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幸福婚姻模拟器 > 第37章 第一颗桃(25)

第37章 第一颗桃(25)

37

北政所居处。

从昨夜初桃院落叫水的情况来看,源朝稚就知道两人并没有越过那一条线。

或许有人觉得这是麻仓叶王体恤尊重初桃,也可能会认为这是两人关系冷淡的证明,但这些对源朝稚都无足轻重。

她在意的是初桃的想法。

如今听去了初桃院落的女房汇报,桃姬神色一如过去,未见不满,两人相处和睦——麻仓叶王离开前,还躬身为少女洗脸梳发穿衣,姬君都很高兴,没有拒绝。

源朝稚已了然于心。

过去一夜,初桃仍旧是不讨厌麻仓叶王的。

“我的话都带到了吗?”

女房恭谨答:“是。”

“桃姬听的很认真,让我带话叫夫人不必担心。”

“最近有人在传播和他有关的谣言,或许是因为桃姬,也或许是他自己结的仇。”

源朝稚轻叩桌面,原本这是打算让阴阳师自己解决的,作为他能力的检验。

“派人压下吧。”

又慈爱地看向被唤来的少年武士。

一袭紫衣水干,黑色马尾,显出一派精神气。

“几日后,桃姬就要去阴阳寮上任了。夫君政敌不少,加上桃姬的女子身份,恐怕会有人生事,能否请你多关照一些呢?”

麻仓叶王虽同在阴阳寮,但他位高受天皇重任,也有力所不能及之时。

人还是用自家的放心。

少年爽朗笑:“我当然是听姑姑的了。”

……

北政所夫人的女房所带来的话,是告诉初桃:

婚礼仪式未成,昨夜仅为试婚的第一夜,若有任何不满,一切可戛然而止。

怪不得平安京结婚要连续过夜那么多次呢!

除此之外,这位不苟言笑的女房还在新婚前几天教授过她一些性/知识,并不因她未尝人事而避讳什么。

初桃在女校里也有接受正确的性/教育,内容详尽,教会女孩子自尊自爱,避免女孩子们在未知的领域不知所措或迷失自己。

但这位女房却让她打开了新的思路。

——“不可做献媚取悦男人之事,保持藤原氏姬君的端庄得体。”

——“坦诚面对您的,喜欢就鼓励,不喜欢就停止,您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说的对呀!

初桃觉得就算自己没有游戏里藤原氏姬君的高贵身份,在贴贴这种事上,也要始终秉持快乐与享受为第一奥义。

部分献媚取悦之事,真的是看着就毫无爽感。

倘若一个男人让她产生的负面情绪压过了快乐,那这块口香糖就失去了味道,应该被吐掉了。

毕竟这个世界上的男人,

——可是有三十五亿又五千万啊!

扔了扔了。

当然,麻仓叶王还扔不得。

初桃觉得可能是他太君子了,误会了她昨夜的意思,以为她是真的要睡觉了。

温柔又体贴。

他这是太喜欢我了啊!

不急,还有今晚和明夜呢。

她这般想着,就见妹妹们推着彼此到了门口。

见到了初桃,她还没说话,三人一个接一个地红了脸。

初桃一开始还没明白,但在妹妹们围上来给她按腰,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听闻麻仓大人巳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呢”,瞬间意会了他们的想法。

她们这是误会了麻仓叶王和她昨夜做的事啊。

妹妹们温柔可爱,她当然是一并承受,这个摸摸,那个摸摸。

梅姬:“我在外面还遇见了兄长大人,他也想来看你呢。”

但面见一位刚过新婚之夜的姬君,即使是妹妹,也似乎让他感到害羞。

因此驻足不前,只让她们代为问好,还送了礼物,是一根精致的木簪。

荻姬笑了笑:“兄长大人比姐姐年纪还大,谁知道竟是姐姐先成婚呢?他不好意思呀。”

又说:“不过我看兄长啊,在感情一事上是半点窍都没开,只能祈祷棋盘上快变成美女妖怪——”

葵姬掩唇轻笑:“那可不要让麻仓大人碰见了才好。”

不然要被阴阳师祓除啦。

几人闲聊着。

谈到加茂宪伦——

这位梅姬闺中友人的兄长,在前日梅姬造访加茂家时遇到她,特意托她向初桃问好,说为她谱写好了新的曲子。

“不过,深雪让我不要靠近她的兄长,也不让我告诉姐姐这件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想来是兄妹间发生了什么矛盾吧。

谈到禅院巡——

踏歌节会后,人们只知五条觉重病身死,却不知禅院巡同样受了重伤。

荻姬:“据说禅院家主还派人为禅院少主向姐姐提亲。但是,但是……父亲大人骂他们是冲着魔虚罗来的,把他们赶跑了。姐姐,魔虚罗是什么?”

魔虚罗?那个被禅院巡召唤出来的鬼神?

初桃大概懂了,从魔虚罗的红名来看,他没有被收为式神。但这样强大的鬼神却向她低了头,所以禅院家主才为禅院巡提亲。

“不过,翌日禅院巡就登门致歉了。他最近忙碌于五条家事宜,帮着五条小家主上了位……啊,这几日,那位原来的五条家主就要被下葬了吧。”

语音落下,荻姬才想起五条觉和初桃之间的渊源。

甚至于,她还见过五条觉的最后一面。

为了不让姐姐触景生情,三个人笨拙地转移了话题。

就这么到了夜晚。

麻仓叶王到时,暮色已至。

少女院落的构造他已了然于心,但这条通往房中的路他却走了许久。。

和昨夜隐于黑暗蛰伏的猫不同,这一回是趴在案前打盹的猫。

她似乎在等待的途中累的睡着了。

麻仓叶王染上笑意。

扫了一眼房中,知晓了女房所铺被褥的方位。

他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初桃,手抚上少女的发梢,一下一下地轻轻捋着。

手法熟练,使猫舒服的同时不至于醒来。

但人和猫不同,这样趴睡的姿势太累了。

还是得睡床才行。

可这样的动静,必然会惊醒她。

果然,初桃才被抱起来,就迷迷糊糊地半抬起眼。

“麻仓……”

白皙的手臂揽住了麻仓叶王的脖颈。

“很累吗?”

“嗯……”


【请小窝文学 】初桃慢吞吞说。

她被麻仓叶王放下,乖巧地伸着手被脱去姜黄色的外衫,只留一件白色的里衣。

少女软软地以青年的手掌为枕,缓缓地随着他的力度向后靠躺。

“父亲大人说剑术一日不可荒废,下午练了剑,我想先休息一会儿,这样见到你就不会困了。”

她一边这么说,一边在麻仓叶王为她盖上被子后,舒服地向下缩了缩。

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也闭上了。

麻仓叶王忍俊不禁。

却没有打算扰人清梦。

即使是夫妻过夜,也只是睡在同一间屋中。

一般女房都会准备两床被褥,感情冷淡的就分开睡,感情好的行夫妻之实后分睡两床的也比比皆是。

是以,麻仓叶王准备回到自己的塌上。

但他却被拉住了手。

“你怎么……”

青年止身细听。

初桃忽然清醒过来,仰着头:“你怎么要走了,我不睡了……”

麻仓叶王回:“我就睡在姬君的一侧,不会离开。”

两床被褥只隔着二三十厘米。

见他好像真的想要离开,初桃稍微一用力,青年猝不及防间就跌撞下来,几乎跨坐在她身上,甘冽的气息扑进了。

彼此呼出的热气交缠着,青年垂落下的发丝拂过脸,丝丝痒痒。

她问:“我们,不是要成婚了吗?”

阴阳师苦笑着单手扶住乌帽:“……是呀。”

“那为什么还和以前一样呢?”结婚了还不能贴贴,那不是白结婚了吗?

少女真实地困惑着:“难道是不喜欢我了吗?”

“……”

以前可不曾有如此近的距离啊。

麻仓叶王在内心叹息一声,却只是垂着眸:“可是姬君累了啊。”

初桃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还要夸麻仓叶王体贴会忍耐了。

但她很快就想到了办法:“那你动呀。”

她累了的话,换个人主动不就好啦?

少女注视着他,神色纯真极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所在招惹的,是什么样的怪物。

烛火摇曳,青年巨大的影子几乎映满了整面墙,俯下去时几乎能吞噬所有。

可就算是再可怕的怪物,即使心底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在这样宛若云中月的少女面前,也只能低下头——

她想要什么,就给予什么。

发乎情止于礼。

绵软细密却又不具攻击性的吻,让她的眸色又变得雾沉沉起来,摇曳的水光中倒映着麻仓叶王的身影。

没办法在这样的目光下撑过一瞬。

更别说,她还断断续续地鼓励说:“我喜欢,还、还要……”

母亲大人说,喜欢就要鼓励。

她抬手想摸摸对方的头,指腹无力地擦过喉结,可仅仅只是这般轻拂过的力度,青年就微微颤了起来。

啊,莫非是敏感■!

她其他手指也贴了上去,好奇地轻摁抚弄,阴阳师脸上的游刃有余便有些挂不住了。

他似轻恼着,叹了口气。

“我想做君子,姬君却不给我这个机会啊。”

那双手。

那双被她仔细摸过的手。

有着厚茧的指腹。

形状分明的指节。

修长纤细的手指。

一只覆着她的眼睛。

另一只……

“呜。”

朦胧的视野,汗水沿着少女蜷起的肌肤淌落。

他拨云见月,让这轮云端上的皎月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她舒服又惬意地抱紧他、缠紧他,露出了如此可爱的神情。

“不要遮住我的眼睛,我、我想看你……”

模糊的声音响着,也是第一次唤出他的名字。

“……叶王。”

好了,这会一定能成啦!

『——大被同眠,红烛昏罗帐——』

『……精力值回复中……』

『快乐+1』

……

…………

初桃神清气爽地醒来了。

麻仓叶王还在休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阴阳师这幅不设防的、唇边还染着笑意的睡颜。衣领的花纹和昨日好像不太一样,难道是换过了?

嗯,先让她摸摸脸!

照例打开个人面板看一看。

精力条回满了,精力很足!

获得了经验值,等级刚好提升了!

状态栏多了个『满足』,二十四小时内有数值增幅buff!

还有难得增长的『快乐』属性。

麻仓叶王也确实让人很快乐。

初桃:ovo!

她视线向下。

『状态:(未孕)』

『共枕次数:2(麻仓叶王:2)』

『深入贴贴次数:0』

初桃:“……”

等等。

让她回忆一下。

昨天,在剧情因为分级跳过之前,她记得他明明用手……

也就是说,在她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之后,他又什么都没做,又干抱着她睡了一觉?

初桃轻抚在青年脸上的手指一下子戳了进去。

麻仓叶王你是不是不行?

怎么和两面宿傩一样??

还是这游戏太健全了???,.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