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幸福婚姻模拟器 > 第69章 第二颗桃(69)

第69章 第二颗桃(69)

69

联想到耳环的功能,

——他好爱我!

这还是初桃第一次见到红豆耳环长大、呃、泡发后的样子,距离如此遥远,却依旧红的惊人。

想凑近了玩。

他站的太高了。

那就晚上梦里把他拉下来玩!

愉快地做好决定后,初桃像是没有看见一般移开了目光。从上而下落下的两道目光好像更加灼热了。

初桃却不管,她低头去查看祭坛,刚刚靠近时,她就感觉心悸了一下,心跳仿佛被放大。但其他人都没有异状。

【★★★★·祭坛】(已失效)

——可向神明许愿,请求神明神降(已失效)。

——须佐之男似乎来过这里。

——天照大神似乎来过这里。

这里是须佐之男的遗迹,自然也不可能在这里向其他神明许愿。如果幕后之人是出云旧人,向这样一位恶劣的、狂暴的神明许愿也符合他想对大和国复仇的本性。

而且,或许也只有出云旧人,才了解祭祀须佐之男的仪式。毕竟须佐之男是出云国的神明。

见初桃对异声置之不理,其余阴阳师们也冷静下来,只是结了阵随时以防不备。

此时听她说:“有人曾在这里祈求须佐之男神降。”

源赖光立即问:“成功了吗?”

“成功了,须佐之男降临过这里,祭坛还完好无损。”

“那幕后之人……又多了一个须佐之男吗?”源赖光蹙眉,会是两面宿傩吗?

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那毕竟是古神话的强大神明。心悸之余,是对初桃能探出这些线索的惊讶。

这祭坛麻仓唯早已查看过,可什么都看不出来。坛身上刻印着扭曲的古文字,寻常人无法看懂。初桃也看不懂这蝌蚪文,但不妨碍她从游戏里了解。

“不愧是红雨姬……连古文字都有所涉猎。”

“红雨姬知晓天下事,这不奇怪。”

初桃微微一笑。

啊对对对,是我!就是这么全能!

她被大家吹了一会儿,方才说:“此处我已探查清楚,请大家速退。”

麻仓唯知道还有一人正潜伏在暗处,初桃要留下来单独处理。他想留下来,但女性的目光又不允许他不服从,而且她身侧的少年也像是出鞘的利刃,对她之外的一切闪着寒芒。

‘这里不需要你在。’——他的眼神是这么说的。

麻仓唯哽住,但他毕竟是叶王大人一脉的,比不得初桃母家的源赖光亲近。要是叶王大人没有……就好了。

他极快地看了初桃一眼,垂下头,带着大家离开,事已至此,唯有服从。

“桃,”源赖光话音刚落,就有一颗碎石伴随着沙尘从洞穴顶端突兀坠落。如此高的距离,若是砸到一点至少也是重伤。源赖光却仿佛头上长了眼睛一样向左边一步避开了。

初桃看向他,这个今天才叫她名字的少年弯了弯眼,上前一步探入她宽大的袖口,冰凉的手指在她手上拂过,握着她的食指摆出了向上朝天的姿势。

初桃顿时了然,明白她意会的源赖光立即松开了手,却没有从袖口抽离,只轻拽着她袖口的一层。

天上又是一阵碎石抖落,就好像有人跺了跺脚似的。

不可能是两面宿傩,那必然是里梅。不过,这须佐之男头顶的石头和灰尘也太多了吧?

两人沿着须佐之男的雕像边走边交谈。

如今事态已渐渐明朗,初桃也知道了晴明公指引她来出云的用意:为了发现须佐之男的神降。

幕后之人是出云旧人,因为国破家亡想要对大和族复仇。

但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达成的,他选择借助出云国神明须佐之男的力量,得到了须佐之男的神降。

这个被神降的人很有可能是两面宿傩。

但两面宿傩十几年前就长这幅模样,七岁才出别庄。这祭坛又很老旧,考虑到他的年龄和性格,初桃觉得他是被迫神降的。

只有一个人,有机会带七岁前的两面宿傩来出云。

——那就是他的母亲。

两面宿傩的母亲在怀孕时经历了灭族惨案,于是神明回应了她的祈愿,降临到她腹中,她回到京中后诞下了两面宿傩,只等着他长大后拿回天丛云剑复仇……呃。

如此看来,他的母亲不仅没有死,可能还活在某一处。毕竟京中那几具失去身体一部分的尸体的凶手还没有着落。

初桃:“……”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一旦是两面宿傩就好违和啊?

他要复仇?

他真是须佐之男的转世?

他会走别人给他安排的命运线?

不可能吧。

毁灭平安京他还有兴趣,但如果是复仇这样的理由——两面宿傩绝对只会觉得无趣的。他怎么会被这样的理由束缚?

他和他母亲之间必有分歧。

京中死者尸体上残存的咒力,或许不是为了嫁祸给两面宿傩,而是必须由“两面宿傩”杀死,天丛云剑的封印方才能解开。

疑惑刚刚解决,初桃又想到了祭坛上天照大神的气息。

天照也来到了这里?她也在这一场仪式中神降了吗?难道初桃自己也跟这件事有关系……?

啊啊,想不出,不想了,还是先专注眼前——

就在这时,源赖光问:“两面宿傩……是须佐之男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初桃说,“不然怎么会允许人类的肉身坐在自己的雕像头上呢?”

她含笑抬头:“两面宿傩,京中有人打着你的名义行不轨之事,要杀害八个人。你可要多注意才是啊。”

“还有,你站的太高了。”

她话音落下,一侧的源赖光借着崎岖的墙壁瞬间跃起,这雕像年久失修,又鲜少有人供奉,已不复旧时面貌。身体悬空的少年瞄准雕像的腰间,拔剑出鞘,双手握着刀柄大力砍去!

嗡鸣声,金属撞击巨石的声音。

虽不至于拦腰斩断巨石,制造出的动静却也足以让上面的人站不稳,洞穴间立即被一阵尘土弥漫。

初桃却没想到源赖光会这么做。

她是现代人,又是纯粹的玩家凝视,自然不会惧怕游戏中的鬼神,但源赖光——可是土生土长的平安京人啊?他是真的不怕啊?

初桃站立其外,具现化的影子包裹着她,挡住了落下的飞尘与巨石。

她听到了熟悉的嗤笑声。

霜层冰冻着,稳稳地撑住了须佐之男的雕像,像是阶梯一样直达地上。青年缓步而下,与其说是被源赖光逼退,倒不如说是他主动下来。

“你
【请小窝文学 】还真敢说啊,桃姬。”

他弯下腰,两人平视着,他的目光在初桃只没过肩膀的头发上停留了一会。

许久,两面宿傩给了她一个线索:“或许不是八个死者,是九个,最后要杀死的,是天照的转世。”

初桃敏锐地察觉到这句话中的含义,如果说第九个是天照的转世,那么剩下八个,会是天照麾下八大神明的转世或后代吗?

同时,这也是对她的警告和预示。

两面宿傩扯开了唇角,心情愉悦地说:“你能找到她吗?桃?夫人?”

他有意无意地加重了尾音。

见初桃脸色微沉,他大笑着,身后的冰层乍然间破碎,须佐之男的雕像也在顷刻间四分五裂。

地动山摇,仿佛下一刻就要坍塌。

源赖光也被突然落下的巨石堵成的墙挡在了一侧。

他听着一墙之隔外的巨石滚落声,扔了剑奋力地挖着巨石,他不停地呼唤着桃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眼前才出现一双手。

那双白皙的、柔软的、此刻却同样混合了血迹与砂石的手,握住了他的,将他拉到了身前。

源赖光抬头,见初桃完好无损,又见两面宿傩和里梅已不见踪影。他被初桃用手帕擦拭了额头,看到手帕上干涸的血,才怔怔地笑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笑。

……

……

得到死者有关的线索后,初桃立即乘坐胧车妖怪返京。

不管两面宿傩是不是须佐之男,如今都要阻止剩下的其他人死亡,重新封印天丛云剑!

源赖光的那匹马被留在了出云,他半边身体都被包扎着坐在了胧车里。

胧车妖怪见是男人就翻白眼,一开始只给他留出了离初桃最远的地方,后来初桃说了“要像对叶王一样对赖光”后,才勉勉强强给他整理了和初桃并排的位置。

每每拉开车帘,初桃就看见伤患小狗在吐着舌头憨笑。

源赖光是伤患,手臂和手又是武士最精细、不容受伤的部位,初桃勒令他不许做事。他就乖乖的坐着养伤,什么也不做,只用那双乌玉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时不时露出的笑容……憨里憨气的。

她想起女孩子们曾和她说过的悄悄话,她们说源赖光是天之骄子,是强势的人,绝不会是表面表现的这么纯良无害。

“我一直未曾问过,你为何会以我为主呢?”

源赖光本来是安麻吕的部将,后来被源朝稚拜托关照初入阴阳寮的初桃后,就一直跟着她行动。

少年不假思索:“因为姬君很强。”

他此刻放下了头发,微卷的黑发垂在脑后,看上去更加纯善了。

听起来好像是恋强癖哦。

初桃被奉承到点了,尤其这少年等级比自己还高,神情却认真极了,语气也是真心实意。

她谦虚了一下:“你也不弱。我们也未曾交过手。”

“我看得到,桃姬的剑术精湛,一日千里,远胜于我。而且,我站在桃姬的一侧,就永远不会向你出手。”

武士一道的切磋,或许是致命的,直至死亡方才能分出胜负。

初桃了然,不再多问。玩家是世界中心,ssr级别的n都哭着喊着来效忠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源赖光眨眨眼。

表面开朗小狗只想为主人扫清障碍,清除一切碍眼的、觊觎她的人物,其实占有欲超强。

若是主人弱,他自然会强,强到挤占她周围的所有空气,让她周围只剩下他一人,让她离开他就无法生存。

可现在姬君强,他自然就会弱下去,要把自己摆在原来的“弱者”的位置,要让自己全心全意只有她一人。

这是他的道。

“我愿意被姬君占有。”

“……什么?”初桃回过头,没听清。

源赖光只是笑了一下:“桃姬休息罢,我来守夜。”

快点好起来吧,他太贪心了,不想被讨厌,唯独不想被她讨厌。

初桃便睡着了。

在所有人面前,她和两面宿傩表现的不像夫妻,反而陌路。

可一到夜晚,初桃又钻入了他的梦。

白日里的相见好像是分割线似的,如果说之前都是狂风骤雨,那么这之后,就充满了平和的宁静。

梦里的一天从清晨起,是平淡如水的煮夫日常。

这是原始婚后梦境的延续,她睁眼时两面宿傩已不再身边。赤着脚走了一路,闻到了来自厨房的香气。

绕过去一看,初桃瞪大了眼。

两面宿傩怎么、怎么不好好穿衣服在做饭啊?

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穿着,欲露未露,动作间能透过宽大的袖口能看到里面,正面敞开的领口也能看到胸膛处若隐若现的黑纹。

他在勾引我啊!

可他是老公耶。

面对老公的勾引,初桃当然是光明正大地倚在门口注视了。

“怎么醒了?”

“我饿了。”

两面宿傩扫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在初桃的注视下,他将食材煮开,洒落面条,又加了调味品调味。

过了一会儿,将面和一副筷子端到她跟前

初桃下意识想将长发捋到耳后方便吃饭,却发现梦境中的自己也与时俱进变成了短发。

初桃抬头,两面宿傩却没有异常,只挑眉:“怎么不吃?不是饿了?”

初桃也有点想吃了。她的味觉被屏蔽了,但是嗅觉还在,那香味是骗不了人的,远比她在藤原家和麻仓家吃到的美食都要香。

那就试一下吧。

她将味觉调高,咬了一小口,是那种正常的味道。这次应该不会像之前吃他的初级料理一样直接昏迷。

初桃又吃了一大口,那面条刚入了口,就像是蛇一样迅速滑入食道。她还来不及吐出来,剧烈的咳嗽后,名字后直接跟了一排负面状态头晕、眼花、中毒、掉san。

淦!

那食材明明是她一步一步看着下锅的,步骤也没有出错,可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两面宿傩,你怎么是个厨房杀手啊?!

那她和两面宿傩贴贴后涨的厨艺值……还有用吗?

初桃看着眼前的千手宿傩,昏迷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少年睡意惺忪、却压低了的嗓音。

“宿傩大人……”

“桃姬怎么在这里?”

“啊,什么?桃姬晕倒前还吐了……不会、不会是怀孕了吧?”

他的声音陡然拔高了。

“宿傩大人,您要当父亲了吗?……呜。”

【请小窝文学 】好像被打了一下,痛的呜咽。

“是、是,我这就去做饭。”

又不知道过去多久,初桃幽幽转醒时,浑身无力。白发的小少年跪在一旁,正打了一个哈欠,见她醒了,立即睁大了眼:“桃姬,你醒了。”

“里梅……?”

“是,我是里梅。我扶你起来。”

里梅托起她的后脑,环着她的肩颈将她扶起来,还在后背塞了软垫支撑她的身体。

他递过来一杯水:“请喝水。”

这水里加了盐,是漱口用的,见她因为味道皱眉,小少年立即端来了漱口吐水的盆。

他眼睛也不眨一下地将水盆放在一边,又送了毛巾给她擦嘴,尔后送上第二杯刚接的山泉水,那清冽的味道立即冲淡了口腔里的咸涩味。

里梅这一套服侍人的动作自然极了,行云流水。

等反应过来时,里梅已经将刚煮好的稀饭端了上来:“你饿了,请吃饭。”

见她手脚无力,他怔了一下,垂下眼,用勺子舀了一口送到嘴边。

不得不说,真的是太好吃了!怎么做到连稀饭都烧的软软糯糯恰到好处的!

里梅神情一丝不苟,一口稀饭一口配菜地喂。

喂的多了,也能根据她的眼神、蹙起的眉和抿起的唇角知道她下一口是想吃饭还是配菜。

初桃若是觉得烫,还会手腕施力冰冻一下再递到她嘴里。

如此体贴,如此……呃,里梅的动作忽然僵住了,初桃抬头,两面宿傩站在门口不知道看了多久,此刻眼睑下的那双眼也眯了起来,危险地盯着他们两人。

初桃:“?”

不是,你梦里的里梅这么做,你能说没有你半分授意吗?你能说你没有半点责任吗?盯着我看做什么?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