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幸福婚姻模拟器 > 第63章 第二颗桃(63)

第63章 第二颗桃(63)

63

在两面宿傩到来之前,初桃打开了他的面板。

『两面宿傩对你的好感值:30』

果然,还是只有30。

初桃还特意装备六眼看了看有没有所谓的真心值。说不定他和麻仓叶王正相反,表面不屑一顾,实际上已经爱她爱的情根深种了呢?

最后初桃还是失望地取下了六眼,根本没有这回事。

但好消息是,两面宿傩也没有真心值。

系统安慰说:【不同角色的好感值代表的含义不同,我查阅了一下,两面宿傩对其他人的好感值都是0,对酒吞童子、麻仓叶王等人也是0。所以,30的好感值也很高了。】

那是因为他们在两面宿傩眼里都是死人!

初桃:【真的?那里梅呢?大天狗呢?】

系统:【……抱、抱歉,我的权限突然不够无法查阅了。】

她鼓起脸:【略略略,攻略角色好感波动时主动通知我。】

她倒要看看两面宿傩什么情况才会涨好感。

系统:【好的,玩家小姐。】

设置好后,两面宿傩还没有来。

初桃环视室内,看到一把

挂着一件华美的外衣,犹如红色的晚霞,透着不祥。

“我为什么要和两面宿傩结婚?”

“您、您忘了吗?您是被宿傩大人带回来的,他说——您是他的新娘。”

即便如此,他想强占贵女的话又为什么要结婚呢?莫非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初桃问出了口。

女房眼神闪烁,语气艰难:“今日是那位、您那位……”

她没有说下去,初桃灵机一动:“叶王头七?”

“……是。”

初桃:“……”叶王你管一管啊!

传说人死后第七日,会还魂人间。

她虽为麻仓叶王举办了葬礼,却没有严格按照停灵七日的时间下葬,麻仓叶王毕竟是平安京的罪人,为他举办葬礼已是极限,怎还能让他还魂看见自己被妻子朋友收敛的好结局呢?

况且那些贵族们也相当担忧麻仓叶王的亡灵作祟,初桃和兄长也不勉强,提前两日举行了葬礼。

等等,现实里叶王死去的第七日她在干什么,初桃顿时想到了之后轮番上阵拜访的美少年……

不管是哪一天,叶王看见她有那么多人安慰,应该走的很安心吧。

但是两面宿傩真的好损啊!

他怎么这么会啊?

初桃环视室内,看到梳妆台上有一把剪刀。梦中的她身无利器,总要拿点武器才安心,她收进了袖口。

又见墙上挂着一件华美的唐衣,白色的底、金色的纹路铺于其上,裙角却渐渐过渡成了浓厚的红色,散发着极为不祥的气息。

这是嫁衣。

初桃眼神一动。

见她盯着久了,女房抿着唇,为她披上唐衣,腰间系裳。

她小声问:“姬君要逃吗?”

初桃还未说话,她就下定了决心:“……我会帮助你的。您还未曾从外出过,我知道逃出去的路线。”

初桃:“?”

没办法,她的魅力实在太大了,连梦中两面宿傩幻化出的n都被她蛊惑了!

她凝视着女房:“那你要怎么办呢?”

“……”女房抿着唇,手心颤抖,却缓缓向初桃露出一抹安定的笑容,“我不会有事的。我服侍宿傩大人许多年,他不会杀了我的。”

信你才有鬼了。

呜呜女孩子真棒。

初桃叹气:“那就请你带我外出散心吧。”

她走出了这间房。

夜色漆黑无垠,让初桃想起第一次入梦时天空睁开的数只眼睛,他或许就注视着这一切。

这处院落相比藤原宅稍小,却也足够奢华,是地道的日本枯山水庭院,或许是两面宿傩曾落脚过的地方。

……这么一看,其实这家伙在外面的待遇也还不错嘛?她还以为他每天露宿野外呢。

初桃以散心之名走了一圈,期间女房和她分开,要去两面宿傩来的正门为她拖住两面宿傩,而她则走到了偏僻的侧门,大门开了一条缝。

她抬手推开门。

外面漆黑一片,张着深渊巨口,仿佛正等着她跨出去似的。

与此同时,身后冷不防传来了青年的嗓音。

“你想去哪里?”

初桃回过头,见两面宿傩坐于屋顶之上,一条腿曲着,漫不经心地问。

他此刻是正常人的面容。

她缓缓收回了手。

问:“两面宿傩,你要和我结婚?”

见她没有了逃跑的意思,两面宿傩嗤笑一声:“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那女房?她可是死到临头了都在想着你啊。”

一团用裳帕包着的东西被抛到她手边,被初桃接住,露出一截细长的杆身,是一根簪子,款式有点儿眼熟。

这并不是女房的所有,是两面宿傩的赠给。

初桃没有回答,她还记得如何束发。

她咬着发簪,注视着远处两面宿傩的动态,那双淡金色的眼睛在黑夜中皎洁如月,尔后素手握着自己的发丝,灵巧地缠绕。

指节如葱玉修长,手腕纤细。

还有,发丝撩起时线条流畅的后颈,像覆上了一层冬日的细雪,是一片晃眼的白。

那头银发被盘在了脑后。

披散时是一种风情,如今又是另一种风情。

两面宿傩眼帘半垂,喉结滚动。

本来无趣的、懒得投加视线的场景却在此刻有了别样的意义,他掌心蠢蠢欲动,迫切地想要寻找发泄的口。

那眼睑下撑开了一道缝隙,同样盯紧了她。

如此脆弱。

想把她折断。

想让她露出除了木然之外的表情,吃痛的、哭泣的、生气的。

却听她说:“我不嫁人。”

“怎么?这么喜欢麻仓叶王?”

初桃点头。

两面宿傩顿时更不爽了。

他按着手下的瓦片,从高处一跃而下。

“但可以娶夫。”

她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两面宿傩,你想要和我结婚,那就入赘啊。”

她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两面宿傩的动作在空中凝滞,馥郁芳甜的气味直窜鼻间。在他跳下的这一瞬间,已经没有了借力的点。

女性仿佛就等着他此时此刻的破绽一般,袖口的剪刀割破了手腕
【请小窝文学 】,流出的那汩汩血液浸染了袖口的金纹,宛若游龙般行走——

那件白衣骤然被染成了浓郁的血色。

风凝滞了。

大地都变成了她的赤色裙摆,沉眠中的阵法因此苏醒。

她仿佛立于星罗棋布的天地银河之上,虽身处下方,眼梢却傲慢地抬着,瞳孔中清晰地倒映出两面宿傩的身姿。

同时,也锁定了他。

四面八方的攻击登时汇聚,化作一道道锁链向着两面宿傩袭去。

两面宿傩瞳孔一缩。

快进三年后,初桃随机的阴阳道属性中阵法最高,加上她装备了诅咒之王的头盖骨,sl到阵法属性大幅提升——如此一来,连麻仓叶王和安倍晴明都要在她之下。

她虽然没有咒力,但这件嫁衣是四星咒具啊!咒力无穷呢!

【道具】『★★★★·血色嫁衣』

——这是婚礼当夜被女性的鲜血染红的嫁衣,其上附着着少女多年来的不甘与怨恨,咒力浓郁。

两面宿傩捡到后,将它烧了一团干净。但这抹红色却在他脑海中消散不去,残魂影响下,他似乎生出了什么想法……

——被困于梦中的怨灵,只有找到替嫁之人才能解咒成佛。

是的,她的女房就是这件嫁衣上的鬼姬,她确实要比其他n更加灵活生动,有清晰的脸,而且那所谓的服侍两面宿傩多年的话一听就是胡诌的。

而这是两面宿傩的梦境,他一定在注视她,看着她走来走去,自然也不会多此一举去解决女房,所以初桃不担心女房的安全。

她沿路来一直在用《超·占事略决》上写的阵法铺设,尔后以自己的血为媒介激活。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

初桃头一偏,避开了两面宿傩飞旋而来的厨刀。

她后退几步,看着场中被阵法缠住悬空的两面宿傩。

这虽然也是初桃看到嫁衣后的从心之举,但是,但是——两面宿傩就是喜欢小辣椒啦!

『两面宿傩对你的好感值:32(2)』

看!

对不起,虽然很想和你结婚,但更想看你震惊的眼神ovo。

初桃理直气壮地想着,假装并没有读档很多次才拥有了现在的情况。她感觉不到疼痛,面色苍白,已经不太流血了,那锁链带着嫁衣的咒力和她的血,光芒若隐若现。

这困不住两面宿傩多久,毕竟是危险期的梦,随心所欲的人是他。

但现在支撑的时长已经比初桃想的要更久一些,或许是她在两面宿傩心中的实力不止于此。

“破。”

眼见着他就要挣脱,初桃启唇。

那纠缠着他的锁链便在下一刻轰然爆炸。

“轰隆——”,建筑都因此倒塌。

面对这样的场景,她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既不逃跑,也不害怕,仿佛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甚至还问:“你考虑的如何了?”

她问的是从飞扬尘土间走出的青年。

一如两人在鬼神山的初见,两面宿傩气息凌乱,发梢都短了一截,衣衫破破烂烂,豁口处的肌肉隐约可见黑紫色的咒纹,红痕凹陷。

“啊。”

他兴奋地眯起眼,四眼齐开。

“让我再看看你的能耐,倘若你能让我满意——再告诉你吧。”

『两面宿傩对你的好感值:33(1)』

初桃:“……”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压力好大。

存档!

她盘头发就是为了现在的战斗准备的,绝不会再被他抓着头发削掉的。

而且,初桃还有一个底气。

那就是两面宿傩经过前一遭已经有了她不弱的念头,在他的梦境里他的潜意识影响巨大,不亚于给她套了层加强buff!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为所欲为了!

总之她的目标就是至少撑个五分钟吧,然后就划划水走回结婚的路!实在不行就读档回到最初……她会努力和两面宿傩结婚,让嫁衣鬼姬解咒离开的!

两人缠斗许久,起初是一方主动一方躲避,尔后变成了初桃气的进攻两面宿傩战损却不显狼狈地躲避。

她瞪着两面宿傩,直到他唇角越咧越大。

两面宿傩猩红的瞳孔注视着她,看着她唇畔不知何时染上的一点红。

这仿佛是个暗号。

周围的香气也更浓郁了,女性血的味道香的要命,没有人能不对此产生食欲……食欲……?

他沉下眼眸,指甲划过自己的指腹,挤压出了一点鲜红的血线,按着她的嘴唇涂抹开,艳红糜丽。

掌心还是痒的厉害。

但是——

他将掌心送到了她的唇边。

见她心存警惕,又割开了侧手腕。

初桃:“……?”

他好像想给我补血?

怎么会有血包主动送上门的?

初桃发动技能咬住了,气息逐渐稳定下来,干涸见底的血条缓缓回升,但是这人越喂越多,被喂的快呛到的时候,她被掐住了下颌——说是掐,但不知他有意无意,只用上了指腹摩挲,而非像以前那样毫不怜香惜玉,尖锐的指甲深陷入脸。

更像是温柔地、把她的脸捧了起来。

光是想到温柔这个形容词初桃都一哆嗦。

他要做什么?

“给你享用了,轮到我了吧。”

“——”

他吻了下来,说话的口被攫夺,呼吸里完全是他的气味。

如愿以偿。

得偿所愿。

一直在胸腔鼓动的野望得到了释放。

原来这就是那夜之后,他日日夜夜想做的事啊。

……

终于在狂风暴雨般的吻中找回了意识,初桃吃痛地抱怨,抓着他后颈的短发向后拉扯:“你把我、把我弄脏了。”

他用自己的血液涂抹、覆盖,手掌贴着,留下了粘湿的痕迹。

两面宿傩被迫抬起头,凶狠地像是黑夜中的野兽,虎视眈眈。

许久,那猩红的瞳孔才有了焦距,他像个人类一样“礼貌”地说:“好啊,那你也来弄脏我吧。”

他从喉间挤出一声低笑,握住初桃的手带向胸前。

由食欲、爱意汇聚成而成的情绪,仿佛直到此刻方才明晰,它缓慢地爬升着。

系统无声地汇报。

『两面宿傩对你的好感值:38』

『两面宿傩对你的好感值:45』

……

『两面宿傩对你的好
【请小窝文学 】感值:70』

金簪被抽出,满头银丝倾泻而下,被他按压着,两面宿傩看到那散落在一侧的金簪,华贵精美,是大唐远渡而来的贵重之物,在出云伴随着某人的爱情故事传播。

两面宿傩没有送过礼物,这是里梅买的,后来才得知它的故事。

现在却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碍眼极了。

他稍一用力,将它碾碎成了齑粉。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恭喜玩家和两面宿傩喜结连理!』

『请开始你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吧!』

竟然——

成功结婚了?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