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幸福婚姻模拟器 > 第80章 第三颗桃(05)

第80章 第三颗桃(05)

79

初桃接受了老公的死亡。

一个原因是他还可以复活。

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从禅院巡那里取来的手指上萦绕着不祥的咒力,像这种无法销毁甲级咒物,如果要使其中的力量重现于世,似乎要找到合适的“容器”才行。

这个容器既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妖怪。

容器太弱,会因为承载不了两面宿傩的力量而爆体身亡;容器太强,两面宿傩也会面临着被吞噬吸收的命运。

这大概就是里梅选择留在她身边的原因之一。

他应当是不想两面宿傩拥有妖怪身体的,而资质出挑、适合作为容器的少年,显然更可能出现在人杰物灵的平安京中。

拜麻仓叶王的祝福所赐,初桃对此心知肚明,但里梅实在太好用了!

他小小年纪,天赋惊人,可身兼女房、厨娘、护卫、管家多职,还是制冰小能手,只要一根宿傩手指就能拿捏住!已经彻底变成里梅的形状了!

除此之外,坏人会评估吞噬手指的风险而不敢前来,但妖怪却不会,他们足够贪心,只知道吞噬了手指能够变强,会不管不顾地涌上来夺取手指。

刚好可以放出妖怪诱捕器——两面宿傩手指的风声,守株待兔他们!

另一个原因就是……

她有恶线存档啦ovo!

『存档07』

『存档成功』

读取『存档08』

『读取成功』

初桃果断读取了当初恐吓老父亲的存档,老父亲重复着台词:“杀死我,让一切到此为止吧,桃。”

两面宿傩的面板:存活中。

好的亲亲老公还活着,等我!这就来和你当极恶夫妇!

——

这对于藤原佐为来说,像是一个噩梦。

“兄长大人,你来了。”

在死寂般的沉默中,妹妹,桃姬,藤原初桃——淡漠又怜悯地注视着他,如此说着。

她的剑上还滴淌着鲜血。

他的父亲同样看到他的到来,却是急切又主动将自己的身体往刀刃上送:“杀死我吧,桃!”

耳畔嗡鸣声一片,视野扭曲,藤原佐为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声音:“停、停下……不要……”

她便真的停了下来。

父亲的血溅到了她的脸上,少女缓缓擦去脸上的血痕,朝他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柔软的神情。

“好。”

她说。

她放下剑,无论父亲如何恳求怒骂都置若罔闻。只是,像往常一样依赖地抱住他,从信赖的兄长身上汲取力量:“兄长大人,我累了。”

思绪如浮萍沉沉浮浮,骤然下坠,在深渊咕噜咕噜冒出的气泡中,她的怀抱是那般的湿冷,脸上的笑容都像是僵硬的假面。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夕之间,最熟悉的两个人好像都变成了陌生人。

父亲不止是父亲,而是她的灭族仇人。

妹妹不再是妹妹,而是差一点杀死父亲的凶手。

藤原佐为又一次被噩梦惊醒。

外面安静地像是一座死城。

乌云遮天蔽日,平安京一瞬间变了天。

第一天。

她离开了藤原佐为,离开了藤原家,取走了天丛云剑。

第二天。

大和国屠杀出云的遮羞布被扯开,飞鸟野兽口出人声,在这片大地上将出云灭族的真相公之于众。

所有的、所有的参与了屠杀出云的大臣与武士。

全都收到了罪书。

那坐着胧车、手执天下最利之剑的少女一户又一户地拜访。

然后,第一个、第二个……无数个死者出现了。

无论王孙贵族,无论平民百姓,凡是沾染过出云之血的人,几乎都受到了审判。

有的人被剑所杀。

有的人死于惊悸。

有的人切腹自尽。

有的人偿还了罪孽,因此被准允苟活于世。

唯有父亲,这个将所有罪责揽到自己身上的人被忽视了。

他一下子重病不起,奄奄一息。

藤原佐为才在惊慌中意识到,或许本该在杀死他父亲后到此为止的行径,在被他阻止后,像洪流一般向着四方滚滚而去。

民众议论纷纷。

“姬君是来复仇的!”

“可是,那些都是有罪之人。”

“他们难道杀不得吗?那群尸位素餐的王公大臣!”

平安京的救世主变成了普世意义上的恶人,也有人觉得她在行正义之事。

王公贵族却不作此想,太多有权有势的人死去,这简直是踩着他们的脸面,人人自危。有的大臣虽与出云灭族无关,却也主张过同等罪恶的政治,万一红雨姬不止要为出云族人伸张正义呢?

而且,大臣们御前上奏,最终同意灭族出云的,可是当今陛下。

天皇重病,皇太子监国,无数阴阳师与武士官兵秘密前去讨伐围剿红雨姬。

曾经信赖她、钦佩她、爱慕她的人,或自愿或被迫地站在了她的对立面,执剑相向。

一人难敌四手,有的人已经开始哀叹佳人生命的逝去。

然而,当她站在敌对面,她的强大、她兼具破坏与治愈的力量几乎震慑了所有人。

全部人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即便是她曾经朝夕相处的伙伴。

源赖光想要去她的那一边,却被束缚在家中,只有部将出列。

五条忧小家主可以不管不顾地划水随时反叛支援,禅院巡却无法做到。

加茂宪伦的眼睛亮晶晶地注视她,装模作样地攻击着。

安倍昌浩注视着她:“请停下来吧,姬君。”

她只是看着他:“我还有没做完的事。”

她的实力可怖地增长到难以企及的程度,并且还在战斗中不断、不断地上涨。

真的能有人在她剑下抵过一击吗?

幸好,她的剑只斩向有罪之人。

这场没有染血的战斗,因为她的怜悯,持续许久也没有分出胜负。

直到两面宿傩的到来。

皇宫的一角骤然倒塌,扬起的飞尘间,这位随心所欲的人形天灾笑的胸腔发颤,他手中挟制着两名身着黄袍的男子,随意丢在身后:“不愧是你,桃姬。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

有阴阳师问:“两面宿傩,有何贵干?”


【请小窝文学 】青年愉悦极了,四目睁开:“我是来和我的妻子叙旧的啊。”

他如此称呼着,却没有被她否认。

众人大惊,却又想起曾经闻名京城的“要两面宿傩入赘”一事,他一直没有回应,竟是同意了?

坐于屋檐之上的诅咒之王咧开恶意的笑容,朝着其下执剑的少女伸出手。

“平安京有什么好待的啊?这群人简直无聊透顶。你还要和他们过家家一样地打多久?”

“与我一起吧,吾友,吾妻,吾爱。”

月亮被云层遮挡,两面宿傩身前的黑暗也蔓延到了她的身边。

她似乎是叹了口气。

她几乎要完全走入黑暗,被墨色染黑。

一直注视着她的藤原佐为听见自己喃喃的声音:“……不要。”

她说:“好。”

过去许久,直到两人的战斗结束,天皇被她救下,两面宿傩的身影消失在月色间,藤原佐为才意识到,她回答的是自己。

她在人群注视中收剑入鞘,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像是因为他挽留的话高兴一样,露出了熟悉的笑意。

夜晚,她来到藤原佐为的房间,依赖地抱住了他。

“哥哥,我好累啊。”

接着,她出现在了朝堂之上。

天皇惊吓过度,郁郁而终,所有参与出云灭族惨案的凶手皆已被审判。

红雨姬没有杀害一个无辜之人,还逼退了入侵平安京的诅咒之王两面宿傩,更是救出了差点在事故中罹难的天皇与太子。

所有人都好似忘记了过去的事,平安京的风波淡去。

可新皇对她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父亲的死亡拜她所赐,悬在头顶的阴影还未散去,更欲杀之而后快。

她是天生的剑士。

也是天生的、被藤原安麻吕一力培养出的政客。

从始至终展露在人前的,都是完美的一面。

仅仅花了几年时间,就做到了如同她父亲一般只手遮天,月满无缺。

被攻讦,被针对,被刺杀——无论哪种手段,全都不在乎,第二日出现在朝堂之上。

所有针对她的人都已死去,唯独天皇仍然高坐于朝堂之上。

越是如此,新皇越觉得她刺眼。

他开始疯狂地打击一切,试图伤害挟持她周围的人。

于是当夜,新皇便重病不治。

出手的不是她,而是一直形同透明的中宫。无子的中宫葵姬在第二日出面,拿着重病天皇的诏书要传位给她。

皇室皆是天照大神的血脉,而初桃——她同样具有天照血脉,且日光随心而动,神降时天照大神的眉眼与她相似,更具资格。

像是才发现有这种选择一样,藤原佐为看见她新奇地睁大了眼。

然后,便在无人异议中她登基为皇。这并不是大和朝第一位女性天皇,却有如第一次、这般、这般地令人震撼。

这是一位被神明眷顾的天皇。

登基当日百鸟朝凤。

登基后风调雨顺,海晏河清,天下归附。

亦是一位雷厉风行的暴君。

行事专横,固执己见,杀伐果断。

为人所惧怕。

她像是将成为君主当作一场游戏,最初还循规蹈矩,随后行事无所顾忌,不畏惧一切议论。

高台之上的女性威严并存,底下的大臣跪拜了一地,如同叩拜神明。

源赖光立于其后,忠诚地垂着眸光。

神、明。

藤原佐为恍惚地顿住了目光。

父亲大人重病卧塌时虚弱说:“桃没有错,她只是要完成该做的事啊……”所以他理解她。

葵姬起事时亦如此说:“姐姐是无谓善恶的神明,她什么都不在乎,但我想替她在乎。”所以她杀死了她的夫君。

善恶是人定的,而不是神,所以神明无所谓善恶。

神明一视同仁。

人眼里的善,未必是神明眼里的善;人眼中的恶,也未必是神明眼中的恶。

因此,因此,她只是不懂善恶,无谓善恶,纯粹地执行自己认为应做的事,却被世人框定为“恶行”与“恶人”。

晴明公去世前曾写信给他说:“即便如此,神明与人联系紧密,依托信仰而存。若是神明所行之事乃是人眼中之恶,神明就会生病,积重难返。”

如此,行走在人世间的神明才需要【道标】。

不为别的,道标只为指引方向,告诉神明如何区分善恶。

倘若当日她跟着两面宿傩离开,那么两面宿傩就会成为她的道标,她将彻底走向毫无束缚的极恶。

所以那一夜,挽留下妹妹的藤原佐为主动地、发颤地将她抱在了怀间。

他在她的耳廓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想成为你的道标。”

他要成为对妹妹的有用之人。

还有葵姬。

她抬起头,深深地、深深地凝视着他,最后,那双眼眸里淌满了蜜意:“好。”

于是,现任天皇的麾下,多出了一位姓藤原的中宫,与一位姓藤原的大臣。

他是天皇的道标,

也是天皇的剑鞘。

——

洗白弱分,黑化强十倍!

刚读档就拿走天丛云吞噬了须佐之男的头盖骨,还解锁了天照力量的初桃直接不做人了!很好,虽然中途馋哥哥走歪了路线玩成了《平安京无双帝王传》,但还是完美打出了想要的结局,和两面——等等,两面宿傩去哪儿啦???

初桃:“……”

呃。

继续!

——

天皇每年总有一月要出京城,去往行宫避暑。

她不令任何人跟随,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她要和何人相会。

她有一名特殊的、寻常人不敢招惹的妃子。

所谓的天下归附,似乎也包括妖鬼神魔,以及这名人间极恶。

如果说藤原佐为是天皇善恶的道标,那么她就是两面宿傩善恶的枷锁。

她所允许的,他看心情做。

她所禁止的,他懒得去做。

他所有的精力有一半耗费在了她的身上——

战斗不休,生命不止。

在足以地动山摇的战斗中,天皇与两面四手的男人纠缠着倒了地,她压在他身上,笑说:“两面宿傩,你怎么这般弱啊?”

她一下子被拉低了头,青年盯着她,掌心咬住了她的脸颊:“你还真敢说啊?”

里梅已在一侧。


【请小窝文学 】这样的战斗已发生无数回,他从未在宿傩大人口中听到“要杀了她”的只言片语。在制霸全日本、人世上已无敌手的情况下,宿傩大人是不会放他唯一认可的宿敌、他的妻子死去的。

不然,那不就太无聊了吗?

是以,里梅心如止水地烧好了水,他摸了水温,注入寒气让它更凉了些,她不喜欢太烫的温度,这样等她结束过来时刚好可以泡澡。

然后去厨房查看蒸笼里的点心,一般等洗浴后,她就会觉得饿了,但又没到正餐的时候,吃这些清甜解暑的点心充饥恰到好处,她之前也说过想吃。

等里梅端着点心出来时,就听两面宿傩挑眉问:“你就让我吃这个?腻死了。”

糟糕,忘记准备宿傩大人的了。

——

很好,就这样吧!

初桃暂时保存了游戏进度。

不错,灭族之仇已报!亲亲老公也还活着!

以后想宿傩了就去这个存档贴贴。

好啦,再见了两面宿傩,今晚我就要远航!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