不打招呼说不过去吧。

于是她牵着狗从旁边跑过时,友善地冲他打了个招呼:“嗨!”

她跑得飞快,许奕舟没来得及说话,她和狗转眼间已经冲出去八丈远。

过一会,孟迎和狗再次追上他们。

她也不懂许奕舟遛狗怎么遛得这么墨迹,他们都绕着小区跑一圈了。

第一次都打招呼了,第二次不打好像也说不过去。

经过时,她只好又嗨了一声,然后在许奕舟有机会说话之前,再次和狗一起狂奔而过。

那一黑一白两条拉布拉多第三次跑进视野时,许奕舟在孟迎正要出口的“嗨”里,眼明手快准确地抓住她手臂。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说话的同时察觉到手上一股巨大的冲力在往前拽——孟迎不是自己在跑,是被那力量牵着在跑。

他这一拉,把孟迎拦了一下,两只狗却还在往前冲,力量之迅猛,将他和孟迎拽得猛地一踉跄。

砰——撞到一起双双摔在地上。

许奕舟及时用手肘撑了一把,才没砸到孟迎身上,然后翻身倒在旁边。

狗绳脱手,两条疯跑的狗停了下来,和秋田一起围在他们周围。

孟迎吓了一跳,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你没事吧?”

许奕舟坐起来,手肘的衣服擦破,快速而密集地渗出血来。

“没事。”他捋起袖子看了眼擦伤的手肘,蹙了蹙眉,问她:“你家有药吗?”

有倒是有……

也许是看出她的顾虑,许奕舟解释道:“我刚搬过来,东西还没添全,没准备药。”

孟迎带他回家,拿出来医药箱,找到双氧水递给他:“要先清创。”

许奕舟拿着药瓶,也不知是没给自己或别人处理过伤口还是怎么的,起了几次势,一滴都没倒出来。

孟迎看着他手拿药瓶虚晃了好几枪,沉默片刻:“上个药还带假动作,吓唬谁呢。”

许奕舟笑了,把药瓶又塞给她:“还是你来吧。我怕疼。”

“大男人还怕疼。”孟迎无语地接过来。

许奕舟把手肘放好,垂下眼皮瞥着她:“谁规定男人就不能怕疼。”

孟迎没说话,瓶子一倾,溶液哗啦一下倒下去。

许奕舟狠嘶了一声,手反射性就要往回抽,孟迎早有预见似的,一个快准狠的擒拿将他扣住,冷酷残忍地继续冲洗。

许奕舟咬紧牙别开头,手臂上肌肉都因为用力而绷紧。

双氧水洗伤口确
【请小窝文学 】实挺疼的,孟迎帮他清洗完,又用碘伏消了毒,涂上药膏贴上纱布,麻溜又敏捷。

许奕舟脸都白了一个度,松开牙关:“挺熟练啊。”

“我家狗三天两头受伤。”孟迎用过的棉签包起来扔进垃圾桶,“他俩跟你一个样,上药跟上刑似的。”

许奕舟:“……”

他扭头看向并排趴在沙发对面齐刷刷盯着他的两只拉布拉多,问她:“你遛狗干嘛跑那么快,不怕摔跤?”

孟迎:“你不拉我就不会摔。”

许奕舟把袖子放下来,另一只胳膊撑在膝盖上,看她两眼:“你很讨厌我?”

孟迎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好像是有点冲,义正辞严地否认:“怎么会。”

“每次看见我都能躲多远躲多远,跟你说话也爱答不理,还相机也不自己来,让小伍替你跑腿。”他认真回忆了一番,“我什么时候惹到你了?”

“没有。”孟迎斩钉截铁,“你们俩不是经常见面吗,顺便而已。”

她自顾自地转移话题,转头去撸狗缓解尴尬:“我以前老跟它们赛跑,给它们养成坏习惯了,每次出门都要用跑的。就当锻炼身体了。”

许奕舟盯着两只狗看了一会,问:“他们叫什么名字。”

“这只叫牛奶,这只叫……”孟迎摸到黑狗时突然一顿,到了嘴边的名字卡住,几秒后憋出一个:“小黑。”

黑狗从嗓子眼里哼唧一声,趴到她腿上,两只委屈的黑豆眼望着她。

许奕舟视线停留在黑狗身上,油光水滑的黑色皮毛,脑门上有一小块不规则的白色,近似一个月牙。

看了许久,他说:“它长得有点像我以前救过的一只小流浪的孩子,那只小狗叫小包拯。”

黑狗瞬间从孟迎腿上窜起来,冲到他跟前,两只前爪扒着他膝盖,后脚在地上激动地来回倒,尾巴啪啪狂摇。

许奕舟挑眉,用手撸它的下巴:“怎么突然这么热情。”

孟迎心脏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这只没出息的狗!

她哈哈干笑两声,一副“天呐真是太巧了吧”的语气说:“真巧啊,我们有时候也会这么叫它,所以它听见比较开心。”

钟黎总说她的俩狗跟她一样没心眼,扔个骨头就会摇着尾巴跟人走。

他一撸毛,包拯更来劲了,六十斤的体重直接蹦上沙发往他身上扑,一通狂舔。

一直安静蹲在一旁的秋田顿时站起来,汪汪冲它叫起来。

许奕舟受伤的那只手摆了摆,秋田这才安静下来。

许奕舟按住包拯的头,“sit!”的指令发了几遍,它才不太安分地坐下来。

“你的狗得训练一下。”他说。

孟迎:“擦完药了,你可以走了。”

许奕舟的手伸过来,在她后脑勺上摸了摸:“你刚才不是撞到了,不疼?”

孟迎反射性往后躲了一下:“没。”

“摔那么重怎么会没撞到,身上有没有哪擦伤,我帮你擦药。”

孟迎支吾道:“我等会自己擦。”

“客气什么。你帮了我我当然也要帮你,礼尚往来。”许奕舟拿起双氧水,不知道到底是要回礼还是报复,追问她:“撞哪了?”

孟迎只好说:“尾巴骨。”

许奕舟沉默两秒,放下药瓶抓了下头发:“那你自己擦吧。”

他清清嗓子,离开之前又叮嘱:“尾椎骨摔伤容易骨折和脱位,要是疼得厉害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去医院。”

孟迎嘴上应了,没当回事,晚上果真疼到不行,自己打了辆车去医院。

检查结果尾椎骨轻微脱位,不算严重,保守治疗就行,医生给开了药膏和镇痛药,让她多休息。

翌日一早,许奕舟来敲门,孟迎刚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他拎着早餐走进来,人还懵着。

许奕舟受伤的右手用得不太得劲,左手把买来的粥和糕点摆出来,回头扫她一眼:“傻站着干什么,去洗脸然后过来吃饭。”

孟迎懵懵地“哦”了一声,步伐迟缓地往卫生间走。

许奕舟看到她怪异的走路姿势:“怎么疼成这样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我昨晚去过医院了。”孟迎下意识回答。

许奕舟皱眉:“你去医院怎么不叫我?不是跟你说了,要是疼得厉害就给我打电话。”

孟迎讪讪道:“你那不就是客气一下吗,我们也不是很熟……”

许奕舟沉默下来,站在那看了她一会,说:“你说得有道理。”

孟迎心想这下他应该恼羞成怒离开了吧?

没想到许奕舟拉开椅子,若无其事地在餐桌前坐下来。

孟迎洗完脸出来,他还在,已经非常不见外地从她的厨房拿了干净餐具过来。

他有点大少爷毛病,不管是餐厅的外带还是外卖,必须盛在自己的餐具里才吃。

孟迎坐到他对面开始吃饭,心里狐疑,他到底哪根筋搭错了,为什么来给她送早餐?

所幸吃完饭,他把碗筷收进洗碗机就走了,孟迎松了口气,心想他可能是昨天害她摔跤,心里过意不去吧。

没想到从这天开始,许奕舟开始频繁地来敲她的门,隔三差五就来借东西。

几次之后,孟迎忍无可忍。

她一脸冷漠地打开门:“你们那一整栋楼就没有一个邻居有螺丝刀吗,非要跑这么远来问我借?”

许奕舟老神在在地站在门口:“不知道,不认识,这个小区我只认识你,我这个人比较认生,不好意思找不认识的人借。”

我信你才有鬼。

孟迎伸手往下一指:“不认识邻居,可以去楼下便利店买。三天了,有功夫来找我借,你就不能自己去买一个?”

“你不是说我们不熟,不多来往一下怎么熟。还有——”

许奕舟捏住她手臂,折过来指向另一侧:“便利店在那个方向。”

孟迎:“……”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