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幸福婚姻模拟器 > 第47章 第一颗桃(47)

第47章 第一颗桃(47)

47

夜色温凉如水。

青年也感到些微的冷意。

她在想什么呢?

她知道了?

还是不知道?

他再一次无法读取少女的内心,只有一片沉底的黑暗。

回想来时碰到的对他有些戒备的女房,麻仓叶王的视线扫过烛台上未燃尽的纸条,最后落到案前的少女身上。

明明只有几步之遥,距离好似一下被拉的很远。

不妙。

这份久违的失控真不妙。

不如亲自去确认。

青年探帘而入,三两步就逼近了,黑色的影子覆在她身上。

少女见他无碍,又低下头,继续手头上的事。

只是在麻仓叶王靠近时,不着痕迹地向一侧避了避。

墙上的人影又变成了两个。

他伸出的手顿在了空中,缓慢地收回到袖中。

被挡住光线才挪位的初桃在这时看向他,看清了他稍显疲倦的面容:“你先睡吧,我睡另一床。”

不会吵醒你哒。

“……为何?”

“你要好好休息啊,叶王。”初桃看着麻仓叶王掉到一半的精力条,根本没有补回来嘛,他今日一定做了许多事,“你今天都去做什么了?看起来好累。”

“明日便是祭典初日,我随族中长辈去巡视了一番,他们做的不错,想来明日晚上会令人印象深刻,热闹非凡。”

麻仓叶王缓声回答,眉眼虽弯着,眸色却在昏暗的夜色下更显幽深。

平安京的祭典难道还能比现代有趣?不过这也算是夫妻特殊约会啦。她前一天刚收了麻仓叶王的礼物,等到明天也寻点什么送给他吧。

初桃心不在焉地点头想着。

“那我便先睡了。”

“嗯。”

余光中,青年直跪于床褥上,他背对着她,缓缓褪下外衣,装束一层又一层地落下,在他腿侧铺了一地。

屋内屏风遮挡,似乎有些闷热了。

麻仓叶王连里衣都褪下了,换了质地更加轻薄的面料。

月色下蝴蝶状的肩胛骨从出现到消失,一直都映在了初桃的眼中,那雪白的衣领将一切收束后,青年才不经意间向后偏头,眸光乌沉沉地和她对视。

他今日不含笑也不轻佻,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却又散发着难言的诱惑。

初桃:“!”

他勾引我,他在勾引我啊。

但是……贴贴涨的数值多少也与双方的精力值有关,也就是说等叶王精力恢复完全时才是最有效益的。

明天,明天晚上就和他贴贴,然后sl到怀孕试试看!

初桃移开了视线。

“睡吧。”

身后才有了轻微的窸窣声。

麻仓叶王躺下了。

呼吸很快就变得平稳。

初桃泡在麻仓家庶务的行程里,许久才吹灭烛火,坐在自己的床褥上看了他许久,长叹一口气。

吃不到啊!

初桃很快就入睡了。

夜色下,方枕上的青年睁开眼。

……她为什么要叹气呢?

他下意识读取少女的内心,依旧是一片不变的虚无,连情绪的变化都无法感知到了。

他起了身,无声地行至案前,翻到他来时少女书写的纸,上面写着几个麻仓族人的名字。

这些人,恰好都是知道他大义的人。

他们对她说了什么?

麻仓叶王扯出一抹笑,但好像没办法云淡风轻了。

“姬君啊……”

……

第三日。

初桃醒来时,麻仓叶王已经不在身边了。

女房说他辰时便出去了,刚好是在初桃每日定点醒来之前。

还留下一张狐狸面具,其上有麻仓叶王留下的印记。

——【姬君出行不妨带上此物,夜间我来寻你。】

女房兴致勃勃:“今日有祭典,姬君要去玩吗?”

这个祭典初桃了解了一下,是当地人感谢神明的祭典。

白日里热闹非凡,有“神明”巡游、比斗大会和歌舞会抬高气氛,晚上有更为正式的巡游,大概就相当于迪士尼的花车游行吧!

初桃突然又起了兴趣。

但走出几步发现屋外多了许多驻守的阴阳师,说是为了保护她今日的安全。

初桃才不要这么多跟屁虫,找了个机会甩开了。

她一个人去了祭典的地方,发现有许多卖物件和点心的摊贩。

她买了一个红白的狐狸面具,戴上后魅力值不变,但引人注目的程度减少了一些。

她想着要给麻仓叶王选个礼物,这一逛,倒是有意外之喜。

出云较比日本其他地方更产金属矿,冶金冶铁技术相对发达,十几年前的战争虽让这门手艺一蹶不振,但也没有彻底失传。

初桃看中了一对银白的耳环,样式简单,但莫名感觉很适合麻仓叶王耳垂的样子。

这在未来虽然主要是女孩子佩戴,可饰品本身分什么男女呢?

拿在手里后居然还有小小的储物功能,唯一的格子被一颗红豆填满了。

【道具】『★★·红豆耳环』

——这不是普通的红豆,这是唐国诗人王维诗里的红豆。

可自行佩戴或赠予情人,佩戴者的相思之情有几率促进红豆生长变化。每颗红豆在佩戴者的相思之情滋润下都会有独一无二的变化。

初桃:“……”

嗯,怎么不是呢?

这红豆还会变,等于开盲盒啊?我喜欢!

她一下子买光了摊上所有的红豆耳环。

反正夫人有钱啦!

买完礼物后初桃又去逛了比斗大会,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

到了夜晚,白日的阴阳师们好像都消失了,祭台前有女孩子们跳起了天钿女舞。

出云最为出名的神明是斩杀八岐大蛇的须佐之男,可今日的祭典主角却不止他。

台上正传颂着是天照大神因须佐之男将自己关进天岩户,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外面热歌热舞将她吸引出来的神话。

在舞女的千呼万唤之下,作天照打扮的巫女始出来。

巫女探出头,不经意间向台下看去,忽然怔住了。

“我好像看见了壁画上的……”

下一秒,她就被其他巫女拉了出去,台上光芒现。

一晃眼,那名人
【请小窝文学 】群中的少女就消失不见了。

初桃将面具带了回去,她快乐地走在路上,和一个脚步匆匆、似乎受了伤的少年擦肩而过。

他忽然停下了:“夫人,红雨夫人?”

初桃回头,就见这少年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

“夫人,我在找您,我有事想要告诉您……”

他拉着她去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昨晚是你给我递的纸条吗?”

“……是。”

“你想说什么事呢?”

麻仓唯翕动嘴唇,他想告诉初桃麻仓叶王的野望,尤其是——他所想缔造的只有阴阳师的世界,是没有初桃存在的。

像初桃这般没有咒力的,是叶王计划中绝无例外的普通人。

不然他的大义,又有什么信服力呢?

他不想把这把刀亲自捅进姬君的身体里。

出云和平安京消息闭塞,浑然不知眼前的这位姬君有着让鬼怪哭泣能力的麻仓唯如是想。

他只是说:“但您现在的危机并不在于他,而是……族中或有人想用你来威胁叶王大人,他们手段激烈,或许会威胁到您的生命,请您速离!”

嗯?“你不想叶王被阻止吗?”

“不,只是……”麻仓唯露出悲伤的神色,“将无辜的您牵扯进来,这对您太不公平了。”

都怪他那日问出了那句话。

才让叶王大人对初桃的在意在族人面前完全显露出来。

昨日之后,族中分成了两派。

一派人为了麻仓家的未来,决定将叶王的野望扼杀在摇篮中,将他囚在出云甚至扑杀。

另一派人觉得还有阻止劝说的机会,想从初桃这边下手用她来牵制,却被初桃甩掉了。

夜幕降临后,外面热火朝天,乐声不断。

麻仓一族在本宅中,对着麻仓叶王爆发了战斗。

叶王大人很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即使所有的麻仓家主力都拼尽全力,却也无法将他击杀,反而遭到了强烈的反噬。

是以族人们只能用初桃威胁,而麻仓唯就是被派出来寻找初桃的后援——受了不少伤的麻仓直辉对他唇语说:“不要让她被找到,叶王由我们来阻止。”

少年几乎都要哭了。

那眼泪欲落未落,和五条忧一样是个哭起来很漂亮的美少年。

他如此正式,初桃也不由正色:“我知道了,谢谢你。”

得了她这声允诺,少年才好似泄了力气一般,苍白着面色倒了下去。

初桃:“?”

碰瓷,这是碰瓷啊。

但他还是没说麻仓叶王究竟要干什么事,反而想用她来威胁叶王的麻仓家显得比较可恶。

她叫了路人来照拂,回过头,看见了远处走来的青年,他穿着深紫色的直衣,几乎与夜幕融合。

初桃看见他,抬起面具,朝他笑起来:“叶王。”

周围凝滞的氛围好似松懈了一些。

她见他完完整整的,只衣服行走迅速间有些凌乱,不像有事。于是朝他走去,站在离他一步的地方,摊开的掌心间变出一对耳环:“看。”

“这是什么?”

“这是给你的礼物,装着红豆的耳环。”

麻仓叶王显然也听说过唐国诗人那句与红豆有关的诗句,他含笑说:“桃姬今日给我买礼物了啊。”

“是啊,我挑了一天。”

“那就请初桃为我打上吧。”

“诶?”初桃呆了一下,“会很痛。而且我也是第一次,也没有工具……”

“既是姬君赐予的,些微疼痛又何妨呢?”

青年说着,手腕一翻出现了一根细细的针。他也低下了身子,深红色的长发被他撩到一侧,露出了白净的耳垂。

初桃格外喜欢这处地方,佩戴吸血姬吸血技能的时候,就想咬破这处地方,品尝他的味道。

后来她也时常贴贴,用指腹摸摸蹭蹭耳垂上的软肉,揉红了,揉薄了,方才恋恋不舍地放过。

现如今,银色的针替代她的渴望,刺破了青年的耳垂,猩红的血珠立即涌现出来,沿着少女的指腹滑落。

疼痛只是一瞬间的,然后就是下沉的安全与满足感。

他眉头都不皱一下,甚至鼓励她。

侧面的姿势看不清神情,只看到他低垂下的眼睫。

“桃姬今日还玩了什么?”

“我去了比斗大会,带着你给我的面具,他们都没有认出我。”

“哦?”

“所以,我把几个族人打了一顿,你不会怪我吧?现在就戴上的话,会不会很痛呀?”

她犹豫着停下了。

“不会,请桃姬为我戴上吧。”麻仓叶王安抚说,又问,“他们做了什么事?”

“他们背着你想说你坏话。但是毕竟算不上极大的错处,不好用家法惩治。我只好把他们的名字全部记下来了,然后今天……嗯。”

“所以昨日……”

“事情还没做成,我不想让你知道徒增烦恼。之后这些不尊敬你的家伙,我也会好好看着的。”

“……”

怎么连亲人都针对他呢?我老公怎么这么可怜呢?

初桃将右边的耳环带上了,呼出面板留下一句:『——“小可怜。”』

“对了,好像有族人想要杀……”

接下来的话语被止住了。

麻仓叶王忽然覆下身来,不再加以掩饰地,在初桃面前从干净漂亮、衣冠整洁的青年变成了被血附身的修罗。

初桃睁大了眼。

他刚才一定给自己施加了什么术法,脸颊上都是擦伤的血痕,衣服也破破烂烂的,透着股战损的味道。

他发生什么了?

血腥味。

窒息感。

他亲的凶极了,猩甜苦涩的味道在口中弥散,肆意掠夺口腔中的氧气,她的呼吸都被攫取的几乎停下。

初桃喜欢被温柔地对待,却也不排斥恋人底线内的、稍微用力一些的手法,只要他不是对其他人情绪的投影和发泄。

远处的喧闹声、舞乐声,乃至正散开搜寻的三两阴阳师,全都被隔绝在了两人之外。

这一个漫长的吻,也有停下的时候。

“我不会停下。”

那就别停?

青年垂眸看向初桃,耳侧的银白色耳环晃了一下,就像是为了记住此时此刻一般久久地凝视着。

许久,才喃喃说:“剩下另一只,就等我回来再戴吧。”

……?


【请小窝文学 】等等……怎么回事?

眼前的麻仓叶王变得模糊的起来,他好像在笑,又好像面无表情。

“我们会再见的。”

『藤原初桃』(昏睡(倒计时3s进入))

什么时候的事?

她抓着对方的衣袖,手却无力地垂下,跌落在青年的怀中。

那对乌玉般的眼眸注视着她,指腹怜惜地擦去了她唇上沾染的血色。

初桃最后只听到一声叹息。

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麻仓叶王???

她想读档,却发现最近一次读档是在出发去出云的路上。

一开始为了防止酒吞童子她一步一存档,后来她见酒吞一直没来就放飞了一下……中间刷了百来只妖怪呢。

还、还是先不读了。

【我是什么时候中毒的?】

系统沉默:【也许,是玩家小姐被亲吻的时候……?】

初桃:【……】

好的,知道了,以后男人不能随便亲!

初桃坠入梦境。

过去很久。

『……入梦技能发动中……』

『自动连接入梦对象:????』

『安全期:5分钟』

熟悉的感觉来了,她从云端坠落,但只来得及看见乌帽少年那双骤然弯起的眼眸,就被焦急的声音打断扯出了梦境。

“桃姬!桃姬!快醒醒!”

第四日夜晚。

初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下意识抱住了身上的猫又股宗,它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正焦急地用猫爪推着她。

她看向周围,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周围只有猫又股宗,那么又是谁在说话呢……

“桃姬!是小生!小生是股宗!”

初桃看着猫又股宗。

股宗看着初桃,眨了眨猫眼。

初桃:“……”给我变回去!

啊啊啊,小猫咪不要学人说话啊!

股宗以为她认出了自己,焦急说:“叶王被族人围杀未遂,将族人困在出云,一人返京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叶王的心已被鬼吞噬,他要毁灭平安京!!”

“快去阻止他吧!桃姬!”

初桃终于有了反应:“???”

切出麻仓叶王的界面一看。

他血条怎么砍半了?

他怎么回平安京了?

等等,灭世竟然是真的?

我就睡了一觉,我老公怎么招呼不打就要灭世了?

可是,她还在出云啊?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