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风雨小说网 > 元莲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话说完没多久,王璐凝便笑着看向天际:“来了。”

果然,不多一会儿,从北方的天空中嗡嗡的轰鸣声,伴随着云层翻涌的声势,一艘巨大的云船破云而出,从天而降。

云船体型之大,活像一座小山,轰隆隆落地时一点也不轻盈,气流朝着迎接的弟子们扑面而去,要不是为首的王璐凝眼疾手快,放出了防御的法术遮挡了一下自己和身后的师弟师妹,他们统统都要吃一嘴泥。

船体舱门大开,两排身着玄色服饰的青年男女鱼贯而出,各个英姿勃发,姿容秀美,比万仪宗这边的也毫不逊色。

在这些人全部站定之后,最后两个服饰与他们不同的一对男女终于从船舱中走了出来。

这对男女年纪也很轻,大的有约么二十来岁,但是女性却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的婴儿肥尚且没有消退,单看脸,就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但是王露凝只是打眼一看,与对方的眼神一接触,就知道这女的年岁绝对不像看着那么年轻,说不定得千字打头。

她面不改色的上前行了躬身行了礼,也不特地盯着谁,吐字清晰道:“诸位前辈、道友远到而来实在辛苦,还请前往万仪宗休息,好叫我们能尽地主之谊……在下旋光峰凌瑶仙君座下首徒王璐凝,不知该如何称呼?”

为首的男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见她虽然美的动人,神态却十分端正,似笑非笑道:“澹台翼。”

听到这个姓氏,王璐凝感觉自己眉毛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一下,心下意识的颤了颤,但是转念一想:我们有莲尊呢,别说这是一个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血裔,就算兰御仙尊亲临又能怎么样?怕他作甚。

这样的念头一转,王璐凝就不卑不亢的道:“原来前辈系出名门,晚辈真是失敬。”

澹台翼反倒略愣了一下,他顿了顿才点点头:“倒是还像个样子”。

接着那个女子不等人问,就先开口了:“我们是不是来迟了?宗门事多,还真是对不住了。”

不知为何,之前王璐凝看这人总总有些似是而非的熟悉感,一时又想不起来,那感觉十分微妙,但是等这女子一开口,起伏的声线配上她有些轻佻的眼神举止,那种熟悉感瞬间就没有了。

她马上回答道:“时间还早着,怎么会迟呢?”

那女子轻笑了一声,神情带着些许轻蔑,王璐凝身后的弟子们不免面露愤怒——这种回答未免把自己放的太低了,要知道,王璐瑶此时代表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整个万仪宗。

但是王璐凝接着面不改色道:“虽说定天陵和剑宗早早就到了,但是还是有不少道友是不久才到的,仰天门和青雷阁就是将将落地……就在您前面不到一刻钟,这可真是有缘。”

仰天门和青雷阁一个在西州,一个在东洲,相距甚远,但是有两个共同特点,一个就是门派实力极差,差一点就是没有资格参加朝会的水平,再就是地理位置很偏,他们来晚了,但是实际上说不定是提前半年多就出发了。

这都是属于躺平了摆在澹台翼面前,他都懒得去看一眼的宗门。

将禁魔窟与他们相提并论,无异于一种心照不宣的折辱。

澹台翼瞬间沉下了脸色,一副要发怒的样子,王璐凝已经做好了硬抗的准备,但是不想那女子却完全没听出来话里的机锋,还接了一句:“那是自然……定天陵也就算了,剑山怎么跟我们比,他们又没有仙尊。”

王璐凝听了这话,立即沉默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想发作却硬生生憋回去的澹台翼,不禁若有所思。

最终澹台翼忍下了这口恶气,没什么好脸色的对着王璐凝道:“还等什么?还不快些带路!?”

王璐凝便伸手引着众人登上了自家的飞舟,期间还听见那位不知名的女子跟澹台翼笑道:“这可真够寒酸的,飞舟还没有咱们的一半大。”

澹台翼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耐,但是他没有发作,只是扭过脸去没有理人。

王璐凝便觉得这一幕颇为耐人寻味,她并不能看透澹台翼的修为,这说明对方修为至少高她一个大阶,但是这女人的的确确只是合道期,还是那种不太实在的合道期。

在王璐凝的印象中,禁魔窟的人该都是些耐性极差,善于发疯的人,这澹台翼看上去脾气也不好,怎么对这个女人这样忍让呢?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不耽误以真元发动飞舟,一路向万仪宗中心驶去。

两派的弟子都各自坐了,那女子先是旁若无人的对澹台翼抱怨:“原本该是阿叡跟你来的,不知道他是为什么这样反常,这几年什么都不干,整日里醉生梦死的,喝的连起身都难。”

她说着,看到了王璐凝即使不施粉黛也难掩国色的脸,不由问道:“那个是什么修为?”

澹台翼当然也不惧王璐凝听见什么,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地仙。”

“哦~”女子挑眉看向王璐凝:“凌瑶我听说过,据说年岁已经过了七千了,你是她的首徒,想来也不年轻,怎么才是这样的修为呢?”

王璐凝听到这话有些不可思议,不由得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炼魔窟来到之前,她想过数种自己被刁难的样子,甚至被对方一言不合就要打杀的下场都想过——虽然发生的概率很小,但是以禁魔窟的风评,发生什么小概率事件都不算奇怪,但是这种事总要有人顶在前头,王璐凝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便主动担了下来。

但是饶是她思虑再三,也没想过刁难是以这样的方式来的。

这让她一肚子应对之策都无用武之地,于是不免犹豫了一下才道“……我、我今年五十六岁。”

这年纪修为,在神界只是人生刚刚起步的时候。

那女子停住了,她抿着唇,然后又要开口……

“好了!”澹台翼臭着脸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对话,对女子道:“颜若菡,你少说两句。”

王璐凝往后一倒仰,瞬间明白了身为仙尊血裔的澹台翼为什么对这人这样容忍。

这女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若菡仙子——以她的修为,自然说不上是仙君,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她是兰御仙尊的侍妾……

没错,兰御仙尊行事放荡糜烂,随心所欲,自然是有不少鼎炉侍妾的,只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失的只有颜若菡一个。

兰御仙尊新晋仙尊之位不久,正是风头正盛却没有建立起太多敬畏感的时候,他身边的一切为人津津乐道,这样的人跟在仙尊身边近千年,自然非常出名。

可是颜若菡一直在兰御身边,修为又不怎么高,怎么会在这次朝会中出现呢?

其实门内有许多人都听过这位的大名,因此这名字一叫破,万仪宗这边虽没人说话,但是仍有不少眼神交流。

似林缙这种还没了解到这里的人,则是看了几人的交锋之后,在心中默默地想,凡人界都在向往修真界,认为修道者们不食人间烟火,无欲无求,然后大千界的修道者却也都心心念念着飞升成仙,但是他一到神界来,却发现这里的勾心斗角,你来我往并不少于下界。


真的是,到哪里都是一模一样。

而此时澹台翼看着所有人意味深长的表情,只差把“原来兰御仙尊就是这种品味”写在了脑门上,不由觉得额头青筋直跳。

他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要给自己寻些事做。

“你们万仪宗现还扣着我派的护法斩魔玉仙,怎么,是非要兰尊主动开口,才肯归还吗?”

王璐凝一听,觉得这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立即正色道:“斩魔玉仙强闯万仪宗,与言航宗主大打出手,杀伤弟子,毫无顾忌,难道不该扣留么?”

澹台翼冷笑道:“杀伤弟子?你倒是说说他杀了谁,伤了谁?退一万步,就算他犯了错果真要罚,你们也该主动奏请兰尊来清理门户,哪里轮得到万仪宗越俎代庖。”

这话情不通理更不通,不过是仗着兰御仙尊来压人罢了,王璐凝非常熟练的回应道:“那可不巧了,这人并非我等所擒获,乃是莲尊亲自出手……禁魔窟要人可以,还请你们至不周山‘奏请’元莲仙尊,到时候想带谁走都行。”

“你说的轻巧,”澹台翼面相其实很柔和,但可惜眼神阴骘,直勾勾的盯着王璐凝:“元莲仙尊说不定都不记得这事了,她对这些怎么会在意。”

这话说不定还真让他说中了,王璐凝心想,但是她冷静的反击道:“澹台仙君大可以一试,若是有幸跟斩魔玉仙一个下场,可是要劳烦兰尊亲至了……”

她说到这里,微微一笑,清丽脱俗的五官生动起来:“正巧,苍海神王仙驾现就在不周山,还方便兰尊前去请安呢,虽然……道纪神王不得一见,苍海神王总有机会见到的。”

澹台翼面色更难看了起来,但是他听到王璐凝似是而非的提起“道纪神王不得一见”,就知道当初的事这女人八成知情,心中便不由一边暗骂言航嘴碎,这种事也敢到处乱传,一边腹诽兰御做的好事,丢人丢到了万仪宗,害得他也抬不起头来。

他见王璐凝一口一个“神王”,一口一个“莲尊”,不过瘾还要加上全称,生怕引不来某些人的注意,他便是想要做些什么也不敢轻易下手了。

毕竟左溪煌的惨样已经传遍了五湖四海,据说他当时高声呼唤元莲仙尊让她出来,结果莲尊果然如他所愿现身,当场赏了他一掌,左溪煌一下子就被拍进了泥地里,整个人都废了大半,之后还要连滚带爬的抬起头卑微的道歉认罪,难堪到澹台翼把这经历往自己身上一放就想去死。

要是他出了这样的丑,那不如自我了断算了,也省得旁人还要费力去救一个废人。

他眼神愈发阴郁,看的王璐凝本就一直绷着的心弦更加紧了紧,也就不再说话,生怕真的把他激怒了。

两人的沉默看在两宗弟子的眼中各有滋味。

且不说禁魔窟的三十余位弟子如何憋屈,单说万仪宗的人,一个个挺直了腰板,看见师姐面对澹台翼丝毫不落下风,还能让对方闭嘴说不出话,心中都不免叫好,颇觉得扬眉吐气。

颜若菡看看澹台翼,又看看王璐凝,有些疑惑为什么都不说话了,原本有些轻浮的神情退去,清冷精致的五官显露了出来,神情也不由带上了些许懵懂。

王璐凝不经意的瞥到,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心里突然“咯噔”一声,仿佛漏跳了一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