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幸村哥哥世界第一 > 第104章 全国大赛半决赛

第104章 全国大赛半决赛

嘴上说着不感兴趣的越智月光还是身体很诚实的跟着毛利寿三郎和种岛修二一起等在了集训营门口,准备等原玖离开时和他一同离开去看全国大赛的半决赛和总决赛。

原玖跟黑部教练等人交接完入职手续之类的事情之后,就告辞离开。

他在刚离开教练办公室,手机就收到了种岛修二发来的一条短信:“前辈,我们在集训营门口等你。”

原玖来到集训营门口时没看见人,忽然耳中听见一点小动静,闻声望去,只见三道身影躲在几棵大树的后面,看见他到来之人,三人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原玖前辈。”

种岛修二笑眯眯的跟原玖打招呼。

原玖瞥了一眼大门口安装的摄像头,对三人躲躲藏藏的行为表示无语:“其实直接跟教练请假两天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毛利寿三郎说道:“最近教练们在选拔出国远征的人选,所以请假的话大概率可能会被驳回的呢。”

原玖挑了挑眉:“所以你们就干脆偷溜是吗?”

作为一个刚入职的教练,看见三个想要偷溜出去的学员,他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呢?

原玖沉吟一瞬,说:“你们三个的请假我批了,直接跟我走吧。”

他带着三人大大方方的离开了集训营,离开之后给黑部教练发了条短信告知此事。

因为负责原玖入职事宜于是没有待在监控室里的黑部教练并不知道大门口的监控拍到四人离开的场景,他是收到原玖的短信之后才知道,种岛等三人要去看全国大赛,于是被原玖带出了集训营。

看着短信内容:“种岛越智和毛利三人的假期我就批准了,带他们出去看个比赛。”黑部教练微微皱眉,无奈的叹了口气。

原玖虽然是后来的新教练,但他还有一个樱花网协副会长的身份,哪怕原玖极少去网协行使自己的副会长权力,他的这个身份更像是荣誉象征,但他很少行使这个权力不代表没有权力。

u17集训营虽然是国家集训营,但也是受网协管控的,原玖这个网协副会长真的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物了。

因为三船入道这个总教练基本不怎么管集训营里的事情,所以掌控了集训营实际权力的黑部等三位教练,现在就为自己头顶上又多了一位太上皇而感到苦恼。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原玖的执教水平的确不错,网球水平更是无可指摘,并且现在办理了入职,正式进入u17集训营的时间却是在十一月份了,十二月底就是澳大利亚u17世界杯的举办时间,他只会在集训营里待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

所以黑部等人还是可以接受原玖偶尔的行使特权行为。

黑部教练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好的,麻烦原玖教练照看好三个孩子。”毕竟这可是三个一军的正选,是樱花代表队不可或缺的高手。

原玖在收到短信之后,就笑吟吟的告诉种岛三人:“集训营那边已经没问题了,给你们请假成功了。”

毛利寿三郎是最高兴的:“太好了,终于可以出来放放风了!”

种岛修二和越智月光都是高一加入u17集训营,如今都高三了,已经习惯了这种假期就进行封闭式集训的方式,而毛利寿三郎其实是今年才刚加入u17集训营不久,放暑假之后被关在集训营进行封闭式集训,感觉人都憋得发霉了。

原玖带着种岛三人去看立海大的半决赛。

半决赛是立海大vs四天宝寺,冰帝学园vs青春学园。

越智月光在路过冰帝的赛场时,忍不住朝那边瞥了一眼,冰帝那庞大的拉拉队汇聚在一起,灰白色的衣服颜色形成一大片十分醒目,一眼就能看见。

不过长长的厚重刘海挡住了越智月光的表情和目光,所以其他人都没有察觉到他朝冰帝赛场看去的目光。

原玖带着三人来到立海大的赛场,此时比赛还未开始,两支球队正在球场上列队致敬。

原玖等四人在观众席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空位坐下,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想找个位置比较偏僻的四连空座。

可惜今天是半决赛,哪怕立海大的比赛都是一面倒的碾压局没什么精彩性,今天来看比赛的观众也很多,再加上两所学校的拉拉队,尤其是立海大那毫不逊色于冰帝的庞大后援团拉拉队,将观众席占了不少的位置。

原玖只好将目光落到被拉拉队留出来的靠近立海大休息区的前排观赛区了,这些位置都是立海大拉拉队队长留给立海大正选的亲友们的位置。

之前不想引人注意,所以原玖就没打算去坐那个亲友席,现在看来不去坐都不行了。

原玖带着种岛三人走了过去,发现拉拉队的队长是个眼生的女生,不是去年的拉拉队队长,原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拉下口罩对这个女生说道:“你好,我是幸村精市的哥哥,是和朋友一起来为精市他们加油的,所以这边座位我们可以坐吗?”

这个拉拉队队长看见原玖那张脸,顿时陷入了震惊狂喜之中,捧着脸差点尖叫了出来。

原玖及时的“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出声,不要闹出大动静。

女生捂着嘴巴连连点头,双眸中充满了激动狂喜,原玖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赠送给粉丝的签名照递给她,低声道:“麻烦你为我保守秘密啦!”

他眨了眨眼,表示签名照就是保守秘密的报酬。

女生双手接过签名照,激动的连连点头:“原玖前辈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保守秘密的!请放心入座吧,幸村部长一定很高兴原玖前辈来观赛的。”

作为铁杆的幸村厨,又是立海大拉拉队队长,立海大网球部后援团团长,女生对立海大网球部的部长幸村精市可是搜集了相当齐全的资料,怎么会不知道幸村精市的哥哥就是世界第一职业选手幸村原玖这个在立海大几乎等于是公开的秘密呢?

只是立海大的师生们都默契的没有大肆对外宣传而已,媒体记者也在被网协打过招呼之后没敢随意报道。

才导致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成为了一个公开的秘密。

原玖重新把口罩拉上去,挡住脸,又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转身朝前排的空位走去,他冲种岛三人招了招手,示意三人跟过来一起坐。

三人坐在观众席上,此时两支球队的列队已经结束了,幸村精市坐在了立海大的监督席上,暂代教练一职。

而其他人,除了单打三的选手还留在球场上之外,其他人都回到了两校各自的休息区。

立海大的单打三选手是柳生比吕士,四天宝寺的单打三选手是千岁千里。

立海大其他选手回到休息区时,一眼就看见了休息区后面的前排空位坐上了四个人,还是四个很熟悉的人。

原玖作为多次帮助他们集训的指导前辈,哪怕是进行了帽子口罩伪装也被一眼认了出来,种岛修二那标志性的白毛和巧克力肤色,以及越智月光鹤立鸡群的身高和毛利寿三郎那耀眼的红色小卷毛,都是那么的醒目。

立海大众人纷纷高兴的围过来:
【请小窝文学 】“原玖前辈、种岛前辈、毛利前辈还有越智前辈,你们都来看我们的比赛呀!”

这边高兴的呼唤声引起了监督席上的幸村精市和球场上热身的柳生比吕士两人的注意,两人纷纷回头朝这边看过来,也认出了四人的身份。

只不过两人都不能像其他人那样围过来,只好冲原玖四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原玖他们四人也高兴的回应着真田他们的热情,种岛修二笑眯眯的说:“我们可是特意请假出来看你们比赛的哦,可一定要赢得漂亮呀!”

丸井文太得意的比了个‘耶’的手势:“5-0结束比赛,完全没问题的。”

毛利寿三郎双手十指交叉紧握放在后脑勺上,懒洋洋的道:“还真是有信心啊,小丸井。”

丸井文太看着毛利寿三郎那哪怕坐着就显得很高的身高,想到自己那才可怜巴巴的一米□□的身高,就连切原赤也这个学弟身高都达到一米七了,自己沦为立海大最矮的人,而许久不见又长高了许多的毛利前辈就让他羡慕嫉妒不已了。

丸井文太包含着对身高的怨念,用酸溜溜的语气说:“毛利前辈难道对立海大没有信心吗?”

毛利寿三郎连忙把手从后脑勺上放下来,正襟危坐的说:“怎么会呢?我对立海大能够5-0赢下这场比赛毫无怀疑!”

他狐疑的看着丸井文太,有些奇怪自己是哪里得罪了小丸井,为什么小丸井看向自己的眼神这么怨念呢?

原玖看了一眼球场上热身完毕准备开始比赛的柳生比吕士,看向仁王雅治问道:“你们两个不是双打搭档吗?怎么柳生抛下你去单打了?”

仁王雅治揪着自己的小辫子,一脸的无所谓:“就算是双打搭档,也不可能永远搭档下去吧?都想走向单打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丸井文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胡狼桑原泪泡眼看着丸井文太:“文太……”他想永远和文太搭档下去,不想单打。难道文太要抛下他去单打了吗?

丸井文太:“……e”

毛利寿三郎瞬间化身大型猫猫挂在了一旁越智月光牌的猫爬架身上,一脸坚定的道:“如果是月光桑的话,一直搭档下去真是太好了!”他看向越智月光,“月光桑会一直跟我双打的吧?”

越智月光低头看着眸光中充满着期望的毛利寿三郎,想提醒他,自己今年已经高球了,而他今年才高一,还有两年可以留在u17集训营,在自己毕业后他迟早会成为单打或者找新的双打搭档的。

但看着毛利寿三郎眼底的希冀,越智月光始终无法说出这番话,他沉默了一瞬,“嗯”了一声:“会一直和寿三郎双打的。”

毛利猫猫也不去管这话是不是在哄他的,高兴的挂在越智月光的肩膀上扒拉了一下,欢呼道:“太好了,我就知道月光桑最好啦,才不会像小仁王一样无情的抛弃搭档呢!”

被内涵的仁王雅治表示不满:“什么叫我无情的抛弃搭档?明明是比吕酱先抛弃我去单打的好不好?”

原玖含笑看着仁王雅治,问道:“那今天仁王你是跟谁搭档呢?”

仁王雅治笑眯眯的道:“跟参谋搭档哦。”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柳莲二。

此时球场上单打三的比赛正式开始了,本来还围在一起聊天的众人都纷纷找位置坐下看比赛。

柳生比吕士的对手是千岁千里。

国一时的千岁千里是狮子乐中学的一年级新星,与不动峰部长橘吉平组成双打,两人被誉为九州双雄,曾经与幸村精市国一时带领的立海大对上过。

千岁千里和橘吉平当时是出赛双打二,他们的对手是柳莲二和真田弦一郎,最后以2-6的比分败北。

后来国一时的九州双雄因为在一次练习赛上,橘吉平在比赛中使用新球技打伤了千岁千里的右眼,导致千岁千里右眼几乎失明,无法再打网球,退出了狮子乐网球部。

心怀愧疚的橘吉平也退出了狮子乐网球部,转学去了不动峰,并且封印了自己的暴力网球。直到千岁千里医治好眼睛,重新加入四天宝寺网球部开始打网球,橘吉平才稍微解开一点心结,加入了不动峰网球部也重新开始打网球。

但可惜的是,曾经的九州双雄一个因为心结,一个因为眼睛伤势没完全好,全都实力不进反退。

封印了暴力球风的橘吉平甚至惨败在了切原赤也这个后辈手下。

千岁千里后来虽然走上了追求无我境界的道路,并且开启了‘才气焕发之极限’,但他没有恢复的右眼视力,始终是他最大的弱点。

作为立海大军师参谋的柳莲二悠悠的将千岁千里的情报说得一清二楚,包括千岁千里的右眼视力弱点。

“这场比赛,面对已经被柳生得知了弱点的千岁千里,是不可能赢得了柳生的。”柳莲二淡淡的道。

得益于立海大内部积分循环赛,立海大几位正选每个人都经常要跟自己的队友进行比赛。

立海大内部就有好几个开启了‘才气焕发之极限’的队友,柳生比吕士每次正选积分循环赛的时候都会遇到这一招好几次,所以他也是有专门应对无我境界招式的办法的。

当千岁千里开启‘绝对预告’的时候,柳生比吕士就掀开一张隐藏的底牌,打破了千岁千里的绝对预告,然后对他淡淡的笑道:“比起你用‘才气焕发之极限’预测球路,我们立海大军师的数据网球加上‘才气焕发之极限’才是真正的可怕,那才是真正让我无法打破的‘绝对预告’。”

柳生比吕士想起自己每次与柳莲二比赛时,柳莲二每次打球前仿佛在进行预知未来的数据预测声音,就感觉心中发寒。

那种每一球都在柳莲二的预测之中的感觉,仿佛自己是个提线木偶的感觉,可比千岁千里这种不痛不痒的预测第几球得分要可怕得多。

在自家军师手上磨砺出来的人,面对千岁千里这种程度的‘绝对预告’,柳生比吕士就感觉小儿科啦!

柳生比吕士目光从千岁千里的右眼上扫过,目前占据上风的人是他,暂时就没必要痛击对手的弱点来得分了。

所以绅士的柳生比吕士就当做自己不知道千岁千里的右眼视力弱点,继续着自己的进攻。

虽然柳生比吕士没有特意把网球打向千岁千里的右眼死角位置,但右眼视力的弱点还是影响了千岁千里的实力发挥,再加上他追逐且崇拜的无我境界的三扇大门之一的才气焕发之极限被柳生给破解了,心神大震的他更是发挥失常,最终柳生比吕士获得了单打三的胜利。

输掉比赛后的千岁千里有些失神,柳生比吕士看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说道:“无我境界虽然强大,但并不是无敌的,就算是传说中的天衣无缝之极限,也不可能是绝对无敌的。”

千岁千里听出了柳生比吕士的言外之意,这是在告诫他不要太依赖无我境界了。

他唇角露出一丝苦笑,像这样拥有绝对弱点的他,不依靠无我境界又怎么能继续打网球呢?

千岁千里还是心领了柳生比吕士的好意:“多谢提醒。”


【请小窝文学 】柳生比吕士点了点头,神色平静的走向立海大休息区。

刚刚热身完毕的仁王雅治额头上还有一层细密的汗水,他看着下场的柳生比吕士,语气充满深意的道:“比吕士你还真是绅士啊。”明知道千岁千里的右眼视力是弱点,死角众多,却绅士的一次也没有打向千岁千里的右眼死角位置。

柳生比吕士语气平静的道:“绅士是美好的品格。”他只是在可以赢得比赛的情况下觉得没必要去戳对手的伤疤,如果真的赢不了比赛,需要利用这个弱点才能赢下比赛的话,他为了立海大的胜利,也绝对不会留情就是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明白了对方的心思,心中不约而同的嗤笑一声。

“假绅士!”

“真狐狸!”

原玖摩挲着下巴看着两人这副默契对视的模样,不禁感慨道:“明明这么有默契的搭档,为什么非要拆伙呢?”

或许正是因为相性太合了,又太默契太了解彼此了,所以反而有些无法接受两人继续做双打搭档同调之后双方心思无所遁形的情况吧。

仁王雅治对柳莲二扬了扬球拍:“参谋,该上场了。”

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人单打二的比赛了。

立海大仁王雅治和柳莲二vs四天宝寺忍足谦也和石田银。

仁王雅治将手指插.入球拍的拍网孔洞中,调节着拍线的松紧度,闲闲的看了一眼对面上场的两道身影,笑着对站在身后的柳莲二说:“还真是不出参谋所料,四天宝寺的双打二果然是速度和力量的组合呢!”

四天宝寺速度最快的浪速之星忍足谦也,以及力量最强自创一八式波动球的石田银。

“还真是不好对付的对手啊。”

仁王雅治露出沉思之色:“要对付速度和力量选手的话,那么还是让真田来比较好。”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在隐隐的白光中变幻成了‘真田弦一郎’的模样。

球场下的真田弦一郎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几乎每天都会被仁王雅治迫害一次的真田早就习惯了仁王幻影成自己的模样。

他现在已经被仁王雅治给迫害得对仁王的底线一再降低了,只要仁王不幻影成他的模样在学校里找女生告白就很不错了,在球场上他爱怎么幻影就怎么幻影吧,反正自己是管不了了。

不过这场比赛,仁王雅治却难得的十分正经的幻影着‘真田弦一郎’的模样,用真田的表情和招式打着正经的网球。

真田作为立海大副部长,被誉为‘球场上的皇帝’,实力是真的很强,他的绝招‘风林火山阴雷’更是涉及各方面,面对速度快的对手,他有‘其疾如风’应对,面对力量强的对手,他有‘侵略如火’应对,甚至还有万能招式‘动如雷霆’,就连手冢国光和迹部景吾这样的高手都打不回这一招。

目前国中网球界,能够打回‘动如雷霆’的,就只有幸村精市一人而已。

所以面对幻影成‘真田弦一郎’的仁王雅治使出的‘风林火山阴雷’,石田银和忍足谦也都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连连丢分。

忍足谦也和石田银只好将火力朝向没有幻影技能的柳莲二进攻。

但柳莲二作为立海大三巨头之一,从来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刚才任由仁王雅治出尽风头,他自己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存在感,实际上柳莲二却在后场的防线守得密不透风。

当柳莲二被集火之后,他也毫不在意的迎了上去:“这一球是下旋球的几率是93.6%”

“镰鼬!”柳莲二将网球击中了石田银的腹部,锋利的网球让石田银半晌都直不起腰来。

忍足谦也担忧的问道:“阿银,你没事吧?”

石田银摇了摇头,表情平静的看向柳莲二和仁王雅治:“看来我也要动真格的了。”

接下来是四天宝寺的发球局,将网球抛起,他的手臂肌肉隆起,脸上的肌肉都狰狞起来,低声怒吼道:“波动球第八十式!”

网球宛如炮.弹般朝仁王雅治轰过来,幻影成‘真田弦一郎’的仁王雅治可不是真的变成了真田弦一郎,他没有真田那样从小练习剑道的强大体魄,能够还原真田绝招,看似他是连同真田都体魄也一起幻影了出来,实际上他是用自己的技术弥补了体魄力量上的不足,让他使出的真田绝招看起来跟真田本人使出的绝招一模一样。

所以面对石田银这来势汹汹的力量球,仁王雅治根本不可能像真田本人站在这里一样硬接,而是用上了高超的技巧化解了网球上的力道,才将网球成功的打了回去。

仁王雅治一脸的平淡无奇,仿佛在说:“波动球第八十式,就这?”

只是他微微侧身的动作,却还是将自己有点颤抖的左手隐藏了下来。

突然增强的波动球力道的确打了仁王雅治一个措手不及,这一颗波动球蕴含的强大力道跟之前的波动球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所以仁王雅治虽然打回了网球,却吃了一点小亏。

柳莲二目光状似不经意的从仁王雅治的手上扫过,然后说道:“雅治,我也很想试一试石田君的波动球,搜集一下波动球的数据。”

仁王雅治了然的朝后场退去,柳莲二迅速换到前场,他睁开双眸,看着对面的石田银:“可以再打一次波动球吗?”

石田银沉默的再次打出了波动球,这一球正好是对准了柳莲二的。

柳莲二用出了跟刚才仁王雅治如出一辙的卸力技巧,将网球打了回去。

有了更充分的准备,再加上柳莲二的腕力比仁王雅治更强,所以接下这一发波动球对柳莲二来说毫无压力。

观众席上的种岛修二看着刚才柳莲二和仁王雅治如出一辙的卸力技巧,转头看向身侧的原玖:“他们这卸力技巧是你教的吧?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

原玖勾了勾唇,目光一直注视着坐在监督席上的弟弟精市的背影,笑容温柔的道:“不是我教的,是精市教的。”

这卸力技巧是他教给弟弟精市,然后由精市教给柳莲二等人的。

种岛修二会认出来这是原玖的专属卸力技巧,是因为原玖当年为了帮他完善他的绝招‘已灭无’,将自己的卸力技巧教给了他,将这高超的卸力技巧融入绝招之中后的种岛修二,论防守能力更加强大了。

在u17集训营里,他可是连平等院凤凰和鬼十次郎的异次元球技都能防守下来的。

柳莲二和仁王雅治学习到的卸力技巧虽然没有达到原玖和幸村精市还有种岛修二这种地步,但应对一个石田银的波动球还是没问题的。

一开始仁王雅治会因为接波动球第八十式出了点小问题,是因为他没有预料到石田银的波动球力道会突然增加这么多,明明之前他接的波动球没有这么大的力度的。

等柳莲二拖延了一段时间,让仁王雅治被震麻的手腕恢复之后,有了心理准备的仁王再接起石田银的波动球就毫无压力了。

石田银一次次的增加波动球的威力,最后他终于打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式波动球:“第一八式波动球!”

然而他的最强绝招,竟然还是被
【请小窝文学 】打了回来。

石田银叹气的放弃接球:“是我输了。”

四天宝寺这边的观众席上,之前在全国大赛第二轮就被四天宝寺淘汰掉的不动峰等人也在这里看比赛,为四天宝寺加油。

毕竟比起在他们看来傲慢强大的立海大,他们当然更支持和他们关系匪浅的四天宝寺,毕竟四天宝寺正选中的千岁千里和他们部长橘吉平关系不一般,石田银还是不动峰石田铁的亲哥哥,他们当然要选择支持四天宝寺。

只是看到石田银的第一八式波动球都被打回来,不动峰众人都非常震惊。

尤其是同样会波动球的石田铁,更是一脸的不敢置信:“哥哥的第一八式波动球竟然被打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只是学一学波动球就手臂受伤的石田铁根本没办法接受在他看来是无敌的波动球竟然被立海大的选手这么轻易破解的事实。

但事实不会因为个人的不愿意接受而出现任何改变。

石田银的波动球被打回来了,忍足谦也的速度网球在柳莲二的绝对数据预测之下也几乎不起什么作用,强大的速度与力量的组合,在仁王雅治的幻影和柳莲二的数据网球之下,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最终双打二依旧以立海大的完胜结束了。

接下来是单打二比赛,立海大出赛选手是副部长真田弦一郎,而四天宝寺的出赛选手是部长白石藏之介。

原玖看着两名出赛选手,淡淡的下了结论:“立海大马上就可以晋级决赛了。”

白石藏之介的五维差了真田弦一郎不少,再加上白石藏之介是个基础流选手,面对五维在他之上又没有什么弱点还有强大球技的真田,完全是被克制的。

白石藏之介的五维总和大概有20点,每一项五维数值都是4点,非常的均衡。

而真田弦一郎的五维总和已经达到了24点,足足4点的差距,让这场比赛毫无悬念。

在全国青选集训的积分赛上,两人就进行过比赛,白石藏之介是惨败在真田弦一郎手下的,就是不知道白石藏之介在回学校之后有没有进行其他特训,这段时间有没有进步。

单打二比赛开始之后,就如同原玖预料的那样,白石藏之介五维落后,又没有什么强力球技,哪怕网球基础很好,但真田弦一郎的网球基础也绝对不是弱点,所以被克制的白石藏之介一开始就被真田给压制住了。

在原玖以为白石藏之介会被全程压制的时候,白石忽然用出了一个球技。

“圆桌抽击!”白石藏之介将网球抽击了回去,落地后轻微弹起的网球在原地剧烈旋转,竟然出现了好几个球影,形成了一个圆桌状的圆环。

真田弦一郎猝不及防下丢掉了这一球的分数。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白石藏之介是没有球技的,只会用基础网球打比赛,没想到白石这次竟然用球技了。

不过跟真田弦一郎那丰富的球技库相比,只是刚刚才开始自创球技的白石藏之介根本比不上真田弦一郎的球技多。

随着真田弦一郎连续多球连打破解了‘圆桌抽击’之后,他将自己的球技轮番上阵轰炸着白石藏之介。

白石藏之介一边破解着真田弦一郎的球技,一边十分喃喃自语:“这样球技繁多的对手还真是令人苦恼啊。”

白石藏之介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因为在全国青选集训时积分赛输掉了太多的比赛之后对自己的基础流网球产生怀疑之后,教练渡边修对自己的劝慰:“如果觉得这条路走得太艰难了,那么稍微走一下其他的路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

所以他才会自创球技,意图改变自己没有强力得分球技的局面。

但他创造的球技被轻易破解之后,似乎又回到了起始点。

白石藏之介不是不能临场继续创造新的球技,可他认为自己无论创造出再多的球技,也迟早会被破解的,那么与其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创造球技上,还不如继续精进自己的基础。

于是白石藏之介还是放弃了现场自创球技,继续以基础网球与真田弦一郎进行对攻。

当真田弦一郎的‘风林火山’被他全部破解之后,两人就进入了基础对决中。

白石藏之介当然知道真田弦一郎不止‘风林火山’这四招,他还有‘难知如阴’和‘动如雷霆’,以及曾经在对战幸村精市时临阵突破展示出来的‘黑色气场’没有使用,或许真田是觉得没必要使用,也或许是真田在轻视他这个对手。

不管是什么原因,白石藏之介满脑子只有尽力的夺取分数,拼尽全力的去争取这场比赛的胜利。

他甚至希望真田弦一郎因为曾经轻易打败过他而轻视他,让他可以利用这份轻视,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性。

作为四天宝寺的部长,他必须要以四天宝寺的胜利为重,个人荣辱在这个时候并不重要。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